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筑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在药房中过了一夜,第二rì一大清早,小七刚睁开眼睛却发现师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旁了,他慌忙起,边揉着睡眼边道:“师父早!”

    松回长老淡淡的嗯了一声算作回应,走到一处药架之前,随手从药筐中取出一株草药,问道:“这叫什么?有何功效?”

    小七盯着草药暗呼不妙,兴许是昨夜睡得太沉,背下的东西竟忘的七七八八了,脑中只有些模模糊糊的印象,但他也不敢妄自乱答,便低着头等待师傅发落。

    松回长老放下草药,道:“要炼丹,首要之事便是识其药材,知其药xìng。”他话讲道此处就戛然而止,回到小七旁边,道:“不过你也不用自责,毕竟你是初入此道,记不住这些也有可原,以后多用些功就好。我们毕竟是修道之人,修为才是根本,为师现在传你一引气道决,可助你打通气脉,也就是道家所说的筑基。”

    说完,松回长老便盘腿坐下,五心朝天,眼睛微闭,双手掐成太极印,道:“筑基是一个修道者的必经之路,气脉打通之后,体才能如一个容器一般容纳灵气。筑基不成,则一切道法都是虚无。”

    小七赶忙学着师傅的样子盘坐下来,双目微垂,竖起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眼。

    “筑基修行法门无二,只有心静一法!修炼之时需切忌,心不可动,心动则气动,气动则气散。”

    “不求不迷不急,静静等候,等到jīng足气足神足时,气脉自然会通,三昧定境自然会入。”

    “筑基分为四个阶段:得气段,丹田之处会有发之感。行气、通气段,指得来灵气在体内运转,以打通气脉。”

    “最后一段为冲击段,气冲病灶,即除去体内瘀滞之物,这一段会比较煎熬,需忍受苦痛燥等大死大活之后方才大成,而气脉打通之后可使你脱胎换骨。”

    “常言道百rì筑基,以体内四大五行,五脏六腑,三脉七轮来定。但世事无绝对,至于你筑基之成需要用去多少时rì,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这种丹药是jīng食丹,吞服一粒可保一rì不饿。你就在这但房间生心潜修吧”

    说完这些,松回长老丢下一个布袋,便悄然然离去,只留下原地静坐的小七,独留在丹房之中。走到门外之时,他小声喃喃,彷若自言自语,“灵根欠佳,不知道资质如何了?”

    ……

    小七这一坐下就是三个时辰,起时只觉神清气爽,连眼睛都似乎更明亮些,感受到这些变化不心中暗喜,“这法决到还真是有立竿见影效!”

    稍微整理了一下,小七便走出药房,看了下方向,朝山中走去。他要捡些柴火回来,亲自尝试一下炼丹之道,昨rì看师父炼丹之后,他心里可早就痒痒了。

    一路上,小七倒是碰到不少弟子,多为二十出头的样子,也少有约莫四十的模样。见到这些师兄师姐,小七都是一一抱拳问候,有的要交谈几句方才走开。

    走到无人之处,小七一边看着华茗山对他来说还有些陌生的景sè,一边想着师父说过的话。忽然间,走着走着他觉得有些地方好像不对。

    “师父说,百rì筑基。师父又说,气脉不通一切道法都是虚无。师父还说,只有修炼了道法才会使道行增长。若是这样,那岂不是至少要三个多月之后才能见到茵茵了?”一想到此处,小七顿时觉得心中有些急躁,茵茵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儿,万事开头难,她现在也是初入修行,难免会遇到困难。她从小生惯养,一下子来到这么远的地方,现在若是吃不了这苦,边又没个人安慰,这可如何是好……

    脑海里这般乱想着,脚下却已是进了一片树林之中,小七叹了口气,“师父都定下来了,这自然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愿茵茵那丫头资质会好点,尽快筑基,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心里这般想着,他手上也没闲着,影在树林间穿梭,捡拾着掉落在地上的枯枝烂叶。

    不多时,小七已是捡来一大捆柴火,擦了擦汗,稍作歇息,便背起干柴快速朝丹房中直奔而去。进了丹房一放下柴火,他便拿着罐子装了些泉水倒入丹炉之中,准备药材之后,深吐了一口浊气,这才生着了火。火苗映的他脸庞上忽明忽暗,却是遮掩不住那股兴奋之

    第一次炼丹,他只放了一份药材下去,免得因为生疏炼丹未成浪费了药材。尽管他一遍遍思索着师父交代的东西,整个过程中都是如履薄冰,可第一次炼丹还是失败了。

    ……

    黄昏渐渐而至,鸟雀归巢。小七面前的的坛子里,摆着一些圆溜溜的丹药,“三十颗补血丹,四十颗补气丹。”

    终于是在失败了几次之后,炼丹成功了。而且随着炼丹之法越来越熟练,最后一次便直接炼制出十颗补气丹来。

    小七收拾好丹药丹炉,眼见柴火也用光了,便拿出师父给的那本书籍,又是照昨rì那样认真翻看起来。直到看的头晕眼花之际,才停了下来,按照师父的传授修炼起来。

    ……

    月升rì落,草长莺飞,不知不觉中三个月已经过去。

    这三个月中小七除了每rì清晨去林间拣柴,基本上从不踏出丹房,所有心jīng力都花在炼丹和修行上。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现在可以一次炼制出尽百颗丹药来,几近将放置在丹房里的空坛都用光了。而且练气修行也得圆满,终是筑基成了!

    华茗山草木茂盛,灵气比起其他山来自然也要充裕的多。小七走出丹房,深吸几口,只觉神清气爽,心中大畅。jīng食丹已经用光了,而且也没有地方在放那些炼制好的丹药,得去找师父要些装药的坛子和jīng食丹了。

    伸了伸懒腰,小七朝师父的丹房走去。不想刚踏进门,却是迎头撞上茵茵正从里面出来。

    茵茵见到来者正是小七,喜道,“小七哥哥,我来师父这里找你,见你没在,正要去药房找你呢。”那股切之,看的小七心里一阵生暖。

    “这才三个月之久,你已经有十年的道行了?”小七笑了笑,旋即问道。三月未见,这丫头倒是更清秀了些。

    “那自然咯,我可不敢违抗师命呢。你看。”说着,茵茵从腰间拿出一块方形的棕sè木牌,暗自运起灵力注入木牌之中,木牌在她手间陡然发出一阵青光,青光眨眼即逝,木牌上却留下一个“拾”字,如原本就刻在其中一般。

    “这是什么?”小七看着木牌道。

    “这叫试道牌,将灵力灌入其中,就可以测出自的道行。修道中人,每位筑基之后的弟子,都会去找师傅领取一个试道牌的。”松回长老走上来。

    “茵茵真是厉害,短短三月不但筑基有成,而且还修下十年道行,真是厉害……”小七赞不绝口。

    “茵茵的资质的确是很高,听清虹说她两个月就完成了筑基。这在我们门派里来说,都是极为不错的。”显然收下这么一位资质不错的徒弟,松回长老心不错。

    “哪有呢,都是师姐教导的好。”茵茵道,眨着清潭一般的眼眸,煞是惹人喜

    “小七,过了三个月才筑基有成,这般修行,可让茵茵以后如何放心许配于你?”松回长老调笑道。听到这话,茵茵却是闹了个小脸通红,小七也是挠挠头尴尬了笑了笑。“你平时都不出丹房的,今rì莫不是有什么事?”

    “嗯。师父,我炼制的补气丹和补血丹将空坛都装完了,现在已经没地方放了。而且您给我的jīng食丹也用光了,所以我才来找您的。”

    “空坛?我给你装jīng食丹的布袋呢?”松回长老疑惑着道。

    “布袋在这里。”说着,小七从腰间取出布袋,递给师父。

    “愚蠢!”松回长老看着一脸恭敬的小七,忍不住啐道。“这布袋上刻有须弥阵法,莫说装下百枚丹药,就是装下万万枚也未尝不可。这么浅显的阵法你都没看出来,难道你以为普通的一个小小布袋就能装下够你吃三个月的jīng食丹不成?”

    “师父莫气,小七哥哥同我一样初出茅庐,还未见过什么世面。若是茵茵拿到这布袋,想来也是看不出它的玄妙之处的。”茵茵见师父面露怒颜,赶忙打圆场道。

    “哼!今rì茵茵得道十年,你便与她出去走走,多见见世面。以后可以去尝试炼制其他丹药了,jīng食丹的炼制之法书中也有!”

    “徒儿告退!”小七和茵茵齐声道,说完急忙转向外走去。

    ……

    山间小道之中,两边布满了翠绿的浅草,开的正艳的小花点缀其中,不时还有一些蝴蝶飞来在草丛间嬉戏,坐在草地上的茵茵和小七两人颇感惬意。

    “师傅刚才好像很生气呢……”茵茵将一缕发丝拂过耳背,轻笑道。

    小七挠挠头,苦笑道:“不知道啊,师傅平时也不会这么凶啊!”

    “或许是给你了一件宝物,而你不知这么用,才让他生气了吧。”

    “呵呵,你也知道啊,我本来就笨,怎么懂得这小布袋上面居然还有阵法。好啦,不说这个了。对了,茵茵,你学的是哪种道法啊?”小七扭头向茵茵问道。

    “一式太极拳还有御物术。小七哥哥刚筑基,可能还没学吧?茵茵这就耍来,先给小七哥哥看看。”说着,她便站起来,当着小七面前,舞出一拳法。拳法虽没什么威力,却行云流水般很是耐看。尤其是在茵茵小巧的形下,显得更为动人心悬。

    舞完拳法,茵茵便回做在小七旁,伸出小手,对着不远处一朵浅黄sè的小花一招,那朵黄花便飘然而至。

    看着落在茵茵手中的花朵,小七不赞和,她果然是块修行的好料,才分开了三个月,现在已经有这般能耐了。他心里这般想着,从茵茵手里拿过小黄花,却是轻轻插在她的头上。

    “真美……”小七看着茵茵略带羞红的笑脸,忍不住开口说道。

    ……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