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读者捏造身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叶上锦渐渐平静下来,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在他宿舍里有一哥们,喜欢上了系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死皮赖脸的追了一学期,终于把这女孩追到了手。

    diao丝的是这哥们为了向女孩展示自己晨起时那优雅而感的嗓音,旁敲侧击终于说服了女孩当自己的闹钟,于是每天六点不到,叶上锦就能听到这哥们窝在被子里嗯嗯啊啊,一副明明很清醒却装作很慵懒的跟女孩唧唧歪歪半天,却说不到正点上的无聊对话。

    后来,叶上锦同宿舍的哥们都觉得要抓狂了,女孩也抓狂了,终于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将这哥们买给她的所有东西都甩到了这哥们的脸上,留下一句非常潇洒的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丫的,老娘再也受不了你这个diao丝男的样了!”

    叶上锦呵呵的笑了起来。他为什么会想起这件事呢?这与他接下来要陈述的事密不可分。

    说了这么多,他其实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男人真的很!越diao丝越

    容锦他不是diao丝,但他是男人,所以他同样很。当然,这个定理并不包括所有男人,比如叶上锦,他就觉得自己不

    叶小受喜欢容锦的时候容锦把他当根草,等叶小受终于觉悟的时候他又不肯放人家走,最后还亲手要了叶小受的命。原文中,容锦以为叶小受死了之后,确实伤心了不少子,决定发愤图强,美其名曰为叶小受报仇。

    容锦确实报仇成功了,太子一党被老皇帝诛杀,后来老皇帝病逝,景王继承帝位,容锦被封为摄政王。

    叶上锦冷冷笑了一声。以为名的复仇,终究掩饰不了对强权的渴望。如果从结局上来看,在这场皇位之争中,容锦绝对是最后的胜利者。

    叶上锦想,如果把最后那段剧提前,把太子一派那些折磨他的人先干掉,他是不是就不用走那些剧了?

    这个方法倒是可行。太子党在侯府中埋伏了细作,如果把这细作先揪出来,然后再给那边传递假消息,容锦这边的胜算就会大很多。

    还有,容锦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的份了,他必须给自己造一个假份,且这个份还毫无疑点,就算有疑点,也无处下手,使人不得不信。

    把思绪理清了,接下来的攻略就容易了很多。总之一句话,先打怪物,再刷boss。小怪神马的,最好打了!

    想好对策后,这一觉自然睡得安稳。

    叶上锦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瞬间跳脚。面前这团影是个阿飘吗?!

    容锦不悦的哼了声。

    叶上锦淡定了。原来不是阿飘,不是阿飘就好。阿飘神马的太恐怖了!

    原来此时天色还未大亮,房内已有些光线,只是看人看得不甚清楚而已。

    容锦用火折子将带来的蜡烛点亮,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好以整暇的看着叶上锦。

    叶上锦的手脚都用一根细长的链子拴着,虽然他很吐槽这种拴牲口的东西,但是特么的他真的被容锦当做小狗对待。

    叶上锦默默问候了容锦他祖宗十八代一会儿,将目光落在了容锦边的两口大箱子上,目光中渐渐透出好奇的信息来。

    大家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别人越是遮遮掩掩的,你就越是好奇,若是光明正大的搁在你眼前,你说不定又懒的瞧了。

    叶上锦就是这样的人。

    两口大箱子盖得紧紧的,叶上锦恨不得将目光化作利剑,直接将箱子戳出两个大洞来。

    “想知道?”容锦心似乎很好,悠哉悠哉的拨弄着面前的烛火,悠悠的叹了一声,“小叶啊,做人要识相。”

    “侯爷说的太对了,侯爷您真是高人!”(众人:咦,你的节呢?小读者:节早就被容锦吃了!)

    容锦起,一手掀开箱子的盖子。

    叶上锦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妈呀,果然是变态。那一箱子里面都是刑具。

    小读者嘤嘤泪流满面中……好奇害死猫啊,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箱子里面是神马东西了。

    容锦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铁钩,叶上锦立马想到自己的鼻子被勾着吊起来打的景,顿时嚎了一一嗓子,朝容锦扑过去。(尼玛,神马小白莲弱受形象,他不要了!)

    上次被小读者咬了一口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容锦很迅速的闪到一边去。叶上锦扑了个空,鼻子磕到椅子腿,顿时血流成注。他一脸血的回头看着容锦,目光中透出幽怨。

    容锦似乎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走过去用袖子替他擦了擦。

    小读者:( ⊙ o ⊙)!

    侯爷您不是有轻度洁癖的吗?!不管那么多了,小读者趁机抓住容锦的胳膊,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说:“侯爷,我招,我都招!”

    “别说话。”容锦的神很认真,一点一点的替他拭去脏污,喝道:“仰起头来。”

    叶上锦也不想血崩而死,听话的仰起头,还试图捏自己的鼻子止血:“侯爷,要不您替我点止血吧,要不送点止血药来也成。”

    “胡说什么呢。”容锦被他逗乐了。

    据目测,鬼畜似乎又恢复正常了。小读者暗自窃喜,抓住时机,一脸痛改前非的道:“侯爷,我招,我真的招,您也别浪费力气拷问我了。”

    “哦?你都招些什么?”

    “您不是想知道我的真实份吗?其实我是细作来着……”

    容锦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犀利的目光紧紧像利剑一般钉在他上。

    叶上锦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断。啊呸,胡说什么呢!

    “那个……我……其实……”特么的!难道舌头真的被咬断了?

    小读者憋了一口血,深沉的望着容锦,深吸一口气,一字不停歇的道:“侯爷其实我是想说我确实是细作来着但我对侯爷您的景仰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所以我决定弃暗投明投入侯爷您的怀抱来着侯爷您怀宽广一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接受我的对吧!”

    呼呼,终于一口气说完了。小读者趴在一边喘气。

    众位看到这里也别着急,其实小读者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表达三个意思:一、他是细作来着。二、容锦很伟大来着。三、他想投靠容锦来着。

    容锦只是不不冷的看着他,没有明确表明自己的意思,显然是不信。

    叶上锦快哭了。他都说自己是细作了,为什么容锦还是不相信?难道容锦嫌他的新份不够拉风?明明细作就很拉风来着……

    “侯爷,我没骗你,真的,我是袁大将军的手下,他当初派我埋伏在麒麟庄就是为了监视归远兮的动向。侯爷您奇怪为什么他要监视归远兮?我这样跟您说吧,因为侯爷您很关注归远兮,将军他很关注你,所以他就连带着关注麒麟庄的动向了。当初侯爷您中埋伏就是将军给您下的,与麒麟庄无关,为的就是让我接近你。”

    哥不怕胡说,麒麟庄没人了,哥还不信你能跑到袁征面前去问。

    袁征就是袁大将军的名字。

    “这么说来,这些子你从我这里挖了不少消息给袁征?”容锦冷冷的盯着他,又从箱子里取出一把锯子。

    小读者几乎要把眼珠子给瞪了出去。不是吧?锯子?容锦这鬼畜是来真的?嘤嘤嘤……

    “没有没有,侯爷,你英明神武,侯府管理的这么严,我怎么可能会挖到消息?我说真的,将军前些子还说要炒了我呢!啊不,是召回去。”

    “如此说来,你对袁征没什么用处了?”似乎是觉得锯子不称手,容锦又换了一把弯刀,刀尖弯曲的弧度很微妙。

    叶上锦猛点头,想想又觉得不对,他都对袁征没用了,那对容锦还有什么用?

    换个份是没错,但不小心将火点着了烧了自己就悲剧了,于是立马摇头,坚定的说道:“我对将军很有用,虽然我给将军的消息都没什么用处,但将我埋伏在侯爷边有一个大大的好处,方便他随时下命令刺杀侯爷。”

    容锦眼神蓦地变冷,吓得叶上锦脖子一梗,立马举双手表明自己的诚意:“当然,我怎么可能刺杀侯爷?侯爷风采无人能及,我倾倒还来不及呢。”

    怎么说呢?叶上锦笑得有点猥琐,本来很柔美的脸上挂着这样的笑容,看着让人分外渗得慌。容锦觉得很不悦,于是立马喝道:“不许这样笑!”

    叶上锦笑容僵在脸上,一副被吓到的表,这让容锦很满意。从这点上来看,容锦果然骨子里还是有鬼畜的属的。

    “你说你想投靠我,你拿什么证明你的诚意?”容锦不是傻瓜,没有好处的事他是不会做的。

    “这样吧,我跟侯爷说说袁征的几件糗事,独家爆料哦。”

    容锦冷冷盯了他一眼,叶上锦立马乖了,板着一张脸道:“我可以帮侯爷除掉袁征,扳倒太子党。”

    “就你?”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侯爷,小瞧别人是大忌。”哼哼,哥会告诉你,哥已经凭着自己的智力打倒了不少怪物吗?哥才不告诉你,哥正在刷你这个**oss捏!

    “你想要什么?”容锦不愧是官场上出来的,一切只凭利益说话。

    “黄金珠宝,高官厚禄。”提出这样的要求才是人之常,叶上锦早就想好了,如果什么都不要才招人怀疑,虽然他的真实愿望是希望容锦高抬贵手不要像原文那样虐他,但这似乎说出来有点玄幻,估计容锦会把他当疯子处理。

    “成交,不过……”

    这个转折有点微妙,叶上锦觉得自己精心策划的“谋”可能就会搅黄在这两字上。

    “先试用三个月,若是你对本侯没什么用处,到时候就别怪本侯了。”容锦顿了顿,终于将这句话说完。

    叶上锦觉得自己还是问清楚点比较好,于是问道:“若是没用侯爷打算怎么处置我?”

    容锦勾起了他的下巴,一脸邪魅的表:“小叶这具体本侯很早之前就想尝一尝了,到时候就别怪本侯不知怜香惜玉了。”

    邪魅你妹!邪魅你妹!小读者在心中狂吼,面上挤出一丝笑来,眨眨眼睛:“侯爷,您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容锦高贵冷艳的将他推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很好,本侯也不想有那样的一天。”

    你不想?拿块豆腐撞死哥,哥都不信你会不想!小读者默默腹诽。

    “那侯爷现在能放了我吗?”叶上锦举起手中的链子。特么的!越看越觉得自己像狗!

    容锦想了一会儿,替他解开链子。

    叶上锦立马跳起来,暗中做了个胜利的手势。首场胜利,小读者威武!顿了一顿,目光落在箱子内。

    现在这些刑具不是用来对付他的,小读者决定好好给自己长长见识,也算是告诫自己行事小心,千万别栽到容锦手中。

    他扒了扒箱子,越扒越心惊。太残暴了有木有!太血腥了有木有!简直没有人!试问天理何在!

    等等,这个是神马东西?小读者从箱子里扒出一具木马,奇葩的是木马的背上还顶着一根婴儿手臂粗的圆柱子(不要问作者君这是神马东西……)。他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容锦,容锦的眼神很微妙。

    叶上锦想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过来,顿时脸色发白,将手中的木马丢向了容锦。容锦侧让过,眼神森森如刀杀过来。

    小读者立马将头抱住蹲在角落里,叫道:“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我!”

    等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生。偷偷抬起头,发现容锦早已不知去向。

    他这是害羞了?(ˉ(∞)ˉ)

    叶上锦立马站起来狠狠踢了地上的木马一脚:“去你的,容锦你这个死变态!”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