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花怜月的寝离院子不远,大概走个十分钟的路就到了。寝周围很安静,几乎很少看到下人,大概是因为花怜月喜怒无常的子,下人都不太愿意靠近他的地盘。

    听说上一个伺候花怜月的小厮就是因为在他吃饭的时候小小的咽了口口水,结果被花怜月当场戳破了胃,想想这个场景就觉得骇人。

    叶上锦十分怀疑,花怜月是不是因为没有人愿意贴伺候他才不得已留了他一条小命,花怜月如此痛恨慕容秋寒,搁他的子,还不直接开虐,哪里有将人放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道理?

    无论是不是这个原因,都不用去追究了,时间不多,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拿到宝剑,将那些受害的少年送出去,至于地牢里面的老家伙,如果不是为了利用他们,叶上锦才懒得救他们的。一来觉得他们活的长的,即使是现在死了也亏不到哪里去,二来大概是因为叶上锦平时网络小说看多了,总觉得那些正道人士很伪善,好感度不高。

    踏进内,那些少年还是安安静静的跪在地上,不过很奇异的是,他们的上居然穿了衣服!大概是因为太久没穿衣服的缘故,布料又太差,那些少年虽然跪得笔直,子却在晃,很难受的样子。

    见叶上锦进来,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抬眸朝这边看来。叶上锦望了他们一眼,见寝内太安静也就没说话,走入内室,发现花怜月早已回来,此刻正躺在上睡得香甜。

    是雕花的红木大,被子是绣着精致花纹的锦缎被面,单洁白如雪。妖孽安安静静的躺在上,合起双眸,睫毛又黑又长,露在被子外面的一截手腕让叶上锦忍不住想起了“皓腕如霜雪”的句子。

    真真是一个倾国倾城并可怜的妖孽,前提条件得是妖孽的武力值为零,柔弱易推倒。

    叶上锦发呆的瞬间,妖孽的眼睛忽然睁开。叶上锦一时没反应过来,吓得小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妖孽懒懒的看了他一眼,用那种刚睡醒的慵懒嗓音问道:“看够了没有?”

    叶上锦下意识的想摇头。真正能入画的美人儿就是一辈子也看不够呀!

    妖孽的脸色忽然一变,冷冷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叶上锦往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他。

    花怜月从上坐起来,长发海藻般的散在后。他烦躁的将头发拢了拢,朝叶上锦招手:“你,过来,替本宫梳头。”

    叶上锦犹豫了一下,四处张望,果然发现妖孽的房间里有一面镜子,镜子旁边就搁着一把玉质的牛角梳。他将梳子握在手中,走到花怜月的后。

    妖孽的头发很长,一般来说,古人的头发都很长。照理来说,古人崇尚体发肤受之父母,头发什么的从来不剪,加上吃饭营养跟不上,头发分叉干枯是常有的事,更何况洗一次头特别麻烦,所以头发肯定是又油又臭,偏偏这妖孽的头发滑的跟丝绸似的,还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难道这也是因为主角的光环?

    叶上锦看着花怜月长长的头发,忽然想起电视上的洗发水广告。就这样将梳子搁在他头上,也会顺着头发滑下去的吧?

    花怜月见他发呆,忍不住抬眸看了他一眼,皱眉:“你的头发……”

    “我的头发?”叶上锦看了看自己用发带绑起来过后及肩的头发。因为刚开始嫌头发太长不好打理就拿起剪子直接剪了一大截下来,反正他又不是那些古人。挑眉看了看花怜月,没想到这妖孽做事出格,思想还保守的嘛。哥要不是怕出门被人围观,还没剪个小平头,否则非得吓死你!

    “好丑。”妖孽下结论,伸手将他拉进怀里。叶上锦不防,撞上他的膛。

    叶上锦的体一僵。

    花怜月将他的头发握在手中,眼神飘忽:“我方才做了一个梦。”

    “宫主,我不是周公。”叶上锦说完了这句话后就闭上了眼睛,他以为花怜月肯定会直接将他踹出去,他已经做好了当皮球的准备。不料花怜月只是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眼神温柔的不像话。

    叶上锦:“?”这是黑化吧?是黑化吧?

    “你不要怕。”花怜月轻声道。

    叶上锦睁开眼睛,视线正好对上花怜月的下巴。花怜月的下巴比较尖,线条分明,大概是因为他整个人瘦瘦高高的缘故。他的皮肤不似普通江湖人经历风吹雨打的粗糙,而是略带点苍白,这跟他很少出门养尊处优的生活有关。长长的睫毛下是合起的双眸,因为睫毛过于漆黑,从叶上锦的角度看来,是一条弯弯的弧线。

    妖孽大概是想起了方才的那个梦境,表很温柔,连带着有棱有角的面部都变得柔和起来。

    “我梦见了你。”

    叶上锦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妖孽所指的“你”应该是慕容秋寒。从原文剧里可以知道,花怜月对慕容秋寒是一见钟,也很上心,依着他暴敛的子,平时若是看上什么东西直接用武力抢过来便罢了,对上慕容秋寒,他是费尽了心思,下足了功夫才将人推倒在上。

    可以看得出来,慕容秋寒是真,被真背叛,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接受不了,更遑论花怜月的子里有那么一点点小变态。可是,这些都无法掩饰花怜月其实曾经真的真的很喜欢慕容秋寒这个打酱油的渣受!好吧,想到这里,叶上锦有那么一点点小同花怜月这个孤独的妖孽了。

    花怜月确实是孤独的,翻他的成长史就知道。但凡是魔道之主的继承人成长的路线都必然是一路踏着血腥和背叛走过来的,花怜月也不例外。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便经历过惨痛的背叛,那一次,他失去了师父、朋友,体会到了人本质里的罪恶,也是从那一次开始,他的三观经历了惨绝人寰的崩坏,从此朝着大变态的路线一发不可收拾。

    叶上锦叹了一口气,所以说天朝人民为什么都崇尚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了。从小养成的变态属真的很危险啊,祖国的花朵就该好好呵护。等等,花怜月就算是花朵,也该是朵罂粟花吧!

    “那个时候的你也像现在这样,傻乎乎的……”

    哥傻乎乎的?!叶上锦眼神凶狠的瞪着花怜月的下巴,等哥虐你虐到哭,让你知道什么叫高智商!

    花怜月的手从他的脸颊上抚过,叶上锦很想一巴掌给他拍下来,奈何武力值差距过大,他现在的战斗力完全是个渣。

    那只手的掌心带着薄薄的茧,保养的再好,也改变不了剑客的宿命。叶上锦僵在他怀里完全不敢动,花怜月的那只手比世上最致命的武器还要恐怖,滑过他的脸颊,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次叶上锦再也不能淡定了,果断的伸出双手,使劲的想将那只手扒开。偏偏那只手跟铁箍似的,怎么都扒不下来。叶上锦觉得呼吸渐渐困难起来,眼前也开始冒出金光闪闪的星星,就连面色都开始朝着青紫色发展。

    花怜月仍旧闭着眼睛,手中力道慢慢加重:“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说,为什么要背叛我?你喜欢玄冥心法,我可以送给你,你想要万人之上的地位,我也可以给你。你为什么要逃呢?”

    卧槽!叶上锦很想喷他一口血。你要真告白去找正主啊,搂着个替算个毛英雄啊!哥快死了,放开哥啊啊!!

    出于护生命的本能,叶上锦在感觉到死亡来临的时候,很明智的选择放弃与花怜月那只手的战斗,而是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叶小受的指甲很长,出于拿指甲当武器很方便的心理,叶上锦没有剪它,反而将它打理的很精心,很具威胁

    叶上锦亮出自己的爪子,视线已经模糊了,根本看不清前方,不过凭着记忆他还是很准确的找到了花怜月的脸,然后坚定的挠了下去。

    哥这次不挠你满脸血哥就枉为穿越者!

    这一爪子的效果很明显,花怜月松开了他的脖子,一掌将他推了出去。这一掌用了三成内力,叶小受的体柔柔弱弱的,哪里承受的住。所以最终的结果是叶上锦飞了出去,撞在了桌角上,当即额头便磕出了一个又红又肿的大包。

    叶上锦摸了一下,没有摸到血迹,算了一下,觉得自己还不算亏。突然口处一阵剧痛,再也无法控制的呕出了好大一口鲜血。

    叶上锦低头看着血淋淋的掌心,昏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卧槽!算错了,这次亏大了!

    叶上锦是被人推醒的,睁开眼睛,跌入眼帘的是一张稚嫩的脸庞。他觉得自己好像失忆了,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想起这人是谁。

    “叶公子,你没事吧?”少年的声音依旧带着怯意,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像只受了惊的兔子,只要你露出一丁点凶狠的表,他马上就能跑得没影。

    叶上锦用手撑着地坐起来,这才发现他还躺在之前昏过去的地上,地上和他的衣服上还有血迹,他自己吐出的血,倒是花怜月不见了。

    叶上锦以为这次死定了,即使死不了,也肯定是在乱葬岗之类乱七八糟的地方醒来,完全没想到自他昏过去之后根本没人动他。

    摸了摸口,那里还疼的,于是在怀里掏了半晌,掏出一个瓶子,取出药丸吞下去。

    幸亏苏洛塞给了他不少药。

    先前的少年目光担忧的看着他,言又止。

    叶上锦将药瓶重新塞回怀里,抬眸就问:“花怜月人呢?”

    少年犹豫了一下:“主人他出去了。”

    “出去了?出去干嘛?”

    “公子昏过去之后,有人来报,说是有慕容公子的消息了,主人来不及处置公子你,就急匆匆的走了。”

    叶上锦心中暗暗的抹了一把汗,原来是这慕容秋寒救了他啊。不过,从原文剧来看,慕容秋寒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也就是说这次的消息是假的了。可想而知,这次花怜月回来得有多少人跟着遭殃。

    时间紧迫,叶上锦管不了那么多了,但是,心中的疑惑一定要问出来:“花怜月怎么舍得让你们穿衣服了?”

    少年的脸红了一下,扭捏着子,似乎是很不舒服的样子:“主人说光着子影响不好,就赐给我们衣服了。”

    叶上锦不知道花怜月的转变是不是因为自己,也不敢在这上面赌,咳了两声,又问:“那件事你们想好了吗?”

    少年点点头。

    “大家都同意?”叶上锦挑高了声音,有些吃惊。

    少年连忙摇头,有些着急的样子:“我、我还没和大家说,不、不过,大家一定是愿意的,叶公子说得对,与其这样没有尊严的活着,不如轰轰烈烈的去闯一次。”

    叶上锦不置可否。

    少年又道:“我、我本姓江,单名一个南字,家里世代经商,这次是我、我头一次出去与别人谈生意,没想到在半路被、被劫了去,已经有两个月了,家里人肯定担、担心的不得了……其他人也跟我一样,都是好人家里出来的孩子,叶公子,您一定要救救、救救我们。”

    叶上锦安抚的将手搭在他肩膀上:“别担心,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你尽快把决定告诉大家,若有不同意的……”他垂下眼帘,掏出一包药粉,放在江南的手里,“想办法把这个放进他食物里,放心,不是毒药,只会让人的意识变得混沌,过了几天就会痊愈。至于那个叫小秋和小寒的,先不要让他们知道,到时候他们若是愿意走就让他们跟着,若是不愿意跟着便罢了。”

    小秋与小寒跟这些少年不同,从原文来看,即使他们被花怜月虐待的快要死掉,也从来没有恨过花怜月,反而将仇恨转移到了叶小受上。没错,原文中因嫉妒陷害叶小受的就是他们,这一点,叶上锦不得不防,虽然不能直接解决掉他们,也不能让他们破坏自己的事。

    江南将药包抓紧,点点头:“我明白了,那计划……”

    叶上锦笑了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武林盟主那边派来的,武林盟主早就想剿灭玄冥宫了。”要想取得别人的信任,首先得有足够的资本。叶上锦才不相信江南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如果不抛出一个强硬的后台,这个计划很可能就会因为江南和那些少年缺乏的安全感而搁浅。

    江南张大嘴巴,难掩眼中震惊之色。

    叶上锦在心里得意的笑了两声。即便哥的份是伪造的,哥敢打包票,就哥这金手指开的,也比那劳什子武林盟主的内应靠谱多了。

    “我份要保密哦。”叶上锦哄孩子的语气让江南忍不住抬了一下眸子,江南以前虽然不掺合江湖事,然在玄冥宫呆了两个月,正邪两派之间的斗争也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成为玄冥宫的敌人,那么最好落脚的地方无疑是武林盟。

    叶上锦将计划简单的和江南说了一遍,当然,瞒了自己和苏洛想偷东西的那一段。

    江南听完,脸上终于露出放心的表,露出牙齿,对着他乖巧的笑了笑。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