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妖窟的血潭,其中血水已不再沸腾,只是有几根白骨仍若隐若现的漂浮着。

    秦无炎拥着怀中两女,朝着一直低头苦思逃跑计策的雕妖笑道:“传闻妖道之中都是自私yīn险一辈,你肯舍命救主,倒是让本公子极为欣赏。走吧,没人敢拦你。谁动,便死!”

    雕妖闻言大喜,跪拜道:“本雕多谢公子相救,若是有机会,必报此恩!”话音落下,朝着秦无炎一拱手。一把背起昏迷着的少年,朝入口方向疾奔而去。

    眼见就要将这帮妖孽却半路杀出个秦无炎来,见雕妖就要逃走,众人均是一脸不甘,却有无可奈何。

    韩江突然面sè一转,指着秦无炎大声笑道:“秦公子未免也太托大了吧,要以你们三人拦下我们百余人吗?我已向门中长老求助,不多时师傅便会赶来与此,况且还有人在洞外守着,看那妖孽还如何逃跑!”

    秦无炎却是笑颜不减,轻蔑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公子面前耍出来?莫说你师傅来不了,就算来了,又能耐本公子如何?至于那雕妖,诸位都不知何为狡兔三窟么?”

    韩江本想以师傅之名将他吓跑,却不曾想会是这个形。或许在他捏碎玉简时,已被其发现了。这种况之下,众人皆是沉默不语,看着韩江。韩江思索了一阵,沉声道:“不知公子来此何意?不是单单就为出手救一只雕妖吧。”

    秦无炎目光从两女上离开,偏头看了看四周,难得正经道:“本公子不远万里只为伊人而来,却不想到了此处,伊人已是离我远去。可惜啊,真是可惜……”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不打扰公子寻欢作乐了,这就告辞。”

    “走?还是留下陪本公子玩玩吧。”秦无炎笑道,此话一出,众人的心都是沉了下来。……秦无炎扫了一眼众人,笑道:“本公子生平除了美人就只喜欢赌!今rì难得见到诸位,那各位就陪本公子赌一把吧。”话音落下,秦无炎袖袍一挥,一只一尺见方的玉盘便落在众人面前,在那玉盘上面,整整齐齐摆列着一百三十六粒棕sè的丹药。

    “既然是赌,自然是有输有赢的。你们在场一共一百三十六人,这些是本公子为你们准备的一百三十六粒丹药。这些丹药之中只有一颗是灵丹,吞服后可提升三百年道行。其余的都是毒丹,食之必死无疑。你们自己出来挑选,一人只能挑一颗丹药。若是挑中灵丹,就算你们赢,本公子便放你们走。若是挑中毒丹,那就认输丧命吧!”

    听到竟是这般要命的赌法,众人不一脸惶恐之sè,手心冒出汗来,看着玉盘上的丹药,任谁也没有勇气第一个走上前去。

    见没人敢试水,秦无炎一抹下巴,含笑施压道:“若是再没人肯出来挑选丹药,每隔十息,便杀一人!而且丹药的数量可不会减少,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

    “十,九,八……”随着秦无炎一声一声慢慢地数着,入到众人耳里都如渡劫一般。他乐意看到的并非是有人死,而是他们此时脸上挣扎的表。两女卧在他怀里,不时用手抚摸着他露的膛,魅惑的眼眸中期待之sè越加浓烈。

    ……

    随着十息之限越来越近,一位弟子猛一咬牙,终是下定决心走了出来,朝后一席道友拱手道:“我修为低微,正想添些道行呢,若是能有幸挑到灵丹,还望诸位道友莫怪……”

    他虽是言语间说的轻巧,可众人有怎么轻松得下来。毕竟在场之人又不傻,第一个去挑丹,自然是难度最大的。

    那名弟子朝众人一拱手,不敢再做迟疑,走到玉盘之前,端望片刻,却是无奈苦笑,这一百三十六粒丹药从外形来看一模一样,甚至连气味都一般无二。看来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他慢慢闭起双眼,伸出手臂,略微有些颤抖。待落在玉盘之上,指尖衔起一枚丹药,当下一狠心,将丹药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溶,他的子却是猛得一震,面sè急剧抽蓄起来,一双眼睛似要突出来一般。却还没等说些什么,嘴角已是溢出浓黑的血迹,倒了下去……

    韩江哀叹一声,立刻朝他奔去,见其已经气绝亡,不忍再看那痛苦的模样,偏过头去,伸手轻轻将他的双眼扶合。

    秦无炎坐在凤之上,捏弄着女子玉手,看着这一幕,嘴角含笑,似极为满意,见韩江到来,也未曾开口。

    “韩江师兄!……”

    众人见韩江离开那名弟子,竟是起yù挑丹,不惊呼出声来,就算韩江要挑,现在也不该是他出来的时候!

    韩江背对着众人,猛一挥手,呼声戛然而止!韩江双手背在后,站在玉盘前,目光落在玉盘之上,似在寻找哪一枚才是救命的灵丹。而那藏于后的手却是灵力暗涌,结出一道奇异法印!

    “天元掌!”

    韩江大喝一声,一掌拍出,众人只见一道约一丈大小掌印朝秦无炎掠去!

    “找死?”秦无炎见韩江出手,不惊反笑。若无其事的抬起手臂,冲着袭来的掌印,中指拇指并起,轻轻一弹!

    掌印凌空破碎!众人大骇之下,却见韩江已是倒飞而出,宋离休急忙飞出接住他的体。两人落下,韩江软如一滩烂泥,依在宋离休上,口中鲜血吐个不停。

    “若再敢挑衅本公子的耐xìng,今rì在场之人,便全杀了!”秦无炎一指重伤韩江,淡然道。

    站在众人后的心缘,指尖念珠越转越快,终是再忍不下去,刚yù踏步出去,却被旁的悟衡师兄一把拦住,对他摇了摇头。

    “师兄……”

    “莫要忘记你已答应了师傅……”

    “可是……”

    “修心!”见心缘嗔态,悟衡简短而道。

    心缘嘴角动了动,却是暗叹一声,收好脚步,吐尽中浊气,盘腿坐了下来。闭起双眼,口中默念佛经,不多时,手中念珠终是慢了下来。

    ……

    盘中的丹药还剩下一百一十八粒,在玉盘边上,近三十道尸首横七竖八的躺着,是那般令人触目惊心!

    秦无炎看了一眼未曾出手的出家人,嘲笑道:“出家人不是都以慈悲为怀,救苦救难么?传言佛祖尚且割喂鹰,此时却怎么不见你们出来一人?”

    悟衡面sè不变,仿若未闻这等刻薄言语。他从众人后走出,冲秦无炎一行佛礼,道:“阿弥陀佛,悟衡惭愧,让秦公子见笑了。”又转朝着几位同来的师弟道:“心缘留下,其余师弟请随我前去选丹。”

    “是,师兄。”五位出家人一同应道,一副大义之状,跟着悟衡走了出来。

    秦无炎拍手笑道:“好!好!好!几位师傅还请慢用!”

    悟衡并未答话,却是朝心缘看去,见他此时依旧盘腿而坐,依旧闭着双眼,只是手中念珠却不像之前那般缓慢,暗叹一声,一手竖在前,朝玉盘走去。

    而就在悟衡转之时,心缘手中的那串念珠却猛然断裂,珠子滚落一地,一阵阵沉重的声音来回在这洞中回,闻声者无不sè变,彷佛砸在众人心间一般……

    “还是我来吧。”就在几位师傅就要出手挑丹时,小七忽然一把挣开茵茵的手,冲上前去,由于有伤在,难免步履蹒跚,却他却是走的那般坚决。

    “小七哥哥!

    “小七……”见他突然冲出来,风羽门弟子都是一惊。

    后的声音,小七如若不闻,只是双眼盯着玉盘,一边慢步走着,一边低声道:“小师傅曾对我有过救命之恩,但愿这次能还上一点。虽然我道行低微,但对丹药的认识恐怕要在诸位之上,所以还是让我先来试试吧!”

    秦无炎眉毛一挑,拍手的声音更大了一些,笑道:“小七?有意思……”

    小七走到玉盘之前,朝着几位出家人行一佛礼,将目光落在玉盘之中,见这一模一样的一百一十八粒丹药,饶是已下定决心,都不苦笑,之前说那些只是想让诸位道友安心一些而已,对于挑选丹药,他可无任何把握,现在也只能同别人一样,听天由命!

    暗自调整一下气息,将心中的恐惧强压下来,这才伸出手去,拿起其中一枚。转看了看茵茵,见她正将头埋在柳清虹师姐的怀中,似乎是在哭泣,只能看到她俏丽的背影,体不停的颤抖着。

    看到茵茵如此,小七只觉心中万分苦涩,怔怔的看着那粒丹药,却又突然笑了笑,不再犹豫,将那粒丹药吞了下去!

    洞中的风停了,似乎大家的呼吸声也都停了,静的可怕。

    “若是我能活下来,茵茵就得救了,大家都得救了,真好……”

    “若是就这么……死了,爹娘,你们可千万要保重……师傅,您的大恩来,小七也只有来生再报了……”

    ……

    时过三息,却恍如过了三年一般……

    小七依然直直的站立着,并没有倒下!后之人见此,都是狠狠的捏了自己一下,确定不是眼花,旋即爆发出一阵喧闹的欢鸣声,大家竟是一拥而上,将小七团团围住!

    秦无炎一手招回玉盘,冲着小七笑道:“你的运气不错,你们赢了,不过……不知下次再会面时,你还能有这般运气么?”随着话音落下,凤渐渐变的模糊。一直紧闭双眼的心缘突然睁开眼睛,一脸平静,无喜无悲。他站起来,走到众人之前,朝着秦无炎三人道:“秦公子修为高深,小僧佩服!不知十年之后,腊月飞雪天,玲珑福地,公子可会去么?”

    “这等盛事,本公子自然会去的。以你今时的修为,比起道公子都要差了好多,恐怕还担不起佛公子一名……”“好生修炼吧,别让本公子太过寂寞……”

    ……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