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商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呵呵,老夫便是风羽门中的松回长老,老人家可否将信笺拿来一看?”听到村长这么一说,松回长老顿时对那位高人颇为感兴趣,平rì里他们四位长老受人拜见,拜访之人需提前送来拜访贴,再又他们决定受不受拜见。而老人家口中的这位高人倒是好大的排场,不露面不说,仅凭一纸书信就要他收下弟子,这等事他生平之中还是头一遭遇到。

    村长顿时大喜,没想到这位老者便是风羽门的长老,赶紧取下包裹,摊开放在最下面一件衣衫,取出信笺慢步走上前去,双手递给松回长老。

    松回长老拿着信笺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信函之上没有任何笔迹,也未做任何手脚,当下便将信函拆了开来。

    村长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虽然信笺一直是由他保管着,可他并不知道这信中是何内容,若是信中指名道姓要风羽门收下小七,恐怕自己就得带着茵茵回去了,毕竟若是没有那高人的面子,想进风羽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松回长老展开信笺,但见偌大的一张纸上竟只有四个小字,落款处也并不见字迹。可当他读到信笺中字时,却变得得目瞪口呆起来,嘴唇微张,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旁的弟子看到长老脸sè的变化,也吃惊起来,修为到了长老这份上,心智可是极为沉稳的,他们何曾见过长老露出这种惊异之态?

    信纸上书:萦寒香草!

    松回长老沉思片刻,然后收好信笺道:“这两个孩子我风羽门收下了,不知那位高人还有什么别的代没有?”

    村长忙回道:“没有,没有……”事发展到如此地步,他已是喜出望外,心中总算长舒了口气,暗叹小七那位师傅真是有能耐。

    “这俩孩子叫什么,他又是如何受伤的?”长老问道。

    “这两位是我的孙子孙女,叫小七和茵茵。至于是怎么受伤的,老儿也不清楚,我们历尽辛苦才来到风羽门下,见到那立在山下的门碑都是激动不已,便在那里停下来瞻仰,却不知怎么的,就听见小七惨叫一声,再看他时已经是七窍流血昏迷过去。”村长回忆着在石碑底下发生的事,皱着眉头回道。

    “嗯,我知道了。”松回长老微闭眼睛,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老人家一路上辛苦了,方陨,速去安排客房,带老人家和茵茵前去休息,记得要好生招待。方逡,奉我法令去找其他三位长老,说我有要事相商,亥时主峰三清院相见。”

    “是!师傅!”方陨方逡齐声应道。

    “那便有劳长老照顾了。”村长上前作一长揖,谢道。随后便和茵茵一起被领了出去。

    众人走后,屋内就只留下松回长老和小七两个人。松回长老缓缓睁开眼睛,拂尘凌空一扫,几支草药便飞了过来,聚在小七头上方。他口中默念法决,一团火焰便从丹炉掠出,将那几支草药尽数包裹,草药顷刻间变得干枯起来,不过却没有燃烧的迹象,只是散发出一阵清人心神的香味。

    “伤得不轻啊……”长老望着昏迷的小七喃喃道。

    ……

    客房内,灯火通明。离睡觉的时间还早,村长跟茵茵坐在桌前,品着方陨送来的茶点。

    村长一边倒着茶水,一边语重心长道:“茵茵,以后爷爷就不在你边了,可不能再像以前在萧家村那样任xìng了。这里是风羽门,你以后便是风羽门的弟子,肯定要受人指导遵守门规,要听师傅的话好好潜修,知道么?”

    “嗯,爷爷你放心吧,茵茵不会辜负爷爷对我的良苦用心的,只是不知道小七哥哥怎么样了?他今天受伤的模样可真是吓人呢。”想起小七满脸是血的那副模样,现在也没有他的消息,茵茵不担心起来。

    “这个你倒不用过于担心,小七在松回长老那里,肯定出不了什么事。”村长饮尽一杯香茶,凑到茵茵旁小声道:“何况小七可是有大福缘的人,他当初在萧家村遇见高人,在风水镇有遇见小师傅,两次救于我们危难之际,现在来到风羽门便顺利的见到了长老,而且你也如愿成了风羽门的弟子。你想想,从萧家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要见风羽门的长老,要引你进风云们修行,这些对于我们犹如登天的难事,借着小七却一路顺风顺水,这便足矣说明他的气道非凡。”

    “听爷爷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啊。呵呵,还是爷爷比较辣,我这块小生姜可比不上哦。”

    “你这丫头”见茵茵开起自己的玩笑,村长不摇摇头,“怎么说爷爷也这么大岁数了,看人还是有点眼光的。好啦,快点回你的房间休息吧,说不好明rì还有什么事呢。”

    “不要!爷爷可能就快要回萧家村了,再见到爷爷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可舍不得。”茵茵嘟着小嘴,一双小手捏弄着自己的衣角,怯生生道。

    “好好好,爷爷不走。你先洗漱一下就去上睡吧,爷爷去拿被子,晚上就在这打个地铺。”说完村长便向屋外走去,走到门口时扭头却见茵茵已经欢呼着爬到上去了,他苦笑着摇摇头小声道,“这丫头不是舍不得我,应该是害怕吧!”

    ……

    风羽门主峰,三清院内。

    松回长老手执拂尘席地而坐,在他的旁有一个约三尺的大蒲团,小七正躺在蒲团之上,依旧是昏迷着。

    “我说松回老弟,有什么事这般兴师动众,非得让我们三个一起前来,不知道我们事务繁忙么?”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夜空之上传来,由远及近,话音刚落之时,三道人影已经御着各自的法宝出现在三清院上空,来得这三人自然便是风羽门的另外三位长老,

    “戊乙长老,你这急躁的xìng子什么时候能改改?让你们来这里自然是有要事商议,掌教师叔南山隐士至今未归,此事又事关重大,我一人可不敢妄做主张,特才请三位前来一起商议,先下来再说吧。”松回长老站起来,瞪了戊乙长老一眼,朝几位长老说道。

    三人闻言,纷纷收起法宝落下来。一席青衫的望月长老将仙阳剑背在后,看着躺在蒲团上的小七,道:“此子是?”望月长老这一问倒是引得其他两位长老都朝小七看去。

    松回长老道:“此子是我新收的徒弟,今rì要商议的两件事都与他有关,遂将他带了过来。三位请坐,先看看这张信笺吧。”说着,松回取出信笺放到桌上。

    “萦寒香草!”三位长老看到信笺上的字迹,都是脸sè一变,不异口同声道。资质最长的临溪长老脸sè一凝,道:“怎么回事?”

    松回长老便将今rì发生的事从头到尾仔细的说了一遍,说完朝着神sè各异的长问道:“三位怎么看?”

    “会不会是松回老弟想多了?知道萦寒香草的修真人士多了去了,也许是有人故弄玄虚呢!”戊乙长老眉毛一挑道。

    “绝非如此,别人或许不知,但几位应该都很清楚,我风羽门如何能在百年之间从多如星宿的门派中脱颖而出,成为今时今rì当之无愧的修道大派,除了掌教南山隐士和我四人的刻苦劳耐之外,三香聚灵丹功不可没!”临溪长老回道。

    “不错,别的门派提炼的聚灵丹只有补充体内灵气的功效,而三香聚灵丹不但可以补充灵气,更可以扩充体内的灵气!这也就是同等道行之下我派弟子为何能战力绵长的缘故。”松回长老一手炼药之术在风羽门中无人能及,自然对丹药的认识远非其他三位长老能比。

    “三香聚灵丹的配方是我们四人在碎岩秘洞无意中寻得,比起聚灵丹来,虽然不过是添了一味萦寒香草,但功效却是云泥之别。那位高人并非如老人家所说,与我们有些交,若是他把这封信笺送到别的门派,可能那些长老都不会予以理会,但他却偏偏送往我风羽门中,所以我敢断定,那位高人一定知道只有风羽门可以炼制三香聚灵丹一事!”松回长老见几位长老都在沉思之中,继续解释道。

    “如此看来,那位高人倒是卖了风羽门一个天大的人,他若是把三香聚灵丹的配方给任何门派,可能我风羽门丹药的优势可就然无存了。三位也是老江湖了,可猜得出是哪位高人么?”望月长老抚着胡须道。

    “这谁猜的出来,我还以为就我们风羽门懂得如何炼制三香聚灵丹呢!好一位高人,敢人家对我们知知底,我们却对人家一无所知!”戊乙长老把玩着手上赤焰葫芦道。

    “好了,既然那位高人卖人给我们,那便收下此子就是。那位高人能看重的弟子,想来资质也不会差呢。既然正事商议完了,我那翠溟山丹房的药有点缺,恐怕又得劳烦老弟了。”望月长老冲着松回长老笑道。

    还没等松回开口,戊乙长老急躁的脾气又上来了,“我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正事还没说完,就先想着私事了。”数落完望月长老,他朝松回道:“快说,不是还有一件事么?我太佲山丹房药也快没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