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诡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葱葱郁郁的树林遮挡住正午的艳阳,荫凉的林间小道上一老一少两道人影正向前行进。

    “爷爷,不找找茵茵吗?都跑出去久了。”小七边走边四处张望,寻找茵茵的影。

    “这个鬼丫头真是贪玩,肯定又是躲在哪个地方等我们去找。我们越是想找到她,她肯定藏的越隐秘。不如不懒得理她,等她觉得无趣,自然会出来的。”村长回道,他们已经离开风水镇两rì了。

    小七先是点点头,觉得村长说的有道理,然后又摇摇头,道:“爷爷这样不好吧,这片树林我们也不熟悉,要是茵茵她走丢了或者遇到野兽,那可就麻烦大了。而且不知为何,自从离开了风水镇总有种怪异的感觉。”

    被小七这么一说,村长也有点着急,沉思了片刻,突然一笑,道:“看我把这个鬼丫头出来!”他对着小七故意大声喊道:“唉!又累又饿的,我们在这边吃点东西再走吧!”说着,他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了下来,从包袱里拿出食物,递给小七一些。一边吃一边大声喊着“嗯,真好吃!这风水镇上的东西就是好吃!咱们赶快吃,等茵茵回来了,肯定要跟咱们抢的!”

    小七也明白了村长的用意,用食间也偶尔高声附和村长几句。这个主意倒也真是管用,没多大一会,茵茵就自己从林中撅着小嘴跑了出来,那生气中带着可怜的模样逗得计谋得逞的村长和小七皆是偷偷直乐。

    填饱肚子之后,村长提议休息一下再继续赶路,可茵茵显然还没玩够,也为爷爷用计自己跑出来而生气,竟又是一个人先跑开了去,把村长和小七落在后。

    小七刚想开口,却被村长拦住了,他道:“不用管这鬼丫头了,由她去吧。这林子不大,想来也没什么危险。好啦,我们也走吧。”

    小七也不好再说什么,回头望了望来时的路,暗自疑惑,不知为何,总有些怪异的感觉。来不及多想,村长已经走离自己几步开外,他揉揉脑袋甩开杂念,绑好包袱跟了上去。

    两人行走在路上,村长看到小七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以为他是太过小心而有些害怕,便跟他闹起家常来,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

    正谈笑间,林中忽然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聊得很开心嘛!不如也陪老夫来聊聊?”

    “黑袍老妖!”村长和小七都是一惊!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呵!胆子不小啊,竟敢将老夫称作老妖!”黑袍老妖从林中跳出,面sè严厉道。他右手的袖子空空的,左手下却拎着一个小女孩儿,小女孩垂着脑袋,像是昏睡了过去。那小女孩赫然正是茵茵!

    “茵茵!”村长见孙女被缚,一时间,脸上青筋暴起,面目狰狞,握紧拳头竟是冲了上去!

    “哼!不自量力!”看到村长竟然冲了上来,黑袍老妖yīn冷一笑,放下手中的茵茵,随手一挥,一股狂风骤起,卷起村长的子,狠狠甩落到了地上。

    村长倒地不起,喷了一口鲜血,挣扎着冲小七大喊道:“快跑!”说完,便晕了过去。

    小七竭力控制着体不再抖动,望着黑袍老妖,道:“你一路上都跟着我们吧?”

    黑袍老妖饶有兴趣的看着小七,道:“不错!本来老夫只对这小女孩儿有些兴趣。只是那可恶的小和尚断了老夫一条胳膊,心头难消此恨,今rì就让你们为老夫这条胳膊做出补偿!”小七这才释然,难怪自出了风水镇就一直感觉怪异,原来真是这黑袍老妖搞的鬼!小七深吸一口气,呵道:“妖xìng不改!那我便为民除害,降服了你这老妖。”他左手捏成如当rì小和尚的指印,右手又结一奇怪法印,大声道:“无常印!”

    黑袍老妖眼角急抖,怪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地上的茵茵,化作一阵黑雾远远逃去。看着黑袍老妖遁走,小七长舒了一口气,收回指印,冲林间道:“哼!又被你这老妖跑了!”说完,故作镇定地缓缓走上前去,蹲下来看看村长的伤势。

    小七拭去村长嘴角的血迹,摇了摇村长,却不见他醒来。小七皱起眉头,他自然不会什么无常印,刚才只是装模作势而已,幸好黑袍老妖被无我印伤的不轻,深惧此印,竟没看出破绽。可眼下村长和茵茵都是昏迷着不省人事,他也无任何办法。

    “哼!不得不说,你这小鬼是有些出人意料,老夫差点都被你骗了过去!”正在苦思对策之际,那黑袍老妖却已回过神来识破他的把戏,再度袭了过来。

    小七看着离自己几步之遥的那团黑雾,脸sè颇为难看,眼下也只能拖一时算一时,看看会不会出现转机。他沉吟片刻,道:“我们三人与前辈似乎没有什么过节,不知前辈为何却要对我们处处下狠手?”

    “你们本与我是没有什么过节,不过老实说,自打你们进了城,老夫就看上这小丫头了,这丫头长的实在水灵,又细皮嫩的,想来味道一定不错,老夫实在喜欢的紧,那rì在客栈中我已是恭候多时了。而且老夫已经在你们手上载了两次,先是断了一条胳膊,再被你这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戏弄,这帐难道不该还?”黑袍老人知道小七有意拖延,不过并不在意。

    “老夫看你这小子倒是有些顺眼,你若肯让老夫咬上一口种下蛊毒,从此对我惟命是从,我便答应你给那老头留个全尸,甚至再教你一些本事,你看如何?”黑袍老人一副皮笑不笑的样子,看的小七实在有些想要呕吐。

    “你若答应我不伤害他们爷孙两个,我任你处置如何?”小七指着村长和茵茵道。

    “哼!你这小鬼倒还真看得起你自己,我先前那般说法只是想让你知道老夫的手段而已。”黑袍老妖一步上前抓住小七的脖子,把他的脸拽着离自己更近了些,狠声继续道:“再说明白一点,老夫就是想看看你痛苦挣扎的样子,来消的心头断臂之恨!等玩腻了,再把你变成我的狗仆!”

    可小七的样子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小七并没有痛苦挣扎的样子,反而是闭上了眼睛。他这幅模样看的黑袍老妖愈发愤怒。怒火之下,黑袍老妖陡然张开大嘴,就要冲着小七的脖子咬下去!

    “兑艮离,乾中坤,显!”

    师傅传给他的第一道口诀!一颗黑sè的珠子在小七手掌中悄然出现!

    “九火散封噬佛陀!”

    师傅传给他的第二道口诀!黑sè珠子从小七手掌中升腾起来,悬浮在半空中不停的旋转。一道道黑sè符文从珠子中喷shè而出,吐尽符文的珠子竟呈诡异的血红sè!

    黑sè符文缠绕住小七和黑袍老妖两人,似火苗落入干柴之中,立刻燃烧起来!但置于黑sè火焰中的二人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小七只觉得脖子一松,便掉到地上,还不等看清发生了什么状况,异变再起!

    散去符文的血珠突然红光大盛,一股强大的吸扯力从中传出,直奔小七!他剧烈的颤抖起来,体内血液如脱缰的野马一般肆意翻腾,竟是要被那股吸力从体里生生扯出来一般!发肤表面渗透出如细汗一般的血滴,而他整个人就像是被血雨淋过的血人!

    “啊!”强烈的疼痛令小七忍不住大吼一声,绕在上的黑sè火焰突然一抖,似被这一声喊叫惊醒,火焰一转化作道道黑sè符文朝珠子而去,重新包裹住那颗血红的诡珠!

    珠子又变成如石头一样的寻常,从空中掉了下来,落在小七脚下。小七抹去脸上渗出的血液,再看见那珠子竟像是看见鬼了一般,手脚并用向后倒爬而去。

    离开了数尺距离,见没什么异动,才停下来。四处张望,也不见黑袍老妖,只见不远处地上有一摊灰烬……“老妖……死了?”小七不敢置信。

    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浸成深红sè,并传来一阵阵的恶臭的腥味,加上体内似翻江倒海一般,小七再也忍不住,趴坐在地上呕吐起来!

    “原来小施主才是深藏不露之人,小僧佩服!”正在小七干呕间,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林子传来传来,小和尚手执念珠,慢慢走到小七面前,一脸笑意的看着他道。

    “小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和尚的突然出现令他一惊。

    “小僧猜那妖人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便一路上在暗中跟着。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小僧多忧了,小施主的手段可真让小僧开了眼界。”

    “小师傅说笑了,全靠这颗诡珠了!”小七指着地上的珠子,眼神中还带这深深的惧怕,道,“这珠子是我奇遇拜师所得,师傅临终前特意叮嘱,不到生死攸关之际不动此珠,没到修行有成之前不能让被人知道,所以今rì之事还请小师傅千万替我守秘。”

    小和尚已是将此事看得一清二楚,小七只能求其保守秘密。杀人灭口的事他还做不出来,更何况这小和尚对自己有恩!

    “原来如此,小僧倒也见识过不少法宝,但如此凌厉的法宝还真是第一次见。守秘之事,小施主放心就是。不过请恕小僧多言,你这法宝太过霸道诡异,而且残忍狠毒,显然不是正派法宝,还请小施主自明心台,莫被这法宝噬了心xìng!”

    “多谢小师傅指点,小七记下了”小和尚这般说辞,让小七放下心来,一转头,看着不远处还在昏迷之中的两道人影,“爷爷和茵茵被那老妖所伤,我也无能为力,不知小师傅可有疗伤的法子?”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