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读者攻心为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命运的凶残程度是你永远也无法预料到的,就好比你以为你十八年后是条好汉,很可能十八年后却成了伪娘。

    叶上锦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睁开眼睛后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没死!

    从穿越伊始他就想过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死了能不能穿回去。当然,他是没这个胆子去试的。他很惜命,不想就这么死了,穿越这个玄幻的事都能让他遇到,万一随便死了魂魄灰飞烟灭了肿么办?

    七窍流血那一瞬间的痛苦还停留在叶上锦的意识中。

    痛,真的好痛。除了这个词,叶上锦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了。血不停的往外冒,整个人像是要爆炸了。那一瞬间,叶上锦是很惶恐的,诚如上面所说,叶上锦很惜命,不想死,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一本小说里简直太冤枉了。

    入目是刺眼的光芒。阳光从窗户中投过来,照在地上,空气里飞舞着细小的尘埃。

    叶上锦无法判断自己昏睡了多久,嘴里都是药味,苦涩的让人难受。他静静的躺在上,开始回想那一天发生的事

    酒盏是从太子手里拿过来的,经过了容锦的手,再转移到自己这里,所以下毒的只可能是他们两个。

    那个太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特精明的人,不会这么傻当着所有人的面下毒,尤其是那杯酒的刚开始应该是递给景王的,他这么做对自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那么下毒者只可能是……

    叶上锦闭上眼睛,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容锦将这杯酒递给他之前,曾不经意间用拇指抹了一下杯口。

    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细节?叶上锦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容锦拇指上带着的那个扳指很是扎眼,看起来价值连城的样子,小读者可是眼馋了好几天。

    容锦啊容锦,难怪你突然对哥这么好,原来早有预谋来着。这么大的一盆子脏水泼向了太子,哥都替太子感到冤枉。这次就算不能扳倒太子,至少能带来不少流言蜚语,这对一直在树立好形象的太子是极其不利的。叶上锦冷冷的笑了两声,至少哥这毒中的也不是一点都不值。

    或许是绪波动太大,叶上锦又吐血了,一口接着一口,将白色的单染得血迹斑驳,煞是吓人,很快就惊动了下人。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终于醒了。”进来的女人满脸欣喜,看到满地的血色后脸色又变了,“怎的又吐血了,快、快去叫侯爷!”

    女人替他一点点擦掉唇边的血迹,叹道:“叶公子你可算是醒了,这下好了,终于不用再死人了。”

    叶上锦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还能是什么事?不都是为了你这个小祖宗?”女人上的一抖一抖的,连声叹道:“那天你满是血的被侯爷抱着回来,你是没瞧见侯爷那脸色,可吓死人了。为了给你解毒,侯爷这些天已经砍了不少庸医的脑袋,差点就将远在离城的苏大夫给召了回来。”

    小读者默默吐槽,容锦,你可以去拿奥斯卡小金人了!

    叶上锦也猜得出来,容锦这次没直接毒死自己,肯定还有更坏的打算。

    卧槽!特么的容锦你是不榨干哥不罢休了不是!一箭双雕不带这么玩的!也许就在下一次,他的小命就真的没了!哥特别特别的没安全感……小读者快哭了,谋神马的一点都不好玩!嘤嘤嘤,哥要回家!

    就在叶上锦默默泪流中,容锦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叶上锦的错觉,容锦的上带着股淡淡的血腥味,眼神恐怖的就像是刚从修罗浴场里回来的,尤其是在他看到躺在女人怀里的小读者之后。

    小读者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拱进被子里。呜呜呜……哥才损失几百点血点,哥不玩了,强烈要求退出副本!远离boss,珍生命!

    容锦快步走过来,女人乖觉的让开,将怀里的叶上锦交给容锦。

    小读者继续泪流。

    “怎么还在吐血?毒素没清么?”容锦摸了摸叶上锦这几天迅速消瘦下来的脸颊,冷冷询问跟来的大夫。

    那大夫抹了抹满脸的冷汗,仔细的诊完脉后,才道:“小公子绪太过激动,这才吐了血,不必太过担心,开两服药吃了就好。”

    叶上锦现在一点也不想吐槽那些八点档的小言剧里女主角动不动就吐血的桥段了。原来被气得狠了是真的会吐血的,特么的!

    “绪激动?”容锦锐利的目光落在叶上锦的上,“小叶啊,因何激动?”

    “我这不是发现自己还活着,激动过了头么……”

    容锦:“……”

    容锦怜的替他掖好被子,似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是么?”叹了叹,“有句话叫做慧极必伤,做人不能认死理,这样才会活的痛快。”

    小读者默默咬被角。嗯哼,哥才不跟你玩一语双关的游戏!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容锦很贴心的问了一句。

    “我想洗澡。”

    “你目前的体状况还不能洗澡,这样吧,叫下人去打盆水过来先擦擦子。”

    叶上锦想了一会儿,点点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遇着容锦这种变态,只能先凑合着。

    很快就有人将水送了进来,容锦吩咐下人退散后,转对小读者道:“脱掉衣服吧。”

    小读者的脸扭曲成一个囧字:“侯爷你要亲自来?”(小读者:卧槽!这句话怎么听着让人想入非非!)

    “怎么?你不愿意?”容锦挑眉,淡淡反问,手中动作却已经宣告了他的意志,开始扒小读者的衣服。

    小读者泪奔中。不带这么玩的!

    容锦是行动派,说扒就扒。叶上锦才吐过血,根本没有力气与之对抗,于是只能尽量往被子里缩,遮住大半光。

    容锦皱皱眉头,也没有多说什么。至少他是真心想替叶上锦擦子的,而不是趁机占便宜。叶上锦猜,他这是内疚了?还是有更大的谋?

    鬼畜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容锦将软布巾拧干,回坐在沿上,将缩进被子里的小读者往外面拖出一点,于是小读者整个光洁的后背暴露在了空气中。

    少年整个子绷得紧紧的,似乎只要有一点异动,他就能跳起来挠对方一爪子。

    叶上锦深知这具体的魅力,也深知容锦的癖好。他真的很怕鬼畜突然狂化,直接将他就地正法了。现实就是如此,他和容锦实力差距太大,他千方百计保护的贞很可能因为容锦一个兴起丢掉,幸好容锦现在还不舍丢弃他这颗棋子,这是他唯一的筹码,如今,他要为这笔筹码加价。

    他都吐血了,不要点福利实在太亏了。

    容锦低垂着眉眼,很安静的替他将上的血污擦干净。擦到腰侧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叶上锦回头:“怎么了?”

    容锦用指甲戳了戳他的腰侧,声音中带着几分探究:“这里有一个月牙儿的标记。”

    “胎记吧。”叶上锦随口答道。这具体又不是自己的,他才没有对着陌生男人的体仔细研究的癖好。

    容锦没有纠结胎记的问题,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小读者的脑袋上。

    少年趴在被子里,将下巴搁在枕头上,看起来很郁闷的样子。

    容锦知道,以少年聪慧的子大概已经想明白了下毒之事,他这是在郁闷。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如果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面前这个少年的话,容锦想,大概是猫吧。

    炸毛的时候张牙舞爪,谁上前挠谁;乖巧的时候就会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让你永远也猜不透他的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狡猾起来眼中就会绽出幽幽的光芒来,跟妖精似的,不经意中透着股千百媚的风,让人见了恨不得扑上去直接撕碎了他;不高兴了就会缩在自己的窝里,恨不得将自己埋起来。

    容锦捏了一下他的腰侧,小读者顿时“嗷呜”一声弹跳起来,直接撞到板上。

    不会真的是猫妖幻化出来的美貌少年吧。容锦敛眸,将所有绪一点点收藏起来,叶上锦则拽了拽披在上的衣服,扭扭捏捏再次缩到被子里,一张脸红的像抹了胭脂,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得。

    容锦觉得有趣,手指又在蠢蠢动。

    叶上锦紧紧盯着他的手,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容锦你够了啊!够了啊!啊!再来哥就咬你了!

    大概是叶上锦的怨念太强,容锦终究收了逗他的心思。此时,丫鬟将好的药汁端了过来。容锦接过药碗,转头看叶上锦。

    叶上锦不不愿的从被窝里爬出来,认命的端起药碗,低头喝药的同时,眼珠子却在滴溜溜的转动着。

    跟容锦这鬼畜合作真是太亏了有木有!他这次吐的血都有半盆了,喝猪血都补不回来的。不行,他要趁鬼畜良心尚在,争取利益的最大化。

    一碗药很快下肚,少年伸出殷红的舌头碗口。

    容锦的眼睛都绿了。

    叶上锦偷偷瞄他一眼,很好,哥惑的就是你。至于为什么惑容锦?那是因为小读者他要升级!

    是,他很怕容锦狂大发将他就地正法,他更怕容锦泯灭良心,直接弃子。别忘了,现在的他只是一颗棋子,且这颗棋子的价值有待商榷。

    他要做的就是让容锦在利用他的同时还要对他产生一些旖旎的心思,且这些旖旎的心思要建立在字上。不可否认,容锦对他确实很有心思,但那些心思不过是基于贵族对玩具的兴趣上。

    没错,从开始到现在,容锦对他的看法从来都没有变过,他在容锦心中特么的就是一个玩具,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捕猎游戏。如果不是他巧妙的将自己玩具的份转换成了棋子,特么的他可能早就被容锦大卸八块了。

    叶上锦一直认为,从心动开始,他就是要让容锦体会一次求而不得的滋味。就算美色呈于面前,为了天下,容锦还是有这个自制力的,所以说,关于鬼畜突然狂化的担心有点多余,但大家都明白,就算是一只老鼠面对着收了爪子的猫也还是无法克制心里的恐惧,叶上锦现在就是这种心态。

    如果容锦对自己动心了,那么弃子的时候大概会犹豫一下吧,毕竟人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命运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也许就是那么一犹豫,化险为夷也说不定。总之,叶上锦这次做了个英明的决定,暂且不提。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