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领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rì刚出,东方万里霞光,云颠一片通红。看这样子,是必有一场大雨了。

    小七从熟睡中醒来,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睡了多久,不过看向洞外已是白昼,心中不感叹,这心法倒是是奇异的紧,修炼之时,不知不觉便睡着了。在修炼之前的心法时,打坐调息便可,虽是双眼闭着,却从未睡着过。

    不过令小七更为兴奋的是,运转灵力之间,发现原本昨夜修炼剑诀已用尽的灵力,如今变得十分充盈,似还有略微的涨幅。有了这番收获,小七越发对这本奇异的心法沉迷起来。

    从怀中取出心法,在手中摊开。第一页中的画像映入眼中,对于这个姿势小七已很熟悉了。当他翻到第二页时,不皱眉,这画像他倒是记得住,只是该如何修炼?难道要在熟睡中变化姿势不成?

    小七暗暗摇头,他可记得清楚,醒来时自己依旧是昨晚的姿势,未曾变过。而且令他觉得疑惑的是,为何昨rì这般修炼之时,但却并未有何收获?

    “咕咕……咕咕……”肚中再次发出声音,小七低头一边揉着空腹,一边站起来,走到潭边清洗了一下,这才取出装着jīng食丹的瓶子,倒出一粒,吞服了下去。若非熟睡过去,恐怕他早已忍不住腹中的饥饿了。

    服下jīng食丹后,没过多久,肚中的空腹感便已消失殆尽。此时,洞外已是大雨倾盆而落,哗哗作响。小七也不愿再挥霍光yīn,立刻抽出长剑,开始修炼起剑诀来。

    ……

    流水落花,三月即逝。秋已去,冬将来。

    正在小七沉心修炼之际,洞口之处忽现一团黑雾,一个黑衣老者慢步从中走出,手中还提着一个包袱,小七看清来人,忙停下来迎上前去。

    “弟子小七,拜见副宗主!”虽不知鬼先生此番来意,但毕竟他对自己有过指点大恩,因此小七对其极为敬重。

    鬼先生扶着胡须,朝着小七点了点头,待走到他边之时,将手中的包袱交给他,笑道:“入冬的狐岐山可是极为寒冷的,这里是一些衣物,公子令我将他交于你。”

    小七谢过鬼先生,双手接住包袱,只觉得手中微沉,看样子其中应该有不少衣物,令他也没想到,鬼先生为副宗主,竟然也会听从公子之命,更疑惑的是,公子居然会对自己如此?

    鬼先生在洞中随意踱步看了一阵,有意无意般向小七寻问道:“修行如何?”

    “承蒙先生指点,刚渡过入生之劫。”小七拱手答道。

    三月之中,夜修心法,昼练剑诀,丝毫不敢亵慢,功夫不负苦心,如今已踏过修道第一劫,有了千年道行。

    风羽门十年出,却只有五百余年道行。若非前几rì试道牌上刻下“仟年”两字,恐怕小七也不敢置信,短短三月,竟已修下近两百年,这其中不乏小七的苦修,但鬼先生的指点功不可没!

    鬼先生摩挲着灰sè的洞壁,轻声笑道:“不错,看来你是没少下苦心修行啊,也不负公子对你一番栽培。”

    见鬼先生似还有话要说,小七便惊立在一旁,洗耳恭候。

    “所谓入生即是入道,入道则如逆水行舟。因此以后修行起来,会越加的困难,切莫放松了心思,亦或沾沾自喜,修道之路可还漫漫远兮矣。”

    看着若有所思的小七,鬼先生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切记不要辱没了白老鬼的名声,你可是他唯一的徒弟……”

    话音落下,鬼先生已是从小七旁走过,看着样子是要离去了,“我言尽于此,你便好生修行吧。宗中事物繁杂,或许下次什么时候再指点你,就不知何时了……”

    “小七恭送……”一句话还未说完,洞中已没了鬼先生的踪影,见识到了鬼先生这般神出鬼没的本事,小七不暗自嘲笑了下,真不知自己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等修为。

    正瞎想间,小七忽闻洞壁上传来一阵簌簌之声,转头看去,只见石壁上之前石壁鬼先生摸过的地方,细碎的沙石从壁面掉落下来,最终在石壁上留下一个“悟”字!

    ……

    ……

    东看水东流,暮看rì西沉,时无重至,流光如梭。随着洞外鹰飞草长,一年又匆匆过了去。

    这一年中,小七的修炼不可谓不辛勤,饶是如此,或许是因为越修道行便越难增长的缘故,至今的道行却只有一千四百余年。

    小七坐在地上,一边抹着额头上的密汗,一边从瓶中倒出一粒jīng食丹来。在洞中已待了一年有三,如今瓶中的jīng食丹只剩下一小半了,即使再省着吃,恐怕最多也就够用一年而已。

    小七不由得眉头紧皱,暗自在心中盘算,“苦修一年,才得道四百。照这样下去,可能在渡过淬生劫前,jīng食丹就用完了。难道真要饿死在这洞中么,若真是这样,吾将何等不甘……”

    思索之间,小七忽然看洞壁上鬼先生留下的那个“悟”字,不走了过去。如今因常年握剑,手中已是结出了厚厚的茧子,双手更犹如岩面一般粗糙。

    小七伸手在“悟”字上面来回婆娑了一阵,“鬼先生可是许久没来了啊……”。自那次入冬之际,鬼先生送来些衣服,之后便再没来过。

    “悟?到底该如何悟……”小七看着这个字摇头苦笑,二十剑诀如今已修得颇为熟练,虽谈不上大成之境,也得融会贯通之意,但终究离两千之道可还差了五百余年……

    长剑就在脚下,此时小七却没了修炼的心思。任谁在这洞中孤待上一年,终rì以修行度rì,都难免会心生烦意,更何况他心中还有诸多牵挂。

    轻风袭来,洞外花草的叶子颤了几下,随后蒙蒙细雨从天而落,带来些许凉意。见外面下雨了,小七将手从石壁上拿回,走到洞口之处,望着仅隔两道黄纸的洞外,怔怔出神。

    风吹雨打,将几片淋湿的残叶吹进洞中,看着脚下枯黄的草叶,小七心中一动,将它捡了起来,拿在手中。在这洞中已待了一年之多,尽管只是一片残叶,他也觉得似有悸动。

    盯着草叶端详了一阵,兴许是长久待在洞中,孤独一人,无人说话的缘故,他竟对着手中的残叶开口,仿若是自言自语一般。“你呀,怎么可以进来……看来这黄纸封印只是为了将我困在此处呢。”

    “外面天大地大,有清风,有细雨,比这里可好了多……”说着,小七蹲了下来,顺着残叶飘进来的地方,又将它送了回去。

    “本该无你也无我的……”

    喃喃自语间,小七的子忽然一震,似乎悟得些什么,一时间目光呆滞,如同被施了定术一般。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小七才回过神来,之前多rì积攒的烦闷消失不见,眼中似有初进石洞时的jīng光。他动来到洞中平rì修炼心法的地方,俯坐下,慢慢闭起了双眼。

    “这世间原本也没有什么剑诀道术的……”

    ……

    夜来临,乌云遮月。

    小七从打坐中醒来,见洞外已是漆黑一片,才恍觉竟坐了这么长时间。肚中传来些许饥饿之感,他伸手进了怀中,却是将须弥袋取了出来。

    一年之中,小七也曾尝试修炼除鬼先生指点过的其他剑诀,却难有成效,索xìng便将它们都收了起来,一心只在这二十剑诀上。如今修行遇到瓶颈,小七更是若有所悟,这才将其他剑诀尽数取出。

    一共三十余剑诀,加上以修成的二十,也就是说,小七上足有风羽门收藏的剑诀一半之多。

    盯着地上的剑诀片刻之后,小七终是一咬牙关,拿起一本剑诀,竟将它一页一页的撕了开来!这等忤逆大胆之举若是被长老们看到,必定是重罚的下场!长老们传给他功法之时,可是再三叮嘱过,务必要将其保管好,万万不得有什么闪失!

    小七自知犯下大错,朝洞口方向叩首三拜,沉声道:“弟子不肖,他rì回到师门,愿受师傅责罚!”

    一剑诀几息功夫之间便被小七撕完,之后他有拿起下一本,接着撕!

    当三十余剑诀都被他撕成独页时,小七捧着这些凌乱的书页,竟是将它们全都丢到清潭之中。泉水顷刻之间将书页浸湿,上面的字迹与画像变得扭曲起来。

    小七伸手在潭中轻轻的拨动了几下,眼见时机差不多了,才将那些湿漉漉的书页捞了出来。他拿起其中一张,小心翼翼的将它铺平,贴在洞壁之上。因为带被水浸湿的缘故,所以也就未掉下来。

    见这方法可行,小七按耐住心中的激动,如法炮制,又是将其他书页也像这般贴到洞壁上。

    过了约莫三个时辰,小七终于是将撕下来的书页尽数贴到了洞壁上,做完这些,他这才放松下来,坐在地上,从瓶中倒出一粒jīng食丹服下,恢复着体力。

    洞壁上到处贴着的剑诀残页,看起来彷如纸墙一般。小七贴的时候似有意将同一剑诀的书页,分散到不同的地方,这样下来,倒是显得极为凌乱,入眼的是一种剑招,在其旁边四周,便是其他剑招了。

    待休息一阵时间之后,小七拿起手中的长剑,照着洞壁上满满的剑招,挥舞起来。以前修行,都是循规蹈矩,以一完整的剑诀为旨,力求掌握jīng髓,如今却是乱舞一气,看到什么剑招,便摆出什么架势……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