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直面妖孽宫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刚才听花怜月说男扮女装是为了偷东西,叶上锦回想了一下原文剧,花怜月在原文中找来找去不就是为了他那本被慕容秋寒偷走的玄冥心法吗?

    呃,这里提一下原文剧吧。在原文里,慕容秋寒是武林盟主孟家的弟子,被委以重任派去玄冥宫当卧底。花怜月对慕容秋寒一见钟,死缠烂打,终于将慕容秋寒追到了手。

    谁料慕容秋寒表面上深款款,背地里却偷了花怜月的玄冥心法,将花怜月打伤后逃走了,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了踪迹。

    自那之后,被人背叛的花怜月开始黑化,上了调、教这项伟大而暗黑的职业。但凡江湖上有哪位少年与慕容秋寒生的有一丁点相似,都会被他抓进玄冥宫里进行各种调、教,直到最后变成眼里只有主人的宠物。

    因为叶小受与慕容秋寒的相似度很高,在客栈里被玄冥宫的弟子看见了,那弟子为了讨好花怜月,就在苏洛的眼皮底下偷走了叶小受献给花怜月,从此以后叶小受便成了那苦的替,被迫接受花怜月各种发泄的折磨。

    更倒霉的是,花怜月宫中还有一种生子药,花怜月为了试试它的效果,就将生子药喂给了叶小受吃。在一次强哔——后,叶小受竟然真的怀孕了。

    对于男男生子这种逆天的剧,叶上锦已经无力吐槽了。反正叶小受被发现怀孕之后,花怜月突然一改常态,对他好了起来,还答应他,只要他乖乖生下孩子,以后他的宠物将只会是他叶小受一人。

    叶小受在容锦那里受到了伤害,又一路遭受折磨,花怜月难得的柔感动了他,于是答应他将孩子生下来。花怜月见他乖巧,又愿意生孩子,心也好了起来,决定将慕容秋寒彻底忘掉,从此以后洗心革面开始做一个好人。

    然而,命运它不折腾几下它就不能称之为命运,花怜月对叶小受的宠引来了以前那些被折磨过的少年的羡慕妒忌恨,于是,一场名为陷害的大戏悄悄上演。

    叶小受被各种人证物证推上了细的道路,更重要的是,花怜月真的相信他是既慕容秋寒之后孟家派来的第二名细,于是,被背叛过一次的花怜月出离愤怒了!

    所以叶小受倒霉了,接下来的剧自然是各种虐虐心,最奇葩的是在各种虐之下,叶小受居然把孩子给平安的生了下来。花怜月看着孩子,心一下子软了下来,本来想取叶小受命的那只手无论如何都没下得去,于是饶了他一命,命令手下将他暴打一顿丢出了玄冥宫。

    那些嫉妒过叶小受的少年自然不会手软,叶小受被打得半死,差点丢掉了命。他心中挂念着自己的孩子,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活了下去,最后被武林盟主家变态的公子给捡了回去。用孟林川的话说,叶小受这叫为艺术献

    孟林川所钟的艺术自然是变态中的变态,他曾经命手下将一个美貌的少年打的全都是伤痕,就是为了画一幅画,更甚者,他命人将那少年绑在柱子上用火焚烧,为的就是画出那种浴火凤凰的感觉。这还不算完,此君对剥皮甚是衷,曾经有人在他作画的时候不小心动了一下,结果被剥皮处死,剥下来的皮还被他做成了人皮灯笼,叶小受落在他手里,结果可想而知。

    总之,刚开始的时候,叶小受为了活下去,受了很多虐待,到后来,孟林川终于被他的坚韧感动,慢慢的对他好了起来,甚至开始慢慢收敛自己的残暴,打算和他做一对双宿双飞的鸳鸯。不料此时,叶小受曾是花怜月的男宠的事被人揭发出来,更倒霉的是,连他为花怜月生了一个孩子的事都被人抖了出来。

    孟林川火了,认为叶小受是花怜月派来的细,对叶小受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所以叶小受绝对是天底下最倒霉的白莲花弱受,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为是细,然后被折磨。

    叶上锦默默的抹了一把冷汗。

    叶小受被折磨的差点死掉,为酱油君的苏洛从天而降将叶小受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可是他没有顺手带走叶小受,所以等待叶小受的是更残酷的折磨。孟林川的手段变本加厉,直到叶上锦穿越之前,原文结束在叶小受正在被孟林川暴打的剧中。

    所以说,凶残的剧啊……叶上锦摸了摸下巴,有了容锦的教训,他决定,这次打死也不打感牌了,因为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既然是两只鬼畜同时出场,那么不如……让他们相相杀好了。

    叶上锦开始脑补花怜月很娘炮的被孟林川压在下各种凌虐,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怎么想怎么觉得违和。嗯,换个姿势,美艳的宫主很强势的将变态公子压在上,一手拿着糖,一手拿着鞭子,危险的问道:“亲的,鞭子和蜜糖,自己选一个。”

    叶上锦发现自己被这个场景给萌到了。抖s和变态贵公子,简直萌的他一脸血啊。

    等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客栈里静悄悄的,只留了个守门的。叶上锦背着手走到苏洛屋外,想了想,伸手推开门。

    屋子里酒味都散了,苏洛静静的躺在上,月光透过薄纱,静静流泻在地上,很安静。

    叶上锦在想,苏洛就像是与时间失散了的孩子,一个人孤独的跋涉在各个时空中,他遇到过很多人,可是在他心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的只有那个叫做上官嫣儿的女孩。

    这样的想法让叶上锦的瞳孔像针尖般缩了一下,不可否认,他已经在开始怀疑苏洛说的话了。

    他捂住自己的脑袋,不,他应该相信苏洛,苏洛不会骗他的,他说过,他与上官嫣儿只是朋友关系。可是还有轩辕北辰呢?苏洛这家伙不是喜欢男人的吗?

    卧槽!叶上锦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不是这么坑爹吧!

    他做贼似的慌慌张张从房里跑了出来,就在他离开后,苏洛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澈如流水,望着窗外的月华发呆。

    叶上锦冲出客栈,还没跑出几步,脑后忽然遭到重击,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睡了多久,脖子被打的地方又酸又疼。叶上锦睁开眼睛,很想怒吼一句:到底是哪个坑爹的货打的哥?!然后他就愣了。

    因为眼前的景色实在太……美了。

    蓝色的天幕下是绵延不断的青山,青山半腰环绕着一层云雾,山脚下有一汪水色清亮的大湖,湖面飘着几片青色的莲叶,几尾红鲤好奇的探出脑袋,又倏地钻进水里。

    白色的大鸟扇着翅膀从水平如镜的湖面掠过,湖边开满着姹紫嫣红的繁花,湖水中央建着一个小亭子,九曲桥直通亭子。亭子周围罩着飘扬的白纱,四角垂着金铃,微风拂过,带来的除了清脆的铃声,还有一种闻之令人神清气爽的清香。

    叶上锦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发现原来自己是躺在草地里,碧草如茵,他的上还沾染着青草的香味,真的好想感叹一句,没有污染的古代环境就是好啊!

    琴声忽然响起,仿佛从天际飘来,跌在耳边恍如清泉淌过,让人神思清明。叶上锦循着声源,发现那琴声是从亭子里传出来的。透过白纱,依稀能看到一个红色的背影。

    他痴了似的跟着琴声走,渐渐走上九曲廊桥。湖面的波光轻轻的晃动着,倒映着蓝天白云。他站在亭外,呆呆望着亭内那个弹琴的人。风忽然将白纱吹得高高扬起,叶上锦终于将那人的样子看清了。

    雪白的肌肤,墨玉般的长发,红色的长袍上绣着曼珠沙华的纹路。手指修长如玉竹,宛如灵巧的小鹿,从琴弦上划过。那人微微抬起眸子,露出上挑的眼尾,目光流转,本是无意,却自带了万种风

    “你……”叶上锦皱眉。这副形容略眼熟啊……

    那人面上露出微微的不悦:“叶公子这么快就忘了本宫,真是让本宫好生伤心啊……”

    卧槽!叶上锦终于想起这是谁了。就这绣着曼珠沙华的红袍,雪白的肌肤,还有上挑的眼尾,这不就是原文中描写玄冥宫主花怜月的句子吗?

    “你记起来了?”花怜月拨了一下琴弦。

    叶上锦面部表完全僵住。他是想走剧混进玄冥宫来着,但也不能这么玩吧?完全没准备好啊!

    “没记起?”花怜月微微皱眉,真是我见犹怜。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张人皮面具贴在了脸上,抬眸看叶上锦,“那这样呢?”

    就是那天叶上锦见过的女人脸。

    叶上锦现在只想泪奔而去,完全没做好直面**oss的准备,好伐?

    “你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花怜月将面具撕了下来,缓缓走到面前,勾起他的下巴,柔声魅惑道:“笑一个。”

    完全笑不出来,不如你给哥笑一个。叶上锦在心里狂吼,面上僵硬如石头。

    “本来还以为是个有趣的人,既然这么没趣,”花怜月貌似惋惜的叹了一口气,“那就杀了吧。”

    “不能杀,不能杀。”叶上锦像是被谁踩着了尾巴,“其实我很有趣的,只是不能那么快发现而已。”

    “是么?”花怜月笑了起来,比妖孽更妖孽的笑,笑得叶上锦满脸冷汗,叶小受的妖孽跟他比简直弱爆了。

    “确实好像有趣的。”某只妖孽下结论,于是叶上锦的小命保住了。

    “不过……”妖孽出其不意的来了个转折,长长的指甲划过叶上锦的面庞,“这张脸看着真是让人讨厌,怎么办呢?”

    喜怒无常不带这么玩的!叶上锦满脸血,他现在终于明白原文中作者君形容花怜月用的“喜怒无常”这四个字的背后究竟藏着叶小受的多少血泪了。他抹了抹冷汗,弱弱的建议道:“不如我拿个东西把它给遮了?”

    “还是毁了吧。”花怜月眼神蓦地变冷,指甲微微一用力,刀割般的疼痛瞬间蔓延到脑海中,似乎有什么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叶上锦伸手一抹,抹到了满手血痕。他迷迷糊糊的想,他这是毁容了吧!毁容了吧!其实男子汉大丈夫添条伤疤真没什么的,但是,他才答应过人家归远兮要好好保护叶小受的体,这算什么!他平生最讨厌失信的人了!

    叶上锦怒了,后果很严重,必须得波及到花怜月!可是花怜月是谁,原文中鼎鼎大名的魔道之主,能这么容易让叶上锦挠到?所以必须是我们的小读者悲剧了。

    既毁容事件之后,叶上锦又很荣幸了获得了几个耳光。所以说刷boss这种事,真是不是你想刷就能刷的!

    叶上锦被打的眼冒金星,恨不得上前撕了花怜月这妖孽。可是人家武力值搁那儿,他就是有九条命也经不起折腾啊。叶上锦是俊杰,所以他很识时务的将这口气忍了下去,站了起来,很平静的,顶着一脸血,默默的看着花怜月。

    饶是花怜月武力值很高,被这么盯着,背后也不冒出了一股寒意。其实这是错觉吧!错觉吧!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软脚虾,他怎么会嗅到危险的气息呢?不过这张脸还真是讨厌啊!简直跟那人太像了!都让他忍不住怀疑眼前这少年其实是那人的私生子!

    “你叫什么名字?”花怜月问道。

    叶上锦差点没喷他满脸血。不知道他名字就把他给劫来,太不负责任了!万一要是劫错了呢?好吧,就凭着这张和慕容秋寒相似度很高的脸,只要不是脸盲都不会劫错人。

    “叶上锦。”少年满脸憋屈的回答。

    花怜月从袖中掏出一块雪白的帕子递与他:“先把脸上的血擦了。”

    叶上锦接了,但没用,而是抬起袖子擦了擦脸,对着花怜月咧嘴笑了一下:“宫主的物品太过贵重,我等民受之不起。”我呸!根本是怕你在帕子里下毒好伐!他可没忘记原文中说玄冥宫有生子药,连生子药都有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药没有,他才不想莫名其妙的中毒。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