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读者逃跑未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叶上锦狂汗。恐吓神马的是犯法的好不好?好吧,在这里容锦就是王法。

    “小叶啊小叶,你千错万错就是不该欺骗了本侯。”

    “呜呜,我错了,我招,我什么都招,苏洛他在宁安镇福来客栈天字号客房,我把他衣服扒光绑在了头,侯爷您现在去还来得及。”

    容锦的脸黑了一下:“谁要听你说这些?”

    “那……呜呜,我千不该,万不该偷了侯爷的东西,我、我卖肾好了,侯爷,您放心,我一定把钱还给您的。”@#¥%……哥没有偷东西好不好?好吧,屈打成招,他这是不打也招了,他才不想受皮之苦!

    “说什么胡话?”难道这小子被自己这架势给吓傻了?容锦皱眉,朝后的小厮使了个眼色,于是那小厮很快的捧了一幅画卷过来。

    容锦在叶上锦面前将画卷打开,露出里面的少年来。

    画中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生的唇红齿白,姿曼妙。叶上锦的脸色却是慢慢的变了。

    这不是孙东送给容锦的那幅美人图吗?他是派人动了手脚不错,估计那人没有凭空乱画的本事,所以这少年的原型还是叶上锦,只不过把眼睛画的大了点,嘴巴画的小了点,鼻子画的翘了点,材画的纤细了点……整体画风往诡异的方向发展,更奇特的是在这么违和的况下画中人还是美得很惊人,画这幅画的画师简直就是用生命在创作。

    这么抽象的画法容锦都能看出来,只能说明这个世上还有作者君这种神奇的存在,是作者君让他看出来的!【作者君无辜躺枪……

    容锦其实早就在怀疑叶上锦了。他说自己是贫苦人家出的,结果却长得细皮嫩的,根本就是个不干活的主!好吧,其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居然那么巧会出现在自己出事的地方,而且自己出事的也很莫名其妙,就好像一开始就有人设计好了。

    他回去查过,侯府里没有麒麟庄的细,孙东也不太可能,没有人算计别人的同时会把自己算计到挂掉。更重要的是后来剿灭麒麟庄的时候没有找到画中的少年,这个少年像是根本没在这个世上存在过。

    再反观叶上锦各种奇奇怪怪的行为,容锦有一种很曼妙的感觉,好像少年对接下来发生的事知道的很清楚,还能迅速的做出应对策略,这种机智根本不该是一个年纪不过弱冠之年的少年该有的。(小读者:咦?我好像被夸了耶! 作者君:嗯,你好像也要倒霉了耶。)

    “上面的人认识吗?”容锦瞥了一眼全神戒备的小读者。

    叶上锦搔了搔脑袋:“如果我说这是我兄弟你相信吗?”

    容锦神莫测的看着他。

    “开个玩笑而已。”叶上锦呵呵笑了两声。他能承认这就是自己吗?他要是承认了,差点炸死容锦的事不也就暴露了。汗啊,他觉得就算是自己也没办法认出上面这个少年就是自己,容锦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莫非他其实是孙猴子转世,也有着一副火眼金睛?那他要不要考虑去跟如来佛借座五指山来?

    以上全属小读者的自娱自乐。没办法,气氛太紧张了,他这样根本不能静下来好好思考。容锦就跟座冰山似的,全都嗖嗖散发着冷气,差点冻死他了。

    小读者的脑子飞速的运作起来。

    然后,“啪”的一声。

    “嗷呜——”小读者瞬间跳脚。容锦你妹!不带这么偷袭的好不好?嘤嘤嘤……好疼啊!!混蛋!劳资长这么大还没被人用鞭子甩过!你是鬼畜就了不起啊啊!!!哥跟你拼了!!

    容锦离叶上锦太近,所以当叶上锦红着眼睛扑过来的时候,容锦慢了一步,然后就被扑倒了。

    容锦:“……”

    叶上锦是真的火了,亮出一口白牙,结结实实的咬在了容锦的肩膀上。那一瞬间,容锦的脑海里瞬间将小读者的头像换成了一只炸毛的喵星人。

    “松口!”这是容锦隐隐发怒的前兆。

    “@#¥%……”就是不松口!敢用鞭子甩哥,哥让你瞧瞧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哥挂了大不了穿回去,哼哼!

    容锦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了过去。小读者“嗷”的一声摔到的另一边,没了动静。

    容锦忍痛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肩膀,手心里全是混合着口水的血水,不用怀疑,是小读者的。

    娘的,这小子够狠!容锦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抬起眼睛,发现方才还侍奉在一旁的小厮早已经受不住刺激晕了过去。

    容锦暴躁的一脚将小厮踹了出去,将小读者从底提了出来。(众人:咦?什么时候跑到底下去的?叶上锦:哼哼,窝才不告诉乃们窝是趁他不注意钻进去的。)

    容锦对着昏迷(?)的小读者沉默了很久,然后,左右开弓,啪啪甩了小读者三个嘴巴子。

    叶上锦:我艹!容锦,你狠!

    “小叶啊,你要么一直这样睡下去,要么立刻给本侯睁开眼睛,本侯或许还会大发善心给你留三颗牙齿。”容锦森森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叶上锦顿时冷汗狂流。哥还是这样睡下去算了!对,睡死算了!

    叶上锦虽然咬了容锦一口,这一战中终究还是自己吃了亏。摸着高高肿起的脸颊,小读者在被子里默默咬被角。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打过他。他很想糊容锦一脸翔有木有!

    大概容锦也猜不准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昏迷,所以很快吩咐了大夫过来给他瞧瞧。还是上次那个大夫,捏着他的手腕半天,一直在沉吟。

    容锦险些抓狂:“大夫,他到底怎么样?”

    “小公子受了很重的内伤啊。”老大夫叹道。

    容锦顿时无语。他方才那一掌确实有失分寸,但用“很”这个词是不是过分贵了些?

    “需要好好调养啊。”老大夫又接了一句,“老夫先开个药方,侯爷照这个方子抓药,对了,小公子怕是吓着了,侯爷您……”言又止,说还休,这个中妙处怎么说得尽。

    老大夫,您是我亲爹啊!小读者在心中狂吼。

    容锦眼神黯了一下:“你的意思本侯明白了,本侯不会再吓他了,他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不太好说,得看个人的恢复能力了。”

    “好吧,来福,送大夫出去。”容锦说完,在叶上锦边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低低叹道:“小叶啊,本侯不管你是真的昏迷还是假的昏迷,本侯告诉你,等你醒了,我们之间的总账可得好好算一算。”

    算!当然要算!你打哥的一鞭子和这三巴掌的仇哥会好好跟你算一算!小读者内心仰天长啸。

    容锦离开后,小读者立马睁开眼睛,掏出藏在被子里的匕首,匕首是大夫在给他把脉的时候趁容锦不注意塞给他的。

    叶上锦的笑了两声:“苏洛,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众人:狂吐!小读者:我去!)

    其实早在第一次给他诊治的时候叶上锦就发现苏洛了,苏洛的上带着股特殊的药香,只要近距离接触就能闻到,所以他才敢大胆的用指甲刮他的手心示意他与自己一起作弊。

    至于苏洛会不会胳膊肘往外拐这一点他是不用担心的,哼,要是自己挂了,谁来给他压!虽然小读者很不愿被压!

    匕首看起来很锋利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砍断手上的铁链。叶上锦很心急,容锦特么真的很恐怖!敌人太逆天,小读者需要后援!

    刀口在铁链上磨了两下,噌噌掉下来一点铁屑。叶上锦把手腕举到面前仔细观看,确定铁屑是从链子上而不是从匕首上掉下来的时候,瞬间就感动的泪奔了。苏洛,你太给力了有木有!

    叶上锦挑了最细的地方,然后开始磨链子。古人云,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现在是只要匕首够锋利,铁链特么也得变细。

    叶上锦以前以为自己一直不够耐心,直到今天才发现……特么的,原来自己真的没耐心!【喂……

    才磨了两分钟,他为神马会有种want to go to die的赶脚。

    苏洛,你这个混蛋,干嘛不直接救哥好了!!小读者磨牙。(众人:笨!直接砍断柱不就行了!小读者:咦?是的哦……)

    小读者炯炯有神的目光落在了头柱上。嘿嘿,还是木头好!木头好的呱呱叫!

    半个时辰后。(众人:这速度…… 小读者:哥是弱受!弱受!)

    小读者拖着铁链踱到紧闭的窗户边。

    扒开窗户,左右看了看,没人。很好!小读者立马利索的爬上窗台跳了下去。一个利落的翻,成功着陆,虽然落地姿势很不雅。

    “容锦,你妹的,咱们的账哥一定会加倍讨回来的。”叶上锦磨了磨牙齿,然后坚定的往墙边的狗洞走。他又不会传说中的轻功,不钻狗洞怎么出去?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狗洞的另一边还是院子?

    嘤嘤嘤……这不科学!!

    “小叶,你这是要哭了的表吗?”容锦正坐在院子里喝茶,腿上还搭着一本书。

    叶上锦快速的瞥他一眼,然后做了个决定,爬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