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哥坑的就是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小叶,我……”容锦话没说完,脸色一下子变了,迅速出手握住叶上锦的脚踝,眼神变得分外恐怖,“你干什么?”

    叶上锦心里已然泪流满面。他只是想阻止容锦而已,大概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下意识的就使出苏洛教的防狼招式。这一招太狠了,容锦若慢了一步反应,男人的宝贝绝对会被他踢残!

    宝贝差点被叶上锦一脚踹了,难怪容锦会生气。容锦越想越火大,本来想好好和他说话的,小家伙不停的炸毛,真是烦死了,还出手这么绝,太让人心寒。如此想着,手劲不由得的大了几分。

    叶上锦的脚腕被他握在手里,单靠一只脚支撑着本来就很累,现在容锦又使劲的捏他的脚腕,几乎要把他的脚腕扭断了,当即就喊了出来。

    “好痛!”

    “痛就对了。”容锦眼神冷冷的,“小叶,本侯问你,你当真是想废了本侯?”

    “侯爷我错了。”就叶上锦这认错的速度,绝对是俊杰中的俊杰!

    “错?”容锦显然很不满意他的道歉方式,“本侯可是从你的脸上看不出一丁点的歉意,小叶,你果真欠教训。”说罢,慢慢的将叶上锦的腿拉高,压弯,直至贴着他的口,叶上锦疼得满头大汗,这时候却是一丁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叶上锦知道什么时候装可怜能博取到同,什么时候装可怜只会雪上加霜。容锦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再扑腾,到头来受苦的也只会是自己,还不如乖乖闭嘴,兴许容锦觉得没趣了,说不定会大发慈悲放开他。

    “疼吗?”容锦面无表的问。

    叶上锦瞪着他,小眼神分外委屈。不是他在装可怜,这次是真的委屈了。凭什么容锦的剧都走完了,这鬼畜还能杀回来?太不公平了!叶上锦痛到极致,眼角蓦地滑下一滴泪来。

    容锦一愣,手中力道不由得松了。叶上锦立刻靠着墙滑落下去,委屈的抱着自己的腿,轻轻的揉着,低头不语。

    容锦看着他柔软的发心,一时无言。明明是想和他好好说话的,可这家伙偏偏每次都能惹得他大动肝火。说直白了点,这家伙不适合对他好,天生欠虐!

    要是叶上锦知道容锦的想法,估计要跳脚。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功夫跟容锦理论了,他腿疼得厉害,偏偏容鬼畜还堵在跟前。

    叶上锦拖着腿,慢慢站起来,对上容锦的眼神,哪里还敢炸毛,只得一副乖巧的样子求取意见:“侯爷,我、我尿急,能去茅房一趟吗?”

    这认真的小模样,这委曲求全的小眼神,估计容锦再暴躁,也得化作绕指柔,遂点了点头:“快去快回,我等你。”

    鬼才回来!叶上锦火急火燎的拖着腿离开,却因为腿刚刚弯折过度,行动不便,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容锦看着少年一瘸一拐的背影,眼里斑驳一片。

    叶上锦不敢回去,也不敢故意让容锦在那里空等,于是随便指了一个下人,让他将消息带过去,说自己累了先回房睡了,让侯爷别等了。吩咐完这些,叶上锦立马蹭回孟林川给他准备的厢房,却在路上被孟林川堵个正着。

    “呵呵,孟公子,这么晚还不睡啊?”叶上锦干巴巴的笑,心里狂吼:你个死变态,大晚上不睡觉瞎晃还堵在哥门口定没安好心。剧真是不让人省心!

    孟林川笑得儒雅,配着一青衫和手中的折扇,倒也风度翩翩:“孟某心有烦忧,无心睡眠,是以出来走走,不巧碰上叶公子。”

    不巧?这还叫不巧!都堵到哥门口了!别看你笑得好看,哥就不知道你的坏心,不就是贪上叶小受的美貌了吗?如果问原文中谁最有可能是外貌协会毕业的,答案无疑是孟林川这货,他府里收藏的美人比花怜月宫里的少年还要多。花怜月虽然荒唐,但那些少年好歹还有个共同点:与慕容秋寒长得很像!孟林川这货根本就是荤素不忌!什么楚楚可怜的、霸气侧漏的,他都照调戏不误!

    “哦?不知道令孟公子烦恼的是何事?”叶上锦将话接了下去。

    “昨偶遇一佳人,心生慕,却不料佳人早有所属,孟某心中忧苦,无人可诉。”

    “不知孟公子所恋何人?”

    孟林川眼神蓦地幽深,幽幽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叶上锦笑了,叶小受的脸本来就好看,这一笑更是秀丽绝伦,艳丽无双,孟林川的眼神更加黯了几分。

    叶上锦道:“孟公子何须顾虑?未曾将慕诉之于口,怎知佳人无心?”叶上锦跟着他拽文,成天混在一群古人当中,拽文拽得毫无压力。

    孟林川眼神亮了一下:“莫非佳人有心?”

    叶上锦默默的汗了一下。估计没几个大老爷们会喜欢别人一口一个佳人喊自己,不过算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摆脱容锦这货,其他的哥先不计较了。孟林川,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哥不利用你才怪!

    “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先是彼此熟悉彼此,孟公子明可有时间?”

    “有的。”孟林川猛点头。叶上锦自称锦衣侯的表弟,地位自然不亚于孟林川,也难怪孟林川对他如此客气,要是搁原文里,早就扒光衣服直接上了,谁还废这么多口舌?叶上锦想了一下,大多数被强迫的一方都是由地位差距而造成的,这才是根本啊。

    被暗示到这个地步,孟林川怎么可能不懂叶上锦的意思,于是立刻约他:“听说天香楼的八宝醉鸭甚是可口,不知叶公子明可有兴趣与孟某前往?”

    “自然愿意。”叶上锦弯了弯眼睛,“天色不早了,孟公子还是早早回去歇息吧,明再见。”

    再不滚蛋,哥就困死了。我靠!一天应付两只鬼畜很费气血的好不好?尤其哥现在腿疼得都抽筋了。妈蛋,再不滚蛋哥踢你了啊!

    “叶公子也早早休息,孟某告辞,明见。”孟林川心很好的拱手告辞,摇着扇子离开。

    为武林盟主之子,玩起虚伪来孟林川绝不输于他老子。叶上锦默默收回视线,叹了一口气,唉,剧终于往第三段上拐了,也就是说花怜月那里咱顺利通关了?貌似攻略花怜月比攻略容锦容易多了?莫非是因为经验蹭多了?那不如多蹭蹭经验……

    叶上锦回到厢房中,立马将门锁好,怕就怕容锦收到下人的消息后狂大发突然杀过来。叶上锦窝在被子里,战战兢兢的看着房门,慢慢的陷入睡眠中。

    第二天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叶上锦很庆幸的发现自己还活着,这说明昨晚容锦没有过来。

    叶上锦赶忙的穿好衣服,随便打理了一下,打开房门,便瞧见孟林川摇着一把扇子站在门口。

    大清早的冷的,叶上锦看着孟林川摇来摇去的扇子,默默收回视线,装x不解释。

    “叶公子昨夜睡得可好?”

    叶上锦站直体,装模作样的微微颔首。

    关于孟林川约叶上锦去天香楼吃鸭子的事,容锦表示没有任何意见,只要将人完整带回来便是,他今天还要和孟盟主商谈事,叶上锦这家伙子跳脱,要是整天窝在家里也肯定会闷坏,反正人早晚都是自己的,适当的放养也是必要的。

    叶上锦将容鬼畜的心思猜了七七八八,也不点破,只在心里冷笑。

    天香楼位于城中最繁华的地段,听说各种抢手,位子特难定,不过叶上锦一点不担心,撇去孟林川这武林盟主家公子的份,就他原文开的那金手指,要想搞定一个座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二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孟林川很风度的让叶上锦先点菜,这一点他比容锦厚道很多,叶上锦也不仔细看,胡乱点了一通,反正花的是他孟大公子的钱,叶上锦才不心疼。

    上菜的速度很快,孟林川还叫了一壶好酒,为叶上锦斟了一杯。

    “叶公子,请。”

    “哦。”叶上锦轻轻抿了一口,觉得味道有点冲人,就没继续喝。

    孟林川坐在叶上锦对面,见少年闷闷不乐的用筷子挑着面前的菜,一点胃口也无的样子,不问道:“叶公子有心事?”

    “啊?”叶上锦一脸呆萌的抬起头来,傻不拉几的样子。

    孟林川心里很不是滋味,就依着少年这副呆呆的子,若不是因为锦衣侯的表弟这个份,他早就上手了。

    “可是与锦衣侯有关?”孟林川试探的问了一句。

    少年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孟林川心里有了底。

    “侯爷昨天训你了?”

    叶上锦深深叹了一口气:“若只有如此,就好了……”

    “叶公子有何委屈不妨直说。”

    “那我直说了啊。”叶上锦放下筷子,直直的看着孟林川的眼睛,“我、我根本不是侯爷的什么表弟!”

    孟林川倒没表现出多少吃惊的表来,点点头:“果真如此。”

    “你知道?”这下换叶上锦吃惊了,莫非这货比表面上要聪明许多?

    “你的气质与侯爷差了太多。”

    叶上锦郁闷了。他这是变相说哥的气质直diao丝?

    “孟某只是随便说说,叶公子无需放在心上。”

    “孟公子果然洞若观火,小弟佩服,实话与孟公子说了吧,我曾经得罪过侯爷,侯爷这会儿没时间,等回了侯府指不定要怎么整我呢。”

    “叶公子因何事得罪了侯爷?”

    “呵呵,说了点小谎骗了侯爷。”叶上锦干巴巴的笑。

    孟林川心道只怕事实不是如此吧,锦衣侯虽不大度,却也不是小气之人,只怕这小子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才让容锦千里迢迢的追杀过来。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小子美则美矣,能不能啃得动还得好好考虑一下啊。

    叶上锦如何不知道孟林川那点小心思,立马打包票:“孟公子放心,侯爷本来已经打算放过在下了,这次撞上侯爷纯属意外,侯爷有那么一点点小气,所以就想翻旧账来着。”

    “哦?叶公子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是希望孟某如何帮助叶公子脱?”孟林川眯起眼睛。

    就等你这句话了。叶上锦摸摸脸,这叶小受的美貌当真无敌,便是惹上了容锦这尊煞神,也让孟林川宁愿冒着得罪锦衣侯的危险也要插上一脚。

    孟林川的打算叶上锦当然知道,等他将叶上锦从容锦那里挖过来,叶上锦就是他的人了,到时候就是叶上锦有再大的本事也折腾不起来,这样的美人错过了这一村可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