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僵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韩江师兄,不是说这妖窟内机关陷阱很多么?怎么我们这一路走来,都未曾看到。”柳清虹跟在韩江边,一行约莫百人,顺着洞前往妖窟深处。中途只见些实力不错的小妖,却未曾遇到过机关之类。不由得疑惑。

    韩江剑眉星目,走在人群的最前面。他心中也有这般疑惑,只是未曾说而已,“的确有些蹊跷,提醒大家小心一点,莫中了圈。”

    “嗯……”

    众人一路往妖窟最深处走去,越往里面妖孽却越加稀少,到了最后,更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不过,越是这般,众人的心思却越加谨慎起来。

    人影如同水流一般攒动,脚步声悉悉索索,在幽暗的洞中不绝于耳。

    “我说各位,这是非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么?”正在大家小心寻路之时,一道刺耳的声音突然而至。借着昏暗的火光,只见一只长着一对巨大翅膀的人形妖孽,守在必经路上,手中带着一副残青爪,狭长的爪刃上寒光不断涌动着。

    韩江一挥手,示意大家停下来,望着这厮,淡淡道:“为名门正派,遇见妖魔必当诛之,还有什么废话可言。”

    雕妖见众人一副必杀之sè,突然面sè一变,语气软了下来,“我们虽然为妖,可也没做多少伤天害理之事。再说了,你以为我们愿意终为妖么,这一切还不都是上天注定的,我们有什么没办法!”

    韩江脸上露出玩味的笑,道:“照你这么说,莫不是该饶了你们不成?”

    雕妖笑脸迎上,只是那笑脸在其他人看来,真的是比哭还难看。“正是如此,大家和气一些,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不防用些酒水,本雕也借此机会略尽尽地主之谊。此事过后,本雕想大家保证,凡我血域小妖,决不再伤正道人士如何?”

    宋离休听得此话,却是笑得更为大声,“也好,既然你这么好客,不如把你那些手下全部叫来,给我们表演一场自刎盛宴如何?”后之人,就是被这一句逗得哈哈大笑。

    “你们也太咄咄人了吧?”

    “对于你们这些妖孽,谈什么人?识相的,赶紧出来受死!”一拿着剑的弟子大声喝道。

    雕妖面目狰狞,怒道:“我呸!什么名门正派,还不是欺软怕硬的主!更何况你们杀我窟中小妖无数,手上的血可比我们少了?”

    “少跟他废话,韩江师兄,我们冲进去,一举将这些妖孽斩草除根,看他们还聒噪!”

    “说的是,我们冲进去!”

    “冲进去!”顿时,后面人群齐声喝道,士气高涨。

    “好!好!好!既然你们软硬不吃,忘却难免留个疤!那本雕就算拼死,也只好奉陪到底了!”说完,雕妖竟是转往洞内疾奔而去,那副模样,像是要回去布置一番,与这些正道人士决一死战!

    “追!”韩江见状,一声令下,众人影紧随其后。

    ……

    血域妖窟最深处,此处倒不像其他地方都是幽小的甬道,放眼望去,足有百丈见方,显得极为宽敞。怪石形成的洞壁之上,每隔一段,便会有一个缺口,自缺口处源源不断的流出鲜红的血水,通过地上的小道,注入洞中心的血潭之中。交错斑杂的小道犹如人体经络一般,令人眼花缭乱,又彷佛是画着一道极为复杂阵法!

    血潭之口约莫十丈,深不可知,其中血水肆意翻腾,冒着血雾,诡异异常,令人毛骨悚然,如有地狱之火在熬制一般。在血潭边上钉着数十道三寸粗细的骨锁,四面八方分布开来,向血潭中拉扯而去,好像是在吊着什么东西!

    雕妖坐于石椅之上,一副残青爪来回的摩擦着,在其边,整整齐齐的站着百余个小妖,皆是紧张的望着入口处。

    韩江率着众人跟到,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洞中,令人yù呕。见洞中这般诡异景,大家都不皱起眉头,不知那雕妖已准备好什么机关在此恭候!

    双方都是沉默不语,注视着对方。而在片刻的安静之后,激战,一触即发!

    韩江单手御剑,剑尖直指雕妖,一招凌风剑诀毫无花俏,瞬间点起几道血茫,凌厉之势丝毫未减,奔着坐于石椅上的雕妖而去!

    “噌!”

    雕妖猛一挥臂,残青爪上蹦出几道火花,抵挡住韩江的攻势!一跃而起,那对巨大的翅膀张了开来。顿时间,狂风怒吼,卷起地上石椅,冲着韩江还牙而去!

    “凌风剑诀!”

    韩江大喝一声,长剑划过一道弧形,两道剑气随之而出。剑气所到之处,小妖无不胆寒,避之不及者,立刻亡于剑下!这等威势,比起小七所使的来,无疑凌厉了百倍。

    ”嘭!”石椅顷刻间碎成粉尘!

    雕妖随至而来,挥舞着双爪,漫天爪影,铺天盖地!招招尽是冲着韩江周要害,yù尽快取起xìng命!韩江面对这如cháo般的攻势,一阵冷笑,丝毫不畏惧于他。挥剑迎上,只是一时间旗鼓相当,也分不出个胜负,只得缠斗在一起。

    洞中小妖却是没那等能耐与人缠斗,不多时已是死伤过半。反观这边,只有些人受了些轻伤而已,并无大碍。

    离休一人斗两妖,仍是显得游刃有余,与小妖打斗一阵,无心再作纠缠之后,才一剑刺穿小妖咽喉,又是翻一脚将另一只小妖踢入石潭之中。

    小妖体浸入石滩,不等惨叫出声来,就已被翻滚的血水淹没!而眨眼间,已化成一副白骨浮出水面!

    “这血潭当真诡异!”离休看到这一幕,饶是他见多识广,都不打个了寒颤。

    “斩断骨锁,毁了那个石潭!”与雕妖缠斗的韩江看见这幕,当下眉头皱了起来,知道这血潭中必定有古怪,心中略作沉吟,冲着离休大声喊道!

    离休得令,抽剑就yù斩下去,却被拦了下来!白刃之上,一只粗糙的黑爪握着剑尖,鲜血显得极为耀眼!竟是那雕妖过来,以赤手生生抗下这一剑!

    离休晃神间,被雕妖一掌拍的飞了出去,快要掉下血潭之时,好在韩江及时赶来,一把揽住离休,落在石滩边上。

    “师兄……”自己一时大意,还差点丢了xìng命,离休自觉羞愧万分,刚yù开口,韩江已是摆手将其拦下。

    雕妖一摆手,打斗的场面突然停了下来,那仅存的十几个小妖急忙退到他这边。而其他人也是不由分说,站在韩江旁。

    “眼下大局已定,诸位已是临绝境,还是自行了断了吧。”韩江收剑回鞘,言语之间却无半点仁让,依旧是凌厉万分。

    雕妖看着边这群小妖,各个都是披数伤,瑟瑟发抖,眼光虚幻,气sè萎靡不堪。

    “哈哈哈哈哈哈哈……”雕妖突然间跪在地上,狂笑起来。“这是你们我的啊!这是你们我的啊!……”

    边的小妖被这疯狂吓了一跳,从这位雕妖来此占山为王,十年间,他们何时见过他这幅模样!

    还没等他们再多想,雕妖猛地站起,趁着一众小妖还未过神来,已是数爪抓出,夺去他们xìng命!雕妖望着这一众跟着自己已经多年的小妖,如今势所迫,却是惨死自己爪下,又是双手抱头,在他们尸首旁跪拜了下来。韩江一行,此时也是默不作声,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雕妖。雕妖跪仸良久,才直起来,眼角含泪,朝着韩江低声求道。“可容我将这些手下的尸首摆好,毕竟他们也跟着我这么些年了。不为免罪,但求老天开眼,让他们下世不再为妖!”

    “阿弥陀佛……”心缘与众师兄低低的念了一句佛号,而旁边的人也都yù收起兵器法宝,只待这妖王自刎,便可回宗门报功了。

    “不对!大家小心!“韩江突然眉头一凝,大声喝道。

    只见雕妖突然盘腿而坐,旁几十个小妖尸体已是摆成环状,皆是头里脚外,将他围在正zhōng yāng。雕妖眼中闪过一道狠sè,一咬牙,竟是将自己手掌划出一道血口。鲜血淋漓的食指、中指内扣,结出一道法印,猛地按了下去!

    “血祭葬天!死灵困仙阵!”

    雕妖沉声一喝,旁边的小妖的尸首,眉心处陡然破开,随之血注喷薄而出。几十道血注,交汇于雕妖头顶之上,形成一个牢型之状!

    “去!”

    随着雕妖指引,血牢猛然飞出,在空中越转越大,竟是将韩江一行百人全部都笼罩在内!

    “收!”

    雕妖脸sè越加狰狞!也越加狠辣!

    “啊!”

    血牢收缩之下,沾其丁点者,命丧当场!有几位弟子没来得及躲避,全jīng血顷刻间被血牢尽数吸取,只留下一副干瘪的皮囊!入目者无不颤心惊!

    “大家快退!运转灵力抵挡!”眼下势陡转即下,韩江虽心有千般悔恨,此时也只能暂避锋芒。任谁也没想到,这厮竟有这么厉害的阵法!

    众人紧紧聚在一起,体内的灵力如同泉水一般,倾囊而出,奋力的抵抗着!随着众人的抵抗,血牢收缩的速度慢了下来。到最后,只能落得一个僵持的局面。

    雕妖依靠阵法和边几十个小妖尸体,铸成血牢,然而他本已是元气大损,纵使呲嘴咧牙,青筋暴起,血牢也进不得一分!

    韩江一行人,虽然都是已渡过入生劫的人,但这阵法太过厉害,即使拼进全力,血牢也开不得半点!

    血牢内外疆场的场面,原本一场生死激战,现在拼的却是意志韧xìng。在场的人都清楚,泄力的一方,必定是死道销的下场!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