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取不出名字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晚上叶上锦没有等到苏洛,反而等到了归远兮,吓得他差点一头栽下去。

    简直哭无泪啊,苏洛这货,好歹为他这病患着想一下,他根本没有做好和归远兮面对面的准备!

    “嗨喽,归大侠。”叶上锦朝他摆手,努力的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归远兮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淡定道:“你还是叫我大哥吧,这个样子有点奇怪。”

    “哦。”

    归远兮倒了一杯茶递给他,叶上锦沉默了一会儿,接了,弱弱的跟了句:“我不渴。”

    归远兮看着他的嘴唇道:“裂了。”

    “就好了。”粉红的小舌头卷过嘴唇,像受了惊的小兔子,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归远兮默默的垂下了眼帘。以前他怀疑这人的份,却不敢确定,如今却是确定的不得了,虽然这张脸是他那个傻弟弟的,但他的傻弟弟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妖孽的动作出来。

    “大哥,你来干什么?”叶上锦小心翼翼的发问,脸上写满“该不会是来杀我的吧”。归远兮可是由小怪升级为boss了!

    “放心吧。”归远兮看他一眼,“不管你是谁,这具体终究是小锦的,我非但不会杀你,还会好好保护你这具体。”

    叶上锦松了一口气,苏洛总算干了一件好事,等他过来他要好好奖励他。

    归远兮的目光落在他的前,叶上锦立刻警惕的盯着他。他该不会是要检查吧?

    “你放心,伤口很浅,很快就能痊愈,绝对不会留下后遗症!”叶上锦立马打包票。这家伙真是说到做到,刚才还说要保护这具体,这么快就担心自己用坏这具体了。

    归远兮再度垂下眼帘,轻声道:“你跟苏洛是那种关系吧?”

    “嗯?”

    “我希望小锦的体是干干净净的,你明白吗?”

    叶上锦愣了一下,立马保证:“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绝不让任何人有机会染指这具体的!”

    归远兮笑了笑:“好好休息。”

    归远兮离开后,叶上锦就捧着杯子在上发呆。苏洛捧着托盘推门进来,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打趣道:“怎么不喝?难不成是怕他下毒害你?”

    “他敢?不是还有你这个神医在吗?”叶上锦一口将水饮尽,将空杯子递给苏洛。

    苏洛接了杯子,将托盘中的药物取出来放在头案几上,转对叶上锦道:“坐好,给你换药。”

    “哦。”叶上锦立马变乖乖兔叽先生。

    苏洛替他将外袍解开,外袍之下便是缠着绷带的口,血已经将白纱染红。苏洛的动作顿了顿,眸中划过异样的绪。

    绷带之下是血模糊的伤口,皮外翻着,狰狞恐怖,伤口离心脏很近,再偏半分就没命了,若是容锦对叶上锦无半点义,那这条小命算是交待了,苏洛现在很庆幸叶上锦的属栏里还有万人迷这一栏。

    “小锦,你恨容锦吗?”

    叶上锦眨了眨眼睛,颇有几分薄凉的意味:“他想收我做宠物,我想虐他,然后两个人各自编着各自的故事,骗来骗去,无聊的,哪里谈得上恨。不过他是我在这个世界遇上的第一只鬼畜,这颗想虐他的心还是在熊熊燃烧着啊。”他本来想摸心口的,奈何有伤,只好作罢。

    苏洛建议:“等咱们找到穿越神器,不如把容锦顺便带到现代去,让他自生自灭,这个够不够虐?”

    “够毒的啊,苏洛。”叶上锦坏笑,“对了,你刚重生的时候吓坏了吧,我们现代的高科技哪里是古人想得到的。”

    苏洛回道:“吓坏了谈不上,那时我只是一个婴儿,跟你们一样,所有东西都是慢慢学会的,与你们不一样的是我还有前世的记忆,学东西肯定比你们快。”

    “你就吹吧。”叶上锦很坚定的表示了不信。

    苏洛淡淡的笑了一下,将药粉洒在他伤口上,替他换上新的绷带。缠绷带的时候动作很轻柔,即使如此,叶上锦的脸还是白了。苏洛心疼的替他擦掉冷汗,轻声道:“小锦,其实我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关于穿越神器的事。”

    叶上锦愣了一下:“继续走玄冥宫主的剧么?”

    “离玄冥宫主剧还有一年的时间,而且走剧有风险,我决定亲自去玄冥宫一趟,将宝剑偷出来。”

    叶上锦忽然握住苏洛的手,苏洛呆了呆。叶上锦摇头:“不可以,你的武功比不上玄冥宫主,况且玄冥宫里到处都是机关,你冒冒失失的闯上去绝壁是找死。”

    玄冥,玄冥,听着真膈应啊!小读者忍不住在心里开启吐槽模式,作者君,偷懒是不对滴,抄袭别人也是不对滴。人家是玄冥二老,你又来一个玄冥宫主,真是好想喷一句,玄冥你妹啊!

    正在玄冥宫内喝茶的某位宫主忽然打了个喷嚏,立刻有狗腿凑上前关切的问道:“宫主您怎么了?”

    玄冥宫主心中觉得有些怪怪的,揉了揉鼻子:“大概是有人在骂本宫吧。”

    “谁敢这么大胆骂我们英明神武的宫主,小人现在就去砍了他!”

    “全江湖的人都在骂本宫。”

    “……”

    苏洛看着叶上锦满脸担忧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原来你心中有我。”

    叶上锦不乐意了:“说的我好像很渣似的。”

    苏洛不语。渣不渣?问广大的读者!

    叶上锦又道:“我的凶残你是见过的,要不咱们把玄冥宫主的剧提前吧,然后依样画葫芦,把剧改掉。”(作者君默默对手指:小锦,这样嚣张是不对滴!)

    苏洛点头:“倒不失为一个方法,只是,你又呆又蠢,真的能将凶残的属顺利发挥出来?”

    叶上锦默默捏手指。随便鄙视人是会遭报应的!

    “瞧你气呼呼的小模样,开个玩笑而已。”苏洛替他穿好外袍,“倒是可以借着剧混进玄冥宫,至于混进玄冥宫后,你要答应我,听我安排,不可莽撞行事。”

    “你也去?”叶上锦呆了一下,继而鄙视,“原文这段剧里可没你了,我记得你丢了叶小受后就消失了,再次出现是在叶小受被孟林川折磨的快死的时候。”

    苏洛道:“自动补充剧,放心吧,我混进玄冥宫还是可以的,只是大概不能像你一样接近花怜月。”

    花怜月,玄冥宫主的名字,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此人是个娘炮!叶上锦吐槽模式还未关闭。

    “阿嚏——”准备起的玄冥宫主再次不雅的打了个喷嚏。

    一排小喽啰立刻很机灵的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玄冥宫主很郁闷的揉了揉鼻子。到底是哪个混球在骂他?!他要砍死他!

    经过两个月的休养,叶上锦的体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站在镜子前,少年赤、着上上被的鞭痕已经看不出痕迹,倒是心口旁边,很明显的箭伤,淡淡的粉色,看起来让人很有虐一虐的**,叶上锦赶忙将衣服拢好。

    苏洛推门进来,乍见他这副衣裳凌乱的样子,眸色深了深。

    “进来之前要敲门!”叶上锦抓狂中。容锦也就算了,人家是鬼畜,咱们细胳膊细腿的干不过他。

    苏洛倒退回去,将门关上,然后伸手扣了三声。

    叶上锦:“……”养只忠犬真的很不错啊。

    “进来吧。”叶上锦很女王的在桌边坐好,用手支颌,一脸的高贵冷艳,“说吧,找我什么事?”

    苏洛愣了一下。这是明晃晃的挑衅吗?

    叶上锦继续冷艳。

    苏洛没忍住,笑了,走上前,伸手开始揉他的脑袋。

    叶上锦:“……”哥才整理好的发型啊。

    苏洛握住他的手,在他边坐下:“那件事,你真的想好了吗?”

    “混进玄冥宫么?想好了啊。”

    苏洛垂下眼帘:“小锦,我还是觉得这样做很冒险,你听话,这件事就不要管了好不好?”

    “我靠!我也是男人好不好?你这样鄙视我我会生气的!苏洛,说实话吧,在你心中,我们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对不对?”

    “当然不平等。”苏洛接了一句,“在我心中,小锦是无价之宝,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包括苏洛的生命。”

    叶上锦完全呆住,看着苏洛,一丝丝红晕爬上耳根。

    苏洛握住他的手:“所以,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

    叶上锦抽出自己的手,捏住耳垂,弱弱道:“苏洛,其实你没过吧?”

    “?”苏洛怔住,神恍惚,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

    叶上锦认真的看着他:“苏洛,真正的应该是平等的,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的属栏里其实有暗黑一栏,嘿,你的前世该不会是那种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好人结果到最后却是幕后最大的反派boss吧?”

    苏洛的表僵了一下。

    “嘿嘿,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当真。”叶上锦没有注意到苏洛的不正常。

    苏洛凝眸看着叶上锦,淡淡的笑了:“是啊,我不懂,不如小锦教我去好不好?”

    “等等!”叶上锦立马制止,“咱们的台词有问题,再这样下去我的牙要掉了。”

    苏洛宠溺的笑:“好,我不说了。快开中饭了,咱们下去吃饭。”

    作者有话要说:回来了,呃,六一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