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剧情帝很坑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容锦冷笑了两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到了跟前。

    “放开我!”小读者使劲的想从他的掌中扯回自己的衣领,只可惜,自始至终,衣领动都没动一下。

    卧槽!忘了这具体是只白莲花小弱受!

    “带上来。”容锦松开了手,叶上锦立马一股跌到地上,然后就看到了苏洛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推了过来。

    叶上锦:@#¥%……

    酱油君您不是开了外挂吗?跪求真相!

    容锦嘿然冷笑了一声:“苏洛是会易容不错,但他似乎忘记隐藏自己上的药香了。”

    这个真相特么一点都不惊艳!小读者默默吐槽了一句,用眼神询问苏洛,酱油君,您平时心思缜密的,怎么这个时候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捏?

    苏洛回了他一个深款款的眼神。

    小读者立马卧倒。深款款不是这个时候用的好不好?这个时候您老应该狭长的凤目里精光一闪,以昭示您老的高深莫测有木有!

    哥好没安全感嘤嘤嘤……

    “交流完了?”容锦乜了二人一眼,凉凉问道。

    小读者立马点头。

    “苏洛怎么说也是本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嗯,青梅竹马,哥懂,哥什么都懂。

    “苏洛父母死的时候本侯答应过他们要保他的周全。”

    对滴,遵守承诺是很重要滴!

    “所以此事本侯并不打算追究苏洛。”

    嘿嘿,侯爷您真大方。哥错怪你了。咦?说呀?继续说,哥听着。汗啊,您这是什么眼神?

    容锦的目光在他上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才收回,叹道:“小叶,你就不同了,你盗我侯府宝贝在先,伤本侯在后,本侯若不略施惩戒,本侯的面子也没处搁。”

    去你的!少给哥装哭耗子的猫了。叶上锦心里很不屑,脸上却一点也不敢表现出来。现在没人能救他,只能自己救自己了,只盼着容锦现在的心很好,千万千万不要立马扑倒他就行了。

    “本侯决定判你三年监、,小惩大诫。”

    卧槽!剧帝他回来了!

    小读者很桑感,真的很桑感!为神马世界上会有作者君这种奇怪的生物?!【作者君再次躺枪……】为神马剧明明已经朝着康庄大道上奔了它还能转回来?!

    苏洛很忧郁的看着叶上锦。

    叶上锦:“……”

    你忧郁个毛啊!!要被关的是哥好不好!叶上锦此刻就像只炸毛的猫,谁敢过来非得挠他一爪子不可。

    不行,他得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玲珑阁是被烧了没错,但侯府绝对不缺这么一间小黑屋。

    特么的,他冷静不下来有木有!任谁知道自己即将被虐的很惨还能冷静下来!

    “锁起来。”容锦的一句话直接将他所有的奢望都扼杀在摇篮里。

    叶上锦的心里顿时悲凉的快逆天了。神马叫命?这就是命!

    翌几人坐上了回侯府的马车,大概是苏洛提出来的要求,叶上锦和他同乘一辆马车,倒是容锦,临走前的那眼神看得叶上锦只觉得周风阵阵。

    苏洛在叶上锦对面坐下。

    叶上锦此时双手被反绑在后,俨然已是囚犯的待遇。为此,小读者也不知道在心里给容锦扎了多少回小人。

    “对不起。”对面的苏洛忽然开口,目光沉沉的盯着叶上锦。

    叶上锦倒没什么,真的,他没指望苏洛多少,只要苏洛不像原文里那样每次害他倒霉他就心满意足了。

    “你饿不饿?”苏洛沉默了一会儿,又问。

    嘎?小读者有点跟不上苏洛奇葩的脑回路思想。

    叶上锦摇头。容锦虽然欺负他,但在伙食上也没亏待他多少。

    “给你吃糖。”苏洛非常神经质的从怀里摸出一颗黑色的药丸。

    叶上锦一对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您老没生病吧?小读者紧紧闭着嘴巴,使劲摇头。

    苏洛跟没看见似的,体微微向前倾,掰开他的嘴巴。咕噜一下,药丸顺着喉咙滚下肚了。

    叶上锦:@#¥%……卧槽!酱油君你给哥喂了神马不干净的东西?!

    “别怕,是能帮你的好东西。”苏洛神秘莫测的微微笑了一下,摸了摸他的脑袋。

    叶上锦:(╰_╯)#

    哥又不是你家养的大狗狗,再这样摸哥的头哥就咬你了有木有!!

    “不用这样感激的看着我的,真的。”苏洛重新坐了回去,好以整暇的看着他,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叶上锦顿时有种按住他暴打一顿的冲动。

    叶上锦被关进了小黑屋中,真的,一间小黑屋,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

    卧槽!就算叫小黑屋,也不要黑的这么应景好不好?小读者抓狂中。话说,这么黑会不会有阿飘神马不干净的东西?容锦,你给哥回来,哥要250瓦的电灯泡!

    小读者拍了半个时辰的门都没人应,终于承认其实这是容锦在给他下马威。他凭着自己的感觉摸到边,爬上躺下,闭着眼睛开始冥想。

    他必须静下来。

    剧帝他是回来了不错,但是他绝对不能这么自暴自弃!他要奋斗!他要升级!他要刷boss!他要捡装备!咦,好像扯远了。

    小读者摇摇头,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踢出去,然后重新回归到原文剧上。

    对,他要好好回想原文剧,看能不能找到突破点。原文剧中叶小受被关了三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捏?

    “三年,三年,三年……”小读者喃喃自语中,突然泪奔成河,“尼玛啊,哥不要被关三年,哥要出去!出去!”

    翻窗?卧槽!窗户都被铁条钉死了。挖地道?特么的!这是二楼好不好?!那只能在容锦这里突破了。

    原文中容锦是个极其有野心的人,他支持景王当皇帝其实是为了自己。怎么说呢?叶上锦看过原文,虽然没有正面描述过景王,但从景王事事都听从容锦这一点来看,景王是一个很没有主见的人,甚至很懦弱。

    如果景王顺利当上皇帝,容锦完全可以架空他,如同纵傀儡般纵着朝堂大事。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容锦棋差一着,被太子一派诬陷谋反,结果被老皇帝抄了家,自己更是成了丧家之犬,四处躲藏。

    叶小受就是在容锦被抄家的那天逃出来的,他三年没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正好撞在太子党一派手中。有人识得他,立马将他认出,指出他与容锦不正当的关系,正中太子一党的下怀。

    叶小受被他们带了回去,盐水鞭子神马的往上招呼,辣椒水老虎凳齐番上阵。总之,叶小受是个奇葩,被折磨成这样都没有挂掉。当然,他们想从叶小受嘴里问出容锦的下落来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叶小受他压根就不知道容锦到底躲那个旮旯里去了。

    后来他们就想出了一条毒计,将叶小受悬于城楼之上,并扬言,如果容锦不出现,就当着全城人的面将叶小受先后杀,再再分尸。无论从面子上来说,还是从容锦对叶小受说不清道不明的愫上来说,容锦都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叶小受被吊了三天三夜,三天后,天色将亮未亮之时,一个黑衣黑发的男子背着弓箭骑马从城外疾驰而来。太子一派的人皆以为他是来救叶小受的,正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却没有想到容锦只是对着叶小受的心窝了一箭,然后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叶上锦的小心脏一抽一抽的,跟自己中了箭没啥两样。

    容锦做出这番举动只能说明他是个极其冷酷又十分有决断的男人,不难看出,容锦对叶小受是有感的,否则他便不会冒着被抓的危险亲自来送他最后一程了。

    不可否认,叶小受这样死掉比落在那群人手中要好得多,当然,叶上锦也不得不承认,容锦这么做更深的一层原因是为了迫自己断了与叶小受的所有联系,包括心底最后那份可有可无愫。

    亲手杀掉叶小受的容锦是永远不会上叶小受的,这个男人够狠,连最后一个根本称不上死的死都要亲手毁掉。

    叶上锦趴在上想这一段的时候简直哭无泪了。尼玛啊,这到底是一个神马逆天的世界,叶小受遭受了那样残酷的对待居然还能等到容锦亲手来杀他!

    更让人绝望的是叶小受心窝明明中了一箭,也断了气,被那群人扔进了乱葬岗,半夜的时候,苏洛居然又把他给挖了出来,还将他救活了。

    神马不死神药,神马妙手回,那都是作者君大笔一挥的事。

    不要以为这就是幸福的开端,更坑爹的还在后面,苏洛救活了叶小受后,由于叶小受受重伤,两人不得不在一家客栈暂住,于是槽点来了。

    叶小受被苏洛抱进客栈的那一瞬间,只微微露了一个侧脸,然后被玄冥宫的弟子看见了,那弟子发现叶小受与他家宫主挂在寝夜观摩的画中少年十分相似,就趁苏洛不注意把叶小受给偷了回去献给了宫主。

    看到这里的时候叶上锦又不要吐槽了。

    苏洛你究竟是有多粗心大意竟然会让一个武功不高的小喽啰把一个大活人给偷走了。

    作者君你还不如说叶小受是在苏洛赶马车的时候在半路掉了还靠谱些。总而言之,叶小受被偷走了,又开始了一场奇葩的虐虐心之旅,这里暂且不提。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