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谢谢你,酱油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救命啊!救命!救……”小读者的声音蓦地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掉下去。确切的说是他被归远兮用腰带绑住双手吊在了悬崖边上,由于自己的腰带被归远兮用来绑自己了,所以小读者的裤子掉了下去,松散的挂在脚腕上,真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可是叶上锦现在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形象问题了,因为他的小命都快没了。

    归远兮默默走到山崖边,低头俯视着他,沉声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啊,大哥?!”叶上锦抓狂。

    “你到底是谁?”

    “我是小锦啊。大哥,你不是看过了吗?那个月牙形的胎记,只有小锦才有啊,大哥,难道你已经不疼小锦了吗?”叶上锦这次是真的很柔弱,柔弱的快要哭了。

    哥有恐高症啊啊啊!卧槽!归远兮,你的角色设定是叶小受生命中唯一的温暖,你不能违逆剧啊,作者君他(她)会生气的!后果会很严重的!

    “小锦?”

    “对,小锦!”

    “不,你不是小锦。”归远兮拼命的摇头。

    “我怎么就不是小锦了?大哥,我就是小锦啊,你看着我的脸,看着我,除了小锦,谁还有这张脸?”初步判断,归远兮的精神可能出了点问题。

    “你不是小锦!”归远兮暴怒,抬眸,双眼通红的看着他,摇头,喃喃,“你不是我的小锦,不是我的小锦……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张脸是小锦的,我却觉得你不是小锦。你是个妖物,你把我的小锦弄到哪里去了,你把小锦还给我!”归远兮双手抱着脑袋,眼中隐隐有崩溃的神色。

    沧桑的一双眼中隐隐有水光溢出,凌乱的发丝贴在耳畔,被烧坏的脸上已经长出新的来,却恐怖的让人无法直视。在叶上锦面前的,不再是麒麟庄的大当家的,而是一个失去了亲人的男人。如果叶小受在的话,一定会心疼的哭死吧。

    叶上锦承认,他心软了。如果不是他占用了叶小受的体,归远兮就不必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如今支持这个男人走下去的是什么呢?报仇的信念?还是他心中那个乖巧的弟弟?

    真的是他错了吗?为了逃避命运,害了一个又一个人……他自己是无辜的,那么被他害死的那些人又是该死的吗?

    “说,小锦到底在哪里?”归远兮抬起通红的眼睛,手中薄刃渐渐接近绑在石头上的腰带。

    叶上锦全重量都靠双臂支撑,此刻早已又酸又疼,看归远兮打算玉石俱焚的架势,不由得慌了神。

    “我、我……”他有种将一切都解释清楚的冲动,可是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先不说归远兮相不相信他的话,只说叶小受能不能回来这一点,他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归远兮的眼神渐渐变冷,低声喃喃:“小锦,别怕,等大哥杀了那些害了你的人,马上就过去陪你。”

    叶上锦闭上眼睛。他真的觉得很无力,第一次面对命运如此无力。也许死亡真的是一种解脱!

    然而想象中的坠落感并没有等来,耳畔除了崖下呼呼而过的风,还隐隐夹杂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是打斗的声音。

    叶上锦睁开眼睛,抬头,隐隐看到崖上有两个人影在缠斗,其中一人是一黑衣的归远兮,另一个人也是一黑衣,脸被黑布蒙住,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

    归远兮因为精神错乱,渐渐落了下风。来人出手既快且狠,朝他挥出一包白色的粉末。归远兮被迷了眼睛,中了他一掌。

    “不要杀他!”叶上锦话音刚落,归远兮便擦着他的体从悬崖上坠了下去。他看了叶上锦一眼,手中紧紧握着薄刃,眼神纠结,终究没有趁机将腰带切断。

    “小锦……”他的形渐渐化作一个小点,消失在茫茫云海间,留下的这句轻声的呼唤,却像惊雷一般响在叶上锦的耳畔,挥之不去。

    小锦。

    小锦。

    小锦……

    叶上锦懵了,一滴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落,很快就被山风吹散,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体腾空而起,是崖上的那人将他拉了上去。那人不容他反抗,将他紧紧拥入了怀中。

    叶上锦想要抬头,却被他按住脑袋。他只好将头深深的埋在对方的怀里,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声。

    对方心跳的很快,是那种极度害怕之下才会出现的心跳。

    叶上锦心里觉得很难过。他从来没有亏欠过谁,却第一次觉得亏欠了归远兮。没有办法,他已经无法将叶小受还给他了。

    脑袋上突然搁上一只手掌,那人轻轻的拍着他,似是在安慰。

    叶上锦渐渐安静了下来,忽然又觉得刚才那种放弃生命的行为真是傻透了,简直就是精分过后的另一个自己。

    哪怕命运再残酷,也要笑着活下去!

    那人安慰了他一会儿,忽然推开他,丢下一根腰带,转就走。

    叶上锦捡起腰带,三两下将裤子穿好,喊住那人:“嘿!”

    那人停下来,却没有转看他。

    叶上锦抿了抿唇,看着他的后脑勺,喊道:“你救了我一命,我以相许报答你好不好?”

    那人的形僵住了。

    叶上锦则嘿嘿的贼笑。

    那人似乎很生气,用力将脚边的石子踢了出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叶上锦摸摸鼻子,咧开嘴笑了笑,低声道:“谢谢你,酱油君。”

    叶上锦抱膝坐在山崖边,呆呆的望着翻腾的云海,天边那轮斜阳未落将落之时,忽然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他抬起头来看向前方,只见山道上一人一马迎风疾驰而来,一黑色劲装打扮,头发干净利落的束在脑后,狂风将他后的披风吹得猎猎飞舞,眉眼间皆是冷酷的气息。

    他打马停在叶上锦面前,低眉问:“怎么不回家?”

    家?叶上锦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容锦会将侯府当作他的家。

    “刺客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会派人查出他的份。”

    “不、不用了。”叶上锦摇头,“他已经死了。”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掉下悬崖了。”

    容锦定定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受伤了吗?”

    叶上锦抬头,眼中皆是错愕。总觉得今天的发展有些诡异,先是已经挂掉的某炮灰重生回来复仇再挂掉,再是本该与瘟疫奋战的酱油君穿上马甲空降边,现在连鬼畜属值满满的容锦居然也开始该走温路线。一定是我悲伤的方式不对!

    “怎么不说话?平时这张嘴不是能说的吗?被吓到了?”容锦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牵起他的手,“乖,回去吧。”

    然后小读者就被他牵回家了。

    ·

    坐在山崖边整整两个时辰,叶上锦想了很多。他也想过趁此机会一走了之,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果断的掐掉了。逃跑?那绝壁是找死!容锦的报网是用来摆设的吗?从他被归远兮追杀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容锦就已经得到消息了,要是再深究下去,只怕连归远兮死人复生的事都能给他挖出来。要是逃跑被抓到,可不是脱层皮就能解决的事。

    虽然归远兮已经掉下悬崖了,但根据此君的不死属来判断,活下来的几率很大,再不济还有个跳崖不死遇高人的定律在那里呢,所以叶上锦才阻止容锦继续追查下去。

    这次容锦出门倒是没带手下,只有一匹马,叶上锦别无选择,只好与他共乘一骑。与鬼畜亲密接触神马的,其实小读者一点也不介意,真的,就算有马给他骑,他也不会骑,宅男什么的你懂得,总不能跟在容锦的马股后面跑吧,那也太挫了!

    不过丢脸根本不是叶上锦不会骑马,乃是他爬了半天,根本爬不到马背上,白莲花弱受伤不起。最后还是容锦看不过眼,伸手拉了他一把。你问叶上锦坐哪里?那当然是鬼畜的怀里!

    少年骨架小材纤细,窝在怀里乖巧的像只小白兔。容锦很满意,扬鞭落下,二人绝尘而去。

    叶上锦默默咬手指。虽然哥长得像妹纸,心里住的绝对是位汉纸!

    回到侯府后,容锦立马将大夫招了过来,给叶上锦来了个全大检查。叶上锦表示,容锦这是在给他拉仇恨,因为那一院子的侍宠们的目光已经将他万箭穿心了。

    几个老大夫指天发誓,这小子能蹦能跳能吃能睡,绝对很健康。

    容锦沉默了很久,摸了摸他的脑袋,沉声道:“那就好,传令下去,让厨房多准备些补体的食材。”侯府财力很雄厚,圈养神马的,压力一点都不大。

    小读者:( ⊙ o ⊙)!鬼畜君您这是被酱油君附了么?求真相!

    容锦的语气更加柔和:“今天你也受惊了,好好休息,你放心,类似的事后本侯再也不会让它发生。”

    叶上锦拽了拽他的袖子,弱弱的道:“侯爷,我有一个要求。”

    “说吧。”

    “我想跟侯爷学武。”培养感神马的,那是必须的。容锦的态度已经开始转变,他必须得趁势而上。升级!再升级!

    “你不信本侯的能力?”

    小读者的头立马摇成拨浪鼓,面露羞涩的道:“不是,我、我只是不想麻烦侯爷,等我学会武功了,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还可以帮助侯爷。”几个**oss还不够,现在又多了归远兮这个隐形boss,作者君你是打算玩死哥吧!小读者表示,技能神马的真的很重要!

    一只狐狸装纯洁柔弱小白兔,真是萌的一塌糊涂。

    容锦微微而笑:“小叶这副体若是拿来压,那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若是用来练武……”没说完的话才最打击人好不好?淡定的打击完小读者的侯爷很是悠然自得。

    你才极品!你全家才极品!小读者炸毛的反弧有点大,扭头,哥生气了!

    “乖,别生气了,练武的事以后再说。”容锦继续淡定安慰,一脸认真,“资质这种事就算是吃补品也不不回来的。”

    小读者卧倒。特么的容锦你真确定你不是毒舌攻?!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