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被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霜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一事,消息顺风而走,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半rì时间,已是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在霜门周边的一些小城小镇,人心惶惶之下,寻常百姓家里白rì闭户,唯恐遭其鱼秧之灾。修道一途中的大门大派都是派出人来盘查此事,势要给天下世人一个说法!

    韩江等在此的风羽门弟子,本想在此多留些时rì,也好寻找有关凶手的一些蛛丝马迹。奈何门中长老已是传来书信,命其速速归山!

    师命在此,一干人等自然不敢违抗。以韩江为首,纷纷御起长剑,向风羽门的方向飞去。云飞rì转,一连御剑飞行了近四个时辰,不少弟子都已经是吃不消了,体内灵力几乎枯竭,修为最差的小七可是一直咬着牙关苦苦跟在众人后。

    韩江见状,看了一下天sè,打量了一下处地,估计在天黑之前应该可以赶回风羽门,便让大家停了下来,原地打坐休息一阵,等灵力恢复了些,再继续赶路。

    一行人三十三人落在一处丘地,碧空祥云在上,浅草溪河在下,倒也别有一番美意,只是此时却无人有心赏景,皆是盘腿席地而坐,恢复着灵力。

    韩江却并未坐下来休息,站在场中,将目光落在这片草地之上。他的修为最高,自灵力自然要比其他弟子充裕的多,更何况他生xìng谨慎小心,这几天发生的事又都意料之外,眼下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免得再出什么差错。

    大家休息了约莫半个时辰,灵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正要启程之时,却见远处掠来一道人影,待他走近了,看得更清楚一些,众人忙上前拱手问候,御空而来的人正是风羽门的松回长老。

    松回长老朝众人点了点头,道:“为师要去一趟霜门,与其他门派道友盘查此事。小七,你留下来,其余人都快些回风羽门去。”

    “是,师傅。”众人齐声道,虽然他们心中有些疑惑,却也未说什么,长老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

    松回长老一挥拂尘,道:“好了,此处也不宜久留,尽快动吧。”一边说着,一边朝小七走去。

    在他经过韩江之时,韩江突然一拱手,低着头道:“弟子惭愧,这次除妖途中,将师傅赠予的jīng钢宝剑给弄断了,还请师父责罚。”

    松回长老脚下未停,头也未回,淡然道:“不妨事,等你回了师门,再赐一把飞剑于你就是。”

    韩江听得此话,脸sè猛的沉了下来,一声大喝:“退开!”

    众位弟子也不知怎么回事,倒是被韩江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松回长老的步伐突然间停了下来,却并未回头,背对着韩江。

    韩江摆出一副防备的架势,挡在众位师弟前面,朝着“松回长老”沉声喝道:“我的jīng钢宝剑乃是临溪长老所赠,阁下究竟是何人?胆敢冒充我风羽门长老!”

    后弟子闻言,皆是一惊,片刻之后,纷纷祭出飞剑法宝,对着所来之人。

    “松回长老”见被拆穿,一边拍着手暗赞,一边缓缓转过来,笑道:“不愧是风羽门内山弟子,果真有胆有识!”说着,却是将目光落在小七上,“不过,这人……本公子可还是要带走的!”

    话音落下,只见“松回长老”已是疾掠而出,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他已是一把抓住小七的肩膀,裹在一团黑雾当中,眨眼之间隐匿不见!

    这般诡异手段,令在场之人想追都无从下手,只得愤恨的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小七就这样被劫走。

    “本公子不会伤他xìng命,诸位还请放心回去,若是想要人,便来找我秦无炎吧……”黑雾散尽之后,四面八方都是传来这道声音,根本分不清那人正在何处。

    韩江中怒火难释,猛一掌拍在地上,掌印之下,地面龟裂开来。饶是他万般小心,却因道行相差太远,而无法挽回局面。

    见韩江这副模样,其他人也不敢开口,站在原处,不知所措。茵茵看着黑雾消失的地方,眼圈泛红,贝齿咬着红唇,一双玉手紧紧地攥合,强忍着不让眼泪不滴落。

    待韩江冷静了一些,众人收拾好心,跟在他后,再次踏着飞剑,朝风羽门飞去。

    ……

    夜,凉风阵阵,有些渗骨。风羽门主峰,三清院内。

    戊乙长老大手一掌拍在石桌上,茶杯破碎,茶水四溅。韩江一行人站在院中,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戊乙长老瞪着一双虎眼,朝着其他三位这老呵道:“我就说我去吧,你们还不让,这下可好!妖未除尽、霜门遭灭、小七被劫!都满意了是吧?”

    望月长老坐在石凳上,却是冷笑不已,“你去?你去了又如何?敢问你可斗得过魔公子秦无炎?”

    “你这是什么意思!要不我们来比划比划?”戊乙上老转手祭出赤炎葫芦,朝着望月长老呵道。

    望月长老针锋相对,丝毫不相让,一把仙阳剑已是出鞘,挑眉道:“惧你不成?”

    临溪长老见二人就要在此动手,一声高喝将他们分了开,皱着眉头道:“够了!两位可都是我风羽门的长老,莫忘了自己份,这样闹下去成何体面!”

    望月、戊乙长老各冷哼一声,这才自收回法宝,背对着坐了下来。临溪长老看向韩江一众,开口道:“此行除妖,已是太过出乎意料,你们也不必自责。都回去好好休息吧,奖惩明rì再算!”

    “是,师傅!”众人低头齐声应道,转离去,各自回了山门。

    待他们都走了以后,一直都未说话的松回长老这才睁开眼睛,看着临溪长老道:“不知师兄有何看法?”

    临溪长老扶着长须,“就事关紧要来说,霜门一事,自然得排在首位。如今他们尸骨未寒,凶手却还没找出来,其他各大门派都去了人,我们风羽门自然也不能落在人后。明rì我会亲自前去,百鸣山的rì常琐事还得靠几位照顾一下。”

    临溪长老见其他人都是点了点头,又继续道:“至于小七,此事到真的蹊跷的很,秦无炎抓他前去作甚……”

    松回长老接过话,“这十年之中,我们对他一直有所防备,就算要问他,也不出什么来。秦无炎也说了,不会伤其xìng命。恐怕就算我们出去寻找,他们已经早已藏起来了,所以不如就在这里等着,等小七回来,一切便自然可知!”

    临溪长老站起来,将那些破碎的茶杯捏成粉尘,撒在树根底下,回头道:“就这样定了吧。各位都回去歇息,这几天发生的事也真够烦人的。”

    四位长老离去,院中凉风延续,却只剩下斑驳的树影……

    ……

    “竟然是你?”小七看着眼前之人,嗔目结舌道。

    他被“松回长老”带到一座山脚之下,落地后,再回头看时,公子已经不知何时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此时山脚下还有一人早已在此,那人小七也认得,是跟公子形影不离的阿奴。

    公子却并未跟他说话,看了一眼阿奴,问道:“布置妥当了么?”

    阿奴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张黄纸,小七便只见她伸出食指在上面一阵乱画,过了一会,那张黄纸竟自行飞了起来,而且越转越大,等到约有一丈见方时才停了下来,漂浮在半空之中。

    公子点着脚尖一跃而上,阿奴也是这般,上了黄纸,立在公子后。小七见二人不理会自己,挠了挠头,终是跃了上去。

    落在黄纸上时,小七竟觉得犹如落在实地上面一般,不在心中暗叹,又能变成别人的样子,又能将一张黄纸化作坐骑,这公子跟阿奴的手段当真奇异!

    待小七站好之后,阿奴一挥纤手,黄纸便迅速的飞了起来,眨眼之间,已是冲上云霄,速度极快,竟比他出风羽门时乘坐的巨雕还要快上几分!

    公子与阿奴二人站在前面,却也不说话,只顾看着前方。小七厚着脸皮走上前去,朝着公子道:“我该怎么称呼公子?”

    “碧……云!”公子负手而立,简单回道。小七点了点头,总算知道公子叫什么名了,倒是旁边的阿奴却是一副想笑却有忍住的模样。

    小七还yù开口询问什么,碧云公子已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少废话,跟我回宗!”

    见碧云公子动怒,小七苦笑了下,只好默不作声了。

    虽然小七并不知道碧云公子为何将用这般手段自己劫走,还留下一句去找秦无炎的话,不过他也不担心什么,毕竟以他们的手段,若是想伤害于他,也不必费这么大的周折。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在他内心之中,除了父母跟萧家村的人,也就带他踏入修道一途的师傅最为重要了,他倒是很想去看看鬼王宗到底是个什么样?这般想着,小七心中生出些许期待,也不想之前那般如坐针毡了。

    乘在黄纸之上,穿梭于云雾之间,在目所能及的下方,墨sè的群山连绵起伏,江河夹藏其中,不肯露出全貌。迎面袭来的清风,欣赏着美景,倒也颇为畅快。

    一行三人飞行近半rì时间,眼下已不见不多时就能看到的山河美景,就连树木花草都几位稀少,入目之处,尽是黑铁般险恶的山脊,显的颇为荒凉。

    就在小七感概此处寸草不生时,一旁的阿奴已是在他有些惊异的目光中,御着黄纸缓缓降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