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内容已换】 再遇鬼畜侯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又累又饿,貌似还有点困。叶上锦打了个哈欠,反正有剧君在,他也不怕哪个有歹心的半夜将他扛去卖了,不如先睡个觉,眯一会儿也是好的,打定主意的叶上锦将怀里的包袱当做枕头,安心的闭上眼睛。

    这一觉睡得叶上锦后悔不迭。

    不错,有剧君在,确实没有什么路人将他扛走卖掉,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剧还没走完,还有一只鬼畜君正虎视眈眈的惦记着他的菊花!妈蛋!躲什么躲,说的就是你呢,孟林川!

    叶上锦仔细的感受了一下,他躺的这张很软,房间里很香,边有人坐着,还不知廉耻的握起了他的手,很漾的感叹了一句:“这只手真好看。”

    好看泥煤!再好看也不给摸!叶上锦在心里狂吼。剧君他么的实在太坑爹了,睡个觉都能把第三只鬼畜睡出来!按照原文剧,孟林川根本不会这么早出场!难道是因为他改变了剧,所以闷的剧君直接将所有的原定剧都提前了?

    “他什么时候能醒来?”孟林川放下叶上锦的手,回头问一旁的路人甲大夫。这少年是他昨夜在街上捡回来的,模样生得好,材又纤细,抱在怀里十分合适,就是不知道醒来后还会不会给他点其他惊喜?

    “这个……老夫也不敢妄断。”大夫摇头,“这位小公子的体质与常人有些不同,看似比常人弱,恢复能力却非常人能比,没准过一会儿就能醒。”

    叶上锦在心里冷笑,那当然了,咱这体可是**虐总受的,体恢复能力那可是杠杠的!

    “也罢,听说今天家里来了客人,父亲让我过去招待,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等他醒过来看住他,直到我回来,明白了吗?”孟林川看着满屋子的下人道。

    “少爷放心。”下人们自是见识过他的手段,半点不敢违抗。

    孟林川恋恋不舍的看了上美貌少年一眼,起离去。等他离开后,下人中为首的那位道:“也不知道这位小公子到底什么时候醒,咱们先去外面守着,莫要打扰了他养病才好。”

    “一切都听小桃姐姐的。”其他人回道。

    叶上锦屏息凝神的听着动静,等确定所有人都离开后这才敢睁开眼睛。

    烧似乎退了,头也不疼了,就是上黏乎乎的,估计是夜里出了汗的缘故。他从上下来,穿好鞋,走了一步,发现体有些发软,力气也使不上来,不有些郁闷。

    门是从外面反锁的,他也没打算从走正门。装睡这么久,总算等到孟林川这尊煞神离开了,不枉费他的那么辛苦。

    为了防止屋外的人突然冲进来,叶上锦放轻脚步朝门口踱去,然后轻轻将门闩插好。转打量了房间一遍,觉得房间里值钱的东西还多,联想到之前的坑爹经历,叶上锦表示,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孟林川,谁叫你这个冤大头自己撞上门来的,可不能怪哥不厚道。

    笑了两声,叶上锦直接走到边,将单扯了下来铺在桌上,然后开始洗劫。

    大的太重,带着不方便,又显得特没品位,叶上锦就专拣小的又值钱的挑。估计这是孟林川的卧寝,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少,不过片刻,叶上锦已经打包好一大包,在上背着试了试,觉得以自己的体力还行,就背着东西朝窗户边踱去。临走前,将桌上的糕点用锦帕包着顺便揣怀里了。

    轻轻推开窗户,发现孟林川房间后面是花园。这样也好,正好靠着那些花哥也好躲藏。叶上锦直接爬上窗台,跳了下去,然后因为体质太弱,华丽丽的跌了个狗啃泥。

    叶上锦:“@#¥%……”要不是哥忙着刷boss没时间,哥肯定把这具体锻炼成个肌男!

    现在是不能出去了,必须得等到天黑。叶上锦弯着腰偷偷摸出花园,发现院子大的,还挖了一个人工湖,叶上锦比较心水湖边的那座假山,因为藏起来很方便。

    武侠大师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等孟林川发现咱不见了,一定会气得鼻子都歪了,到时候全府的人手都在找他,除非咱是苍蝇,否则还真的飞不出去。这里是孟林川的院子,他们应该不会想到自己会傻乎乎的呆在这里等他们抓。

    如此打定好主意,叶上锦躬钻进了假山内。昨天晚上只啃了一口馒头,夜里又被人强灌了几口药汁,到现在肚子里空空的,有点饿了,叶上锦将刚才随手打包的糕点从怀里取出来,开始慢慢享用。

    这样的生活真是悠闲又满足啊……

    天色渐渐转黑,叶上锦脑袋点了一下,猛然惊醒,睁开迷蒙的双眼,这才发现一天都过去了。

    窝在小角落里,上又酸又疼,小小的伸了个懒腰,他开始考虑接下来关于逃跑的事

    院子里的灯笼基本上都亮了,也没听见什么抓捕的动静,莫非孟林川还没发现自己不见了?想到这种可能,叶上锦简直就想哈哈大笑,真是天助我也,这样摸出去就更简单了。

    将包袱重新背好,探出脑袋看了看,发现院子里没人,时机刚刚好。不料刚迈出一步,便听见前方传来人声。

    “侯爷,这边请。”这个声音叶上锦在装昏迷的时候听过,是孟林川的。

    卧槽!叶上锦及时的刹住,重新钻回假山中。

    “什么人在那里?”孟林川到底是武林盟主的儿子,一点点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叶上锦不过呼吸微微紊乱了一下便被他发现了。

    叶上锦拔腿就跑。

    孟林川动作更快,足尖一点便越过叶上锦,直接拦在他的前头,一掌朝他的口拍去。

    叶小受的体要真是受了这凌厉的一掌,不去领便当才怪!叶上锦当机立断,立马卧倒,趴在地上装死人。

    孟林川:“……”难不成他已经练成了隔空打物的本领?

    体被人踢了踢,叶上锦一动不动。那只脚再踢,有逐渐加大力度的趋势,叶上锦察觉到危险,睁眼,怒视,看清了那人的样子后,眼睛顿时瞪得比头顶的月亮还要圆。

    “怎么,小叶不认识本侯了?”那人依旧一黑色的锦衣,在月光下微微而笑。

    叶上锦眨了眨眼睛,低头看容锦的鞋子:“侯爷的鞋子没踩过便便吧?”

    容锦:“……”

    “你们认识?”从隔空打物的幻觉中回神过来,孟林川认出叶上锦的脸,看着他与容锦眉来眼去,心里分外不悦,于是皱眉问道。

    “小叶,起来,本侯替你们介绍介绍。”容锦看出孟林川的不悦,很愉快的拉起叶上锦,“这位是武林盟主之子孟林川孟公子,孟公子,这位就是我与你说的那位失踪已久的表弟。”

    叶上锦:“?”到底发生什么了?正当他出神的时候,用单做成的包袱却在此时突然散了开来,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散了一地。

    孟林川的脸色变得十分的精彩:“这个好像是我房间里的紫砚。”

    叶上锦噌的一下躲到容锦后,弱弱唤了一句:“表哥……”

    容锦:“……”

    终归容锦是大祁的锦衣侯,是盟主府请来的客人,叶上锦这种被主人家救了最后却盗取主人家宝物的行为被孟大公子极为大度的原谅了。

    叶上锦跟在容锦后,弱弱的开口问道:“侯爷为什么又成了侯爷?”

    容锦顿住脚步,回头看着他。

    叶上锦打了个颤。

    容锦呵呵的笑了起来:“做了几天的摄政王,才发现侯爷更适合我。”

    叶上锦表示很惊奇。原文中的容锦是万万不可能放弃到手的权力!

    “因为有了其他的追求。”容锦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以前做了很多错事,现在追悔莫及,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叶上锦:“……”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小叶,还恨我吗?”

    叶上锦装傻模式开启。

    容锦向他近了一步,叶上锦吓得连连后退,背部抵在墙上,强撑着抬头看他,却只看到一个下巴。

    妈蛋!叶小受的个子在一群鬼畜中简直就是二等残废!

    容锦的手搁在他的心口处,轻轻的按了一下:“这里还疼吗?”

    那里正是叶上锦当中箭的地方。

    叶上锦装作听不懂,很认真的回答了一句:“偶尔疼疼,不过没多大关系。”

    容锦眼神黯了一下,低声道:“放心,以后不会了。”

    叶上锦转移话题:“侯爷怎么来盟主府了?”

    “收到消息,最近这些江湖人有些不安分,我不放心,便过来看看。”

    “哦。”叶上锦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听孟公子说你是晕倒在大街上被他捡回来的,你怎么会晕倒在大街上?”容锦皱眉问,“莫非你的体比之前更差了?”

    “我?”叶上锦眼神开始飘忽,“我是被人坑了一把,没钱吃东西,结果晕倒在大街上了。”

    “是谁坑你?”容锦眼神冷了下来。

    “玄冥宫主花怜月。”哥可没冤枉他,容锦也不是善茬,这两货随便掐!

    “花怜月……”容锦喃喃重复了一遍,“小叶无需担心,等本侯派兵去平了那玄冥宫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叶上锦再次表示惊奇了一番,很显然,容锦这次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他是真的想将玄冥宫夷为平地。容锦是那种只会为社稷着想却从来不为儿女私所累,什么时候也开始玩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了?

    叶上锦不淡定了,目测这货接下来要真告白!卧槽!容鬼畜的真告白呀!那绝壁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住的!

    叶上锦心里默默泪流。其实哥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当个普通人,容鬼畜,别这样玩哥了好不好?

    “小叶……”

    果然,这货的眼神已经开始深款款了。不行,哥要阻止他。容锦这人没啥不好的,就是认死理,一旦被他盯上,这辈子也别想逃,参考原文容锦不叶小受却将之囚三年甚至最后杀了叶小受那一段。

    叶上锦不想听容锦的告白,在他的心里认定,只要没说出口的,便可以粉饰太平,一旦撕破脸皮,大家实力差距显而易见。估计容锦的兵马就埋伏在城外,他这次来本就是打算镇压那些不安分的江湖人士,带的兵马绝对不少,踏平一个城市绝对不在话下,更何况碾死一个小小的叶上锦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