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那我就直说了啊,我希望孟公子能找个武林高手当着容锦的面将我劫走,然后告诉容锦我是被仇家带走的。”叶上锦道。

    孟林川的眉峰微微蹙起:“那侯爷若是问起叶公子是被何人所劫……”

    “玄冥宫主花怜月。”叶上锦冷冷的笑了两声,“他确实是我的仇人,容锦他知道的,反正这样一来对孟家也有好处不是?我可听容锦说了,他这次出门带了不少的兵马,孟公子总不希望容锦的兵马是用来对付武林侠士的吧?到时候容锦跟玄冥宫杠上了,对我们好处多多,上次攻打玄冥宫正道折损了太多人手,也该是时候挫挫玄冥宫的锐气了。”

    孟林川愣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叶公子是上次替正道埋伏在玄冥宫的人?”

    “上次是我估计错误,害你们损失惨重,我在这里道歉。”叶上锦诚心表达歉意。

    “叶公子过谦了。”孟林川呵呵笑道:“叶公子所说的方法,孟某倒是愿意一试,孟某先在这里敬叶公子一杯。”

    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接着便是砸桌子椅子的声音,甚至还听到了拔剑的声音。叶上锦蠢蠢动,看了孟林川一眼,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也跟着人群跑过去观看。

    至于他为什么好奇?当然是因为他实在不想面对孟林川这货了,也不想跟他拼酒,别忘了这是叶小受的体,酒量肯定奇差,要是最后是被孟林川扛回去的,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反正事都商量完了,不如凑凑闹缓解一下气氛也不错。

    打架的是一群江湖人士,叶上锦在里面瞄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顿时全僵住了。

    归远兮怎么在这里?还跟人火拼上了?不过归远兮这货的武力值搁在那里,叶上锦一点也不担心。

    归远兮好像真的动火了,一剑直接取了对方的命。本来还在看闹的人群一见到血,立马爆发出一声尖叫:“杀人啦!杀人啦!”

    归远兮抽回剑,掏出一块布细细的擦拭着剑,就要往外走,叶上锦忽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大哥!”

    孟林川来不及阻止他,归远兮抬眸,见是叶上锦,小小的吃惊了一下,立马掠到二楼,落在叶上锦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没时间跟你多说。大哥,苏洛让我去找你,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我没去的成,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遇上仇家了,就想先避开,然后就到了这里。刚才你说苏洛,苏洛去玄冥宫救你,他人呢?”归远兮因为右脸被烧伤,带上了一张铁面具,这样看来倒也多了几分江湖气。

    “我和苏洛失手了,苏洛被花怜月扣在了玄冥宫,不过苏洛告诉我,他有办法脱,他让你护送我去离城等他。不过我这里有事走不开,大哥,你先去离城等苏洛,然后我们在盟主府会合。”

    “苏洛当真有办法脱?也罢,那人的主意多着呢,便依你所言,一切保重。”归远兮沉吟道。

    “嗯。”叶上锦点头。

    “这位是?叶公子怎么不给孟某介绍介绍?”孟林川走到叶上锦边,笑意盈盈的看着归远兮,“在下孟林川,幸会。”

    “归远兮。”出于礼貌,归远兮自报份,“小锦的大哥。”

    “哦,原来是叶公子的大哥,失礼失礼。”玩起虚伪来,孟林川可是一的。

    叶上锦也不多话,走到桌边取了一杯酒,从怀里取出羊脂玉瓶,将从玄冥宫里顺出来的生子药倒了进去。

    孟林川顾着和归远兮说话,倒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动静。归远兮看到了,嘴角微微一抿,拱手向孟林川告辞:“时候不走了,在下还有要事要处理。小锦子骄纵,还希望孟公子多担待些,等在下忙完了那些事,再来与孟公子畅饮一番。”

    “随时恭候大驾光临。”孟林川礼貌回道。

    归远兮朝楼下看了一眼,见一队官兵从外面进来,便打消走正门的念头,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叶上锦目送他离开,晃了晃杯中酒,转笑盈盈的看着孟林川:“官兵来了,接下来肯定有一大串麻烦事,我们还是早走为妙。今与孟公子畅谈实在过瘾,这杯酒小弟敬孟公子,祝我们合作愉快。”

    孟林川嘴角勾起一抹笑,十分愉快的接了叶上锦的酒,不疑有他,一口饮尽。

    叶上锦默默的看着他喉结滚动,心里的小算盘打的直响。虽说孟林川这货腹黑了点,但到底还是太高看了自己,低估了别人,说白了就是骄傲。以为只有自己能坑别人,别人就不能坑你吗?愚蠢的人类你实在太无知了,别看着叶小受体软,满脸无害,体里住着的可是比鬼畜还要鬼畜的灵魂,坑你没商量!

    回去之后,容锦大概是刚商谈完事,心很好的样子。叶上锦一看到他就头皮发麻,装作满脸疲惫的样子。

    “今玩的可开心?”容锦推门进来,见叶上锦窝在上,想起当两人也是这般,一人懒懒的,跟只猫似的缩在被子里,一人坐在边。

    叶上锦点点头,小小的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很困。

    容锦用手戳了戳他的腰,顿时惹来叶上锦的惊呼。

    容锦垂眸,发现小家伙还是跟当初一样的敏感,很满意,于是道:“脱衣服。”

    卧槽!叶上锦自从穿越以来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个。拜托,不要每次都这么重复台词好不好,会有审美疲劳的!哥又不是叶小受,凭什么你让脱就脱!

    叶上锦死死护住衣服,龇牙咧嘴,誓保贞

    容锦觉得好笑,他要是真的想对少年做些什么,少年还能好胳膊好腿的坐在这里。不过是想检查一下他当初留在心口的那道伤疤而已,瞧他这副小气的模样。

    不过容锦也不打算明说,少年这副全神戒备的样子也招人喜欢的,果然,他的小猫还是当初的小猫,这下容锦放心了。

    见容锦没有打算用强的趋势,叶上锦也放心了,使劲的往被子里拱,声音软软糯糯的:“侯爷,我好困,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也罢,小叶,你好好休息。”容锦起,看了他一眼,开门出去。

    容锦一离开,叶上锦就跳了起来,开始叉腰各种骂容锦无耻,骂了一会儿,觉得心里畅快多了,这才重新钻回被子里睡觉,谁叫孟林川那么早就喊他起,他可是有起气的,只是没那么明显而已!

    之后容锦倒是没有再来找麻烦,据叶上锦目测,应该是容锦跟孟盟主谈的事出了点小问题,这几天都很难看到容锦的影。看不到容鬼畜,叶上锦倒也乐得自在。

    如此过了五天。

    五天之后,朝廷与江湖的交易总算谈妥。容锦的心分外的好,孟家也摆了一桌酒席宴请大家。叶上锦作为容锦的表弟,自然也被列入邀请之列。

    刚走入坐席中就见孟林川朝自己使了个眼色,叶上锦知道今必有事发生,也不担心,反正都谈好了。

    容锦着了一件玄色暗纹的袍子,霸气侧漏的坐在众人当中,一眼就看到了叶上锦,朝叶上锦招手。叶上锦不不愿的走过来,他的座位特意被安排在容锦边,唉,没办法啊。

    容锦看着他瘦弱的体,微微皱眉:“怎么还是这么瘦?多吃点。”

    叶上锦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今夜的计划中,对于容锦的话也没听清就点了点头。他这副乖巧的模样显然取悦了容锦,容锦又夹了两块瘦放在他面前的碗里。

    有人见叶上锦生的美貌,想要和他搭讪,都被容锦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叶上锦一边默默的在等时机,一边对于容锦夹过来的菜肴照收不误,很快就吃的撑了起来,算了一下,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转头看坐席中的孟林川,孟林川朝他微微颔首。

    叶上锦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笑了一下,搓搓手,在容锦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容锦皱眉:“去吧。”

    叶上锦乐颠颠的往外跑,刚跑出大厅,果然见院子的墙上站着一个带着银面具的红衣人。那红衣人见了他,展开双臂朝他这边掠来,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胳膊。

    因为事先约定好,叶上锦象征的叫了两声,立刻有巡逻的侍卫提剑朝两人刺过来。那红衣人拽起叶上锦的胳膊掠到高墙上,院子里的动静惊动了大厅内的人,尤其是叶上锦那两声呼救,很快就引来了容锦。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叶上锦朝银面具红衣人使了个脸色,红衣人立马喊话:“此人乃是我玄冥宫的叛徒,打扰各位用餐,玄冥宫花怜月在此向各位陪个不是了。”

    叶上锦的脸黑了。拜托,麻烦cos的专业一点好不好!花怜月才不会道歉呢!

    红衣人喊完了话,立刻带着叶上锦跃下了高墙,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花怜月?”来不及出手救人的容锦脸色很差的喃喃了一句,问边的孟林川,“他便是花怜月?”

    “按照这副打扮,应该不错。”孟林川回道。

    容锦只冷冷哼了一声,眼中一片酷寒之色。

    那红衣人的轻功显然是经过千挑万选的,孟林川的用心倒让叶上锦吃惊不小。二人一路狂奔,将追兵甩的远远的。

    红衣人带着叶上锦逃入一片树林中,二人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许久,终于看见一间小木屋,红衣人放开他,道:“这是主人为叶公子准备的藏之地。”

    叶上锦点头:“我知道了,今夜多谢你,你可以离开了。”

    “不,主人命令我在这里保护叶公子。”

    是监视吧。叶上锦心里默默跟了一句,也不戳破他的谎话,借着从窗户里进来的月光在屋中摸索着,顺利找到蜡烛和火折子。

    叶上锦将蜡烛点亮,捧着烛台看那红衣人,发现那红衣人竟然十分酷似花怜月,无论是材还是气质。这说明什么?说明孟林川对花怜月可是上心的紧!莫非孟林川对花怜月也有所企图?

    发现了新大陆的叶上锦立刻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红衣人抖了抖上的鸡皮疙瘩,恭敬的对叶上锦道:“还请叶公子放心安歇,在下就守在外面,若有什么事,叶公子只管吩咐一声便可。”

    叶上锦颔首,看着红衣人开门出去。忙活了一大晚上,叶上锦也觉得有些累了,转歇息,明的问题明再头痛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