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取不出名字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叶上锦跟在苏洛后,他们现在住的这家客栈正是原文中苏洛丢失叶小受的那家客栈。

    归远兮已经在坐在二楼的扶栏旁的桌子边,从这个方向可以将大堂中的况看得清清楚楚。

    店小二将三人要来的饭菜送上桌来,归远兮不动声色的看了叶上锦一眼,低声道:“靠窗的那桌是玄冥宫的人。”

    叶上锦愣了一下,垂眸望去,发现那桌上坐着三个人,中间那个锦衣华服,满头青丝用银色的镂空发箍束起,看不到脸。坐在两边的人相貌普通,手边放着剑,应该是练家子。

    “小锦,方才与你说的事,我已经决定了,玄冥宫的事你不许插手,我……”苏洛忽然开口。

    “苏洛,我记得我这张脸酷似慕容秋寒对不对?”叶上锦打断他的话。

    苏洛不悦,还未开口,只见叶上锦猛的站起来,拿起面前的茶碗,满满的一碗水就朝苏洛的脸泼了过去。

    苏洛完全愣住,眼中不悦之色越来越明显。

    叶上锦则大声叫了一下,转就跑,边跑边喊:“来啊,追我啊,追我啊!”

    苏洛:“……”

    归远兮:“……”

    “搞什么鬼!”苏洛大概明白了叶上锦的用意,将手指捏的咯吱咯吱响。他错了,他就应该把那家伙关起来!

    这边叶上锦已跑下木制楼梯,在下到最后一层的时候,脚崴了一下,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朝地面倒去。

    脸朝地啊!叶上锦哀呼一声,忽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来,将他拦腰抱住。两人在原地转了一圈才停了下来,叶上锦抬头,对上一张冰冷的面具。

    苏洛脸色变了变,刚要冲下楼就被归远兮拦住,归远兮朝他摇了摇头,轻声道:“是花怜月。”

    叶上锦伸手戳了一下面具,很认真的问:“银的?我可以刮一点下来吗?”

    花怜月:“……”

    扑通一声,英雄救美的宫主大人扔了怀中的美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人真是太讨厌了!

    叶上锦揉着腰坐在地上,一脸的莫名其妙。苏洛满脸怒气的从楼上冲下来,一把将他拽了起来,直接拖进屋里。

    “你要家暴么?”看着苏洛怒气冲冲的样子,叶上锦无厘头的来了这么一句。于是苏洛盛满怒气的气球被扎了一针,瞬间瘪了下去,所以说无耻是一种境界。

    苏洛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是打算气死我吗?”

    “我没有啊。”叶上锦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叶上锦!”苏洛咬牙。

    “到!”叶上锦很欢快的应答。

    “我真拿你没办法。”苏洛叹了一口气。

    “那就不要想办法拿我了,大叔,我本来就是你的嘛……”某君无耻的贴了过去。

    大叔?苏洛的眉心跳了跳。

    “苏洛,作为人,你应该学会相信我。”叶上锦很认真的建议着。

    苏洛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担心你。”

    “以前我独自面对容锦的时候况也很危险,可是我照样安全的走过了剧,所以说,剧看似很凶险,其实又软又糯易推倒。再不济,好歹我现在是主角了,你看到哪本书的主角挂掉了?”

    苏洛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很多以be结束的书里的主角似乎都挂了。”

    叶上锦的额头青筋冒了出来,强调:“那是已完结的,咱们的剧才走到一半!主角挂掉就烂尾了好不好!”

    苏洛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叶上锦:“小锦,你要认清一个事实,烂尾,它是很多作者不可逃脱的宿命。”

    叶上锦的表僵了一下:“也就是说有可能下一秒我真的会挂掉?”

    苏洛点了一下头。

    “妈了个蛋!它要敢烂尾我跟作者君拼命!”叶上锦满脸煞气的捏了捏拳头,过了一会儿,又呆萌呆萌的蹭到了苏洛边,“苏洛,你说我们如果挂掉了会穿回去吗?”

    苏洛四十五度角望天:“大概……可能……不知道吧。”

    叶上锦一头磕在苏洛的膝盖上。很久之后,他满脸凶狠的表仰头看苏洛:“我觉得,特么的剧再凶狠,作者君再后妈,我也要去刷了花怜月这个boss,娘炮什么的,最太讨厌了!”

    玄冥宫主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喃喃:“好像又有人在骂本宫了。”

    由于苏洛和叶上锦意见不合,不可避免的,这两人冷战了。两天两夜,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叶上锦恼了,握拳,特么的,任也该有个度,苏洛这种行为叫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现在就去揍得他先低头认错。

    叶上锦说到做到,风一般的冲到苏洛屋前,大力撞开了苏洛的房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叶上锦皱了皱眉,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遍,最后在某个角落里发现了醉醺醺的酱油君。

    满地都是酒坛,苏洛怀里还抱着一个,睁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看着他。

    “苏洛。”看到苏洛这个样子,叶上锦的心软了。不过是冷战而已,用得着借酒浇愁吗?所以说苏洛好歹活了两世,怎么心理素质还是这么差呢?

    还没等他靠近苏洛,苏洛忽然伸手一把将他拽入了自己的怀中。

    “苏洛,你,唔……”

    苏洛用唇彻底将他的话语封住,叶上锦呜呜挣扎着,亮出一口尖牙准备下口。苏洛忽然松开了他,用手抬起他的下巴,低声喃喃出了一个名字:“上官嫣儿。”

    叶上锦恍如遭了雷劈,傻愣愣的问道:“上官嫣儿是谁?”

    “嫣儿。”苏洛用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低声喃喃,声音中带着几分悲哀,“嫣儿,不要喜欢轩辕北辰好不好?”

    “卧槽!轩辕北辰又是谁?苏洛,你又穿了吗?”

    “苏洛……”苏洛头疼的捂着自己的脑袋,摇头,“我不是苏洛,我是萧洛城,嫣儿,你小时候最喜欢和洛城哥哥在一起了。”

    “我靠!”叶上锦大概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了。苏洛醉糊涂了,以为回到了前世。想到这里,叶上锦的眼神黯了黯。苏洛,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那么,让我来试探试探你的真心……

    “洛城哥哥,告诉我,你喜欢嫣儿吗?”叶上锦放轻声音,尽量让自己的面部表变得柔和一点。他敢发誓,如果苏洛是骗他的话,他绝对将他揍成猪头。

    苏洛笑了一下,定定的看着他:“小锦,你又胡闹了。”说完便一头栽倒,睡得天昏地暗。

    “……”叶上锦扶额。

    “苏洛。”他推了推苏洛,苏洛毫无动静,散下来的长发铺在地上,墨玉一般的颜色。

    叶上锦捞起他的头发握在手中,眼神黯淡:“苏洛,我不知道喜欢你是不是正确的,但是,苏洛,你听着,如果你骗我的话,我……”会怎么样呢?他呆呆的看着苏洛的侧脸。

    月色如诗。

    叶上锦从苏洛的房中走出,眼神中带着几分失落。出门撞见归远兮,归远兮见了他这副蔫蔫的模样,也有些诧异,不问道:“怎么了?”

    “没事。”他摇摇头,“苏洛喝醉了,你替我照顾一下他,我心有点糟糕,出去散散心。”

    归远兮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夜晚的空气里带着露水的味道,叶上锦出了客栈大门,直接往河边走去。河面漂浮着细碎的月光,波光晃得眼睛生疼。

    叶上锦呆呆的坐在河边,看着流萤飞舞。

    忽然两道影从天边飞来,一黑一白,踏着细碎的月光从河面掠过,落在河的对面。

    高手决斗!

    叶上锦的眼睛亮了亮,看见那两人同时亮剑,剑刃反着月的光华,晃了一下他的眼睛。

    “没想到上次居然没能杀死你。”开口的是黑衣人。

    对面的白衣人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两人直面迎上,剑刃擦出火花。

    按理说未免殃及池鱼,这个时候叶上锦应该走为上计,可是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闪了一闪,因为叶上锦发现,对面的那两人他好像在哪里见过,看熟悉的,尤其是那个白衣人,给人的感觉很奇妙。

    黑衣人虚晃了一招,白衣人不防,肩头中了他一掌,直接被他拍飞,落进河里。就在跌进河里的前一秒,白衣人忽然翻了个,去势缓了一下,足尖在河面一点,掠过水面,直接朝叶上锦这边飞来,目光正好对上叶上锦的视线。

    叶上锦愣了一下,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拔腿就跑:“我靠,阿飘啊——”

    他就说白衣人怎么有点熟悉呢?那张脸不正是他某天夜里埋掉的那个女人的吗?那个女人生的倾国倾城,又死的无声无息,还是他亲手埋的,他想不记住都不行!

    白衣人的脸扭曲一下,足尖轻点,拎起那个撒蹄狂奔的人,面容凶狠的问道:“阿飘?”

    叶上锦囧了。卧槽!怎么是男人的声音?他的目光渐渐往下移,落在汹涌的波涛上,又往回移,定了数秒,眉心拧成一个疙瘩,很纠结的样子:“难道是异装癖的娘炮?好想知道里面塞了什么东西啊。”

    亮出魔爪,在白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手朝波涛抓去。

    白衣人脸色变了。

    叶上锦脸色也变了,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举着手中白嫩嫩的馒头,满脸真相帝的表:“哈哈哈,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这么大,果然是假的!”说完,他咬了馒头一口,咂咂嘴,满脸回味的表,“又香又甜,师傅的手艺不错哦。”

    白衣人的脸色青白交加,看着他的目光里尽是嫌恶,好像在说“这个世上怎么还有比我更变态的人”。那边的黑衣人直接靠在柳树上,双手抱怀,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叶上锦趁白衣人松手的瞬间,直接将两个馒头朝他的眼睛扔去,狂奔去也。

    当他真是变态吗?他牺牲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转移白衣人的注意力。他上次将人家活埋了,这次人家还不得活埋他!

    变态太多,压力山大,小命要紧,逃跑第一。

    白衣人用剑将馒头挑开,定睛一看,刚才还在边的少年瞬间已经跑了很远。看着少年撒蹄狂奔的瘦弱背影,白衣人勾了勾嘴角。

    那边的黑衣人道:“那个小子还有趣的。”

    白衣人冷道:“他是我的。”

    黑衣人嗤笑一声:“你堂堂玄冥宫的宫主,为了偷东西不惜扮作女人,说出去也不怕别人耻笑。”

    花怜月毫不客气的回击:“怎么说我都是江湖人口中的变态,好特殊了点也没什么,倒是你孟公子,如果让天下人知道原来你孟公子的口味如此之重,只怕……嗯哼!”

    孟林川脸色变了,冷冷哼了一声。

    花怜月续道:“或许你可以跟我做一个交易,告诉我,慕容秋寒到底躲在哪里,我便替你保守秘密。”

    “我怎么知道?”孟林川气呼呼的道。

    “他不是你们孟家派出的卧底吗?”花怜月将人皮面具撕掉,随手扔在地上,转就走,“孟林川,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不交出慕容秋寒的话,哼,到时别怪我玄冥宫血洗你们孟家。”

    孟林川靠在树下良久,飞过来,将花怜月扔在地上的人皮面具捡起,嘴角泛着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意。

    等两人彻底离开后,叶上锦才敢探出脑袋,心虚的拍了拍口,长舒一口气,这才发现后背湿哒哒的,是被冷汗浸湿的缘故。

    能不紧张吗?刚才那两货可是鬼畜!原文中的鬼畜!

    花怜月,抖s妖孽宫主;孟林川,最人体艺术的超级变态公子。

    叶上锦仰天长叹,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水火不容的两只会走到一起?我靠!补充剧也不带这么自动补充的!压力山大的有木有!两只boss一起来,刷副本很耗气血的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