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何少冥 书名:一曲仙凡
    “老爷爷肯教我法术,诸般神通?”小七涨着通红的小脸,兴奋而紧张。若不是周传来的令他苦不堪言的疼痛,他真的以为自己又是做了踏上修真一道的梦呢。

    老者也不回小七的话,见他随手一引,手中凭空多了一枚药丸,药丸拇指大小,一半漆黑似墨,另一半纯白如雪,界限分明。他一张口,药丸便弹shè进入口中,紧接着老者忙运起功法,引动药效。不多时,面sè已比先前红润了几分。

    小七呆呆地望着这一幕,静坐在草地上,默不出声,等待着老爷爷开口。

    待老者气sè好了一些,他才缓缓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萧七,不过村里人都叫我小七,老爷爷叫我小七就是。”小七赶忙回道。

    “还叫我老爷爷?”老者淡淡一笑,干咳几声,道:“既然我要传道给你,自然是要收你为徒的,你可愿意?”

    小七忍着疼痛,跪到在地,急道:“老……师傅救过小七的命,而且小七做梦都想踏上修真一道,师傅肯指引,我哪还有不愿意的。”

    老者面sè一正,手掌朝着小七轻轻一托,小七的体自行飘了起来,再落到地上,却已是站着。

    老者神严肃道:“修真一脉,道途众多,修炼法门也是斑杂各异。神州浩土之上,又以谓之正道的道教和佛门所引领,而在他们眼中,只有他们的功法道统才是正道,其他修炼法门皆为邪门歪道,真是愚蠢之极!”老者说道此处,神颇为不屑。小七顿时感觉周围的风似乎更大了些,更冷了些。

    “我所修炼的道统,便是那些迂腐之辈所谓的邪门歪道。道教和佛门乃是两大巨擘,在修真一道上举足轻重,大势所趋之下,恐怕你修炼了我的道统,可能会受到诸多排挤,甚至被认为是妖魔一辈。你先仔细想想,再决定要不要拜我这个师傅。”老者说完,朝小七一笑,便闭上了眼睛,留下呆立的小七。

    黑夜中,寒风阵阵,小七此时似乎感觉不到了疼痛寒冷一般,只是沉寂在老者所说的话中。遇见老爷爷,对于小七来说,已经是一个莫大的机缘,在这个契机之下,他初窥修真一道,千般法术,修为高者,举手间,锄强扶弱,弹指间即可除魔卫道,这些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境界!他也已决定,不管以后遇到多少困苦,自己终会走上这一条路。

    而接踵而来的却又是一个契机,自己去寻找修真之路,还是传承老爷爷的道统?虽然小七见闻浅薄,还不大懂老者话的意思,但从老者严肃的神之中,小七感觉得到,这其中必然事关重大。

    从未有过的迷茫,让风中呆立的小七不打了个寒颤。

    那堆篝火渐渐变小,只剩下几多火苗还在黑夜中摇曳,老者随手在林中一抓,突然飞出几支干柴,落入火堆中,那堆将熄灭的火焰重新升腾起来。

    ……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小七深呼一口气,郑重的跪在地上,朝老者叩头三次。

    “呵呵,不错,不错……”老者睁开双眼,看着小七,一扶胡须,微笑道:“为师姓白,至于名讳,那不重要了,先起来吧。”老者不着痕迹地摸去嘴角流出的血迹,跪在地上的小七却没有看见。

    小七站起来,恭敬的看着师傅,眼眸中,迷茫似已随风而散,剩下的只有坚定!

    老者坐定,手掌一摊,低喝一声,一颗漆黑的珠子缓缓从老者的手中生长而出,最后落在老者掌心中。另一手伸向腰间,掏出一尊约手掌大小的佛像,这尊佛像却只有上半健在,腰背处参差不齐有如锯齿,如被蛮力扯断一般。

    老者盯着这普通无华的珠子和那半尊佛像,目光复杂,停了好一会儿,才一声叹息之后,屈指一弹,那珠子和半佛便落入小七手中。

    小七握着珠子,感觉似有凉气传出,不过他也不惊慌,虽然不知道这珠子是什么东西,但想来,肯定不会对自己有害。再看那半尊佛像,佛头慈眉善目,嘴唇微张,似正在像天下芸芸众生**一般。

    收好半尊佛像,借着火光,小七将珠子凑到眼前,想要看个仔细,显然他对这颗从师父手掌里长出来的珠子更为好奇。不过看了半响,也没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像一块黑石头一样。

    “这枚珠子乃是为师的信物,半佛是我历尽千辛万苦收集来的宝物。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弟子,我便将这信物和宝物传予你。虽然为师一生斩妖除魔无数,不过也杀过不少不长眼的正派之士,因此正邪两道都有想杀我而后快的人。这两件东西,你要好生保管,在你没有足够的道行之前,切忌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你有这等东西,哪怕是你最信任的人也不行,明白了么?”在小七端详珠子之际,老者缓缓开口道。

    “是,师傅,小七记下了。”小七认真听完老者的话,恭敬回道。

    “嗯,为师再传你两道口诀,其一是可以让你像我一样,将珠子收进你的手掌之中,免得被人觊觎。另一道口诀,算是一道救命口诀,若是在你修行途中,遇到绝境,便对着珠子使用这道口诀,兴许能救你一命。”说完,老者手指连弹,两道黑sè的符文便从他指尖弹shè而出,最后沉入小七灵台之处。

    小七顿觉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两句生涩的口诀涌进脑海之中,如同爹爹的呵斥的一般,深深记在心头。小七却是一脸兴奋之状,看着手中的珠子,眼冒jīng光,跃跃yù试。

    看着师傅对自己点了点头,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离艮兑,中乾坤,隐!”

    话音刚落,那珠子黑光一闪,便在手掌中缓缓沉了下去,最后消失不见,小七只觉脑海中似乎有一道若有若无的丝,与消沉下去的珠子牵引着。

    他梦瞪口呆的望着自己的手掌,一脸的不可思议,若非亲历亲为,他想破头皮恐怕也想不出竟还有这等奇异的事。

    看着小七这幅模样,老者嘴角渐渐露出笑容,似乎想起当初自己修道一开始的样子。他望着周围漆黑的树林,静坐在夜风中,摇曳的火光照的那愈显苍老的脸庞忽明忽暗。

    老者手掌一翻,一本黑sè的书出现在手上,道:“这本书是为师的道统所在,我因为有事在,不能时刻在边指点你修行,这本书就留给你自行参悟。”

    小七一怔,急忙道:“我不在师傅边修行?那我若遇到不解之处,怎么办呢?”

    老者却不回答,手一扬,那本书便飘了过来,就像先前的两道口诀一样,沉入小七灵台之处。不过这次,他却并没有任何感觉。

    老者这才说道:“那本书在你的灵海里,等到你rì后修行有成,有自己的灵海,自然可以看到。”老者顿了顿,继续道:“为师有一道友,乃是风羽门的长老,我会给你一封书信,推荐你进入他的门下修行。”

    “风羽门?”

    “嗯,你进入风羽门下修行,可得到提点少走歧路,若你勤练有加,亦可得到师门赏赐的丹药法宝,至少也能得到师门的庇护。而为师常年一人,也就习惯这般了,如今更是风烛残年,也不知自己还剩下多少时rì,所以你投风羽门下比跟着为师要好的多。”

    “师傅乃是修道高人,自然该万寿无疆的。就算师傅是到了暮年,那让小七留在边照顾你也好啊”小七听师傅这么说,急道。

    “为师的道统一脉如今也是萎靡不堪,门下弟子区区之众,rì后你若有缘碰到跟你修行同种道统的人,那便是咱们师门的人,若是师门有难,你必当尽力而助!”老者显然不愿意再说那个话题,将话转入别处。

    “是,师傅。那我们这一门派叫什么名字,徒儿rì后若修行有成,也好将师门发扬光大。”

    “这个你现在不必知道,只要记住我的话潜心修行就好。其他的事……顺其自然吧。”不知为何,老者说最后一句时,倒像是突然变成了看破尘世凡俗高僧一般。

    “徒儿谨记师傅教诲。”小七再次跪了下去,头低低叩了下去,回道。

    小七刚要抬起头来,突然觉得颈处传来一阵剧痛!还没得来看清楚怎么回事,便已昏了过去。

    老者站在小七边,收回点在他天柱的手指。感觉到夜风似乎有些凉意,老者手一挥,一道风托起小七的体,落地之处离火堆更近了一些。

    看着昏睡过去的小七,老者嘴唇微动,似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有开口。

    他负手而立,如同一颗苍老的劲松林立在夜风之中,望着天空远处的星辰怔怔出神。过了好久,他才喃喃开口:“宗主,您的宏远还未完成……”说着他竟然跪了下来。“白某至死都铭记宗主的知遇之恩!不过事出无奈,恐怕我再也不能为宗主鞍前马后。”

    老者的眼睛竟有些泪滴在滚动,他转头看了看火堆旁的小七,半响才缓缓道:“也不知道这般选择是对是错,看他的造化吧……”

    ……

    在一处不知名山顶上的亭子中,正相对而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人黑sè锦衣在,手持一副白sè折扇,仪表堂堂。另一人一红衣,手提一个金sè鸟笼,面露凶杀之气。中间的石桌上摆放着一盘棋,红黑对弈。

    亭外,山峰连绵不绝,烟雾缭绕,好似仙境。鸟笼中的七彩鸟不停的朝着青年叽叽喳喳,彷佛在说什么一般。红袍青年对着笼着的鸟儿吹了几声口哨,神自得。随后手向棋盘一指,道:“素闻阎兄心沉似海,只是你布下此局,弃士只为一卒……车二进四!还能赢吗?”

    黑衣青年泯了一口香茶,品味良久,才淡然道:“局势所向而已,折一士无妨大事。我这卒也可以过河当车了,兵六进一!”

    红袍青年不以为然,道:“哼!一颗小卒子而已,难成大事!过河已是不易,当车更是不易!”他言语虽似刀剑,却迟迟不走下一步。

    黑衣青年白扇轻摇,脸带笑意,道:“是不是可以过河当车,走着走着不就知晓?不过看来秦兄今rì雅兴已逝,不如就此作罢,留残局于此,来rì若有兴,再来一决高下。我便带秦兄去看看你一直想看的东西,如何?”话音刚落,白扇陡然一合,亭中两道人影便消失了去。

    石桌上只留下一副残局……

重要声明:小说《一曲仙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