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番外 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作者有话要说:

    鉴于咱们的酱油君曝光率太低,作者君决定拉他出来遛遛~~出场人物苏小雨,苏洛的妹妹,嗯,打酱油的
  砰——

    听到这声经典的摔门,苏洛就知道今天又有只倒霉蛋惹到了自家的霸王花。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苏小雨一脸狰狞的踢开苏洛的房门。苏洛抬起头,满脸无奈,“又怎么了?”

    “今天我们班举行了一场辩论赛。”

    “嗯?”

    “我是正方主辩。”

    “所以……你输了?”苏洛很了解苏家小妹的子。

    “反方主辩那小子的嘴巴太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苏小雨继续抓狂,抬头,雄赳赳气昂昂,“我要开新坑!我要虐死那小子!”

    如你所见,苏小雨是网络写手,而且还是写**的,对于自家小妹已腐这件事,苏洛表示不发表任何意见。

    苏小雨打开笔记本开始写大纲:“哥,这次我让你在我文里打酱油好不好?”

    苏洛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可以。”

    过了几天,苏家小妹很萌很萌的蹭到自家哥哥边:“老哥,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不能。”想也不想,苏洛一口拒绝了她。

    苏小雨愤怒:“你敢拒绝的再快点吗?!”

    “敢。”

    “噗——”苏小雨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蹲在角落里郁的扮蘑菇。苏洛真的很讨厌有木有!

    过了一会儿,苏洛静静的走过去,伸手戳了戳她。

    苏小雨:“……”

    “回自己屋里。”苏洛皱眉。

    “你!不!答!应!我!绝!不!回!去!”

    苏洛很烦的在屋里踱步,苏小雨这个庞然大物蹲在角落里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他实在没办法看书。无奈,他弃械投降:“说吧,什么事?”

    苏小雨立刻欢喜的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就看见她抱着笔记本跑进来:“这是我写的剧大纲,我们班组织出去旅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哥,你先帮我存稿,十一假期结束要发到九万字哦~~”

    “不行。”苏洛很坚决的摇头。

    “哥,你就答应了吧,就几万字而已,真的,等我回来我就自己写,你看,我大纲写的很详细,你文笔那么好,帮帮忙好了,这是我的新文,昨天晚上我已经将前三章发上去了,如果不存稿就没办法冲月榜了,哥,求你了~~”

    “就你那水平?”苏洛满脸鄙夷。

    “所以就拜托你了,哥~~”苏家小妹装小白兔,眨眨眼睛,很是无害的样子。

    “好吧。”苏洛很明白苏小雨的子,如果不答应她,只怕她会一直磨下去,不死不休。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密码和登录账号给我。”

    苏小雨很痛快的将账号和密码都告诉了苏洛,将笔记本塞到苏洛怀中,立刻跑得没影。

    苏洛扶额,靠在椅子上打开笔记本开始翻看剧大纲,表越来越难看,几乎是冲出去的,咆哮:“苏小雨——”

    变态虐**文真的是太恐怖了!尤其代笔人还是自己!

    客厅里空的,苏小雨早就背着包和同学一起走了。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苏洛接通电话,那边是苏小雨的声音:“哥,小说的事就拜托你了。哼,你要敢不写的话,小心我把你的秘密告诉爸妈。”顿了顿,那边又传来苏小雨威胁的声音,“你也不许私自篡改剧,否则,哼哼,你懂得。当然,你可以适当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越虐越好!”

    苏小雨这种生物真的真的特别凶残!

    有一个腐女加写手又是虐控的妹子的哥哥伤不起啊!

    苏洛的秘密,自然是曾经强吻过某个小男生。苏洛无奈的叹口气,那个时候他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觉得那个小家伙很可,不顾一切的将人家强吻了,甚至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慌慌张张的跑了。

    苏洛喜欢同,这是在他周围的男生通通有了自己的女朋友,而他却莫名的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家伙有了感觉后发现的。

    半个月后,苏家小妹哼着歌,心很好的回到了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陆自己的作家账号——检查她哥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从苏小雨房里传出一声尖叫。苏洛正在洗澡,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胡乱冲掉了泡沫,穿上衣服冲了进去。只见苏家小妹站在电脑面前,两颗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

    “怎么了?”

    “我这是穿越了吗?”苏小雨一脸惨不忍睹的指着电脑上满屏飘来飘去的负分,“你能告诉我那个卖女孩的小火柴到底是什么生物吗?”

    “……嗯,是真。”苏洛一脸淡定。

    他能不淡定吗?自从他代替苏小雨写文的那天开始,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直在用名为卖女孩的小火柴的ID坚持不懈的给他刷负分,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还利用其它的IP地址注册各种马甲给他刷负分。

    苏洛为什么能扒掉小火柴的马甲?呵呵,亲,你能穿上各种马甲,但是你貌似忘了隐藏自己的经典句式——每片大姨妈巾前世都是折翼小天使,作者君,目测你是折翼小天使家的亲戚哦~~

    真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哥,听说怨气值积累多了就会穿越。”苏小雨很深沉的看着苏洛。

    “哪里听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苏洛揉了揉自家小妹的脑袋。

    苏小雨盯着满屏的负分,怨气值持续up中。这篇文才更到一半,剧大纲都写完了。唉,苏小雨叹了一口气,满脸怨念的盯着不知名姓的某位仁兄的马甲,快速的敲出一行公告:作者已穿越,此文停更。

    所以说卖女孩的小火柴这种不明属的生物真是太凶残了!

    “我要夜诅咒卖女孩的小火柴穿越到这篇文里去。”苏家小妹认真脸看苏洛,“哥,这篇文好歹是你代笔的,我顺便帮你祈祷也让你穿了,对了,你穿过去之后要好好替我虐一虐那根小火柴,最好压得他一辈子都翻不了!”

    看自家小妹说的煞有介事,苏洛简直哭笑不得。

    ————窝是接下来是小读者的剧的分割线—————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

    午后,教室里很安静,坐在叶上锦边的女生捧着笔记本,念了一个中午的诗,聂鲁达的《我喜欢你是寂静的》,比树上的蝉还要聒噪。

    叶上锦不耐烦的转头,睁着迷蒙的双眼怒道:“住口!”

    女生被他凶巴巴的样子吓到了,很是委屈的瞪着他。叶上锦烦躁的将头扭了回去,继续睡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中听见上课铃声响了,叶上锦只觉得很累,睁不开眼睛。有人推他的胳膊,低声道:“老师来了。”

    叶上锦勉强从睡意中抬起头,讲台上似乎站了一个人,形颀长,不是数学老师。

    “他是谁?”叶上锦低声问。

    “好像是老师上一届的学生,听说成绩特别好,正在某名牌大学念书,数学老师以前可喜欢他了,这次他回校看老师,老师就让他代替自己过来给咱们上课。”学生甲小声说道。

    那人年纪轻轻,鼻梁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干净的白衬衫,头发看起来干净清爽,只留几许碎发垂在额前,使他整个面部表看起来生动了几分。

    他拿起粉笔刷刷在黑板上写下一道题,虽然都是阿拉伯数字,却——笔落惊风雨,书成泣鬼神。

    说得直白点,鬼画符。

    叶上锦不屑的在心里哼了声,拽什么拽,真是超级不爽,好想挖一个坑埋了他!

    “做题最怕脑子一根筋,就以这一题为例,大家说说有几种方法可解?”男子温和的笑了笑,抬眸问底下的学生。

    底下一片寂静。

    那人自顾自的笑了两声:“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表现自己,那便由我来给大家讲讲解法吧,这道题有三种解法,各有优劣,就好比这第一种解法……”

    他刷刷的在黑板上写下了三种解题过程,叶上锦瞟了一眼,那道题他前两天才做过,相比于答案给出的方法,其实还有一种更简便的方法,于是他站了起来,直接走到讲台前,抽走那人手里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解题方法,回头挑衅的看了那人一眼,挑起唇角说道:“所以说做题最怕脑子一根筋了,你说是不是啊,学长?”

    那人笑了笑,摸摸他的脑袋:“你说的很对,不错,好了,你可以回到座位上了。”

    真的真的很虚伪!叶上锦炸毛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那人又在黑板上写下了一道新题,开始讲解。

    叶上锦撑着脑袋,困意渐渐涌了上来,于是忍不住趴着睡了过去。过了很久,他再次被人推醒,抬起头,揉揉眼睛,跌入眼帘的是那人面无表的脸:“同学,如果你觉得困的话,我建议你出去吹吹风。”

    于是叶上锦很傲的拿着数学课本出去了。

    傍晚的时候,叶上锦叫了几个好兄弟瞅准时机,将那人堵在了校园里的一个角落里。

    “报复?”那人勾起唇角,缓缓的笑了。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很礼貌的说:“打架会被记过,你这么聪明,总不会笨的自毁前程吧。”

    “如果没人发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你说是不是啊?”叶上锦小朋友很凶狠的捏了捏手指,骨头咯吱咯吱的响着,挑起嘴角,嚣张的哈哈大笑三声。

    那人淡定的看着他:“所以?”

    “我要揍你揍得不敢去告状。”叶上锦小朋友一步步的近那人,心里在狂吼:快点求我!快点求我!特么的,你再不求哥就没法收场了……

    那人依旧很淡定,在他靠近的那一刻,突然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力气大的惊人。那人个子高他一个头,叶上锦慌乱之中竟然无法挣脱,又不能表现的太窝囊,想着这么丢脸的画面绝不能让他的那帮兄弟看到,于是扭头说道:“你们现走,这人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那帮兄弟很没义气的走掉了。

    叶上锦:“……”这发展的也太诡异了点吧?不是应该纷纷表示同生死共患难吗?所以说兄弟神马的关键时候真的很不靠谱!

    “他们走了。”

    “嗯,我知道,你可以放手了。”叶上锦说。

    “呵呵。”那人毛骨悚然的笑了两声,“惹了我就想这么走掉吗?怎么说也得付出点代价是吧?”

    “什么代价?我上只有一张票子,你要打劫的话找错……唔……”喋喋不休的小嘴彻底被人封住,那人还很恶意的伸出舌头在他的唇上了一下,直到他的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的才将他放开。

    叶上锦一副被雷劈中的表,睁大眼睛:“你、你干什么?!”

    “掰弯你。”那人弯了弯嘴角,转离去,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了下来,转头看他,“你如果要报复的话,”他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很神秘的笑了笑,“随时欢迎,xx大学经管系,我等你。”

    于是这天晚上叶上锦的头计划表上新添了一个目标——xx大学。

    尽管他并不知道他的仇人叫什么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