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鉴于玄冥宫弟子还不知道宫主内发生的事,外一切如常。叶上锦去厨房领了食物,大摇大摆的回到寝内。

    “大家都饿了吧,快来吃饭。”叶上锦将领来的饭菜交给江南,转头去看妖孽。

    妖孽被绑在脚,衣衫不整,脸颊高高肿起,一条血线凝固,眼睛合起,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叶上锦将燕窝粥从食盒中取出来,晃到花怜月跟前,蹲下,挑挑眉头:“妖孽?”

    “你叫我什么?”花怜月睁开眼睛,看着他,面无表的道。

    “我喊你了吗?”叶上锦无辜的瞪着他。

    花怜月:“我听清楚了。”

    叶上锦:“……”听清楚了你还问!多此一举!

    “饿了吧。”叶上锦的眼中绽出晶亮亮的光芒。

    花怜月头皮发麻:“不饿。”

    “还嘴硬!”叶上锦用勺子搅了搅燕窝粥,“哥知道你贵,吃不惯粗食,这不,哥特地帮你把燕窝粥端过来了,乖,张嘴。”

    花怜月下意识的将嘴巴抿起了。

    “你这熊孩子,你想饿死吗?”叶上锦佯装发怒。

    花怜月满头黑线。这货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叶上锦一眼就看穿了花怜月的心思,叹道:“你也就别胡思乱想了,我真的没其他想法,解开你的双手束缚我又不放心,只好亲力亲为了。放心,我虽然想虐你,却真的没打算让你挨饿。不吃饱哪有力气受虐,你说是吧?”

    花怜月:“……”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真相!

    花怜月到底没吃,叶上锦也不强迫。他不吃更好,省得还要伺候他生理需求,俗称便便。

    叶上锦在寝呆了两天,因为之前的假命令,这两天果然没人敢进来。即便是有人怀疑,一想到花怜月那残暴的子,也不敢有所动作。花怜月这完全是自己挖坑将自己埋了,所以不怨叶上锦坑他。

    第三天的时候,少年们已经勉强能站起来走几步了,叶上锦知道实施下一步的计划时间到了。于是故技重施,从厨房里领了十几个馒头和一壶酒去了地牢。

    馒头是给地牢里那群饿得前贴后背的老家伙们准备的,酒依旧是用来“孝敬”看守的,只不过这次的酒水里加了料。那些个守卫上次喝过叶上锦的酒,这次不疑有他,接了酒壶,笑眯眯的让他进去了。

    叶上锦刚走进地牢中,那些武林前辈立马注意到了他,虽然没有人说话,彼此交错的视线却传达了丰富的信息。

    叶上锦将馒头递给他们:“先补充力气。”

    只听得人群中传来弱弱的一道声音:“为什么每次都是馒头?”

    叶上锦嘴角抽抽。有的吃不错了!要不是看着你们还能利用,哥才不想管你们呢!

    估摸着药效也该发挥作用了,叶上锦出去了一趟,发现那些守卫果然个个都躺在地上睡得不省人事。快速的寻到钥匙,叶上锦再次回到牢房,将牢门的锁打开。

    那些老家伙得了自由,个个激动之色溢于言表。

    叶上锦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大家先安静,跟我走。”

    因为正道还没有完全攻上来,内这边也没有得到消息,叶上锦不敢轻举妄动,带着他们去了花怜月的寝

    老家伙们见到花怜月手无缚鸡之力的躺倒在地上,个个红了眼冲了上去。叶上锦一看,心道坏了,赶忙拦在花怜月前,霸气侧漏的宣布道:“他是我的人!”

    武林前辈们:“……”

    花怜月:“……”

    叶上锦汗了一把,补充了一句:“我要交给孟盟主的。”

    “你是孟老匹夫的什么人?”后的花怜月开口。

    自然什么人都不是。叶上锦心里默默跟了一句,面上一副懒得理他的表

    “好了,恩怨先放下,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逃出去。”叶上锦清了清嗓子,从怀里取出一只瓶子交给江南,“一人一粒,发给他们。”

    江南点头。

    叶上锦道:“此乃避毒丹,服下于体有益。”

    少年们还好,都一脸坚信不疑的服下了避毒丹,倒是那些老家伙们惜命的很,彼此看了一眼,犹豫着将药丸吞下。

    叶上锦满意的笑了笑:“看在你们如此信任在下的份上,在下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实话告诉你们,我们此次出逃的路线要经历穿越毒花丛,跳崖,潜水几个步骤,不过在下可以保证众位命无虞便是。现在,举手投票表决,愿意跟我走的举手,不愿意的……我不介意再将他关进牢里。”

    “跳崖?叶少侠莫不是在同我们开玩笑吧?”一年龄看起来约莫五十来岁的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曾经的大侠现在的俘虏开口道。

    叶上锦冷冷而笑:“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老夫不走,老夫绝对不拿命开玩笑。”那人坚决道。只要有一人动摇,其让人也跟着开始动摇起来,毕竟跳崖不是过家家。

    “不好意思,我现在突然想拿各位老前辈们开玩笑了,怎么样,今天的馒头味道不错吧?”

    “你、你下毒!”

    叶上锦不语,默默在心里道:哥可没这样说,一切都是你们脑补出来的,与哥无关!

    “交出解药!”那人见叶上锦不语,以为他默认,立即怒极攻心,就差扑过来抢解药了。

    “解药没带,各位若是想要解药的话,不防逃出去,到时候解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叶上锦凉凉道。既然都扮演了坏人,那么就一次过个瘾好了。

    “你、你无耻!”

    “我有齿,还比你们的都白!”叶上锦龇牙,眼角余光瞥见花怜月似乎笑了一下。

    叶上锦转头,花怜月立马敛了笑容,懒懒的看着他,仿佛在嘲讽他:瞧,内讧了吧!所谓正道就是虚伪!

    叶上锦握拳,狠狠一眼瞪了回去:哥自有办法收拾他们。

    再不管妖孽的挑衅,叶上锦重新将头扭了回来,朗声道:“现在开始投票,愿意跟哥跳崖的举手,不愿意的都去死吧!”

    众人:“……”

    全票通过。

    很好。叶上锦满意的笑了笑,看来哥还是很有当恶人的潜质。

    “嗯,看来大家都是识时务的俊杰!很好!那么现在要做的事就是……睡觉。”

    众人:“?”

    叶上锦满脸无辜:“我没开玩笑,真的,睡觉是为了养精蓄锐。别这样瞪着我,自己找地方休息,明天要是没力气逃跑直接就地消灭。”

    众人齐刷刷的打了个寒颤。这货到底打哪儿冒出来的?太凶残了有木有!

    就是有再多怨言,不服的人也不敢跟叶上锦对着干,这一屋子里除了花怜月,大家都没武功,这少年唯一的优势就是上藏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药,谁靠近直接灭谁,咱就是有九条命也不住这么折腾呀。于是小小的心思刚冒出了个头,就被果断的掐掉了,是以,这一天虽然开始闹得不愉快,后面大家相处的倒也融洽。

    一夜过去。

    天亮的时候,江南慌慌张张的从外跑进来:“叶公子,不、不好了,正道攻打进来了。”

    叶上锦与花怜月同时睁开眼睛。

    叶上锦:“正道攻打过来是好事呀。”

    “不、不是。”江南喘着气,“外面打起来了,有、有人朝这边来了,说是正道攻过来这么大的事玄冥宫主都不出面,实在太过异常,就过来看看,叶公子,怎么办?”

    “不用怕。”叶上锦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转头看花怜月,“宫主,恭喜你,有人来救你了。”

    “不过一群废物而已。”花怜月不屑的嗤了一声。

    叶上锦不语,双手背在后,颇具大侠气概的走了出去。如他所料,来的都是玄冥宫内颇有地位的几个堂主和护法。

    叶上锦一眼就看到了顶着左护法脸的苏洛,二人默默交流了一下眼神。

    叶上锦咳了咳,开口道:“宫主派我出来问问大家有何贵干?”

    “我要见宫主,他的,那些伪君子都快打进家里来了,为宫主,为了一个男人整天缩在乌龟壳里算什么!”

    居然敢骂花怜月,真乃勇者也,叶上锦很佩服的看了那人一眼。方正脸,络腮胡子,年龄四十上下,武器是斧头,果然是满脸正气!

    “宫主的意思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还有脸过来质问他。”叶上锦不慌不忙的道。

    “啥、啥意思?”方才骂花怜月的大汉愣了一下。

    “宫内出了内,且此人地位超然,熟悉宫内布局和大小事务。”叶上锦慢悠悠的道。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莫不满脸疑色。

    “宫主有令!”叶上锦突然拔高声音,“命令尔等速速查清细之事,否则宫规处置。”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廊柱上。被摔的那人吐了一口血沫,狼狈的站起来,目光狠厉的看着苏洛:“左护法,你什么意思?”

    “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右护法?”苏洛已是满脸愤懑,“枉宫主如此信任你,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你将我们玄冥宫出卖了。”

    “我出卖玄冥宫?”右护法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话,再也忍不住,双手叉腰哈哈大笑起来,“你有什么证据?”

    “这就是证据。”苏洛从袖子里取出一封信笺交到一位堂主手上。

    “给我看看。”右护法警觉的看着苏洛。

    “没错,果然是这厮出卖了我们玄冥宫。”那堂主看完信后,满脸怒色,大声叫道:“我们一齐杀了叛徒。”

    “你们敢!”右护法武功到底是几人当中最厉害的,平白受了诬陷,哪里肯束手就毙,立刻起掌反攻。

    于是,吵架升级为群殴。叶上锦满眼冒着粉红泡泡看着苏洛撩起袖子掐架,果然是俺们家酱油君,就是掐架,咱也掐的风度翩翩!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