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读者再度逃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后院的那把锁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此时又多了一条光明大道,小读者觉得,剧真的是太美好了!真是的,到底走哪条路好呢?算了,爬墙有危险,经过上次血的教训,事实告诉我们,墙的另一面很可能还是院子,哥还是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好了。

    小读者决定在容锦成亲那天混在宾客中溜出去。当然,这个样子他是不敢走出去的,他得改头换面——男扮女装!

    真的,你没听错!虽然小读者一再的强调自己心里住了位汉纸,但也改不了他长得像妹纸这个事实!他何不利用这一点呢?白莲花小弱受扮姑娘神马的,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于是小读者一脸哀怨的在月光下飘来飘去,吓得某位妹纸差点惊叫出声。

    “别叫,是我。”叶上锦轻声道,弱弱的抬起头,看着妹纸,讨好的唤道:“燕姐姐,是我,小叶啦。”

    他来侯府时间也不短了,认识的人不多,但也绝对不少。大家对他的份知道的一清二楚,除了眼红的,倒也有不少来巴结的,这位燕妹纸就是其中之一。

    “小叶公子,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侯爷要成亲了。”叶上锦满脸伤心绝的神色。

    燕妹纸小小的同了他一下,接着便柔声劝道:“小叶你也不要乱想了,侯爷已经吩咐过,无论这府里的女主人是谁,没有人能撼动你的地位,你放心吧,侯爷一定还会像以前那样宠你。”

    “燕姐姐,你了解男人吗?他们的承诺究竟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尤其是像侯爷这种位高权重的男人,慕他的人都能排到城门口了,我现在还年轻,可是过了几年呢?”

    燕妹纸一愣,竟是连安慰的言语都没了,她看得太多了,得宠的,失宠的,在这府里换了一批又一批,谁又能得到长久的宠呢?

    “燕姐姐,能不能借一点你的胭脂水粉?”小读者一双眼睛红得像小兔子。

    “你要胭脂水粉做什么?”虽说以前府里的少年也有涂脂抹粉的,可是眼前的少年从来都不屑干这些。

    “我、我……”少年将头深深的埋进怀里,弱弱的道:“我想着,趁我还年轻的时候,打扮的好看一点,多得一点侯爷的宠,为自己攒点家,好歹将来老有所依。”

    燕妹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连得侯爷如此宠的少年都开始放□段涂脂抹粉求宠,唉,这侯府的竞争太激烈了点吧……

    “好吧,小叶公子,你随我来。”

    于是小读者颠的跟着妹纸去拿胭脂水粉了,所以说广大的妹纸真的真的是天底下最善良的生物,又软又好勾搭。

    拿到了胭脂水粉后,剩下的就是女人的衣裙了。这个简单,府里有很多女眷,到时候偷回来一件便是(小读者:肿么听起来这么猥琐……),反正丢了一件衣服也不是什么大事,广大的妹纸顶多以为是谁拿错了。

    这天的侯府内张灯结彩,正是容锦娶亲的子。大祁的地图,银票,跑路的必需品基本上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事到临头,叶上锦却忍不住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他守在窗户边,静静等天色暗沉下来。与此同时,一红衣的容锦出现在他的屋外,房门半开半掩,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望见少年忧伤的侧脸。

    忧伤?大概是这种感吧。明明之前还在和他说什么一生一世,转眼间却又告诉他自己要娶别的女人了,少年一定会很伤心吧,这么单薄的体,好像随时都能折断,明明伤心绝却还要强颜欢笑,真是让人疼惜的人儿。

    容锦狠狠的脑补了一下,心中对少年的怜惜更深了几分,推门而入,叶上锦回过头来,眼中有难掩的错愕之

    明明已经约定好了成亲之前不见面,谁能告诉为什么鬼畜君会出现在这里?小读者抓狂中,幸好他现在还没有开始涂脂抹粉,否则一定会雷死容锦。

    “小叶,你还好吧?”容锦静静走到他面前,揉了揉他的脑袋,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这次委屈你了。”

    不委屈,真的一点都不委屈。叶上锦在心里默默道,抬起水汪汪的眼睛:“侯爷,你不该来这里。”

    “我只是来看看你。”

    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了。叶上锦瞬间脑补出自己提着大扫帚赶人的场景,不厚道的笑了。

    容锦:“?”

    “我没有想到我在侯爷的心里这么重要,真的,所以开心的笑了。”叶上锦连忙解释。容锦这种设定在小说里就是个渣,很奇妙的,叶上锦似乎已经看到渣男两个字在容锦的头顶飘来飘去,真是非常非常的漾。

    “傻瓜。”容锦捏了捏他的鼻子。

    然后小读者就愣住了。

    这不科学啊啊啊!鬼畜一秒钟变忠犬神马的真是太玄幻了有木有!

    “侯爷?”

    “不要乱想,在我心里,什么人都比不上小叶。”容锦握住他的手,迫他张开手掌,将一样冰冷的事物放在了他的掌中。

    一把钥匙。

    叶上锦睁大眼睛瞪着他。

    “这是库房的钥匙,现在本侯所有的家都在你手里,这些本侯都可以不要,本侯只要你。”简直深的不忍直视,连小读者都忍不住泪流满面了,如果原文中的容锦也这样对叶小受说,只怕叶小受立刻为他死了也是愿意的。

    叶上锦低头默默凝视着手中的钥匙,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容锦,你当然可以舍弃这些,因为这本不是你所追求的。如果我要你放弃所有权势与我携手天涯,你会答应么……

    “等所有事都忙完了,我再来看你。”容锦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叶上锦装出一副很乖顺的样子,默默送他出门。

    容锦离开后,叶上锦将房门反锁,将自己前几天偷来的女装扒了出来,看天色已经黑的差不多了,他不再犹豫,换上裙子,又拿出从妹子那里诓来的胭脂水粉和镜子,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顿时汗毛竖起。

    他对着镜子将自己的头发打散,满头青丝如瀑,镜中的少年媚眼如丝,唇若含丹,简直妖孽的那啥。

    幸好讨胭脂的时候简单的跟妹子学了一下如何使用,他拿起胭脂放在唇上轻轻抿了一下,唇色更加红润,又拿起眉笔在眉上淡淡的画了几笔。淡淡的妆容,配着这青色罗裙,明明就是一个小姑娘有木有!

    叶上锦对着镜子做出一个无比霸气的表,顿时连自己都笑喷了。剩下的就是头发了,绾发是个大问题,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学习,而且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妹子学,怕引人注目,一个大男人学习女子的发式简直太逆天了。

    静静的想了一下,叶上锦拿起一根发带,将一络头发随意束起,其他的随意散在后,再在发间别上一个银色发饰,很简单的打扮,虽然朴素了点,好歹能看。反正大晚上黑灯瞎火的,宾客又多,估计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将这些子攒起来的银票在上绑好,至于容锦给的那把钥匙还是留下来吧,虽然很眼红,但有没有那个命花才是问题的关键啊。

    确定一切准备就绪,叶上锦再次绕回镜子前,脉脉含的笑了一下,看着镜中人温婉回应,非常满意。他敢打赌,一定没有人能认出他来,否则他就把脑袋砍下来。

    就在这时,窗户忽然被人推开,一个男人跳入房内,看到他的时候,愣了愣,满目错愕:“小锦?”

    叶上锦:“……”哥收回刚才的话!

    “……”

    “不要过来!”小读者迅速入戏,十分柔弱的护住自己的口,“你敢乱来我就叫人了!”

    “小锦,是我。”那人无奈的看了口气,“你认不出我的样子,也该认得我的声音,难不成这么快你就把我给忘了?”

    “苏洛?”叶上锦试探的唤了一声。

    苏洛重重点头,那张平庸的脸上却是面无表。叶上锦恍然大悟,他这是易容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

    “前些子我听说了一些消息,他们说容锦想要收了你做侍宠。我很担心你,就想着混进侯府中将你带走,却一直苦于没有办法,幸好,容锦今娶妻,我打伤了一位宾客,抢了他的请柬,装成他的模样才进来的。”

    “哦。”叶上锦心里有小小的暖流淌过,“酱油君你其实根本没有去离城吧?”

    “我心里放不下你,怎么可能会离开?”苏洛淡淡的笑了一下,“小锦,随我离开吧。”

    “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叶上锦抿了抿唇,察觉到苏洛目光的怪异,不目露凶光,“酱油君你这是什么表?”

    “没有。”苏洛淡定的摇头,“只是觉得穿女装的小锦也很可。”

    小读者微微傲了一下,扭头,气呼呼的不再理他。

    “许久不见,脾气见长啊。”苏洛走到他面前,捏了一把他的脸颊,于是叶上锦脸红了?怎么可能!他的脸皮厚的能将长城戳破!所以最终的结局必须是我们的酱油君挨揍了。

    苏洛:“……”

    “瞧你这委屈的小模样。”叶上锦撇撇嘴,上前握住他的手。

    苏洛惊异了一下,低头凝视着他们相握的手,目光渐渐变得柔和:“小锦,你似乎变了很多……”

    “没有啊,我只是突然觉得该对你好点。”他才不承认他这是被苏洛感动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苏洛这些子其实一直偷偷跟在他后,进不了侯府就守在侯府外,这个傻瓜啊,难怪他不知道若是被容锦发觉的话,他就会有生命危险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