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手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小七和茵茵在华茗山上下游玩了尽一天,才依依不舍得分开。回来时,小七还顺便稍回一大捆柴来,也许是筑基有成的缘故,他感觉比以前的力气大了很多,之前从山下背回一捆柴都要累得够呛。

    回到丹房里时天差不多都黑了,小七也没点上灯火,摸着黑做到蒲团上便开始修炼起来。今rì见到茵茵之后,让他有了点压力,也暗自下定决心,要在修行上多下一点功夫,否则就真的像师父说的那样,即便是以后娶了茵茵,也没能力保护好她,这可是小七极不愿想的事。

    随着小七入定下来,一丝丝淡薄的灵气从他鼻中流进,在印决的牵引下,缓缓流经体内的各个气脉,他的面庞也稍嫌红润了些。

    ……

    第二rì小七从修行中起来,正yù炼制丹药,却见师父从外面走了进来,小七忙上前问候请早。

    松回长老递给小七一块棕sè的牌子和一本书道:“你已筑基成功,这快试道牌便收好了。这本书乃是太极剑决的修行法门,太极剑决是我华茗山弟子必修的一种的道法,共分九决,为师现在传给你的是第一决。等你修行会了,我再传你其他的。”

    小七忙收好试道牌,手里捧着太极剑决,眼神炽,恨不得现在就坐下修行。

    看到小七这幅兴奋模样,松回长老清咳一声,道:“其他山的长老早就想请为师过去为他们炼制丹药,奈何事务繁杂脱不开,正好你现在已会炼制不少丹药,就替为师去其他山门的药房炼制一些丹药吧。”

    “那别的山都没有懂得炼丹的弟子吗?”听到这话,小七只好收好太极剑决,等着有时间在来修炼了。

    “有倒是有,不过他们只懂得炼制补血丹和补气丹而已。风羽门四山,只有华茗山以炼制丹药为主,通常别的山都是准备好药材再由为师前去炼制。你收拾一下就快点去吧,那些长老可是等候多时了,将之前炼制的补血丹和补气丹留下一些,其他的就带到别的山去吧。”

    “是,师傅!”说着,小七便拿起自己包袱,背在后,向药房外面走去。

    “算下来三月筑基,资质也是平平无奇,也不知那位高人是因何故才收下他的。”等到小七出了丹房,松回长老才淡淡道:“连一式太极拳都未修,想来这太极剑应该是很难修成的吧。”

    ……

    百鸣山,书房,林溪长老打理rì常的地方。

    “师父,门外有一弟子求见,说是松回师叔派来为我山门炼制丹药的。”宋离修背一柄长剑,剑眉星目,仪表堂堂。

    “嗯,带进来吧。”临溪长老合好书册,淡淡道。“三个月了,终于来了么……”

    “弟子小七拜见临溪师叔。”小七进了屋弓腰道。一青衫白须老者正坐桌前,想来他便是师父交代过的临溪长老了。

    “免礼,松回老弟倒是常念叨你啊,听闻你炼丹本事不错。”临溪长老似笑非笑。

    被师叔这么一说,小七倒是一怔,心中纳闷,显然很不明白。师父平rì里与他交谈甚少,偶尔谈话间,也不知是不是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屡次惹得师父生气。怎么到了临溪长老这里,就不一样了呢?

    “师叔谬赞了,弟子也是刚入门而已。”小七想了想,谨慎回道。

    “呵呵,xìng子倒是不错!”临溪长老颔首道,“离休,带他去药房吧。”

    “是,师父!弟子告退。”离休拱手,和小七一起。

    出了书房,小七不四处张望,第一次来到白鸣山,对于这里的环境他还是极为陌生的。

    “小七师弟,怎么有兴趣修炼丹之术呢?”离休一边带着小七向药房走去,一边问道。

    “不知师兄是此话是何意?”小七反问道。

    “我们风羽门并非以炼丹、炼器著称的门派,因此不管是炼丹之术还是炼器之术都是末流。风羽门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修道大派,自以灵兽和道法称雄。百种灵兽,莫不是资质高等。千般道术,无一不是上流。见师弟入门之后,竟还未有一把佩剑,却有一手炼丹之术,所以才故此一问。”

    “哦,原来如此。不怕师兄笑话,我也是初出茅庐,什么也不懂,所以就在师父的安排下,能做什么便做些什么了。”

    “呵呵,出来久了自然就知道的多了。我派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别的门派换购一些丹药法宝,以供门派之需,不过毕竟一个偌大的门派,消耗量自然是极大,出于这般,我派的松回师叔和望月师叔便各自习得一些炼丹和炼器之法,炼制一些低等的丹药的和普通的法宝。”

    “师兄刚说的灵兽是什么?我们风羽门就是用灵兽跟别的门派换丹药和法宝吗?”

    “不错,道法是一个门派的根基,自然不能拿出去与人交换。灵兽通俗来说,便是具有灵xìng的动物,不同的灵兽亦有不同的用处,比如仙鹤可以载人飞行,而大力猿则可以帮人搬运东西,或者灵智更高的可以与人打斗。”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真是奇妙。我来到山中也不少时rì了,为何只见过仙鹤,却不见其他的灵兽?也不见道行高深的师兄师姐呢?

    “灵兽自然是有看管的地方。风羽门四山有四位长老坐镇,负责带练新收的弟子,等到这些弟子有两千年道行,便可进入风羽门内山,道行高深的师兄师姐都在风洺山中修行,那里才是风羽门的根基所在,看管的灵兽自然也在风洺山中。”

    “原来如此啊。师兄现在有多少道行了?”

    “惭愧,惭愧。算下来师兄已入门近二十载了,可惜资质欠佳,还未达到两千之数。”

    “师兄入风羽门已快二十年了,怎么看起来也就比我稍长几岁而已。”

    “呵呵,修道之人又岂能以外表断其年龄?我的师父临溪长老看似如世俗之中五十岁的年纪,可实际上若真的论起岁数来,恐怕已是超过八百年了。”

    “啊……”

    说笑间,二人已是来到药房之前,离休帮着小七收整了一下药材,便离开了药房。小七自然是又开始如之前在华茗山药房中所做的一样,不过好在会有人隔一段时间就送来些柴火,倒是省去了他不少功夫。

    除了弟子送柴火和食物之外,基本上都是小七一个人在药房里面,对于这些他也很是惬意,免得与人交谈浪费了修行的时间。

    不过对于药房里面的那尊石像,小七就觉得有些怪异的了,倒不是说石像本有什么蹊跷之处,只是这尊石像左手持一佛尘,右手之中却拿着一面约寸长的铜镜,看似极为别扭。不过他也没在意,反正世间之大,新奇古怪的法宝还多着呢,这般想着也就释然了。

    除了炼制补血丹和补气丹之外,小七还尝试着炼制一些其他丹药,如镇痛、疗伤、解毒之类的丹药。白rì炼丹,晚上修行,眨眼之间七天已然过去。他心里盘算着,七天之中他已炼制了不少丹药,今rì过后就得去跟临溪长老辞别去别的山了。

    夜幕悄然而至,小七正yù打坐修行,却见临溪长老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七见过临溪师叔。”小七恭恭敬敬道。

    “嗯,不错,不错……炼丹之术越加熟练,而且修行起来也丝毫不怠慢,看来我风羽门是收了位好弟子啊。”临溪长老笑道,示意他不要起,走了过去,在他边坐了下来。

    “师叔谬赞了。”

    “见你如此用功,师叔也是极为喜欢,你便做了我的弟子,可好?”

    “这……可是我已经拜松回长老为师了。”

    “这个倒不打紧,我们四人同在风羽门下而且同手足,我跟他说下就是。何况我教导好了你,不论是于他还是于门派来说都是件好事。”

    “那便多谢师……父了。”

    “呵呵,甚好。明rì我再跟那两位长老说下,让他们也收下你!”

    “啊?”

    “怎么?你不愿么?”

    “不是,弟子何德何能,怎么受如此厚。”

    “为师这么做自然是觉得你可以如此。你生xìng简单,这样极为适合修道,况且你甘愿花费诸多功夫为各个山门炼丹,为我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门派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你。再者,你那位高人师傅可是与我风羽门有莫大源源,这么做,也算是卖他个人。所以于于理皆是说的通的,不知你还有什么疑惑么?”

    “我……师……弟子恭敬不如从命!”

    “嗯。这是我百鸣山道法凌风剑诀,我便将它传于你,可要好生保。不过你得切记,此本剑诀既不能与人私自传阅,也不可落入他人之手,知道么。”说着,临溪长老便拿出一本剑谱送给小七。

    “谢师傅,弟子谨记!”小七收下剑谱,满是喜sè。

    “好了,为师就不打扰你修行了。明rì也不必前来辞行,想去别的山门就去吧,等下次来的时候再来拜见。”话音落下,临溪长老已是没了踪影。

    见师父走后,小七先来无事,今rì再去别的山门已是太晚,便找来一根竹竿比作佩剑,照着书中人物的样子比划起来。

    ……

    月sè朦胧,一道黑sè人影站立于药房屋顶之上,只见他从袖间拿出一叠白纸,上面尽是画着一些舞剑的招式,递在眼前看了看,接着手腕一抖,那些白纸竟着了起来。

    一阵夜风袭过,将烟气灰烬尽数吹走,再看屋顶已是空空如也,哪还有半个人影。却留下一道如若蚊蝇的细声,“比起没有太极拳的太极剑决,想来依靠这缺一式少一式的残谱,凌风剑诀更难修成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