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处理完这些少年的事后,接下来就是地牢中的那些老家伙了。那些老家伙在江湖上打拼久了,比狐狸还要狡猾,要想搞定他们绝对不容易。但是,人都是有弱点的,尤其是被入绝境里的人,很容易就能被别人突破心理防线。

    叶上锦晃去厨房,要了十个又大又白的馒头和一壶好酒,用漂亮的食盒装了,又晃去了地牢。亮出玉牌,那些看守的家伙简直跟见了爹妈似的,点头哈腰,差点没在脸上写着“大大您最大”几个字。

    叶上锦默默的抹了一把汗,当花怜月面前的红人也吃香的,只是这前提条件有点凶残,估计没几个人愿意拿命来博,他也是迫不得已啊。

    “两位大哥辛苦了,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请各位笑纳。”叶上锦取出准备好的酒笑眯眯的交给两个看守的,并不由分说的将他们拉到一边,“两位大哥慢慢享用,放心,我不会告诉宫主的,至于里面的老家伙们,交给小弟,小弟正好要替宫主将秘籍问出来。”

    两个看守的有些犹豫,叶上锦立刻板起了脸色:“你们这是不给小弟的面子?”

    “不敢不敢……”两人自是知道叶上锦在玄冥宫主那里的地位,不敢得罪。

    叶上锦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这就对了,我已经想出来办法,很快就能完成宫主的任务,等宫主高兴了,好处自然少不了你们的。”

    “那我等在此谢过叶公子了……”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中的贪婪之色自然无法逃过叶上锦的眼睛。

    叶上锦嘿嘿的笑了两声,极其猥琐的提着食盒往地牢中走去,直到彻底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中,才露出牙齿,露出一抹计得逞的险笑容。

    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芒,长长的甬道中暗潮湿,一股霉气扑面而来。

    叶上锦凭着记忆准确的找到关押武林前辈的牢房,拎着食盒笑眯眯的站在牢外朝他们打招呼:“各位前辈饿坏了吧。”

    自上次花怜月离开后,特意吩咐过看守的人,三天提供一次食物,即便是怀高深内力的人都敌不过饥饿,更何况这些老家伙被废了武功。

    叶小受的相貌本来就出众,那些人整被关在这里,很少见到陌生人,自然将他记得清楚,见到他过来,个个目眦裂,恨不得将叶上锦生吞活剥了。

    叶上锦无辜的耸了耸肩:“我不是坏人,真的,看,我还给你们带来了好吃的。”他将雕花的食盒盖子掀开,露出里面又香又嫩的馒头。

    “你这妖人,快点放我们出去!”

    “真的不吃?”叶上锦有些遗憾的拿出一个馒头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吧唧吧唧嘴巴,“真的好吃的,你们不吃,扔了多可惜啊。”

    地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咽口水的声音。他们现在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少年。

    叶上锦索在地上蹲下,漫不经心的咬着馒头,一脸苦恼的样子:“我知道你们不肯信我,我也没办法啊,我总不能把信物带在上吧,要是被搜出来,我的小命岂不是玩完了。”

    “你说什么?”其中一人干巴巴的问道。

    “我说,”叶上锦抬起眸子,“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却不肯信我。”

    “你有什么可以证明你的份?”

    “我说了吧。”叶上锦一脸“我就猜到”的表,“你以为我来玄冥宫干什么的,随带着能证明份的东西岂不是找死?”说完这句话后,他密切的关注着地牢里老家伙们的反应。

    老家伙们对视一眼,从彼此目光的交流中算是认同了少年的说法。

    “那你是谁派来的?”其中一人问道。

    “孟盟主啊。”除了武林盟主还有谁愿意关心这些老家伙的生死?这一点叶上锦真的没骗人,只是武林盟主攻打玄冥宫的计划还在酝酿中,关于正道攻打玄冥宫的剧原文中一笔带过了,好像连结果都没提。

    老家伙们一阵动,甚至有人泪盈眶:“孟盟主总算没忘记我们几个老家伙啊……”感叹了一阵,又将目光移到了叶上锦上,略带着点鄙夷,“不过孟盟主怎么会派你来?”

    叶上锦冷冷一笑:“你们以为派个武林高手来就能将你们救走?未免太过天真,如果玄冥宫真的能来去自如,你们又何至于被花怜月关押了这么久?”

    叶上锦这一番话无疑是扇了这些老家伙一巴掌,不过同时也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能毫不留的鄙视他们这些武林前辈们,看来这个少年在武林盟主那里地位很高。至于为何要派一个一点武功都不会的少年来救他们,脑补的结果当然得归功于孟盟主的大智慧。试问谁能想到这么一个怎么看怎么像男宠之类的少年竟然是武林盟主安插在魔宫里的内应?!

    叶上锦要的就是他们脑补的结果,一切尽在不言中,有时候未说完的话永远比说完的管用,因为你永远也无法预料别人脑补出来的效果。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知这位少侠如何称呼?”

    过了一把少侠瘾的叶上锦笑着回道:“不客气,敝姓叶。”

    “原来是叶少侠,失敬失敬。”

    “各位无需多礼。”叶“少侠”叶上锦很是受用的点点头,“要想救出各位前辈们,还需要前辈们提供一样东西。”

    “少侠但说无妨。”

    “各位前辈们也知道,孤掌难鸣,孟盟主若想彻底打败玄冥宫没有各大门派的支持是不可能的,各位前辈们也知道,虽然盟主贵为武林白道首领,但这江湖上的事岂是那么简单的……”

    “少侠无需再说,我等明白了。”

    叶上锦笑了笑,不再多言。哥废了这么多口舌就等你们这句话了。

    “不知少侠需要我等如何相助?”

    叶上锦凝目想了一会儿,开口道:“就一人交出一样可以证明各位份的信物吧,我想办法将信物送到各位所在的门派中,等各位门派中人确认各位份后,想必那时一定会心甘愿的助孟盟主攻打玄冥宫。到那时,我再到这里来悄悄将各位放了,各位就趁着玄冥宫与白道激战时逃出玄冥宫,至于逃跑路线,晚辈也替各位前辈们想好了,绝对万无一失,不知各位前辈可愿与晚辈赌上一赌?”叶上锦抬起晶亮亮的眸子看着他们,一口半是文言半是白话的腔调说的有模有样。

    他也不着急,慢慢的等着他们用眼神交流。十多个老家伙也被关的红了眼,即便这少年是骗人的,他们也愿赌上一赌,于是各自拿出信物交给叶上锦。

    幸而他们的信物不大,放在食盒里也算隐蔽。

    叶上锦站好,笑眯眯的道:“各位前辈且等晚辈的好消息。”说完就走,走到一半的时候被他们叫住。

    叶上锦皱皱眉。他们反悔了?

    只见其中一人指着他手中的食盒:“把馒头留下。”

    如此过了三天,花怜月回宫。如叶上锦猜测的那样,关于慕容秋寒的消息果然是属下为了讨好花怜月而伪造的,花怜月火急火燎的跑过去一看,发现所谓的“慕容秋寒”是另外一个人,当即狂化,直接血洗了分堂。

    满煞气的花怜月归来,宫内所有弟子自然是避之不及,叶上锦也找了个地方将自己藏了起来。他才不想没事找晦气!

    至于内他是不敢呆了,反正与苏洛的约定也过了好几天,不如出去探探风。说到做到,叶上锦避开耳目,迅速的溜了出去,大概是花怜月心不好,也没空来抽他,出去的这一路甚是顺利。

    出了花怜月寝的范围,气氛倒不似之前紧张了,叶上锦有花怜月给的玉牌,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也没人管。

    他寻思着怎样才能找到苏洛,忽然背后贴上一个人来。叶上锦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就要用手肘去撞那人。撞到半路的时候,手腕被人握住,耳边是苏洛熟悉的嗓音:“小锦,是我。”

    “敢吓哥,找抽啊你。”叶上锦恶狠狠的回头,果然发现苏洛顶着左护法的脸站在自己后。

    “我不是故意的。”苏洛很真诚的道歉,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媳妇。

    叶上锦见他这副模样,心中略觉得有些愧疚,于是伸出爪子,踮起脚尖在苏洛头上摸摸:“乖,不委屈,是哥说话重了点……”

    苏洛:“……”这种受宠攻的剧模式真的没问题吗?

    叶上锦的个子比苏洛矮,很容易就被苏洛拉进了怀里,苏洛弯了弯嘴角,决定掌握回主动权,在他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柔声问道:“有没有想我?”

    “这个……还真没想过,你也知道的,刷boss这种事太耗气血了,哥没时间啊。”受君没心没肺的答道。

    于是攻君郁卒了。

    叶上锦得意的笑了一下,迅速的在苏洛脸颊上亲了一口,低声道:“骗你的,我想你想的肠子都疼了。”

    苏洛捂住了嘴角。

    叶上锦:“怎么了?”

    苏洛:“牙疼。”

    叶上锦:“……”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