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行窃(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这位小兄弟,你已经观望一个下午了……是不是还没有找到满意的?”搭话的老赌棍在这个城市也逗留几年了,和这个沉默的孩子见过不下几十面。之前也搭过话,想要交个朋友,对方没有理会他转走开了。

    这一次,对方还是没有回应,他一度怀疑这个偷窃的孩子是个哑巴。

    “我来的时候,就听说了你的事儿,盗贼口中都流传着一个消息,说是有个很小的孩子偷窃非常有一手,胃口也很大,敢不要命地把手伸到猎兵的上去。我可是仰慕已久,还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穆辛。”

    “哦,幸会幸会!”老赌棍伸出了手去,孩子看了看,没有动。

    老赌棍有点尴尬地缩回手,抓了抓脸,“我可没有别的目的,我们这一行也有自己的规矩,想做什么事都得自己动手,我不是来求你办事的。”

    “我和你们不一样。”

    “哟?行窃还要讲究尊严啊,我们这一行就得无赖点,就算被逮到了服个软求个饶挨两下打也就没事了。反正在那些人眼里我们就是这城市里的老鼠,拿脚踩死了都怕脏了自己的鞋。”

    “我说了——我和你们不一样!”

    老赌棍被孩子爆发出来的气势吓到了,不知怎么他在对方稚嫩的脸上感觉到了一丝杀气。

    这不该出现在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脸上,他的举止投去都不同于同龄人,显得非常的成熟,甚至面对危险有比他们这些成年人还要从容的冷静。

    “是不是老哥我说错什么话惹得你不高兴啦?我知道,你是出色的小偷,一次都没有失手过。不像我这个笨人,时不时地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反正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要是我也有能力也干他娘猎兵去了,带着武器大摇大摆地在街上晃悠,多威风!”

    “怎么样才能成为猎兵?”穆辛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老赌棍被难住了,他只知道那群人惹不得,了解的可不多,他认真地想了好一会,“当然是要有能力了,比如会不会释放魔法啦?会不会积蓄斗气释放战技什么的,反正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本事,能力这种东西也没有个标准的。”

    “你指的的能力……也就是力量是吧?”

    “对对!就是力量,一个人的力量越强,猎兵等级就高,赚钱就容易得多啦,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老赌棍说到这里叹起气来,“可惜我一没成为魔法师的潜质,二没强健的体魄,连柄重剑都举不起来,我年轻的时候也憧憬过要干一番事业,可所有的努力全都失败了。我才明白有些人注定是废物平凡地了却此生,有的人生下来就注定要一飞冲天。”

    “那我就是要飞天的人。”

    “别开玩笑了,偷窃的本事在猎兵这一行里没有用武之地,欺负那些老实的百姓还行,可要对付那些杀人不见血的人就没用了。我可是见过一刀劈过来,火焰从刀锋里涌出,直接把人烧成了一具焦尸,那场面吓死我了……”

    “刀里面怎么会涌出火焰?”穆辛好奇地问道。

    “据说是斗气啊。斗气到底是啥玩意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是比蛮力更可怕的力量。你现在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找个正经的事干,只要不沾上恶习赚到的辛苦钱够你一个人花的。可不要像老哥我,现在想回头都难喽。”

    “为什么?”

    “赌瘾难戒啊。我这个人平生没什么追求,就喜欢赌博,要是这唯一的嗜好也戒掉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魔法师又是什么?街上那些穿绣着花纹长袍的人吗?”

    “对。魔法师有魔法师工会,工会和猎兵团一样都是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做事,都有个带头的。魔法师是靠灵力,灵力和斗气是不同领域的力量,这句话我还是从一位博学的赌友口中听来的,要成为魔法师不难,只要检测出自的属,在此属上刻苦修行就可以了,至于怎么修行就是个麻烦的事喽,悟高的几可成,像我这样笨脑子的花个十年八年也没有开窍。”

    “所以说嘛,人要有自知之明,幸好我醒悟的及时,不然再在这条漫长的路上走下去,连吃饭都是个问题。”

    “那一个人能不能斗气和灵力兼顾?”

    “应该是可以的吧。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小兄弟你到底在等什么人啊?再过一阵子天可就要黑了。我知道天黑之前好下手,不过你得先找准目标。”

    老赌棍和孩子一问一答,他还会时不时朝街上看几眼,而穆辛听到猎兵的事儿顿时就被吸引住了,目光都在自己上。

    如果上有钱花,估计也不会守在这里等着,老赌棍开始着急起来。

    “我听人说,这世界除了精灵、人类之外,还有别的种族,你知道吗?”

    “说是有的,据说还有兽人、矮人,恶魔什么的,还会世上有巨龙,肯定是吟游诗人编出来的。他们总是喜欢到酒馆讲上一段,把自己路途的所见所闻写进故事里,如果故事编的不够精彩赏钱可弄不到几个,所以说嘛——”

    “是骗人的了?”

    “反正我是不会相信的。兽人?这世上有野兽,有人,我倒是不知道野兽和人交配能弄出个什么东西来,估计这种事给钱也没人肯干吧。”

    “我要等的人来了。”穆辛匆匆地说完,从暗巷的影里走了出去。

    老赌棍看见了街上走过的人影,从装束上看是个猎兵,他隐约瞧见了标记上的图示,压着嗓子喊了起来,“回来!别去!”

    穆辛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巷口,后的喊声并没有听到。

    “别去啊……那可是个c级的猎兵,惹不起的!”老赌棍用担忧地目光看着少年的背影,他知道可能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穆辛自从流浪到这座城市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活下去,吃饭是个头等大事。他跑去几家店铺想找点活干,可年龄太小没有人愿意要他,有一家包子铺好心的老板娘犹豫了很久终于肯收留他了,穆辛却忍着三天的饥饿走开了,他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吃饭的地方,他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因为他一路上已经遇到过太多了,人们称呼他小乞丐,他饿得实在受不了就去抢同龄孩子手里的东西吃。

    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把一个白净的大孩子从背后扑到,然后在脸上狠狠地踩上几脚,从容不迫地拿走对方手里的食物。就算偶尔会失败,被同龄孩子打得爬不起来,他也不愿意去求好心的人,他受不了那种怜悯的眼神,好像自己是个被世界遗忘的人,孤苦伶仃,没有人给饭吃就得饿死。

    在他的梦里,那栋草屋的大火总是在燃烧,他看到没有头的老人从火里冲出来,喊他的名字要他快跑。那一晚他永远都忘不了,爷爷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有人跟踪他,进了屋从土墙上挖开了一个豁口,让他爬出去躲在后面的树林里别出来,听到那些人的谈论之后穆辛才知道母亲的死因,以及这个慈祥的爷爷和自己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是他在这儿世上唯一的亲人,可是他死了,就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在梦里对着那具无头的尸体哭喊,“都怪我没有用,我没有力量保护你啊……”

    这句话似乎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一刻都忘不掉。他不知道该如何获得力量,但他知道,要对付一个强于自己的敌人,手里需要武器。

    所以他把主意打在了猎兵的上,他需要弄到一柄趁手的武器,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去挑选合适的,所以就靠直觉来判断。

    而刚刚的一瞬,他看到了从巷口晃过的人影,直觉告诉他是时候了。穆辛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容不容易下手,他只想要弄到一柄武器。他并不像同行传言所说从来没有失败过,他还记得自己偷得第一件东西,是一个体形肥大男手里的一张饼。他爬到了桌子下面去,趁着男人和同伴说话,把手伸到了桌上去抓,结果抓到了胖男人的手指。

    结果,他被粗暴地扯了出来,对方看到是个弱不风的小孩子,瞪了他一眼就放他走了。类似的经历还有很多,他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适应了这种不光彩的生存方式。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