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章

    10:心动的记忆

    这款为名《古地球》的全息模拟游戏是免费的,但在里面的所有交易都需要缴税,而且为了能够供给服务器的正常运行,游戏里有钱币兑换系统。就是说玩家可以用钱来买游戏里的货币,但游戏里的货币却不能被出售,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还是有很多职业玩家,他们在游戏里赚钱之后低于系统价格卖给其他有需要的玩家。但这样的交易是不受任何保护的,所以选择私下交易货币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祁骏在仔细阅读了游戏终端说明书之后,表示这就跟上辈子拿到智能手机说明书一样,略坑爹。只有大体上是什么,但具体怎么样都得自己摸索。当然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古地球》这款游戏的随意和无限可能。但对祁骏来说,他只是想找一个消遣,如果可能,他还想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记忆与回忆。

    游戏的终端是一个手表样的东西,它要扣在手腕上,跟个人芯片进行对接才能确认份然后进入游戏。而与终端配的是一副眼镜。带上他之后可以用其进行脑内游戏或者是目视游戏了了。

    所谓的脑内游戏,就是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选择全息模式。整个人就跟进入到游戏中一样。这是目前所有大型游戏的普遍游戏方式。而目视游戏则是一种可以暂时离开全息模式的游戏方式。目视镜能将全息场景转化为眼睛可视的3D画面,当然作还是需要精神力的。这种模式通常是人们内急或者是有人敲门接电话时用的。

    今天刚好下午教授有事去开会了,他们也就被“放假”了。所以祁骏回到宿舍之后,立刻就进了游戏。

    第一次玩这种全息游戏,祁骏对眼睛所看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很好奇。以至于在登陆界面足足呆了半个小时东摸摸西看看才最终建好人物。不过上辈子就没怎么玩过网络游戏的他,这辈子玩这种高级货还是难免出错的。其实《古地球》也没什么其他的设置,职业什么的都是在里面可以随便转换的,唯一一定要在人物建立页面完成的就是名字和外观。

    名字这个问题祁骏思考了一下,决定在这个游戏里用齐骏这个名字,既然是古地球,那就让自己把这里当成是上辈子的回忆吧,叫这个名字也好。至于外观他也没选择,就直接点的默认。结果导致他进到游戏里才发现默认是自己本的模样,可是那时候后悔也晚了。

    齐骏这个人物是在一个农家小院儿里“出生”的。这个游戏很直接,没给什么出生的世任务,而是随机“降生”在新手村的任何一个地方。院子里这已经是相当好的待遇了。

    鼓捣了好半天才找到加好友的方法。结果把常云给自己的名字“天极”输入进去之后,对方很快发给他一个问号。

    祁骏略微笨拙地输入了一串文字:“我是祁骏。”这种虚拟键盘的感觉真是奇怪的啊。

    对方又给了他一个省略号。

    祁骏有些黑线了。“你不是让我赶紧上游戏加你么?”

    大约一分钟之后,对方发来一个音频聊天请求。祁骏稀里糊涂地点了接收。然后耳边就响起了一个他觉得很陌生,但是又有一种非常熟悉感觉的声音。“你是谁?”

    不管声音熟悉还是陌生,他都知道自己是加错人了。于是祁骏赶紧道歉:“啊!不好意思,我应该是加错人了。我朋友告诉我他在游戏里的名字叫天极,我……”

    对方不等祁骏说完,就冷冷地来了一句:“你记错名字了。我才叫天极。”然后就把通话切断了。

    祁骏愣在原地,心莫名其妙地剧烈跳动了起来。他还发现自己的脸颊很诡异地发,不用照镜子他都知道自己肯定耳朵红了。这是怎么回事?游戏里的感官系统这么发达?全息游戏首次进入不适应综合症?不能够啊!还是说……这个声音的主人,原来的祁骏认识?从这个体反应来看,似乎不光是认识那么简单吧?

    离开了游戏,祁骏给常云打了个电话。“小云,我把你的游戏名字记错了。你到底叫啥?”

    常云回答:“天空的天,机甲的机啊!你记成啥了?”

    祁骏黑线:“天极,极限的那个极。”

    常云立刻嚎了一嗓子:“那是我偶像啊!我就是因为崇拜他才把以前的人物给删了,重新起了一个靠近他的名字改玩机甲战士的!你不知道,他简直就是游戏里机甲战神一样的存在着啊!而且他还是独行侠,不加入任何联盟和团队,一人一机甲简直帅毙了!”

    祁骏赶紧拦了一下:“打住!我现在记住你名字了回去再重新加你。”

    常云那边跟着还追问:“你难道加了天极好友?他啥反应?”

    祁骏回答:“一个问号一个省略号,就跟我通了两句话。我听声音知道加错人了,就道歉切断通讯了呗。不过你那个偶像说话冷飕飕的。”

    常云又嚎了起来:“天啊!!!他居然跟你发标点符号!还跟你通了两句话!!!你知不知道天极极少跟人说话啊!!你简直是太幸运了!臭小子你还嫌人家说话冷飕飕,你知道有多少人宁愿被冻死也要跟他说几句话么!你是不知道,天极那机甲老帅了!打斗起来简直是太迷人了!真是想想我就激动!”

    祁骏哭笑不得:“好了。你就自己去激动吧。我先进去加你,你赶紧去确认啊。之前都不告诉我需要俩人都在线才能加好友。”

    常云“嘿嘿”笑了两声:“那我不是忘记了么。我现在就进游戏,然后去新手村找你啊!”

    当天晚上,祁骏做了一个梦。梦里祁骏似乎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在梦里,他被三个亚兽人雄欺负,还有一个小他两三岁的兽人雄在一旁笑呵呵的看闹。而他,似乎是漂浮在天空看着这些,无法靠近也无法出声。就像看一出戏。台下的人即便入戏也使不上力气。

    他知道。那是曾经的祁骏,那个兽人雄是小时候的祁江。至于那三个亚兽人是谁他完全不知道,也许是祁骏觉得他们不重要,所以并没有留下姓名的记忆。

    画面在祁骏嘴角被打出血之后突然改变了角度。之前的上帝视角被转换到了祁骏的上。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那个影子将还在踹着自己的三个人都扔了出去。然后转回,将自己扶了起来,还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祁骏能够感觉到对方手指上的度,但他又同时知道这是一场梦,又或者话说是属于祁骏的记忆。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想知道,这个扶起祁骏的人到底是谁。

    “三个亚兽人欺负一个纯人!耻辱!”

    冷冷的音调响起。祁骏一下子就跟白天在游戏里听到的声音联系到了一起。难道说……这个人就是那个天极?是祁骏的梦中人?其实以这个梦里的形来看,祁骏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是很正常的。可是他到底长成什么样呢?这个声音,为什么跟在游戏里听到的一样?按理说几年前的话,那个人的声音会有些许不一样吧?

    可惜梦在这里断掉了。他醒了过来。坐起看这外面已经能够发白的天色,祁骏长长地叹了口气。算了,反正这时别人的记忆,自己就不用老是想着去探寻了。自己又不可能去代替祁骏喜欢他的梦中人,还想这些有个啥用。自己这可真是多余了。

    很快,在祁骏的游戏人物连滚带爬地升级到十级的时候,开学的子到了。

    西校区的开学典礼是很简单的。只有校长说一些祝福的话,之后就是高年级的学生代表也上台说一些欢迎和鼓励的话。新生代表讲话这种事是没有的。所以很快开学典礼就结束了。不过对一年级的新生来说,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应该是他们入学之后最难熬的一段子。因为军训后天就要开始了。

    典礼是上午十点多结束的,刚回到宿舍楼下,祁骏就被好几个人围住了。虽然都是熟悉的面孔,但这架势,真让他有些惊悚。“咋了这都是?”

    常云第一个发言:“小骏骏,你知道,咱们军训是去军营的。在哪里可没有好吃好喝的。你就牺牲一下,做一些干给我带着吧!!!不然我会馋坏的!”

    祁骏嘴角直抽。这表达感的方式也太直接了。馋坏了难道是一个很好自豪的词汇?他怎么说得这么有力度。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的,边上的几个学姐学长也都是同样的要求。那就是他们去军训了,一走就一个月,他们也需求买点儿干当解馋的零食,于是只好麻烦他了。

    有钱赚是好的。但是祁骏不理解了:“你们干啥非要今天才想起来啊!”这是想累死自己么!

    秋宝笑嘻嘻地拍了拍祁骏的肩膀:“哎呦~之前咱们每天都在布置教学实验楼,你很累嘛。何况,我吃干是很精心的。昨天才刚刚吃完。”然后其他人纷纷表示正是如此。但实际况确是因为南艺昨天突然感慨,小骏去军训就一个月吃不到美味了,于是大家也才想起来= =。

    祁骏黑线了。“那好吧,现在告诉我都要多少。我去超市买。”

    这群人不光是都跟去陪着祁骏到超市买了,还每个人都送了祁骏一样小礼物。虽然都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但基本上入营军训时需要的东西是都齐全了。也算是节约了一些钱。这让祁骏小小暗喜了一把。

    最后,是两个兽人学长帮忙搬上楼的。秋宝和常云则帮忙把大家伙儿送的东西都拎上了楼。祁骏自己则轻手轻脚的,看到大家伙儿的一个个的愧意,他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自己又不是免费的都是收钱的啊!

    商量好了明天中午过来大家伙儿来取干。然后帮忙的人除了秋宝都走了。秋宝神秘兮兮地从她的挎包里拿出一个项链递了过去。“这个是我哥他们公司最新研发出来的储物空间,比外面市场上卖得那些容量大多了。而且保鲜时间也增加了三个月,达到了五个月那么久。这东西预计明年底才能上市呢,他弄了两个给我,我留了一个,送你一个。”

    储物空间?搜索了一下记忆,祁骏这才意思到这是什么。可是他不能收:“学姐,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拿。”

    秋宝直接把项链扔到了沙发上:“死脑筋呢!这都是白来的东西,就当是给我哥他们公司做免费实验了。反正以后这个专业都会用到的,你要觉得不好意思,免费供应我一年干好了!”

    看秋宝这意思还坚决的,现在这个时间他也不想过分矫。不过看起来这位学姐平时朴素的,家庭却是还很富有,这样的东西都可以轻而易举地送人,肯定也是不在乎这些的。他现在是不知道储物空间多少钱,但他觉得自己要真是有了这个储物空间,以后要拿什么东西出来也就有借口了。一年的干……实在是简单得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重要声明:小说《未来兽世之古医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