第8章 遗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师父要是一件东西交给你。”银发鬼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封信,推到他面前,“这里面有一个人的联系方式,看过这封信记住这位联系人的名字和隐居的地方,把信烧掉,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去找她。

    “此人是……师父的朋友吗?”

    “朋友算不上,她也是被组织驱逐的人,她对‘魇’有很深的仇恨。当你有足够的力量时找到她,她会帮助你接近这个秘密组织。你现在的力量还太弱,就算去见她也不会得到她的认同。”

    穆辛点了点头,把信拿起来收好。

    “对为师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里面都是些什么人?”

    “在我看来是一群疯子。”

    “疯子?”

    “魇表面上是一个收集远古遗迹的宗会,实际上却秘密进行了多项违的计划,譬如对捕捉到的灵魂兽进行药的试验,还把一些增益的药用在活人上。这些人有一个统一的信仰,那就是毁灭重塑。”

    “毁灭重塑?”

    “是的,简单来说就是把世界毁灭,之后再重建,是建立和平唯一的办法。”

    银发鬼看了徒儿一眼,“你觉得有道理?”

    “有一点。”

    “起初我也认同这个观点,虽然有点极端,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可自从我加入了‘魇’之后才发现,这背后的纵者真正的目的可以是为了取代岚之国的王室地位,说不定这个隐藏的首领就是王室中的某个人。”

    “哦?”

    “王室通常都是靠血脉来继承王位的,可岚之国的王室和其他国家不同,他们出于猎兵团,而在猎兵团里能不能当上首领要靠威望和实力。”

    “有趣的是,魇表面上的首领是个窝囊废,谁都知道他不过是被扶持上去的傀儡。组织内部这些疯子各个实力不凡,却从不怀疑组织的信仰和做事目的,四大支柱独撑大局,将这些**满盈的人变成了狂信徒。我识破了这背后的秘密,尽管未必如我所想的那样,但我看穿了首领是个傀儡这个份,便被逐出了组织,他们没有杀我而是让我恢复通缉犯的份,继续过逃亡的生活,让我自生自灭。”

    “那魇就不怕师父泄露组织里的秘密吗?”

    “我被抓获的结果是立斩,就算我想要出卖组织也没有人会相信我的。魇里面的这些人也是猎兵,他们有的就暗藏在某个势力强大的猎兵团里。组织内部有行动的时候会得到召唤,魇的庞大和可怕是超乎想象的。他们中的人有不同的份,可能是政界的人,也可能是军界的人,乃至是王室,后来魇的一次大的行动暴露,才引起了王室的警觉,将其定为了头等通缉的邪恶组织,而在光天化之下营业的宗会也被迫解散,转入到地下活动。”

    “不知是什么样的行动?”

    “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听说过一些,似乎是有关于王室继承人的事儿……”

    “那现在岚之国谁当家?”

    “三王子——龙忌。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现在真正掌握国家大全的人是号称‘狮牙宰相’的一位政界首领。此人也是‘狮子拳牙’猎兵团的首领。”

    “这个猎兵团实力一定很强吧?”

    “在岚之国所有的猎兵团里排在第三位。a级猎兵团,人数过万,积累的资金数量庞大,他支持谁谁就能够成为国王。”银发鬼嘲讽地说道,“现在王室的权力慢慢旁落,王权已经收到了大臣的威胁,谁组建的猎兵团强大谁就有权利在手,岚之国的第一位国王号称传奇英雄,他剑锋所指万重臣服,虽然家国地域小,即便是强大的云之国也不敢发动战争,因为猎兵团会一股脑地扑入云之国,大肆破坏,就算攻下岚之国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王权在手,传奇英雄死后,后世子孙一代不如一代,他们已经慢慢脱离了原本猎兵团的生活,有了富裕安逸的生活当起了贵族,有忠心的臣子来为这个王室家族守着半壁江山,可之后忠心的臣子有了谋逆的心,王室便从新开始积蓄力量虽然稳住了大局,但一直在走着下坡路。”

    “被推翻是迟早的事儿,称王立业是天下男儿的梦想,你心里也要有。心有多宽敞,你的刀就有多长,这是为师最后要你谨记的一句话。”

    “好了,你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完成。完成后,你就离开这里吧,你长大了,路就在你面前,大步向前不要回头!”

    银发鬼把桌子上的刀丢在地上,“四年前,你冒死来偷我的刀,我当时没有给你,当我把这把陪我度过一生的刀交出去的时候,也就说明我的意志和心愿都结束了,我已经了无牵挂。”

    穆辛一直都很像得到师父的刀,现在赠予他了,可不知为何心里却没有一点喜悦。

    “拾起它。”银发鬼说,“杀死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从正面下手,杀一个软弱无能的人,从背后,你知道该怎么做。”

    “师父!”穆辛明白了他的意思,惊慌地喊了起来。

    “怕什么!你过去的事儿我都听过了,你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也许我这个不算称职的恶人算是你的半个亲人。我不能死在仇人的手里,让我被紫蝎圣痕折磨成废人之后再死掉,我宁愿死在自己徒弟的手上,死在自己的刀下!”

    穆辛看着地上的刀,愣在原地。

    “拾起它!”银发鬼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厉和狂躁,吼叫了起来,尽管声音低哑气势却一点也不减,“这是你必须踏出去的一步,你连自己的师父都杀不了,怎么杀天下人!你虽然是雏鹰,羽翼已经丰满,以我的血来助你飞翔,直飞云天!”

    “动手!”银发鬼扬起了头,长眉飞扬,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年轻时的狂豪。

    穆辛拾起了脚下的刀,猛地举了起来,刀锋在光下闪烁着一条银色的光弧。

    师徒目光相对,无泪无言。

    “路就在前方,大步向前不要回头!”银发鬼用最后的力气大声说。

    “徒儿记下了!”穆辛强忍住眼眶里的泪水,“今后不管遇到怎样的壁障,我都会打破它!”

    银发鬼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刀锋落下,一道血溅了起来,染湿了侧面的墙壁。

    穆辛把染满鲜血的刀插入鞘中,点起了火把走出门之后将火把抛到了堆满茅草的屋顶上。

    两行泪顺着脸颊滑落,他没有擦,大步向着谷口的方向走,再也回顾。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