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读者遭遇麻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夜里下了一场雨,推开窗户,雨水的气息迎面扑来,院子里的桃树的花瓣一夜间落了一地。叶上锦呆呆的望着满地落红,忽然想起自己穿越到这边来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boss没刷完,回家的方法也没找到,越想越觉得有种蛋蛋的忧伤。

    他这次是魂穿,也不知道家里的体怎么样了,是不是像叶小受一样被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灵魂给占据了。卧槽!好想哭肿么办?哥是纯爷们,怎么能跟一个小姑娘似的哭哭啼啼?摔!

    使劲的揉了揉眼角,直到把一双眼睛揉的通红。容锦推门进来,看到少年这副模样,愣了一愣。

    叶上锦无语。再次默默吐槽,不敲门就进来真的很不礼貌,古代贵族神马的真的很讨厌。

    “我好像见到了什么不该见到的画面。”容锦道。

    “所以侯爷您该庆幸您武力值很高,否则小人真的有可能灭口哦。”叶上锦回道。

    “怎么了?”容锦觉得自家的小猫全都在散发着一股求安慰的气息,于是很厚道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那些花好可怜,大好年华就这样被风雨摧残了……”小读者作泪目状。

    容锦默默的将头扭了过去,装文艺的小读者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叶上锦:“……”

    容锦:“与其想那些有的没的,不如脚踏实地的做人。”

    小读者立刻丢掉节:“侯爷您说的真有道理。”

    容锦:“……”再加一句,狗腿的小读者也让人无法直视。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匣子递给叶上锦。

    “这是什么?”小读者的目光中写着满满的好奇。

    “暗器。”顿了一顿,容锦补充了一句,“很厉害的暗器。”

    “很普通啊,看不出来。”小读者咕哝,“咦,这里有一个按钮。”

    “别乱动。”容锦握着他的手。叶上锦跟被火烫了似的,飞快的将手缩了回去。

    容锦脸上有淡淡的不悦,却没有当场发作出来,只是道:“不要随便乱动,小心误伤自己。”

    “听起来很危险的样子,暴雨梨花针么?”

    容锦沉默了一会儿,点头。

    我去!居然真的是武侠小说里烂大街的暗器!作者君果然很脑残,小读者淡定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脑残的作者君强烈抗议,表示暴雨梨花针听起来真是又暴力又唯美有木有!)

    “上次你说习武的事,本侯仔细考虑过了,以你的资质已经来不及了。这暴雨梨花针你随时带在边,别人若是想伤你也是不易。”

    叶上锦将小匣子塞入怀中,自动忽略掉关于资质的话题,问道:“景王下这几怎么样了?”

    “太子应该已经相信他疯了。”

    “哦。”叶上锦点点头,没继续追问下去。小说和电视剧都告诉我们,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刷新容锦对自己的好感度,小读者表示,适当的发问那是每必修功课。

    “呆在府中好几了,可想出去散散心?”容锦丢出一只烤鱼,不怀好意的引着某只小野猫。

    小读者的眼睛顿时亮了,略带期待的问:“可以么?”天嘛,就是出去厮混的子,小读者表示,再不出去上就要长霉了有木有!限制人自由的鬼畜君真的很讨厌有木有!

    “准备一下吧。”容锦摸了摸小读者他的脑袋,温声道。

    于是小读者很欢乐的跟着鬼畜君出去蹭吃蹭喝了。

    明月楼——京都最大的酒楼。

    容锦一行人很拉风的出现在楼下,殷勤的店小二立刻跟捡了金子似的两眼放光的将众人迎了进去。

    叶上锦嘴唇,目光锁定容锦鼓鼓的钱包,据目测,今天他可以海吃一顿。穿越勾搭贵族神马的果然饱口福,广大的穿越妹纸诚不欺我。

    容锦没有像小说和电视剧中那样很绅士的让叶上锦先点菜,而是直接将菜单拿来,随口报了一大串菜名就将菜单还了回去。

    小读者默默咬牙。一点都不体贴,果然是鬼畜君体质。

    菜上来的时候,小读者的眼睛立刻亮了,全都散发出求投喂的信息。容锦默默瞥了他一眼,居然觉得他这副馋猫的样子有点小可

    菜上到一半的时候,走进来一人俯在容锦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话,容锦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转头对叶上锦道:“你先吃,本侯去去就来。”

    叶上锦很欢快的点头。理由?吃货你懂得。

    容锦出门后直接往明月楼的对面走去。对面也是一家酒楼,名气不如明月楼。容锦径直上了二楼,靠着窗户观望,果然一眼就望见了对面的少年。

    少年搓搓手,拿起筷子,似乎正在犹豫从哪一道菜开始。容锦挑了挑眉头,目光落在明月楼的大门处。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被一群人簇拥着进入酒楼,不多时便出现在了二楼中,也就是叶上锦所在的雅间隔壁。

    “禀告侯爷,那人就是国舅爷家的公子,据闻喜好男色,小叶公子正是他最喜欢的类型。”容锦边的人低声道。

    “太子人呢?”

    “已经回去了。”

    容锦冷笑了一声:“果然好计策,既然如此,本侯索就来个将计就计……”

    叶上锦举起筷子锁定目标,准备下手时,隔壁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他皱了皱眉头,吃饭被打扰神马的真是一点都不喜欢!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叶上锦决定——忽视它。

    不料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只听见砰地一声,仅用来遮挡的屏风猛然被人撞翻。凌空飞来一人,砸在叶上锦面前的桌子上。叶上锦果断躲开,这才避免被泼了一油渍。再次抬起头来,已然是怒了。这么多的好菜,哥一口都还没来得及吃,哥要咬死你们!

    被砸过来的那人一狼狈的从满地残羹中站起,看到叶上锦的时候眼睛忽的一亮。跟在他边的小厮战战兢兢的走过去,低声问道:“公子,方才打你的那人已经跑了,要不要追?”

    那人只是痴痴傻傻的望着叶上锦,摇头。小厮退下,那人则整了整衣裳,甩掉满脸的油渍,摇摇晃晃走到叶上锦面前,俯施礼道:“小可阮问天,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叶上锦一巴掌直接甩到对方脸上了,所以说吃货生起气来果然很恐怖。

    那人无端的被甩了一巴掌,也不气恼,再次礼貌的问了一句叶上锦的名字。

    叶上锦不想跟疯子计较,而是直接转就走。

    “站住!”阮问天冷冷道。

    叶上锦走的更快了,你说站住就站住,当哥是傻的吗?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抓住他!”阮问天怒道。

    叶上锦拔腿就跑,还没跑到门口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这么多人啊,叶上锦现在有点好奇刚才揍这位阮公子的到底是什么人,真是好本事啊。

    两个人上前将他胳膊扭住,虽然叶上锦很想一人一脚将他们给踹飞,但那是武侠小说中的节,他现在顶着弱受的壳子,为了少吃点苦,只好乖乖束手就擒了。

    那叫阮问天的笑着走到他面前,看得小读者汗哒哒,穿进遍地都是变态的雷文里,压力有点山大哟……

    阮问天伸手勾起叶上锦的下巴,叹道:“好漂亮的人儿。”

    漂亮你妹!小读者默默狂吼,扭头,不忍直视对方的满头菜油。

    “还敢不理爷,爷现在就让你尝尝爷的厉害。”阮问天冷哼一声,反手给了叶上锦一巴掌。

    叶上锦怒目。

    阮问天冷笑,两手拽上他的衣襟,只听见撕拉一声,衣服破了。

    叶上锦在心里默默泪奔。容锦你这个抠门的鬼畜君,给哥的衣服质量也太差了吧!

    阮问天的手指掐上叶上锦前的两点茱萸,叶上锦不淡定了,怒道:“住手!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管你是什么人,得罪了爷,你就再也没做人的机会了。”阮问天的眼中划过一抹狠之色,叶上锦大叫不好,用脑袋狠狠撞了对方一下,正好撞上阮问天的右眼。叶上锦趁机挣脱锢,拔腿就跑。

    阮问天捂着眼睛狂叫,暴怒道:“给我抓住他!”

    很不幸的,叶上锦没有来得及逃走,弱受的体质太差了!

    阮问天冷笑着走到他面前,看了左右人一眼,下令道:“给爷在这里上了他,死生不计。”

    我靠!叶上锦吐出一口老血,哥果然长了一张是男人就扑过来的**脸么?看此人应该地位不低,本来还在楼中吃饭的食客早已跑光,就连酒楼的老板和伙计也都缩在桌子底下装蘑菇,叶上锦陡然生出一种哥完了的悲凉感。

    阮问天带来的小厮少说也有七八个,叶上锦很郁闷,轮哔——的节提前上演了吗?我擦!这些背景板人物从哪里冒出来的?原文里根本就没有他们!

    好几双手在上游走的感觉很恶心,小读者不淡定了,手脚胡乱的挥舞着,亮出一口白牙逮着谁就咬谁。阮问天只在一边冷冷看着,眼中皆是嗜血之色。察觉到一双手意图捂上自己的嘴,叶上锦脑海里绷得最后一根弦断了,彻底慌乱了。

    “容锦!容锦!”除了叫鬼畜君的名字,叶上锦真的不知道该指望谁了。容锦好歹是锦衣侯,只盼着他们听到容锦的名字后能够收手,他可以应付已经设定好的剧,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突发的剧,尤其是在自己篡改剧后衍生出来的剧,所以说改剧本神马的真的是太危险了有木有!

    那边阮问天却是冷笑一声:“容锦?你唬谁呢?”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