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章

    2:难吃的食物

    摸了摸额头,齐骏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观察了一下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没发现有任何镜子一类的东西,但好在窗户的玻璃上还是可以看出倒影的,即便看得不是那么清晰吧。

    外面的天空是昏黄的,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显示是四点五十分。如果不是太颠覆世界观的话,似乎的确是夕阳西下的时间。

    此时的玻璃窗上映出了一个少年的脸孔。看起来跟从前的一个模样。但他仍旧知道这不是原来的自己。纵然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材,这个少年却要比自己年轻得多,感觉起来也要精致得多。这幅体好像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多看一会儿,他觉得应该比原来的自己瘦了一些。但是再仔细的他就瞧不出来了。

    额头上的伤口虽然没有被包扎上,但也抹了药膏,有一层白白的东西。脸上并没有血迹,看来这家人也没有冷血到“弃尸”的地步。其实伤口虽然看着吓人,但也还好。如果不去碰也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伤口的大小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真的碍眼的,在额头正中间,这的确是破了相了。

    不过因此这样而保住菊花的话,齐骏觉得很值得。他的同事赵佳就是个腐女,他还是被“迫害”地看过几次**小说的。其实他觉得故事还是好看的,自己也没什么反感的感觉。就是看到啪啪啪的节,他就没来由地觉得腚疼。好在赵佳是个好妹纸,见他没什么兴趣,就不再“扰”他了。

    脑海里想到了这件事,祁骏的记忆就又给他涌上来一条。这个时代,雄和雄之间是可以成亲的,如果运气好,也可以自然生育后代。

    等等!这是什么况?雄和雄?这是个什么称谓?

    于是记忆就像是一个答题机一样,一点点地反应着齐骏所不知道的种种内容。

    综合来说,就是这个世界有几种人。

    地位最高的是强兽人。他们可以完全变成动物,从而拥有强大的战斗力,是国家的守护者,也是领导者。

    次一位的就是兽人,他们平常的时候是人类的模样,但是可以变化出一部分兽态。兽人无论男女都是天生的战士,所以大多数兽人都是国家的军人。

    最普通的是亚兽人。这类人是不会变的,但是体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部分动物的形态。就比如和祁骏关系最好的小妹祁甜就有一对可的猫耳朵。其他的,他们就跟齐骏所生活年代的普通人一样。只是力气更大一些,体素质强悍了一些。这类人从事着绝大多数的常工作。

    还有一类就是祁骏这样的纯人。一种仍旧维持着最原始人类状态的人种。除了之前他知道的,纯人数量不多,而且有很多都是智商非常高的之外。纯人无论男女,大多数况下都是嫁人而不是娶人的。因为在兽世,兽态的完整程度决定着一个人的力量和地位,纯人男基因不如兽人基因强大,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办法生育出更适合兽世生存的后代,所以纯人的婚姻状况,已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除此之外,最可悲的一类也可以被称为人,因为他们拥有人类的智慧也可以说人话。但是他们却永远要保持着兽类的形态。这种况是非常稀少的,几十万人里也不见得会有一个纯兽出现。纯兽的生命很短暂,只能活到五十岁左右。而不像兽人和纯人一样能拥有两百岁,甚至是三百岁以上的寿命。但是纯兽却又有短暂的二十年辉煌期,他们那时候的战斗力不亚于强兽人变化出来的兽形。所以即便他们是人人心中最可悲的存在,但却并不会被人唾弃。只可惜他们天生就没有生育能力。

    在兽世,所有人种都用雌和雄来区分别。至于男人和女人,那是历史学科里,对古人类别的区分名词。

    了解到这些之后,齐骏表现的还很淡定。当然,那只是外表看着很淡定,实际上内心却已经风中凌乱了。他觉得自己穿越来的这个地方,似乎非常不安全的样子。嫁人什么的……很伤脑筋的样子啊!

    虽然自从妈妈过世之后,齐骏一直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个流淌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但实际上上辈子他病没有那个能力或者说是勇气来承担家带来的压力。因为在他心中,家是神圣而必须要肩负一辈子的责任,以他前生的年龄和经济基础,他尚且没有那个能力去实现。可这辈子……似乎只能嫁人?这完全超乎了他之前的设想。

    大约六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响起。紧跟着也不等齐骏开口,门就被推开了。外面进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脑袋上有对白色的猫耳朵,看起来非常可。齐骏知道,这就是祁骏的妹妹祁甜。“甜甜?”

    看到二哥醒了,祁甜很开心,把手里的盘子袋子拎了起来,跑到祁骏的边。“二哥,这是你的晚饭。药膏在你头柜上,看到了吧?吃了饭记得换药。暂时你还是先别出屋门了,爸妈和大哥脸都臭臭的,看到你又要骂你了。还有啊,这是我偷偷给你留的。老师说受伤的人要多自然食物才会好得快,所以你要都吃掉哦!”

    看着小丫头一脸很神秘的样子,齐骏突然觉得心里很暖。多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了呢?尽管人家小丫头关心的实体并不是自己,是谁让自己已经侵占了实体的体,甚至霸占了记忆。“好。二哥记得,一定会吃掉的。不过甜甜正在长体,也要多吃自然食物才好。”天知道自然食物到底是什么,对食物这方面的内容,祁骏留下的记忆很少。他只领悟到这里食物分为三种。

    自然食物,就是自然界中获取到的食物。其中包括和菜,自然食物中的植物价格最高,因为现在大自然里天生天长的植物绝大多数都是有毒的,无毒且能吃的植物少之又少,贵也就不足为奇了。而类就要因种类而定了。

    培育食物,只有菜一类的东西,价格中等。但也分为五个不同的档次。全看种植师的手艺和运气了。

    最普通的就是营养食品,类似于饮料或者是米糊一样的东西,味道可以是酸甜苦辣咸任君挑选。是工厂利用培养食物制作的廉价食品。是普通百姓家最常吃的东西。当然这是他们的主食,基本上在华国,每家每户每天都可以吃到培育食物的,那可是就营养食物吃的菜。

    见二哥今天脸上居然有笑容,祁甜好像很新奇的样子:“二哥,你笑起来真好看诶!”

    齐骏更得笑了:“甜甜笑得才好看呢。”

    小丫头脸微微一红:“呐,你赶紧吃吧。别饿坏了。我出去了,不然大哥又该生气了。”说完又蹦跶着离开了,关门之前,还朝齐骏露了个大大的笑脸,似乎在展示自己好看的笑容。

    其实,这个家里祁骏唯一留恋的就是这个妹妹了吧。

    果然袋子里装的是两袋营养食品。看到上面写了一大堆不明白的成分表,他就觉得蛋疼。幸亏文字没有改变,不然就睁眼瞎了,可是就算不是睁眼瞎……这上面写的也好像没有自己熟悉的任何一种东西啊!

    等等!这个祁骏还有两个月就要开学上大学了,自己这种“智商”到底还能不能行啊!这真是个值得人担心的事。可是既然都活过来了,怎么着也要熬继续活下去。哪怕是在这个坑爹的世界当中。

    拧开营养食品袋的塑料吸口,这个类似乎XX袋装果冻的造型还是很容易看明白的。只是当齐骏喝了一口之后,当时就咳了出来。“艾玛,这这这是什么玩意儿!!”用不用搞这种肠胃虐待啊!就算祁骏在这里是被歧视一万年的那种,也不用狠到拿这种大杀器来当食物刺激一个负“重伤”的少年吧?

    诶?好像不对。记忆里这种味道再一次浮现,好像祁骏还觉得味道不错的样子。难道说……这里的食物就是这种味道?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婴儿拳头一样大的。他觉得自己是颤抖着双手把那东西放到鼻子下面的。闻了闻,好腥,,还咸,最后咬了一口……

    “呸呸呸呸!!”这又咸又涩又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祁甜在整自己??不可能啊!然后祁骏的记忆又出现了。这让齐骏觉得自己鄙视这种的味道是那么的没有道德。明明祁骏以前吃这种玩意儿的时候,都有一种幸福感的。

    “……”一向斯文老实的齐骏忍不住爆粗口了。这东西真的真的是这里人的常饮食,这该死的块对以前的祁骏来说还是奢侈品啊我去!!此时此刻他才觉得,自己以前批评学校食堂的菜色是多么的愚蠢且过分!

    最终也抗不过肚子饿这件不得了的大事,齐骏还是一口一口营养食品地吃了进去。虽然靠着“回忆”祁骏那些美好的记忆,恐怖的味觉能略微提升零点一个百分点。但实际上他还是觉得很难忍受。这种犯着恶心的心理是他想控制也控制不了的,为了不饿死,关键是不被这家人骂糟蹋食物,他必须得把这些东西消灭得一干二净。至少能满足自己所必须要的营养成分,记忆里是这么显示的。

    幸亏吃完这些东西之后,没有呈现出生理上的恶心感,这也让他有些无奈。没办法,谁让这是别人的体呢。

    晃了一下头觉得不是太晕,他决定先在“自己”的房间里探索一下。总得知道自己活下去有那些必须的东西,就比如份证件,手里有没有钱这类的东西。

    诶?记忆又出现了。随即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摸了摸手腕。也没有不同啊。这偏白的皮肤完全不是自己上辈子略微发黄的肤色可比。居然是在皮肤下面藏着份和财产共用的唯一芯片?

    这一记忆让齐骏觉得手腕子有点儿疼了,当然这只是心理作用。不过想到多少财产这件事,齐骏就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当然这种不舒服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来自于记忆。齐骏不知道两万四千三百点到底有多少,但是他却知道这是十八年来,祁骏得到的所有零花钱的总和。记忆里的少年,从来都不会去买什么东西,就算穿的衣服也都是能穿就好,反正家里的爹妈再不好,衣服不合了他们也是会给买新的。不过在祁骏的印象里,大哥和小弟真的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倒是祁甜是个自小就不喜欢乱花钱的姑娘。

    深吸了一口,齐骏把祁骏的哀伤感驱散了些许。其实……这个家真的是没什么呆下去的意思了。尤其是真正的祁骏应该已经撞死了过去,或者是跟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换了体?反正不管怎么说,既然不再是这个家的成员,家里的人除了甜甜也没有人看得上祁骏,那就趁着上大学的机会,搬出这栋房子吧!

重要声明:小说《未来兽世之古医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