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分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初进妖窟,洞口是一些小妖之流,虽然数量繁多,但道行浅微,因此清除起来极为快速。不多时,随着各处兵刃的舞鸣声,小妖的尸首在洞内已是随处可见。

    入门十年,这还是小七第一次走出山门,以前都只是在四山之间炼丹、修行。却从未出去历练过,这一次陡然见识这么浩大的场面,惨叫声不绝于耳,地上鲜血横流,洞内血腥气直扑口鼻,这种种竟让他腹中翻滚的厉害,频频作呕。

    看到小七脸sè苍白,神不太自然,茵茵一剑除掉一只小妖,赶忙来到他边,急切道:“小七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小七刚yù说话,却是呕吐感更甚,锤了锤自己的膛,才缓缓道:“这里尸横遍野,血腥味太浓了,有些想吐。”

    “小七哥哥没出来历练过,自然没见过这种血腥场面,我第一次跟师姐们出来除妖,也是这般模样。”茵茵一边安慰道,一边扶着他来到一处较为通风的洞,“小七哥哥先在这边休息一阵吧,过一会适应了就会好了。如果实在难受,就吐出来吧。”

    小七强颜笑道:“我没事,不用担心,快去帮师兄师姐除妖吧。”茵茵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便转离开。看着她离去的倩影,周遭众人意气风发挥舞长剑,除妖于剑下。再看道到自己这副模样,不低下头来……

    ……

    “施主可好了一些?小僧大意间被那鼠妖挠了一爪,受了点小伤,素闻施主医术上乘,还劳烦帮小僧医治一下。”小七站在一旁,随着清风扶扫,腹中不适已渐渐退却,正在感叹自己无为之间,却闻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抬头望去,只见小和尚一手捂着右臂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已来到他的边。

    小和尚右手的僧袍生生被撕破,在他臂膀留下三道约一尺长的伤口,虽然伤痕不深,但受伤之处隐隐发黑,显然是那鼠妖的爪子上带有剧毒。

    小七看了看伤势,道:“小师傅说笑了,我也就跟家师学过几年医术而已,初入皮毛,算不得上乘。”说着,小七运聚灵力于掌心之中,手掌渐渐被一团灵气缠绕。接着他一手拿住小和尚的胳膊,抬起手掌朝着伤口按了下去,将灵气灌入伤口之中。一阵调理之后,小和尚手臂上的伤口已愈合如初,除了衣服上有三道破口之外,再也无其他痕迹。

    小和尚望着似从未受过伤的手臂,双手合十笑道:“施主倒是很细心么,这番有劳了。”

    小七回笑道:“小师傅客气。本以为自己道行低微,就只能拖大家后腿,却不曾想过,帮助他人治愈伤势也可出一份力,真是愚昧至极。小师傅我们走吧,别人都在除妖,也不好在此耽搁太久”说完,小七便向洞深处走去。

    小和尚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缓步跟上……

    ……

    妖窟洞的某一处,洞壁上的炭火左右摇曳,将洞内照得亮堂。角落岩石忽一阵虚幻,只见五道人影从中走出,只有一女穿着杏黄sè缎裳,其余四人皆是一黑衣。

    洞内约两丈见方,五人站在此处到也不为拥挤。一名黑衣人上前,伸出两指在地上画一圆圈,嘴中默念些奇怪话语,片刻间便只见所画之处隆起,形成一块两尺圆台。他手一引,一把古sè古香的木椅凭空而降,面向上位方向,落在圆台边上。

    公子在洞内随意打量一阵,见手下已布置停当,轻摇着纸扇,坐了下来。杏黄裙衫姑娘站在他旁,把壶斟茶,其余三人如石像般立在他们后。

    “交代你们的事办可办妥了?”公子薄唇浅沾茶水,淡淡道。

    黑衣人闻言,道:“洞内各处已按照公子吩咐撒下花瓣,途中未被察觉。”

    公子折扇轻摇,放下茶杯,道:“嗯,洞中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话音落下,也不等黑衣人答来,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掌,朝洞壁一指。

    “去!”一株小草从掌中掠出,扎根于石壁之上。一碰触到石壁,小草的枝叶便如流水一般散步开来,眨眼间,已是将洞内的墙壁覆盖的严严实实。

    小草通体淡蓝,晶莹剔透,甚至连叶片中的脉络都清晰可见,淡蓝sè的荧光从小草周散发出来,将洞内照的美轮美奂。

    “我三人在将着妖窟转了好几圈,也没发现什么吸引人之处,也就是一帮小妖聚集在此而已。除了妖窟最深处的雕妖还有点看头,其余皆是鱼虾之辈。”风回道。

    公子走上前去,看着漫墙的花瓣,道:“长老信中所说的那位呢?”

    闻言,风绕着洞内寻找了一阵,指着其中的一片花瓣道:“就是他了。”

    公子细一看,皱眉道:一副呆头呆脑样子,你确定就是他么?”

    风笑道:“他是长老唯一的亲传弟子,我们怎可能找错。”又小声道。“不过这样子……或许就如常言所说的傻人有傻福吧。手下暗中打探,他入风羽门十年,才堪堪五百年道行。这小子倒也真是福气大,也不知长老看上他哪一点了,竟然破天荒的收起徒弟来。”随即又想起些什么,苦笑道:“想当初,我们三人在长老门前可是跪求了一夜,也未得一招半式的指点。

    “长老可是心xìng极坚之人,若是他不愿,莫说一晚,就是跪一年之久,他也不会搭理你的。”公子笑道,看着花瓣中正在替别人疗伤的小七,“才五百年么?他对我们宗功法修行的如何?”

    风摇了摇头,回道:“可能还未修行吧,长老吩咐过,不可打扰他,所以我们也没仔细的盘查过,不过公子也知,我宗功法可是极为难修炼的。”

    “嗯,知道了,先看一阵再说吧。”

    ……

    与石室中安逸的形截然相反,小七这边随着一步步进入妖窟深处,小妖的修为也越来越高,清除起来已不如先前秋风扫落叶那般,不少修为略逊的道友都觉得吃力起来,稍不留神,上便会多出一处伤痕。

    小七的剑依然背在后,来回穿梭于众人之间,若看到哪位道友负伤,便上前医治一阵,尽着自己的一份力量。虽然他道行低微,好在医术还算不错,加之他xìng随和,一来二往,也让他结识到不少别门道友。

    ……

    韩江站在场中,负手而立,观察着洞中的局势。在他旁有一位霜门弟子,两人已是交谈许久。

    忽然间,这名霜门弟子却见旁的韩江师兄消失了去,他忙在众人中寻找,只见一道人影犹如鬼魅一般,这一刻,一剑刺穿一只小妖。下一刻,不远处一只小妖的脖颈处已是多了一道血痕!

    正在他暗叹师兄的道行高深之时,只见韩江定下来,挡在一波小妖面前。青锋出鞘,剑芒所过之处,血雾散开,小妖无不拦腰而亡,凄惨的吼叫声在洞内激,闻声者无不为之动容!

    韩江的出手令得洞内的一时间诡异的静止下来,只有漫天的血腥味还是弥散。正道道友望着他的影,皆是一脸仰慕之sè,暗叹风羽门果然不愧名门,仅仅一名内山弟子就有这等修为!

    洞中那些小妖却再不敢往前,也不知谁带的头,竟是提着手中兵刃,朝着洞深处仓皇而逃。见这副景,士气大盛之下众人就yù乘胜追击,想却被韩江拦了下来,观其神态,显然是有话要说。

    韩江望着洞内密密麻麻的人群,道:“诸位道友,眼下就快到妖窟的最深处。越到深处,妖孽的能耐就越大,而且也不知这帮妖孽布置下了什么机关在等待我们。”

    “不知韩江师有何高见?”一名道友问道。

    韩江显然心中已有打算,即道:“我们这里人数太多,全部都进去也不记得是好事,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渡过入生劫的随我进去,一举铲除掉这帮妖孽。而剩下的人就留守在此处,若是有余孽脱逃出来,众位便合力绞之,以绝后患!”

    听得这一番说辞,底下传来不少应和之声,且不说这个决策的确不错,就单论韩江的个人修为,也足矣令在场的人信服。

    来自各门各派的师兄便开始吩咐下去,做好这些之后,渡过入生劫的道友上前,站在韩江这一侧,而其他人则是按照吩咐留守此处。

    站在风羽门阵列之中的小七看着泾渭分明的两拨人群,低着头,苦笑了下,将装着个各种药材的须弥袋交给茵茵,跟她道了句小心,便提着剑向对面走去。

    自己才堪堪五百年的道行,有何资格站在此处?

    茵茵捏弄着须弥袋,望着小七独自走出的影,yù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旁的柳清虹看出她心中不是滋味,便过去安抚了几句。

    人群很快已入生劫为限分成两拔,见大家都已准备妥当,韩江叮嘱了一下留在此处的道友,便握着剑首当其冲,率着一百余人杀向妖窟最深处。

    ……

    几位来自归隐寺的出家人走在众人后,正小声的交谈着。

    “心缘,可是在担心小七施主?”悟衡见师弟有些心不在焉,当下问道。

    “让师兄见笑了。”小和尚答道。寺中弟子过渡入生劫之后,便会由方丈取一法号。

    归隐寺建寺约千年之久,比起风羽门来都要更为资深一些。只是按常理来说,小和尚也应属悟字一辈。可不知何故,方丈在赐予法号之时,却赐他为心缘。寺中万余出家之人,却只有他独属心字。

    悟衡皱眉道“他留在此处,理应更为安全一些,怎么还让你担心起来?”

    心缘看了一下来时方向,小声道:“早在霜门长老搭建阵法之时,心缘便发觉有几位陌生之人躲在暗处窥伺,如今他们也来到这妖窟之中,虽份不明,但道行极深!”

    “有这等事?”

    “嗯,虽然不知他们现在躲何处,但心缘可以肯定,他们还在这所妖窟之中!”

    “藏首畏尾之辈肯定非我名门正派之人,待会小心点就是。不过不管发生什么形,心缘,出寺前答应师傅之事可莫忘记。”

    “心缘明白,既然答应了师傅,我自然不会出手的。”

    “如此就好……先前那伤?”

    “看来被师兄瞧见了,师兄当真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能。伤势已经好了,再说也只是一点皮伤而已,碍不了事。”

    “这还用想么?一群小妖也能伤的了你?”

    “……”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