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呵!你们说的倒是轻松,以为就这么简单就完了?如果就这样收下了,我还要找你们商议吗?”松回长老见二人这般,忍不住轻呵一声道。他手中拂尘轻轻一摇,躺在蒲团上的小七便飘了起来,落在四位长老面前。松回长老看着依旧昏迷着的小七,朝其他三位长老问道:“你们就不问问他为什么是副模样?”

    三位长老自然看得出小七有伤在,戊乙长老撇撇嘴道:“有你在还用我等担心么?”其余位长老也都是点头应和。

    松回长老一阵无语,道:“疗伤的事自然是我来,我是关心他这伤是怎么来的!”

    戊乙长老急道:“管他怎么来,你给治好了不就没事了!”他还想继续说,可一看到松回长老板起了脸,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临溪长老回忆起之前小七受伤的经历,片刻之后,一脸震惊的望着松回,道:“你莫非怀疑……?”

    “祭灭天碑!”为防隔墙有耳,松回长老说话间,单手结一法印,四人便笼罩在一片光幕之中,才继续道,“本来我以为他是被妖魔之辈所伤,可当我细看他的伤势在加上老人家所说的,就觉得不可能了。他并未受任何外伤,但脑海中的伤势却颇为严重。那伤显然是被一道道行高深的灵识所至!而且看那样子,道行绝不会低于我们四人!这么说来就只有一种形,那就是祭灭天碑!也只有天碑的碑灵才有这等能耐!”

    “怎么可能!天碑的碑灵是比我们修为强上不少,可那碑灵为何要伤害此子?何况他怎么可以接触到碑灵,这可是连我们的掌教都办不到的事!”临溪长老皱着眉头向松回问道。

    “这其中是何种原因我也想不出来,三位都知道,祭灭天碑乃我风羽门无尚秘密,事关重大,所以才请三位前来商议。”

    “不错,天碑的事决不能走露半点风声!这么说来,此子倒是收不得了!”望月长老看着小七道。

    “不是收不得,是不得不收!照松回长老那般讲,今rì这三人属平民百姓无异,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此子背后那位高人作梗!”临溪长老摇摇头道。

    “难道你是猜测那位高人连天碑都知晓?”望月长老一脸震惊的望着临溪长老,“知道风羽门的三香聚灵丹,又知道我派无尚秘密祭灭天碑,这人到底还什么来头!”

    “这倒不是,知道这件事的想必这世间除了青云门掌教清灵真人和我派掌教南山隐士,也就青云七子和我们四位长老知晓。外人绝不可能知道!”临溪长老沉思了片刻,道:“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此子误打误撞之下才接触到天碑碑灵,所以才被碑灵所伤。若是我们不收下此子,rì后那位高人寻上门来,我们也不好交代!”

    “临溪长老就不曾猜测有人背叛师门,将天碑之事说了出去么?”望月长老沉声道。“要是此子是别人安排下的棋子,虚则入我风羽门下修行,实则打天碑的注意呢?”

    “望月兄说的也不无可能啊……”松回长老道。虽然望月长老语出惊人,但人心隔肚皮,谁又能真正看的明白。

    “这孩子真是让人头疼,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戊乙长老吹着胡子,愤愤道。

    “得想个万全的应对之策啊。”临溪长老踱着小步,沉吟一阵,忽道:“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愿闻其详!”三位长老同声道。

    “我风羽门不但收下此子,而且我们四人同时做他的师父!”临溪长老缓缓道,一脸高深莫测。其他几人听这话,都是一头雾水,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却也没有打断,只是一副静待下文之态。

    “我这般打算,原因有四!其一,我们四人虽同在风云们下,所修道法却各不相同。我们一同教导此子,他初入修行,道法繁杂之下必定举步维艰,修为自然难比他人,更何况,在传授功法时,我们还可以做些手脚。若他真的只是别人派来的jiān细,那也未从我派学得什么本事。”

    “其二,修炼道法需要rì积月累,同时修炼多种道法自然要花费更多的jīng力,这样一来他就没多少闲暇之隙作梗。而且作为师傅,我们四人也好暗自观察,若是有什么变化,便可及时做出对策。”

    “其三,到时候若是那位高人来访,见他道行低微,我们大可说是风羽门已是厚待此子,只是他资质太差,以此堵人之口。”

    “最后,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诸位应该知道,rì久当见人心,若他一心向着我风羽门,我们到时再倾囊相授,不管是他修行有成还是可以接触到天碑碑灵,那对于我派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临溪兄果然心思缜密,我等实在佩服!”望月长老听完林溪长老这一番见解由衷称赞道,其余两位长老也是频频点头,这样的对策显然让他们很满意。

    “既然有了对策,那就这般定下来吧。我已用药为他疗过伤势,想来明天就差不多可以恢复了。我先收他为徒弟,传他炼丹识药之术,这样他也好上其他山,为各位长老炼丹,到时你们在暗中收他为徒弟。”松回长老道。

    “好,就这样定下来吧。”其他三位长老一起应道。松回长老一摇拂尘,笼罩着四人的光幕便散了去,出现在院落之中,再看向小七时,他还是如先前那般昏迷着。

    事已经商议完毕,四位长老稍作交谈,便各祭起法宝回到自己山中。眨眼间,四道法宝亮起,破空而去。夜幕微凉,三清院又回到宁静的样子……

    第二rì清晨。

    方陨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向旁的村长和茵茵问道,“老人家昨夜休息的可好?”

    村长含笑应道:“有劳小哥费心了,风羽山云香雾雅,昨夜睡的极好。今天怎么不见你那位师弟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兴许是有别的事吧,起来之时就未曾见到过他。”方陨答道,神却有些不太自然,看着茵茵笑道:“这女孩倒是灵俏的紧,师傅昨天已经亲口应下要收她为徒弟,今后可就是我的小师妹了啊。”

    “小哥说的是,茵茵她年纪尚浅,rì后还望小哥多多照顾啊。”村长抱拳笑道。

    “老人家说的哪里话。同门师兄弟理应互相照顾,何况这两位可是我带进来的。”方陨说到后面一句话时,明显语气加重了些。

    村长一笑,他这般年纪,经历可不少,自然知道方陨此话是何用意,低头对茵茵道:“爷爷常教导你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今后有所成就,可莫忘了是你这位师兄带你进的风羽门啊!”

    “师兄叫方陨嘛,我记得呢。”茵茵头也不回道,只顾着四周的极为新鲜的景sè。

    “你这丫头没一点礼xìng!怎么可以直呼师兄的名讳!还不向师兄道歉?”村长皱着眉头道。

    “呵呵,不妨事!茵茵这小姑娘可是很讨人喜欢呢。”方陨见茵茵嘟着小嘴,忍不住笑道。

    村长叹气着摇了摇头,便将话引到了别处,两人一路说说笑笑,不多时便来到松回长老的丹房之前。方陨整理了下衣衫,正yù敲门之时,那门却已是打开了。

    “老人家请进来吧,小七可等候你们多时了。”松回长老的声音从丹房里传了出来,村长闻言大喜,跟着方陨后快步走了进去。

    “小七哥哥,你没事了吧?”茵茵一进屋,便跑上前去,冲着小七大声喊道。

    “呵呵,我没事。害你们担心了。”小七挠着头,不好意思道。村长见小七伤势已好,朝松回长老拜谢道:“多谢长老医治……”

    “小七既然是我的徒弟,我自然是要照顾好他的。老人家不必多礼。”松回长老笑道。“方陨,若非你即使将他送来,恐怕要医好他还需些时rì。你救人有功,为师给你记下了。”

    “谢师傅!”方陨含喜应道。村长见小七伤势已好,顿时喜上眉梢,来风羽门的目的终是达成了。当下对着长老一拱手开口道:“而今这两孩子都已拜入长老手下,我的心愿也就了却了。rì后若是小儿顽劣,做了什么错事,还请长老多多海涵。小老儿就此告别了。”

    “老人家初来我风羽山,不如多留些时rì,也算做一番游历也好,何必这般着急?”

    “多谢长老美意,这里乃是修行之地,我留在此处游山玩水可是不好,况且小老儿离开萧家村已有个半月了,回去恐怕还得这些时rì,所以就不便久留,免得村里人担心。”

    “呵呵,无需这么麻烦。老人家若是要回去,我派方陨送你回去便可,有仙鹤随行,想来数rì之内就可以回到萧家村了。”

    “那就多谢长老了!”村长欣喜道,饮尽几杯香茶,几人便离开了丹房。一行人回到住处,村长收拾了一下行李,临走之前对小七和茵茵再做交代要潜心修行,勿忘师恩。之后,在小七和茵茵的送别之下,仙鹤渐渐远去,村长离开萧家村一个多月之后终是踏上规程。

    ……

    远离风羽门万里之外的深山里,也就是小七遇见师傅的地方,一棵毫不起眼的树上,鸟巢之中,忽然间,其中一颗蛋动了动,蛋壳逐渐破裂,一只纸黄sè的小鸟探出头来,四处张望,似在找寻什么,不多时便挣脱出蛋壳,朝远方飞去。

    它飞出去不久,一只体型巨大的黑鸟便落在树枝上,嘴中噙着一条小指般粗细的青蛇。黑鸟陡然发现鸟巢中一颗蛋已经破裂,却不见小鸟幼崽,顿时间在山林间如发疯了一般胡飞乱撞,哇哇怪叫……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