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原文剧情再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苏洛默默的擦着唇上的血痕,沉着脸看他,叶上锦看他一眼,哼了一声,他是绝对绝对不会告诉苏洛他咬他的原因,让他自个儿郁闷去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叶上锦通过车窗向外望了一眼,月光很亮,照在地面上像是铺了一层霜雪,将路面照的很是清楚。叶上锦估计时间还早,闭上眼睛打算先打一会儿盹。

    正昏昏睡中,马车忽然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叶上锦睁开眼,对上苏洛的目光。

    “叶上锦,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

    听到这个声音,叶上锦简直要吐血了。还没成功退出副本呢,又来了个隐形boss,老天究竟是多不待见他!跳崖不死定律真是讨厌!不死体质真是麻烦!

    叶上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准备掀帘子,一只手蓦地握住了他的手腕,他转头,正好与苏洛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苏洛面色不变,淡淡道:“我来挡他,你先走,在前面的路口等我。”

    “你有办法?”危急时刻,不是矫的时候。苏洛这个人,他算是欠下了。

    “差不多吧。”苏洛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去了眼底所有的绪。

    “酱油君。”叶上锦忽然贴近他的耳朵,气息暧昧的喷在他的耳畔,“如果你能完好无缺的回来,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一切从头再来,好不好?”

    苏洛震惊的抬头看他。

    叶上锦笑了,笑得宛如深山中的妖精,红唇半开半合:“所以……你要好好的。”

    苏洛也笑了:“我会的。”

    如果以前还在顾忌着苏洛是书中的人物,一直将自己的心锁的紧紧的,那么现在完全无需顾虑这个了。叶上锦坐在车里扯着嘴角傻傻的笑,那年苏洛对他说要掰弯他,大概没有想到,他们会在另外一个时空里相遇,而且他真的为他弯了。

    叶上锦听苏洛的话没有出去面对归远兮,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他相信苏洛。他不想成为苏洛的累赘,能做到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不让苏洛分心。

    苏洛,那些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如果你能平安回来,我会好好去喜欢你的。叶上锦放下帘子,车夫得了苏洛的吩咐,扬鞭落下,马车疾驰而去,叶上锦透过车窗向外望去,苏洛已经和归远兮的影缠斗在一起。

    归远兮眼中闪着寒光,朝叶上锦这边望来,看得叶上锦打了个寒颤。

    马车跑了一段路忽然停了下来,叶上锦心中觉得奇怪,掀开帘子,却发现本该在赶车的车夫已经首异处,倒在血泊里。

    叶上锦的瞳孔不断放大,忍住想吐的**,抬眸看向那个站在树影下的人。

    谁来告诉他这个人又是谁?!他退个副本容易么!再不走的话,容鬼畜那边也该有动静了!

    “你不记得我了?”站在影中的那人先开了口。

    叶上锦依稀觉得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却打死也想不起来,试着开口:“阿飘?”

    “……”

    叶上锦:“……”

    “袁征。”

    简直就是九天轰雷啊!叶上锦卧倒。他当初说什么来着?袁征这事有猫腻,他就知道这是作者君故意整他的!

    “容锦有你这个帮手,真是好福气啊!”咬牙切齿的声音自影中传出。

    叶上锦讪讪的笑了两声:“过奖,过奖。”

    “袁某有件事需要小兄弟帮忙呢?”

    “袁将军客气了,在下实在担不起将军如此看重。”

    袁征冷笑一声,朝叶上锦这边走来,叶上锦伸手指天:“看,UFO!”

    趁着袁征抬头的空当,叶上锦迅速的按下刚才从怀中摸出来的暴雨梨花针上的按钮,只见咻咻咻几声,袁征避之不及,顿时成了个刺猬,直愣愣的朝后倒去,眼中皆是错愕。

    叶上锦本来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倒真没有想到暴雨梨花针真的有这么大的威力。他走过去,尽量忽略掉袁征满的银针,伸手试了试他的鼻息,确定人死了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剧已经被改的差不多了,你既然侥幸活下来就该远走天涯,何必眼巴巴的赶回来送死呢!真是傻瓜啊,其实哥羡慕你们这些背景板人物的,真的。”顿了一顿,替他合上睁大的双眼,“你说你一个古人,我说飞碟你也抬头看,你知道飞碟是什么吗?”

    “哦?不知叶公子可否告知本宫飞碟是何物?”一道阳怪气的声音自后响起,叶上锦打了个寒颤,下一刻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事物贴到了脖子上。

    “我早该想到的。”叶上锦咬牙道。

    “早该想到什么?”后那个声音调笑道。

    即便看不到,也能感觉到一道如毒蛇般的目光紧紧缠着自己,叶上锦冷笑一声:“早该想到,太子下没有死!”

    太子绕到他面前,用匕首抬起他的下巴:“哦……”

    叶上锦只是瞪着他:“你抓我没用的。”

    “是么?”太子冷的笑了起来,“有没有用也要试过才知道。”

    “根本不用试!”叶上锦咬牙切齿,时至今,他终于明白前些子容锦为何会一改鬼畜的行事作风对他那么好了!哼,原来一切都是算计好的!他果然还是颗棋子啊!

    “那些都是容锦做给你们看的,目的就是用我把你们引出来。不防告诉你,这次我是偷跑出来的,我猜,这大概也在容锦的算计中,你若真聪明的话,就该趁容锦没有追来藏起来,保住小命要紧。”

    “真是伶牙俐齿呢。”太子啧啧感叹了两声,目光更加毒起来,“你以为我便真的怕死么?容锦欠我那么多,我怎么可能放任他逍遥自在,即便杀不了他,当着他的面毁掉他最心的东西也好。”

    “你这个疯子!”

    “我就是疯子怎么着!”太子咬牙切齿的盯着叶上锦的脸,“皇位明明是我的,他们凭什么夺走!”

    叶上锦还想说些什么,太子突然不耐烦的一巴掌将他直接给拍晕了。

    叶上锦是被疼醒的,动了动手脚,发现完全动不了,体被绳子给绑住了。

    睁开眼睛,一道鞭影落下,直接甩上他的脸颊。叶上锦疼得发出嘶嘶声,太子执鞭而立,笑眯眯的看着他:“舒服吗?这鞭子在盐水里泡了一夜,可是特地为你准备的。”

    “呵呵,其实在下真的普通的,没必要差别对待。”叶上锦疼得全都在发颤,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绝对不能让这个太子看扁。

    上单薄的衣衫几乎被鲜血染透,还是他逃走时穿的那女装,现在破烂似的挂在他上,像个笑话。

    又一鞭落下,太子面无表的看着他。

    叶上锦咬牙看他:“你有病啊,跟你有仇的是容锦,有本事你去找他报仇,折磨哥算个鸟啊啊啊!”

    鞭子如雨点般落下,叶上锦根本没办法自救,因为无论他说什么,太子都自动将其屏蔽。叶上锦只好闭嘴,开始默默在心里扎太子小人。

    如此又挨了几十鞭,太子满意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血人,将他提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一阵冷风吹来,叶上锦打了个寒颤,原来天快要亮了。

    太子直接拎着叶上锦往城楼上走去,拿起一根绳子将他拴住,然后将叶上锦吊了起来。

    冷风钻进脖子里,上的血迹已经凝固的差不多了。叶上锦茫然的望着前方,眨眨眼睛,剧略熟悉啊……

    耳边似乎响起得得的马蹄声,叶上锦全一僵,他想,他已经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那么熟悉了。

    一万头草泥马自脑海里奔腾而过,小读者只想大呼,坑爹啊……

    这里是边境的一个小城,当初太子被困在谷中,众人皆以为他死了,却没有想到他凭着过人的意志逃了出去,并且秘密召回自己的军队,控制了这个小城,抓来叶上锦,就等着容锦自投罗网。

    虽然剧被叶上锦攻略的乱七八糟,结局到底还是没变化啊,叶上锦心里拨凉拨凉的。所以,忙活了这么多,他还是输了。

    晨光尽头一匹黑色的骏马仿佛从天而降,载着那个黑衣黑袍的男人朝这边奔来。太子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嘴角勾起一个毒的弧度,将匕首贴上绳子,低声道:“容锦,你终于来了……”

    容锦看都没看太子一眼,直接从箭囊里摸出了一支箭搭在弦上。叶上锦绝望的闭上眼睛,羽箭离弦,像颗流星划过天际,直接没入少年的口。

    太子整个人都呆住了,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瞪大眼睛看着容锦。

    容锦抬眸与他遥遥对视,仿佛在说:你,下一个……

    这般果断狠厉的手段。

    太子本来打算威胁容锦让他放弃武器,他孤进入城内,谁料他还没有提条件,容锦竟然直接将人质给杀了,彻底慌了,胡乱下令:“给我杀了他!”

    藏在城内的杀手蜂拥而出,容锦只是冷冷一笑,不多时,便有杂乱的马蹄声自城外响起。太子的脸色彻底变了,只见尘烟慢慢,一支军队杀了过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