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正在小七沉浸在遥想间,突然感觉肩上被拍了一下,也许是太入神的缘故,竟是这一拍吓了一跳,原来是村长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站到自己后了,看着正一脸慈祥的望着自己的村长,小七顿感窘迫,难为的挠挠头,这一幕却是逗的旁边的茵茵咯咯直乐。

    村长似乎知道小七在想什么,语重心长道:“小七,你有这般奇遇,全村上上下下都是激动不已。先不论rì后你修行如何,仅仅是现在,你已比我们这些终都守在村子里的人有出息多了。因此你也不必过于任重致远,等到了风羽门,好好修行就是,不要有什么牵挂。”

    村长爷爷这一番话听得小七心声暖意,奈何自己却不善言辞,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正在这时,一位穿着僧衣的小和尚朝他们走了过来,看其模样,和小七的年龄相仿。小和尚双手合十,道:“三位施主,不知能否结个善缘,容小僧在此用些茶饭。”

    村长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茵茵已经插嘴道:“爷爷,这小光头长的可真好看啊!”此话虽然有些无礼,可村长也是暗暗点头,这位小和尚生的眉清目秀,五官极为耐看,实为玉质金相。才小小年纪就已这般,长大成年之后,必定是一表人才。可惜就可惜在却已皈依佛门是个出家人,否则这一位美男子又不知要倾倒多少美人心了。

    小和尚那如一潭净水的双眸看着村长,平平淡淡,话语虽有请求之意,面却无请求之态。村长道:“自然是要结个善缘的,小师傅请坐。素闻佛门子弟向来不染荤戒,我去找老板说声,让他多准备些斋食。”

    村长刚要起下去,却被小和尚拦住,道:“多谢施主美意,不过小僧不戒荤酒,相反的对于酒更是有独钟。”

    村长哑然,这小和尚倒也奇怪,不过又一想,这世间如此之大,怪事肯定层出不穷,所以也就没多说什么。一老三少四人依次坐下,小和尚双眼微闭,手中一串念珠在指间滚动,嘴中念念有词,似在念诵经文。小七则跟村长两人拿着茶杯,酒菜还没上来,无聊之际,先喝点茶水垫垫肚子。

    茵茵双手托腮,好奇眼光在楼上扫来扫去,却见隔桌那位黑袍老人一直盯着自己看,目光鹰瞵虎视,竟看得她有些害怕。她朝着这位着一席黑袍的老人扮了个鬼脸,逃避般的不再理会,最后目光落在旁这位小和尚上。

    “不好意思,让几位客官久等了。”小二哥单手托着一个盘子,盘中放着六道招牌菜肴和一壶酒,熟练地将酒菜摆到桌上,继续道:“客官若是还有什么事,便尽管吩咐就是。菜已上齐,请各位慢用。”说完,便退了下去。

    几道sè味俱佳的菜肴摆在桌上,令人垂涎yù滴,村长忙道:“都不用客气了,赶快吃吧。”

    正在大家举筷之时,那黑袍老人却将一只手藏于桌下,不着痕迹地一抖手腕,指间弹shè出几道如针芒一样的黑sè液滴,眨眼功夫便融入桌上的菜肴之中。

    黑袍老人手法诡异,小七一众却无任何察觉。

    小和尚诵完经文,收好念珠,睁开眼睛道:“诸位施主且慢,小僧有一仙荷,此荷叶颇具灵气,可除食物中糟粕之物,令酒更加美味。施主好意与小僧结个善缘,小僧也不好藏私,便献个宝吧。”说完,小和尚手掌虚托,离掌心半尺之处,华光乍现,一片翠yù滴的荷叶陡然出现,悬浮于桌上微微转动。众人只觉一阵清香淡雅扑鼻而来,令人神清气爽,食yù为之大开。

    等待片刻,小和尚手掌一翻,那片仙荷便凭空消失了去,笑道:“施主请慢用。”村长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没想到眼前这位和小七一般年纪的小僧竟有这么大能耐,稍稍平复一下惊异,开口道:“小师傅真是好本事啊,恕老朽眼拙,竟对面不识高人,惭愧,惭愧。”

    小和尚淡淡一笑,道:“小手段而已,登不上大雅之堂,诸位快些用膳吧,免得饭菜都凉了。”

    村长也不再客气,率先夹过一块,尝到之后,大呼美味,并催促着小七他们也多吃些。而隔桌那位黑衣老人却是眼中寒光涌动,尤其是看向小和尚的时候,更多了一丝yīn狠,他口齿之间嚼动地异常用力,似乎是再压抑自己的火气。

    小七一边低头猛吃,一边暗自用手指探触自己的掌心,这位小和尚显露出来的手段倒是让他想师傅曾传授过自己一道口诀,和自己掌心中藏着那枚不知来历的珠子。

    不多时,桌上的几道菜肴已被清扫一空,只留下空空的几个碟子,村长一边抚摸着吃得鼓鼓的肚子,一边大叹人间美味。小七则用筷子拨弄着桌前的狼藉,一脸意犹未尽之sè。

    稍作休息,村长正打算去结账,却见一道黑影站在自己的桌前,眼窝深陷面无表,一看就是来者不善。而这道黑影,正是隔桌的那位黑袍老人。

    村长皱眉,不知来人如何用意,道:“不知前辈有何事指教?”

    “呵呵,指教不敢当,前来问候一下而已。诸位吃饱了吧?老夫可还饿着呢!”这老人说话之时,嘴唇却不动弹,而且声音刺耳难听之极。

    村长面sè一变,闻其声音好似有针刀在刺自己的脑袋一般,再看小七和茵茵,已是面sè惨白,满脸痛苦之sè,不紧张起来。

    “哈哈……好你个小和尚,竟敢坏老夫的好事。也好,那便连你也一起带走了吧!哈哈……”看到众人痛苦的模样,黑袍老人大笑道。

    脑袋中传来一阵更剧烈的刺痛,小七只觉眼前天晕地转,再看那黑袍老人已是看不清楚,只看到一片黑影在眼前飘来飘去。他紧紧握着拳头,想挣扎起来,可那一阵阵的刺痛,令他痛苦不堪,眼看就要倒了下去。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是诸法空相。故知般若波罗蜜,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界法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小和尚双眼微闭,面sè淡然,不动如山。佛珠在指间轻轻拨动,嘴中佛经不疾不徐缓缓流出。

    随着小和尚的吟唱,一团金sè的华光从他周浮现而出,那金光似有灵xìng一般,缠绕住村长等人,他们脸上的痛苦之sè也渐渐消失。最终,只剩下一脸惊骇!

    黑袍老人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小和尚这般厉害,先前略施手段就除去了自己下的毒水,现在又以一段经文破了自己的心魔咒,而且看起来竟是如此轻而易举。

    看着如同石佛一般坐在桌前的小和尚,黑袍老人心念斗转,“莫非这小和尚早就料到自己要对这小女孩儿下手,才故意前来在此坐下?小小年纪,就这般道行,再修行数年那还了得?”心里这般想着,黑袍老人双眼一寒,道:“老夫倒还是看走眼了,小和尚的能耐不小啊!你这般祸根老夫可不敢留下,就休怪老夫以大欺小心狠手辣了!”

    话刚落下,老人手掌虚张,大喝一声:“死!”一只干枯的手爪凌空而现,朝着小和尚的脑袋狠狠抓了过去!

    枯爪眨眼即至,感受到从枯爪上传来强劲的爪风,小七惊惶大喊道:“小心!”小和尚却依旧那般淡然,彷佛本就置于度外一般。就在枯爪要抓到小和尚脑袋时,只见一道奇怪的金sè法印洞穿枯爪,风势不减,朝着黑袍老人掌心掠去!那金sè的法印和小和尚手指间所结的印一模一样!

    “啊!无我印?”黑袍老人痛苦大叫一声,那道法印已是直接穿过他的手掌,连着整条手臂都裂了开来,衣袖破散,血横飞!

    黑袍老人脸sè一横,左手并指成刀,忍着疼痛似要搏命一击。小和尚刚有动作,却见那老人化作一团黑sè雾气,从窗户急速遁了出去。

    “佯攻真遁?这妖还真是狡猾的紧。这次没能降服他,真是可惜了。”小和尚看着窗外已远遁而去的黑袍老人,摇摇头道。

    小七呆呆的立在原地,大张着嘴巴,好似晴天霹雳击中了他一般。不光小七如此,村长跟茵茵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望着眼前这位小和尚。

    小二匆匆忙忙的跑上来,也不见有什么打斗过的痕迹,喘着粗气问道。“小的听到上面有喊叫声,便特意跑上来看看,几位客官没什么事吧?”

    “啊……没……没事。结账。”村长终于缓过神来,神未定,支支吾吾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几位客官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小的可担待不起。”小二哥一边拍着脯,一边道。“二两银子,客官用了好去底下柜台处结账便是。”

    待小儿走下楼去忙活了,小和尚似看出村长心中的疑惑,道:“这老妖本是一只野狗修炼所成,前几rì小僧初来风水镇时,就听闻他已经伤了多条xìng命,且全都是跟令孙一般大小的小女孩儿。为避免有人再遭毒手,小僧也便多留了几rì好降服了他。先前有一妇人告诉小僧,见他来了这间客栈,于是便赶了过来,只是可惜今rì没能将此老妖降服,而且已是打草惊了蛇,下次再想降服他可就难了。”

    听此一讲,村长恍然大悟,拱手道:“我代两个小儿多谢小师傅救命之恩了!”

    “不妨事,不妨事。施主也是有心结善缘之人,种善因之人得善果,此乃我佛慈悲。”小和尚双手合十,继续道“小僧还有事便先行告辞了,rì后若是有缘,便再会相聚。”

    村长双手合十,虔诚道:“小师傅慢走。”这时,小七却踏步上前,也是双手合十,道:“小师傅刚才那法印当真厉害之极,听那老妖说是无常印……”

    “呵呵,施主对此印有兴趣?”小和尚边走边道:“小僧所施展的只是印中的第一印而已,另有两印,无常印,无众人印,更是厉害,只可惜小僧也未曾领悟这两印的要诀……”说到最后一句时,小和尚的人影已消失在众人眼里。

    村长望着小和尚离去的地方,喃喃道:“小小年纪道行就已经如此高深莫测,而且他城府极深,处事波澜不惊,想必rì后必能成大器。此番遇见,也算是缘分,小七、茵茵你们踏上修炼一途,也能与这位小师傅成为道友,定要与他交好,与有缘有能之人结交,也能沾得些许福气。还有,切不可忘了此番救命之恩。”

    “是,爷爷。”茵茵吐吐舌头,回道。村长点了点头,酒足饭饱之后又有这番有惊无险的遭遇,可谓是收获良多。,是时候休整一下,继续出发赶路了。

    村长带领着两小儿向楼下走去,小七走低着头走在最后面,心中沉思道:“佛门……无常印,无我印,无众生印?记得师傅好像是被大梵手印所伤,也是出自佛门……”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