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读者美梦破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两天后的晚上,叶上锦正窝在房里默写孙子兵法。被语文老师摧残过的孩子伤不起,这些东西他还能想起一丁点。前面提过,容锦是个国狂,一生都致力于强国,在这个多国并存的时代,想要脱颖而出,除了发展生产力,军事谋略是必不可缺的。

    两个人走到一起必须得有共同的话题,跟在容锦后习武的计策已经失败,只能寄希望于兵法上的共鸣了。还好,这里是架空的时代,无压力抄袭神马的,真是一点都不可耻。

    正默写的不亦乐乎的小读者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的大门已经被人推开,鬼畜君默默飘到他边,低眉看了一眼,语出惊人:“孙子兵法?”

    小读者被吓得全汗毛倒竖,默默扭头,泪奔中……不敲门神马的,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三秒钟后,反应过来容锦说了什么,小读者一脸惊悚的将头扭了回来:“你知道这是什么?!”

    容锦淡定的看了一眼,下结论:“你的字真难看。”

    这不是重点!叶上锦怒目而视:“你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倒是没想到袁征还教你兵家谋略。”容锦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少年自称是袁征派来的细作,与袁征关系匪浅,容锦自然以为这孙子兵法是袁征教的。

    叶上锦已经吐不出来血了。他怎么就忘了?他怎么就忘了!他怎么能忘了……这是篇雷文啊啊啊!虽然原文中没有提及什么孙子兵法的,这个世界的背景文化也一定是根据作者君所学到的文化知识自动补充出来的,他真的真的是太天真了!

    不用怀疑,除了这孙子兵法,神马道德经、论语、诗经也一定在这个世界里存在,幸好上次赏花盛宴没有要求作诗,否则还真是丢脸丢到太子府上去了。我勒个去,穿到雷文里的读者伤不起啊!

    小读者很受伤,急需安慰!

    容锦见他一副被打击到的样子,心很好,所以说专欺负小受的攻君们真的是太腹黑了。他拉了一把椅子在叶上锦边坐下,拿起他写的东西仔细的看了看:“难看是难看了点,不过也还有救,你若是想学书法,本侯随时可以教你。”算是作为打击后的补偿,手把手的教写字比练武是不是风花雪月的了很多?

    可惜,小读者不领,很坚定的摇头:“不学。”被语文老师压迫的还不够吗?哥特么的是抖m才会同意让容锦来教书法!

    “你嫌弃本侯?”

    说话要不要这么有标识啊?一听到本侯的自称,叶上锦就知道这厮又在端侯爷的架子了,所以说有钱有权又鬼畜的攻君最难伺候了。

    “怎么会呢?侯爷是干大事的,那么多的国家大事等着侯爷去处理,侯爷怎么能为了区区一个我耽误了大祁的前程,我这不是为侯爷着想吗?侯爷您也说过了,资质是补不回来的,何必浪费时间呢,侯爷您说是不是?”小读者无耻模式全开,诸君请自动忽略。

    被小读者既崇拜又慕(?)的眼神看着,容锦很是受用,于是心里那点淡淡的不悦也没了,只是轻轻的哼了声,表示对小读者的无耻奉承很是不屑。

    其实侯爷也很傲的有木有?小读者在心里自动将侯爷替换成多毛的汪星人,表示正在努力的顺毛中,请勿打扰……

    容锦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你那天献上来的计策很有效。”

    叶上锦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容锦说的是关于将袁征引出来的那条计策。那当然了,哥怎么说都是从上帝视角看局势发展的,小读者洋洋得意中,还不忘奉承眼前这枚鬼畜君:“那也是侯爷您运筹帷幄神机妙算。”

    小读者表示,哥的节早就在遇到容锦的时候全部被容锦吃掉了。

    “本侯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小叶想先听哪一个?”

    卧槽!烂大街的台词,鬼畜君您也不觉得膈应。

    “一起听。”小读者一脸认真的回答。

    容锦顿了一下:“袁征遭到北川派来的刺客暗杀,四大影卫以殉难,袁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官方解释?”叶上锦愣了一下,“我要听八卦版的。”

    容锦摇头。

    “也就是说是真的了,袁征他逃了?”

    容锦点头。

    我靠靠靠!侯府强大的武力捏?鬼畜君您信誓旦旦的保证是用来摆设的吗?小说中各种开金手指的主角果然不靠谱。好累啊,觉得再也不会了。

    依着作者君的折腾劲,小读者敢指天发誓,袁征这事有猫腻!说的更直白点,袁征没死,最后倒霉的肯定是小读者!不用怀疑,看作者君邪恶的星星眼就知道了……

    “你很担心?”容锦问道。

    叶上锦很认真的点点头。

    “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信你才见鬼了呢!不靠谱的攻君,受君宣布,你的信用值已经为负数了。

    “那大祁和北川会打战吗?”小读者觉得还是多掌握点信息比较好。

    “大祁与北川一直战事不断,边疆有林副将坐镇,这一点无须担心。”

    “哦……”

    “昨夜景王受了惊,待会随我去景王府。”

    “嗯?”叶上锦呆了呆,“出了什么事?”

    容锦眉头紧皱:“听说是起夜的时候撞见了不干净的东西,魔怔了,到现在还是疯疯癫癫的,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

    会是太子做的么?叶上锦垂下眼睑,沉默了。谋阳谋的真的一点都不好玩!

    -

    叶上锦快速的换好衣服,跟着容锦出发去景王府。到了地方,是由王府总管亲自接见的。老人满脸伤心,简单的向容锦叙述了事的原委。叶上锦敢打赌,容锦知道的绝对比总管还多,认真脸看起来真欠揍。

    前面一群丫鬟聚在一起,满脸焦急之色,总管老人家看了,立刻就怒了:“你们几个不好好伺候王爷,全部在这里做什么?”

    其中一个胆大的丫鬟跪在三人面前道:“方才太子下过来将王爷领走了,奴婢们不敢拦。”

    “什么?”老人家白眼一翻,差点就要昏过去。

    容锦伸手将他扶住,垂眸问那丫鬟:“可知道太子将王爷带到哪里去了?”

    “回禀侯爷的话,太子下说他府中有一位神医,可以医死人白骨,只是那神医脾气甚大,不肯亲自上门,这才将王爷接了过去。”丫鬟战战兢兢的回道。容锦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恐怖了,难怪大祁的百姓都将这个侯爷比作修罗。

    “侯爷,这可怎么办?”总管缓了一会儿,总算缓了过来,接受了自家王爷已经被请进狼窝里的这个事实。

    容锦沉默了一下,道:“本侯现在就亲自过去看看。”

    “那多谢侯爷了。”管家道。

    容锦带着叶上锦立刻往太子府中赶去。叶上锦想,从上次的赏花宴来看,那个景王下似乎怕太子的,这次只怕吓破了胆吧。但是听说景王疯了,疯子还会感到害怕吗?

    马车很快就在太子府前停下,容锦投了拜帖,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人过来接见他们。但那人不是太子,也对,人家贵为天子的候选人,没道理会亲自接见这个爵位比他低的锦衣侯。

    “侯爷是为了景王下过来的吧?”整个朝堂都知道锦衣侯与景王下关系匪浅。

    容锦没有回答。

    那人又道:“太子下正在安排神医替景王下看病,还请侯爷在这边等候。”

    容锦点头,在椅子上坐下。叶上锦在他边坐下,捧起下人送上来的香茶,轻轻啜了一口,一脸幸福。

    容锦嘴角一抽,忍不住提醒:“你现在是我的人,太子应该算是你的死对头。”死对头送来的东西都敢喝,也太没戒备心了吧。

    叶上锦默默鄙视。哥连毒药都喝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这里是太子府,他太子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害哥,倒是鬼畜君你,哥发誓,经过你手的东西哥绝对不碰!很记仇的小读者为了上次中毒的事,再次给容锦扎了一次小人。

    “鬼!鬼啊!”叶上锦正奋力的给容锦扎小人中,忽然一阵鬼哭狼嚎传来。叶上锦抬头,只见一团影从外面冲进来。等到面前的时候才发现是个人,披头散发,满脸惊恐,正是那个特别窝囊的景王。

    这才多久没见,怎么越来越猥琐了?叶上锦默默让开,只可惜慢了一步,那景王已经将他抱住,整个人跟只树袋熊似的扒在了叶上锦的上。

    卧槽!好重啊!快点给哥下来!叶上锦怒气值狂飙。那景王非但不松手,更是张开血盆大口朝叶上锦白嫩嫩的脖子咬去。

    这下连容锦都看不过去了,一巴掌直接将景王拍了下来。

    叶上锦:“……”

    景王:“……”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