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争斗(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坐吧。”男人点着了一跟蜡烛,屋子亮了起来,他上下打量了行窃的孩子一眼,“比我想象的还小,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猎兵。”

    “你胆子可真不小呢,知道我是猎兵还敢下手,不怕死?”

    “怕。”

    “怕为什么还要做?”

    “我不是小偷,我是为了生存,我有自己的志向。”

    “你才多大?十二三岁,谈志向还太早了,你根本还不知道这世界是什么样子。”

    “这世界是什么样子和我无关,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你的想法太简单了,譬如猎兵这一行,一旦走进去便不由己,很多事会影响你、迫你,甚至压垮你。我的想法曾经和你一样天真,但面前有一堵墙阻挡着,这堵墙叫做利益,利益会改变一个人,也会改变一件事,甚至可以让信条、善恶都颠倒。我已经背离自己所要走的那条道路很远了,以后还会越来越远。”

    “我不会像你一样。”

    “逞强,你现在还太无知,年少轻狂,以为自己比同龄的孩子接触的多就觉得不平凡啦,真是可笑。”

    穆辛只能不服气地瞪着他,他无力反驳。

    “坐啊,放心吧,我不会惩罚你,反而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

    “奖励?”

    “让你看看你的心是脆弱的还是坚不可摧。”

    “要我做什么?”穆辛兴奋地嘴唇。

    “还真是个急子,当你知道你要做的事,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高兴了。”男人笑笑,“耐心地等一会,找我的人就快要到这里来了。”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会……”

    “想不想看一看,杀人是怎么一回事。”

    “在大街上吗?猎兵虽然蛮横也不敢在街头上闹事,跟不要说是相互厮杀……”穆辛呆愣住了,“这是令行止的,你不是在说笑吧?”

    “不是说笑。”男人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光,“你没有听说过么,猎兵里有些人是不遵从这条规定的,因为他们已经被大大小小的猎兵团通缉了,成为国家的头等通缉犯。”

    男人的额前有一绺银发,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狂妄豪放,温和的笑容立即变成了毒蛇的寒,穆辛被吓得向后退,“碰”地一声仰躺在椅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终于来了,甩也甩不掉像苍蝇一样让人讨厌!”银发男人在大笑中起,把桌上的烛台伸向门口。

    大门被慢慢地退开,无声无息,似乎是一阵风过吹开了房门。

    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来,一男一女。衣服上都佩戴着猎兵团的标志,一个是狼头,另外一个是交叠的刀剑。

    穆辛根本感觉不到外面有人,他感觉到了房中的气氛一瞬间紧张起来,让他无法呼吸。

    “银发鬼!这一次不会再让你跑掉了!”体态魁梧的男人手持着一柄长斧,满脸杀气。

    “原来是狼旗团和刀剑帮,两个d级猎兵团,不知道我是怎么惹上两位了?”

    “在三个月前,难道你忘记了,你杀了我们狼棋团的副首领!”艳丽的女人所用的武器是一柄带弧的刀,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衣,怒目而视。

    “在一个月前,你杀了刀剑帮的大首领,猎兵团内部现在乱成一团,都在争头领的位置,互相残杀,这一切都要拜你所赐!”

    “哦。原来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我都不记得了。”

    “你已经被全国通缉,还敢大摇大摆地到风影城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正好也免得我四处找你!”持斧的猎兵踏前一步,他看到了称作‘银发鬼’的男人旁边坐着一个孩子,跨出的一步又退了回去,“不要把无辜的小孩卷进来,你已经杀了太多的人,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我为什么要愧疚,随心所罢了,只要和我作对的就是敌人,我才不想管对面是猎兵、平民百姓、军人亦或是王室的人。”银发鬼从背后握住刀柄,“你们口中的正义和我心中的正义是不同的。”

    “强词夺理!”女人怒喝道,“你这个无恶不作的魔头,在半年前,你暗杀了政界的一位大人物,还了他的小女儿。据说那个小姑娘还不到十五岁,你这个畜生!”

    “有**就要发泄,人都是自私的动物,我也是一时冲动现在想想是有那么一点后悔。”银发鬼摇了摇头,“那个老家伙的妻子还是有些姿色的,据说还是名门出,可惜了……我应该先从那位善良的母亲下手。”

    “混蛋!”

    银发鬼看了看脸色发白的穆辛,“害怕吗?”

    “不怕!”

    “让你听了一些我过去的丑事,真是破坏我的美好形象,我怎么能在这位小兄弟面前被看作是之徒呢?”银发鬼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不用理会他们,那些话都是假的,不过是为了杀人而编造的借口。”

    “孩子,别怕!姐姐会把你解决出来的!”女人握着刀,体像是弓弦那样绷紧,这是进攻的前兆。

    “你们可误会了,这个小兄弟可是我的好朋友,我从来不滥杀无辜,你们杀了自己所部的首领只是需要一个替罪羊而已,反正我是被全国通缉的罪犯,有什么脏水都泼到我上来,我已经见怪不怪啦。”

    “这是真的吗?”穆辛问。

    “孩子,不要相信他的话!这个人杀人无数,连深自己的女人都杀,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女猎兵吼起来。

    “住口!”

    刀刃出鞘,银发鬼风一样地扑了过来,“不准再提起我过去的往事,谁都不可以!”

    手中的烛台落到地上,烛火熄灭,房间内瞬间暗了下来。

    几乎在同时,一团火焰从刀锋中出,地面燃烧起来,女猎兵向前跨出一步格挡住了对手的刀斩。

    一侧的同伴立即发动进攻,长斧带起一股刺耳的破风声,银发鬼向后滚,撞破了窗子落到了外面。

    “休想跑!”两人紧追上去从窗户跃出。

    穆辛跑到窗边,想要追上去看个究竟,扒着窗口向下看了看,很高,跳下去会受伤,他只好从门口顺着楼梯跑出去。

    银发鬼并没有逃跑,他落地之后站在空旷的大街上,外面月光清亮,地域广阔,终于可以放开手脚。

    其实,他更主要的目的是要考验一下这个来偷刀的孩子,他从这位绝强的少年上感觉到一种潜质。

    一种让他惊讶、兴奋的潜质,十一二岁的孩子喊着要杀人在他看来,不知天高地厚,只是个玩笑话,可当这个孩子说出口的时候,他却听到了深埋在心底里深深的仇恨。

    他懂得这股恨意,因为他也是个因恨成怨,因恨而坠入歧途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