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谈话(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四年后。

    风鸣山谷。

    山谷内有一片庄园,大大小小的房屋不下十几间。而庄园后面有很大的一片树林,林中有深潭,山上的泉脉众多流经各处最终汇集到深潭中。而深潭之上是宽长的岩石,水流倾泻形成了一道长约九米的瀑布。

    瀑布下站着一个**上的年轻人,他的眉宇清朗,相貌冷俊,材修长却丝毫也不显得瘦弱。年轻人正闭着眼睛,顶着头上的水流冥想,水花溅落在他的上激散开来。

    穆辛今年十七岁了,已经没有了少年的稚气,他很好地继承了母亲的精灵血统,悟极高,相貌也上佳。自从他跟随者师父来到了山谷居住,从一个小偷蜕变到做事干练、杀人技艺出色的武者用了整整四年的时间。

    而一开始,地狱般的磨练便接踵而来,他的师父是个脾气很坏,心思很毒的人,如果没能完成他的要求,就势必要遭受惩罚。隔三差五,他的上总是带着伤,一整年都没有伤愈过。旧伤好了新伤又来,他有很多次想趁着深夜师父熟睡偷偷地逃跑,可对力量的强烈渴望让他最终忍了下来。

    忍到了第四个年头,也就是他进步飞速而进入缓冲期的阶段。师父为了考验他会安排一些任务,起初从狩猎到之后的杀人,穆辛一直都完成的很出色,除了三次失败,而三次失败的原因是——要杀的名单里意外地多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眼瞎耳聋的老者,还有一个怀六甲的妇女。

    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是失败就要遭受惩罚,师父下手很重没有一次手软过。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仁慈是人最大的弱点。”

    这个看似温文尔雅杀人不眨眼的通缉魔头,有诸多的恶习,他时常会出谷几天后带着年幼的少女或是成年的女子回来,到了深夜,师父所住的屋中就会传出荒的笑声。而被掳来的女人也有拼死顶抗的,先是喊叫然后变成了凄厉地惨叫。

    穆辛出谷曾路过较近的村镇,听闻过有不少女子神秘失踪的消息,百姓怨声载道,有人甚至求助于猎兵来寻人。他到现在还忘不掉那个被自己砍下头颅的女人死前的表,她的脸上没有惊慌、好怕而是隐隐的悲伤。

    穆辛看不懂这个表,是怜悯吗?还是同?到底是什么?

    他虽然叫这个银发的男人师父,但他对这个男人并没有太深的感,就像两个人之前的相遇,那样意外,他们打了一个赌,是自己赢了,所以来到了这里。

    穆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从瀑布下走了出来,拾起了插在潜水里的刀。

    修武从最初的锻炼体魄,到后来凝聚斗气,仙师的点拨再加上自己不懈的努力,他已经突破了武境里的第一阶段,也就是所谓的蛮力角逐,斗气会将力量属化配合特殊的招式增大杀伤力,这种攻击的手段叫做战技。测试属的时候,穆辛惊人的天赋展露了出来竟然拥有两种属,而且灵力也不弱,这样的结果让银发鬼大吃一惊。

    吃惊之余,让他极度兴奋,他只有单属的雷,而徒弟除了雷以外还有风,在猎兵中拥有两种属并且很好融合在一起的特殊能力被称作“血临界”,譬如水和雷的力量融合,可以释放出一种渗透重甲的白雷,而风与雷的融合会有别样的效果。

    战技的开发完全靠自己的领悟力,也有一些共通的进攻招式被记录在卷轴里,真正的强者都是依靠自己独有的绝招克敌制胜,他将雷属这个领域上的感悟教授于人,但也有所保留,银发鬼开始有了担忧,他有点害怕在绳里的宠物会一下子变成吃人的猛兽。

    随着徒弟的一点点进步,他的担忧也在慢慢地加重。对方太有天赋了,而自己所传授的都是些杀人的本领,他在想师徒分别的子已经不远了。

    穆辛穿好了衣服,快步向着师父的住所走去。

    四年的时间,银发鬼似乎老了一些。他虽然严厉、狠毒却在这位徒弟上花了很大的精力,他想把一些宝贵的东西赠予这个人。

    而对于他这位岚之国具有一定声望的通缉犯,最宝贵的东西不是什么绝世神兵,稀有灵魂兽而是他所知晓的秘密。

    这些秘密会毁掉一个强大的组织,会葬送无数人的命,甚至能够冲击到王室的地位。

    在一年前,银发鬼离谷很长一段时间,半年之后才回来,而他返回之后整个人似乎变了。他的气色看起来很差,也不再暴躁易怒,所有的恶习也都戒掉了,此后再也没有离开过山谷。

    穆辛十分好奇这件事,师父整待在那间屋子里很少出去,更少的是找自己谈话。师父要他办什么事都会写在门前的地面上。近段时间以来,穆辛发现师父瘦弱了很多,尽管他外面穿着一件宽大的衣服,脸颊凹陷的很深。

    而这次被叫过去不知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吩咐,他已经有好几没有事可做了,每天只是重复以前的训练。

    穆辛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步伐,他来到了屋门前,如往常一样房门紧闭着。

    “进来吧。”屋内传出低沉的声音。

    穆辛推开门,师父在椅子上安然地坐着,面对着木窗。他的腿上盖着一件很厚的衣服,露出的手臂有一块紫色的印记,像是一支尾蝎。

    穆辛看到师父的那双冷厉的眼睛没有了之前的神采,灰蒙蒙的,显得死气沉沉。他整个人呈现出了严重的病态,看着长大成人的徒弟,不感叹四年的时光飞快,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让他心里涌上一丝欣慰。

    想想自己这一生没有做过有意义的事儿,除了收徒。

    “我原本是不想见你的,但就怕以后时不多了。”

    “师父,你怎么说这样的话?”穆辛吃了一惊。

    “我该把一年以前的事告诉你了,我遇到了一个很强的敌人,受了很重的伤。本以为逃过一劫,才发现自己太过天真。”

    “师父……”

    男人竖起一只手打断了他的话,“我还没有对你讲过我的事吧,还记得在风影城我们第一次碰面吗?”

    “当然记得。”

    “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都记得!”

    “那就好。我说过,我曾经和你一样想要干一番事业,我做起了猎兵,从默默无名的最下级一步步晋升到c级,在这儿当中我结交了很多朋友,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些人凝聚起来干番大事,便一手组建了猎兵团。几天后我遇到了一个入团的新人,是个有点傻里傻气的女人,后来她成为了我的妻子。”

    “我一手组建的猎兵团很快在国内具有了很高的知名度,王室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交托给我,而这儿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谋。”

    “谋?”

    “没错。岚之国的猎兵团享誉盛名,当今王室也是猎兵团的后裔,王室维持统治的办法是靠打压和扶持,具有威胁的佣兵团首领就用重金、权利收买过来,不听话的就杀掉,将听话的人推上首领的位子。我所组建的c级猎兵团势力并不强大,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他看中了我手上的一件东西。”

    “是一枚碎片,在一次捕获灵魂兽所在的洞里意外找到的。这个人想尽办法想要得到它,就连王室的人也找来出高价要买下,虽然我不清楚它有什么用处但知道一定是个很值钱的宝贝,所以一直保留在上。”

    “这件东西给我带来了灾祸,我的妻子被人劫持,边的几个亲信也在几内遭到暗杀。我以为凭借猎兵团几百个人的力量,搭救自己的妻子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是轻而易举的,对方留下了会面的时间和地址,让我带着那枚碎片去换人。”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