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谈话(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我答应了。暗中调集了人手设下埋伏,结果我见到了约见的人,这个人正是我的妻子。”

    “怎么回事?”穆辛愣住了。

    “她并没有被人劫持,她嫁给我完全是出于其他目的,这本来是她最初的来意,后来她竟真的上了我。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傻反而非常聪明,她杀掉了我边的三位亲信,这三个人已经被王室收买想要害我。这些是她在死之前才对我说的,我当时受到欺骗怒不可遏,在众兄弟的怂恿下要替死去的人报仇,结果她没有还手也没有躲……”

    “她在死之前告诉了我这些,然后说出了她背后的指使者,而这位指使她的人是一个叫‘魇’的神秘组织中的四大支柱之一。我的妻子是这个人收养的义女,他不忍欺骗自己的丈夫,又无法偿还义父的养育之恩,所以决心死在我手上。”

    穆辛在这段听起来平淡的话里感觉到极大的悲伤,他只是默默地听着。

    “后来,我接到了王室方面的重要委托,据说一片荒原的极南出现了兽人的踪迹,几支远行的商队在荒原上遇难,尸骨累累。我带去了所有的人想要找出兽人的营地,彻底扫平他们,可没想到在树林里遇到了伏击,而伏击我们的是一支a级势力庞大的猎兵团。最终我只带着仅存的两个兄弟杀出了重围,五百六十四个人全部被杀。”

    银发鬼的目光里又显现出了寒冷的锐光,“王室想要拿到我手里的那枚碎片,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有得逞。所以设下了这个陷阱,将整个猎兵团剿灭,我只知道他们死的很冤枉,王室不是正义的象征吗?他们没有抓到我便编造各种传闻将我说成了杀人魔、杀死妻子、嗜杀的畜生,让我遭到举国的通缉,无处可躲。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帮助我的人,我曾以为这世上还有善良的人,可后来才知道救我的人是“魇”这个神秘组织的一员。”

    “我已经无处容,只能接受对方的邀请加入了这个组织。我也有我的目的,他们想得到我手上的那枚碎片,而我想从他们那里弄清楚碎片的来历和用途。后来,我打听到了一些线索……”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害的他家破人亡,整个猎兵团都遭到屠杀,穆辛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这枚碎片是太古时代留下来的,精灵王和人皇大帝联手击败了同龄恶魔和兽人大军的黑暗魔君。精灵工匠大事们锻造很多神兵利器,战役胜利之后,少部分神器留在了人类手里,大部分被收回封存起来,埋葬在精灵地的某个地方。”

    “而这枚碎片便是打开精灵武库的钥匙,不过只有一半,另外一半在精灵王室某个人的手上。有了这些兵器,你就有了抗衡一国的实力,也许更大……”

    “如果你想要干一番事业,那就干惊天动地的事!你要想办法加入‘魇’,摧毁这个组织夺回这枚碎片,或者你以‘魇’作为跳板,积攒实力,如果你能够成为这个组织里的首领,那你就有了和岚之国的王室抗衡的实力。”

    “这目标……”

    “太大了,根本实现不了。我只是想把心里的话都讲出来,你是个很有野心的人,我看得出来。我这么说也是在利用你,王室还有魇杀死了我的兄弟,害死了我的妻子,这份大仇我今生报不了,可我还有希望,还有最后一线希望!”

    银发鬼紧盯着面前的年轻人,“遵照之前的约定,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这条路很漫长,怎么走由你自己来决定。希望你永远都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说过的话,做你想做的事,就像当年的我一样。”

    “徒儿,都记下了。”

    “我知道自己时不多了,当紫蝎刻印移动到手掌心的时候,毒变就会发作。”银发鬼道,“我用了很长时间反思自己的过去,王室的迫害,妻子的惨死,我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心里的这份仇恨……所以我滥杀无辜,抢掠,我想把岚之国变成一个恐怖的地狱,可笑的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到,只是图一时的痛快,这些人都死的很无辜吧,我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你不说话就是认同啦,可能我真的错了,从最初的天真、理想到愤怒、绝望到最终的疯狂,仇恨可以带来一个人强大的力量,也会毁掉这个人。”

    “师父,你上的伤……”

    “这就无关紧要了,一年前我探听到了一个人的行踪。开启精灵武库的钥匙在他的上,这个人是‘魇’中的大人物,也是我心妻子的养父。我知道自己偷袭取胜的把握渺茫,但我还是冒死一试,想夺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结果你也看到了,我捡了半条命狼狈地跑回来,中了神器‘冥鬼刀’的圣痕诅咒,毒素已经在我的体里滋生,只是还没有发作,当发作的时候毒素就会在片刻间传遍全。”

    “那有没有去毒的办法?”穆辛急忙问。

    “自然是有的,可解决诅咒的办法太难了。据说精灵通晓一个很强大的净化魔法,他们住在隐秘的深山森林里很少找到踪影。或是是用具有净化功效的神器来解毒,持有这种神器的自然是大人物,和我素不相识就算知道其姓名也请不来。”

    “我现在体极其虚弱,连走路都很困难,况会越来越严重,我已经认命了。如果没有遇到你,我这一生一定会有遗憾的。”

    银发鬼笑了笑,“现在,没有了。我想,唯一的遗憾就是看不到有那一天——他会将这个看似和平的岚之国变成燃烧的地狱!出谷之后去做一名猎兵吧,一步步往上爬,想办法接近‘魇’,如果你真的有大志向就组建一支猎兵团,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师父想要告诫你的是——心不要太冷,要学会去相信朋友,依靠朋友。朋友可能会出卖你,但很多时候也能帮助你。”

    “是。”

    “你太孤独了。孤独会将一个人心里的仇恨凝聚、放大,你现在还是一只雏鹰,飞不了多高,要学会隐忍。”

    “师父,现在还有什么方法能够救你吗?”

    “不必了。紫蝎刻印留在我上的时间太久了,就算现在想要摘除也很困难,可能摘除后我会因为力量枯竭而死,有了它反而我还能够多活一段时。”

    穆辛用力地咬着嘴唇,掩饰着脸上的悲伤。

    听到了这些话,他觉得自己对这位凶残的师父是有一定感的,他其实是个曾经十分善良的人,之后的一系列遭遇把他折磨成了一个魔鬼。他仇恨这世界,正如自己一样,并不觉得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就是正义的化

    正义,善恶到底是什么?没有绝对的,都是相对的,往往能够决定这些的是胜利的一方。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