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鬼畜貌似狂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夜凉如水,月色如诗。

    斑驳的月影中,一个美貌的少年半卷着袖子哼哧哼哧的正在挖坑,坑的旁边躺着一个白衣女子,这景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这个女人长得漂亮的,就这么曝尸荒野实在太可惜。古人最崇尚落叶归根,他就做个好人让她回到土里,算是积德吧,他可没忘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里害死了不少人,虽然那些人也想害他。

    坑是先前那个黑衣人与白衣女子打斗时用内力砸出来的,这副体细胳膊细腿的,着实没有什么力气。

    小读者将白衣女子拖进坑里。

    我去!这女人怎么这么重?!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尸体比活人重?少年用袖子胡乱的将额头的汗珠擦掉,捧起黄土开始埋人。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土不够用了,他又没带铲子神马的,只好找了些树叶树枝凑合着,好歹终于将人给埋了起来。

    埋完尸体后,小读者就坐在坑边,托着脑袋开始发呆。

    发了大约十几分钟的呆后,叶上锦打起精神,重新上路。

    后半夜的时候,他终于累得不行,索找了棵歪脖子树爬上去,用绳子将自己绑在树干上睡了。一觉睡到天亮,早晨的阳光透过树的缝隙落在他上,鼻端充斥着青草混合着露水的味道。

    叶上锦打了个哈欠,发现上的衣服有些湿,从包袱里取出干衣服换好,又吃了一颗从苏洛那里顺来的药丸,再次出发。

    约莫走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抵达下一个城镇。

    其实他怕苏洛突然出现的,也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买了足够的干粮赶忙离开城镇,经过城门的时候眼睛无意中瞥到一张贴在城墙上的告示。

    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注意到他后,走到告示前细细的看了起来。(别问作者君叶上锦明明是穿过去的为什么会认识古人的字。这是一篇雷文!雷文!神马逆天的存在都可能会出现的!)

    这一看,叶上锦顿时觉得脑中轰然一响,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

    告示上画着一个少年,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叶上锦。告示上说叶上锦不仅盗走了锦衣侯府中的宝贝,还掳走了锦衣侯最好的朋友苏洛。

    小读者顿时跳脚。我勒个去!哥真是比窦娥还要冤!六月飞雪了有木有!容锦,哥真想喷你一脸老血有木有!

    难道剧又开始回归了?叶上锦顿时有种白忙活了的赶脚。

    嘤嘤嘤,不管了,逃命要紧!

    小读者撒开蹄子掩面奔逃也。

    就是这么一逃,出事了。

    守城的侍卫本来还没注意到他,他这么一跑,好了,成功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其实他没这么二的,只是这次他真是被神一般的剧给吓到了。

    容锦是什么人?那可是这本书里第一个出场的鬼畜攻,论起残酷的手段,后面的那两位的强、暴轮、暴神马的,真是弱爆了。

    等跑了大约十几步的时候,叶上锦终于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动作,只是,想要挽救已经来不及了。

    他当时真的没想到那么多,只是觉得剧突然回归有些接受不了,一时间激动过了头。

    你有没有试过被官兵狂追还被一群路人围观?

    如果你想知道被人追被人围观的滋味,叶上锦会很负责的告诉你——帅毙了!

    没错,真的是摔着摔着就毙了!

    小读者满脸血呀,小读者那个悔呀。那个林黛玉的葬花词怎么唱的来着?对了,愿奴胁下生双翼!他现在真的是恨不得生了翅膀,扑哧扑哧飞上天去。

    也许是怨念太强烈连作者君都感觉到了,于是我们的小读者真的飞了起来,真的,不骗你!

    怎么飞的?呵呵……

    “放开我!放开我!”被人当成小鸡仔似的拎住后领的小读者亮出一口白牙,狠狠咬住了突然打马拦在路中央的容锦。

    神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只鬼畜会在这里?

    容锦抽回被他咬住的手掌,一手将他掀翻在地。

    叶上锦细胳膊细腿的,差点没摔成骨折。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刚想站起来,就被人狠狠制住。

    容锦驱马来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儿,叶上锦先败下阵来。容锦的眼神太可怕,嘤嘤嘤,他道行实在太低了。

    “带回去。”容锦看了他一眼,驱马离开。

    叶上锦被他们押着离开。

    当地官府为他们单独安排了一间别院,刚走进院中,叶上锦突然一改柔弱的模样,变大力超人,竟然从他们手中挣脱,撒开蹄子狂奔而去……然后一头撞在了墙上。

    众人被这么一出唬了一跳,七手八脚跑过去,翻过他的子,发现少年满头鲜血,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众人全部傻眼了。

    次奥!快拿开你们的猪蹄子!被众人踩了好几脚的小读者在心里默默飙泪。

    “怎么回事?”刚进来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容锦略显不悦。

    “侯爷饶命!”哗啦啦跪倒一片,容锦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年,疾走几步,上前抱住他,怒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公子他、他是自己撞上去的。”有人颤颤巍巍的答道。

    试了试鼻息,发现少年还活着,容锦略松口气,不悦的道:“自己撞上去的?一群废物,难道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拦不住?!”

    众人纷纷低下头去。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少年会突然爆发,更想不到他会一心求死。

    “一心求死”的叶上锦此刻早已在心里笑开了花。他才没有那么傻会自己去找死,只不过小小的使了个苦计。

    今天赶路的时候发现路边长了一种植物,植物上结的果子里能挤出类似鲜血的汁水,尤其是这种汁水的气味跟血还真有那么点相似,幸亏他留了个心眼,将随携带的瓶瓶罐罐都装满了这种汁水。

    在刚才撞上去的瞬间,其实袖内早已拨开瓶塞,然后用这种汁水糊了满脸。当然,额上的伤口也不是完全骗人的,只是没看起来那么恐怖而已。容锦是什么人,要想骗过他的眼睛不吃点苦怎么行?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容锦抱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吩咐道:“去找大夫过来。”

    叶上锦感觉他抱着自己进入了一间幽暗的房间,然后耳边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草民见过侯爷。”

    “无需多礼,快来看看他怎么样。”这个是容锦的声音。

    “是。”那个声音应了一声,接着便有一只手摸上了叶上锦的手腕。叶上锦用指甲轻轻刮了一下他的手心,明显的感觉到那人体一僵。

    “这位公子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暂时陷入昏迷中而已。草民先开几服药,至于后遗症之类的,还需等他醒来再进行观察。”

    这个大夫还真厚道,他不过小小示意了他一下,他立马将他的头包扎成了一个粽子。

    “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此事草民不敢妄下论断。”

    容锦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先下去吧。”

    “草民明过来替这位公子复诊。”脚步声渐渐远去,大概是那个大夫离开了。接着叶上锦便感到边的榻陷下去了一方,头上有一只大手缓缓抚过,“小叶,本侯这么信任你,你居然欺骗本侯,你说,本侯是拔了你这狡猾的舌头呢?还是砍断你这会跑的脚呢?”

    次奥!鬼畜攻狂化了!小读者脑袋里顿时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地球太危险,哥要回火星!

    “呵,居然忘记了你听不到,那只好等你醒来再说了。”

    嘤嘤嘤……他一点都不想醒来!**大神,我要开金手指有木有!小读者在心中狂吼。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