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锦锦,不如我们赌上一局,赌你的那位朋友会不会回来找你,如何?”花怜月在池边坐下,看着被冻得嘴唇发紫的叶上锦,唇边漾着笑意。

    叶上锦的心紧了一下:“苏洛逃出去了?”

    花怜月不语。

    叶上锦忽然很想放声大笑。他就说嘛,苏洛最喜欢打酱油了,这一次不过又打了一次酱油而已!

    时间慢慢过去,叶上锦索蹲下,只露个脑袋在外面。将体全部沉入水中,就不会感觉到那么大的温差,也许就不冷了。

    花怜月冷漠的看着叶上锦牙齿打颤。

    天色渐渐转黑,一轮寒月升了起来。月光如雪,花怜月的红衣上浮着一层月华,乍一看,给人惊艳的感觉。不过叶上锦根本没有时间去欣赏美人,他快冻死了。

    叶上锦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他知道一切都是幻觉,他看到了自己,坐在电脑前,因为主角和自己同名,将一篇三观崩坏的文刷得满屏负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暮的天气,他却觉得非常的冷。

    好冷啊,要是能有杯咖啡就好了。如此想着,后响起房门被人推开的声音。叶上锦回头,看见苏洛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朝自己走来。

    “冷死了,快点给我。”他下意识的去抢苏洛手中的咖啡。

    不料苏洛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高高举着手中的咖啡。

    叶上锦怎么都够不到咖啡,十分委屈,嘤嘤哭出声来:“苏洛,你这个混蛋,连都你欺负我……”

    叶上锦被自己的哭声惊醒,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前依旧是那轮寒月,寒月之下是花怜月的脸。

    妖孽此刻正蹲在池边,神色认真的看着他,伸手抹了一下他的脸颊,喃喃道:“真哭了……”

    叶上锦眨眨眼睛,脑袋轰的一下像是炸开了。他哭了!他竟然被冻哭了!卧槽!刚才是叶小受上吗?!

    花怜月道:“苏洛不会来了,你跟着我吧,我留你命。”

    叶上锦回道:“做慕容秋寒的替?对不起,哥还没那么下!你杀了我吧。”

    如果剧想要回到原轨道上,他是不会死在这个节骨眼上的,花怜月接下来应该是命令手下将自己暴打一顿扔出去,然后被孟林川捡到。叶上锦表示,深知剧君的闷,走起剧来毫无压力。

    只可惜,叶上锦打死也没想到剧君居然傲了。

    只听花怜月道:“杀了你也好,省得闹心。”

    那只白皙的手明明看起来很瘦弱,却有着无穷的力气。叶上锦的脖子被卡住,渐渐觉得出气多呼气少,眼前冒出无数个小星星,还一闪一闪的,亮晶晶。

    卧槽!剧君您下次傲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

    “住手,宝剑还你!”正当叶上锦觉得自己差不多该去领便当的时候,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叶上锦只觉得卡在脖子上的手松了松,月光下,有什么东西朝自己砸了过来。

    花怜月放开叶上锦,一把接住苏洛扔过来的宝剑,拔出剑,细细观摩着。

    苏洛披着一月华,急急朝叶上锦走去,将他从水中拉起来,脱下自己的外衣将他裹住,继而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声音沙哑的唤道:“小锦。”

    叶上锦道:“酱油君你不该回来的,咱们的穿越神器没了。”

    “管他什么穿越神器,我只要小锦好好的。”苏洛替他搓着手掌,发现他手冰的骇人,直接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膛上。

    叶上锦挣扎:“别这样,太冰了。”

    苏洛紧紧按住他的手,制止住他的挣扎:“别动,就这样。小锦,对不起。”

    “我没怪你。”叶上锦换了个姿势,手不小心往下滑了一下,耳边立刻传来苏洛的“嘶嘶”声。

    叶上锦警觉:“你受伤了?”

    “腰腹上被砍了一刀,没有多大问题。”苏洛柔声安慰。

    这边花怜月看完了宝剑,转头看叶上锦两人,笑意盈盈的问道:“话说完了?”

    他将目光落在苏洛上,眼中带着几分讥诮的神色:“我以为你会一直沉住气不出来呢。”

    叶上锦抬眸看苏洛,苏洛点头:“不错,我确实藏在暗中。”苏洛顿了顿,补充了一句,“等待机会救出小锦。”

    叶上锦转头看花怜月:“我相信苏洛。”

    花怜月脸上的笑意敛了,冷冷看着二人:“所以你们是准备好一起送死了吗?”

    叶上锦摇头:“不,我们不想死。花怜月,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花怜月有了点兴趣。他倒想听听少年想和他做什么交易。

    “我们替你查出慕容秋寒的下落,你放我们一马,并且把那把宝剑送给我们。”叶上锦窝在苏洛怀里道。

    花怜月满脸怀疑之色:“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把宝剑?”

    “因为带着它威风。”叶上锦开始漫天的胡扯中,“其实我与那慕容秋寒是熟人,我早就想要那把宝剑了,求了他很多回,没想到那个小气鬼怎么都不肯给我。他越不给我,我就越想要,然后朝思暮想,思念成疾……”叶上锦深深叹了口气,“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它,否则我死不瞑目!”

    花怜月愣住了。这是有病吧?

    “怎么样?你答不答应?”叶上锦胡扯完,淡定的看着花怜月。卧槽,好冷,往酱油君怀里缩了缩,还是咱家酱油君好,居家旅行必备啊!

    花怜月歪着脑袋考虑了一下,沉默片刻后,点头:“成交,不过,你那位朋友留下。”

    叶上锦脸扭曲了一下,就像是自家的食物被别人偷啃了一口。卧槽!警报警报,早知道你心怀不轨,果然是打着我家酱油君的主意。

    花怜月轻轻嗤笑一声:“不过是看你那么狡猾,留下他当人质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用得着这么戒备的看着我?”

    苏洛摸摸叶上锦的脑袋,对花怜月道:“我答应。”

    “我不答应!”叶上锦立马接了一句,狠狠的盯着花怜月,“你那么好色,手段又这么厉害,我不能让我家酱油君被你欺负了。”

    “傻瓜。”却是苏洛笑了,在他耳边低声道:“那股聪明劲又跑去哪里了?我答应他自然是因为我有足够的信心,乖,别任。”

    “你真的有办法?”叶上锦知道自己一在苏洛面前就犯傻,没办法啊,有苏洛在,他干嘛要费那个脑子去思考呢?懒惰,本来就是人之本

    苏洛点头,轻轻的咬了一下他的耳垂:“出了玄冥宫立刻去找归远兮,让他护送你离开,然后到离城去等我,等我脱后就去找你。记住,千万不要招惹上孟林川。”

    “哦。”叶上锦点点头。

    “考虑好了?”花怜月看着他们互相咬耳朵,眼中闪过愤怒的神色,却是一闪而逝。

    “考虑好了,我答应你,你让小锦离开。”苏洛道。

    “自然。”花怜月冷冷的目光在叶上锦上掠过,“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若你不回来,或者没有慕容秋寒的消息,后果你是知道的。”

    叶上锦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不过,花怜月,我们说好了,这三个月你要好吃好喝的供着我家酱油君,如果有一丝怠慢,”停顿了一下,“或者猥亵我家酱油君,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慕容秋寒的下落。”

    听到“猥亵”这个词的时候,花怜月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你放心。”

    花怜月还算有点良心,让叶上锦将那一湿衣服换了。花怜月和苏洛将他送出玄冥宫的境外,叶上锦拿着包袱,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花怜月,苏洛是我的,你别想偷吃!”少年的背影明明都消失了,突然又蹦蹦跳跳的跑回来喊了一句,正在往回走的花怜月和苏洛都被他这一嗓子吼的吓了一跳。

    苏洛:“……”我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被人挖墙脚的那种吗?

    花怜月:“……”本宫就算要挖墙脚挖的也是叶上锦这货!

    这下终于放心了。叶上锦拍着脯离开。

    到达山下小镇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叶上锦走进一家客栈,立刻有小二笑眯眯的迎上来:“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叶上锦将上的包袱取下来,开始在里面扒拉银两。扒拉半天,除了换洗的旧衣服和一袋馒头,什么也没有。

    我擦!叶上锦的脸扭曲了一下。好抠门的妖孽!

    “客官……”小二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甩着抹布眼巴巴的看着叶上锦。

    “你们店太破了,爷不住了!”叶上锦大吼一声,转就跑的没影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店小二:“……”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苍穹上独挂一轮寒月。长街上长长的一排灯笼随风摇曳,灯影下一个少年满脸明媚而忧伤的走来。

    我靠!叶上锦越想越憋屈,枉他在妖孽把包袱交给他的时候还小小感动了一番,这不是坑人吗?

    从这里到达归远兮住的那家客栈少说还要赶一天的路程,难不成他晚上真的要露宿街头?难怪自己临走时妖孽笑得那么谋,简直就是太坑爹了!

    人们常说越有钱的越是守财奴,死娘炮,你就守着你那一堆破铜烂铁孤独终老吧!慕容秋寒不要你绝对是最最正确的选择!要是哥的酱油君也这么抠门,哥早就一脚将他踹了!

    叶上锦边咒骂边寻地方坐下,一路走来,路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大家实在都不明白,这大晚上的一个美貌的少年满脸怒容的在街上瞎晃到底是要闹哪样!

    好饿!叶上锦拿出馒头,把它当做花怜月欠扁的头,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怎么这么硬?”叶上锦捂着嘴巴,低头看手中的馒头,脸色渐渐的黑了。花怜月,你这个死娘炮,一生黑,哥恨你!嘤嘤……

    头好痛。叶上锦捂着脑袋在角落里蹲下来。一定是之前泡了太久的寒池生病了,生病的人总是特别的脆弱,叶上锦一想到自己举目无亲,唯一可以依靠的酱油君现在还被扣在玄冥宫,心里不由得委屈了起来。

    好想找个人来关心他。叶上锦抱着膝盖抬头看明月,月影斑驳。头像是要炸开了似的,一波一波的疼,疼得叶上锦恨不得拿块石头直接将它撬开。

    上也开始发,他扯了扯自己的衣襟,觉得凉快了些,于是舒服的叹了口气,就是头疼得厉害,叶上锦直接拿手使劲的搓自己的眉心,搓了一会儿,似乎缓解了一点疼痛,于是再接再厉。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