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苏洛回头飞快的看了叶上锦一眼,手里捏着药包,趁几个堂主将右护法包围之际,药粉直接撒了出去。

    众人没有想到真正的叛徒在这里,毫无疑问的,大家都中招了。

    “漂亮!”叶上锦打了个响指,欢快的朝苏洛跑去,不料脚下崴了一下,直接飞奔了出去。

    苏洛无奈的将他接住:“小心点。”

    叶上锦摸摸头:“我只是想到很快就能回家了,一时高兴地过了头。”

    苏洛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发:“走吧,咱们去取剑。”

    叶上锦跟着苏洛一齐走入寝内,寝内所有人的目光立马齐刷刷的落在了苏洛上。

    叶上锦将苏洛挡在后,一记眼刀飞了出去。

    看什么看!俺们家的酱油君也是尔等路人能觊觎的!

    苏洛看着他护食的动作,满心的柔软,拉着他朝花怜月的走去。

    花怜月抬眸看着他们:“你们想做什么?”

    叶上锦一脸黑线:“反正不会用你的。”

    话音刚落,苏洛立马一掌将劈了个粉碎。

    花怜月:“……”真是太欺负人了!

    苏洛将藏在板内的宝剑取出来,剑是好剑,出自名师之手。叶上锦问:“是这把吗?”

    “应该没错了。”苏洛道。

    叶上锦终于放下心来,目光落在剑盒旁边的羊脂玉瓶上。咦,这是啥?叶上锦的脸黑了一下,不是那什么劳什子的生子药吧?

    苏洛看着他的眼睛,点头。

    花怜月惨了慕容秋寒,甚至起了让他替自己生孩子的念头,于是搜罗四方,终于寻来这生子药,只可惜还没用得上慕容秋寒就叛变了,倒是可怜了叶小受,因为一张脸做了替,受尽了折磨,最后还替花怜月生了孩子。

    叶上锦心里起了一个黑暗的小念头,快速的将羊脂玉瓶收到怀里。苏洛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要怎么处理?”苏洛的目光转到花怜月上,花怜月也转头与他对视。

    “就搁在这里吧,自生自灭。”叶上锦耸耸肩,“反正孟盟主也该过来了,到时候是杀是剐,随便他们,反正我是不想沾上血腥了。”要他亲手取美人的命,实在太没天理!咱就是粗糙的汉子,也干不来这等焚琴煮鹤的事啊。

    接下来就是离开了。

    因为还有个别的少年走路不太顺当,为了节约时间,叶上锦就建(bi)议(po)那些老前辈们一人扛一个。

    出了寝,众人都停下了脚步。

    叶上锦看着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右护法,嘴角抽抽。这货的战斗力也太强了吧!

    苏洛低声道:“你们先走,我来解决他。”将宝剑塞进了叶上锦的手里。

    叶上锦犹豫:“那啥,这宝剑看着锋利的,你先当武器使着。酱油君,我在悬崖边等你,不见不散。”狠下心,将宝剑重新塞回苏洛手中。

    “好,不见不散。”苏洛看着他的眼里满是温柔之色。

    叶上锦带着一群人朝崖边走去,走了几步,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苏洛手握宝剑已经与那右护法斗上了。

    叶上锦怕自己忍不住跑回去,于是狠心扭头,低吼道:“看什么看,逃命要紧。”

    因为平时没少来观察地形,是以找到那处悬崖倒也容易。悬崖边种植着一圈极其艳丽的花,花粉有毒,不过他们提前服了避毒丹,不需担忧。叶上锦从花丛里扒拉出苏洛给他们准备的简易降落伞,招呼江南过来:“你来发,一人一件。”

    等到把东西分发完毕,叶上锦简单的将作方法跟他们讲了,见他们满脸惊疑之色,也不多做解释,叫来江南,低声问:“会水吗?”

    “会的。”江南点头。

    “怕吗?”

    江南犹豫,微微点了下头。

    叶上锦笑:“那敢跳吗?”

    江南毫不犹豫的点头。

    “还记得怎么纵吗?”

    “记得。”

    叶上锦将竹哨放在他掌中,道:“等你到了崖底就放个信号,也好让大家知道你是安全的。”

    江南点头:“嗯。”

    叶上锦微笑:“真是个好孩子。”

    江南的脸微微红了,站到崖边,回头看叶上锦:“我跳了。”

    叶上锦站在崖边,静静的看着江南的影消失在茫茫云海间。风将他的衣袖吹得鼓了起来,发出猎猎的响声。许久之后,一朵烟花在空中绽放,叶上锦的脸色终于由凝重转为轻松。

    有无法抑制喜悦的少年立刻欢呼起来:“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对,我们成功了。”叶上锦轻轻舒了一口气,“你们慢慢来,一个个排队,不要急,跳的时候控制好方向。”

    落阳渐渐西移。

    叶上锦坐在崖边,目光忧虑的看着前方。

    “叶公子,你怎么还不跳?”人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一个胆子最小的少年悄悄靠近他,低声问道。

    “我在等人,他不来,我便不走。”叶上锦转头看他,“你先走吧。”

    少年犹豫的看着他。

    叶上锦道:“走吧,没关系,他说过,不见不散,如果他过来没看见我,一定会着急的。”

    “哦。”少年似乎明白了,慢吞吞的往悬崖边蹭。

    叶上锦看着少年的影消失,倏地站起来,往回走。

    苏洛一定出事了!叶上锦惶惶然的想。要不然他怎么还不来?

    卧槽!叶上锦一想到苏洛出事了这个可能,哪里还能再淡定的下去,转就往回跑。

    酱油君,你千万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山路崎岖,叶上锦没控制好力道,一头栽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脸肯定被擦伤了,要不然怎么这么疼?还有胳膊,叶上锦揉着晕乎乎的脑袋,撩起袖子,胳膊上果然青了好大一块。特么的,叶小受的体质也太差了!

    叶上锦忿忿的起,倏然发现视线内多了一双高高的木屐。

    只有妖孽才喜欢穿的木屐。

    叶上锦顺着木屐往上望,是绣着曼珠沙华花纹的红衣,再往上,一张艳丽到极致的面庞,因为之前被叶上锦蹂躏过,脸颊到现在还是肿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冷意,嘲讽的看着叶上锦。

    叶上锦捂住眼睛。次奥!一定是哥摔出幻觉了!一定是的!剧君你是要玩死哥么?哥不玩了!摔!

    妖孽微微倾,用冰凉的手扒开叶上锦的眼睛,迫使他看着自己,嘴角慢慢的弯起:“锦锦。”

    锦锦你妹啊!死娘炮!叶上锦怒视。脑袋开始快速的运转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妖孽不是中药了吗?正道不是攻过来了吗?为什么妖孽会出现在这里?不对,一定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卧槽!叶上锦眼睛忽的一亮,他貌似忘掉了两货,小秋和小寒。是了,那天小秋服药时冰冷的眼神他明明记得清清楚楚的,泥煤啊,这次真的被坑死了!他就说一路上怎么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如此想着,眼角余光便瞧见小秋和小寒双双出现在花怜月后。

    那么这三天花怜月也都是装的了!果然能沉得住气!

    花怜月道:“你们说,叶上锦哥哥给你们的糖好不好吃?”

    小秋皱了皱眉头,恭敬的答道:“不甜。”

    叶上锦惊奇的瞪着花怜月。

    花怜月得意的笑了起来:“就你那些毒本宫会放在眼里?不过是当糖消遣罢了。”

    叶上锦彻底服了。您老厉害,拿毒药当糖,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

    花怜月手中用力,将叶上锦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不顾他挣扎,一把将他的外衣撕开,顿时瓶瓶罐罐大药包小药包落了一地。

    叶上锦:“?”

    花怜月:“这些东西都没收。”

    叶上锦不甘心的去捞脚边的羊脂玉瓶,花怜月使劲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叶上锦立刻疼得缩回了手。

    花怜月在叶上锦灼灼的目光下拾起那个瓶子,搁在掌心,看了片刻,忽然道:“生子药。”

    叶上锦点头,讨好道:“宫主你我好歹相识了这么多子,相相杀的也很痛快,我现在都快死了,宫主你就大发慈悲,把这生子药给我做个纪念吧。”

    “生子药做纪念?”花怜月微微弯了一下唇角,“锦锦是在暗示吗?”

    叶上锦抬头望天,一脸“哥不懂”的表。掌心忽的一凉,叶上锦低头,是装有生子药的羊脂玉瓶。

    这货还真是好哄。叶上锦乐了,他当然知道剧君勾搭上了妖孽,也知道自己暂时死不了,这瓶生子药他留着可是大大有用的,就等着用它来刷boss了。

    花怜月忽然道:“你笑什么?”

    叶上锦立刻不笑了。

    “给我笑。”

    打死不笑!叶上锦捂脸,小样的,打哪儿都行,就是不许打脸。

    “真难看。”花怜月看着他脸上被山路磕出来的伤痕皱眉道。

    对,就您老好看。叶上锦懒得理他,忽然脖子后面一紧,竟然是被花怜月拽住了后领。

    卧槽!这也太丢脸了。叶上锦拼命的挣扎,花怜月直接给了他部一掌,叶上锦老实了,很憋屈的被花怜月半拎着离开。

    “话说宫主您打算带小人去哪里?”

    花怜月不语。

    叶上锦重重叹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刚站稳,后背就被大力一推,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前头栽去,更悲剧的是,前面没路了。

    叶上锦一头扎进池子里,冻得打了个哆嗦,挣扎几下,刚从水里冒出头,就被一只脚踩了下去。

    My god!叶上锦只想爆粗口,穿着木屐踩别人的头是很不礼貌的事

    叶上锦在水里憋了一会儿,学乖了,游到池子中央,刚探出个头,只见眼前红影一闪,脑袋又被踩了一下。叶上锦揉着脑袋缩回水里,冻得直打哆嗦。

    花怜月落在池边,负手观望。

    叶上锦看着那抹红色的影,气得牙痒痒。再这样下去,不是被花怜月踩死,就是被冻死,或者是被淹死。

    踩死?冻死?淹死?我靠!哥不想死啊啊啊!花怜月,你够了啊!

    叶上锦憋不住了,探出头来,刚呼吸到一口空气,就见花怜月足尖一点,飞了过来,一只脚刚好踏在他头顶。

    叶上锦脸色憋得通红,支着体,一动不动,竟然没有再沉入水中,所以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花怜月回头,见少年没有被自己踩回水中,也有些吃惊,考虑要不要再踩上一脚。

    “stop!”叶上锦连忙叫停。

    虽然花怜月没听懂他的意思,却很厚道的没有再补上一脚,而是站在池边悠悠问道:“滋味如何?”

    叶上锦想了一下:“还好。”

    花怜月:“……”

    叶上锦:“就是冷了点,宫主,我能先上去吗?”

    花怜月冷冷哼了一声:“这是本宫用来练功的寒池,别人求都求不来。”

    “侯爷说过了,咱没这练武的天分。”叶上锦脱口而出。

    “侯爷是谁?”花怜月眯起眼睛。

    “我家的狗啊,名字就叫侯爷。”叶上锦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体型很大的那种,可凶残了,如果不给他顺毛,他没准就咬你。”

    花怜月:“……”

    叶上锦慢慢的朝池边摸过去,花怜月立马看了他一眼。叶上锦不敢动了,站在水中:“宫主,能问你一件事吗?”

    “问。”

    “苏洛在哪里?”

    “苏洛是谁?”

    “就是那天和我在一起穿白色衣服的男人。”叶上锦真的很着急,要不然他也不会冒着找抽的危险直接问花怜月了。关心则乱,他是真的乱了。卧槽!什么淡定,什么智取,通通见鬼去吧,他现在只想知道苏洛是不是安全的!

    “哦,就是那个一掌劈了我的那位。”花怜月点头,然后……就没了下文。

    叶上锦巴巴的竖起耳朵,差点哭了。

    花怜月忽然神神秘秘的歪了一下脑袋:“听到了吗?”

    “什么?”叶上锦一愣。

    “头颅被砍下来的声音。”

    花怜月一脸享受的表,让叶上锦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原来正道与玄冥宫的一战是玄冥宫胜了,叶上锦想,死了很多人吧,即便这次真的逃出去了,只怕自己和苏洛也会被正道拉入黑名单。不过,幸好那些少年们都逃了出去,这样说来,他们也不算满盘皆输。不过妖孽这货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天,到底在打什么歪主意?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