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小读者被吃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叶上锦已经完全肯定苏洛知道了是他藏起了归远兮。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拖得越久都对自己没好处的,这件事必须速战速决!做完决定的小读者立刻溜去了厨房——偷洋葱。

    然后开始动手切洋葱,直到切的自己眼泪横飞。

    捂着脸埋伏在容锦经常出没的地方,作伤心状。

    “小……叶?”果不其然,后传来容锦错愕的声音。

    叶上锦立刻把头埋得更低了,肩膀耸动着。

    “你在哭。”陈述的语气,容锦跨步过去,坐在他边,低叹一声。

    叶上锦:“……”洋葱的威力太大了,说好的楚楚动人呢?!这鼻涕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锦用力的将叶上锦的头扳过来,然后看到了某位翩翩美少年的鼻子下挂着的两根面条。

    容锦:“……”

    哥不要神马小白莲形象了!淡定的抹掉鼻涕,小读者继续泪流满面。

    “怎么了?”再也看不下去的侯爷终于发问。

    “我想我娘了。”将这句练了上百遍的台词饱含深的说出来的感觉就是特么爽!

    容锦沉默了。

    叶上锦才不管那么多,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嘤嘤嘤……

    容锦僵住了。

    “以前我娘也是这样抱我的,你抱抱我好吗?”继续嘤嘤嘤……

    这是赤、的勾引啊!容锦的眸色深了几分,嘴角勾起的笑意却在少年的接下来的一句话中完全僵住了——“侯爷你真的好像我娘。”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少年还很亲昵的往他上蹭了蹭。无关,完全是雏鸟依赖老鸟的姿势。

    我才不想当你娘,我想当你夫君!某侯爷在心里默默咆哮,脸上却不动声色,只颇为慈(?)的摸了摸少年的头。

    于是,容锦抱着少年听了半夜的故事。

    关于母的故事——都是叶上锦胡诌的。

    不得不承认叶上锦很有渲染气氛的天赋。此此夜此月,我们的侯爷必须忧桑了。

    不错,容锦他也想起了他的娘,想起了他娘对他的好。将已经睡着(目测是装睡)的少年抱回房间,容锦去了玲珑阁。

    玲珑阁是老夫人自尽的地方。

    老夫人是个伟大的母亲,却也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她死在了嫉妒之下——男人有几个不偷腥呢?

    只能证明她太愚蠢,可这并不影响容锦思念她的心

    自从老夫人死后,玲珑阁就成了府内的地。

    所谓地,乃擅闯者死。当然,容锦例外。

    玲珑阁年久失修,园内荒草杂生,门板上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即使这样,他也从来都不许外人踏入这里——没有人能打扰母亲的宁静。

    静静的回想着她的模样,容锦发现,他已经想不起她的音容笑貌了。

    人果然是会遗忘的动物。

    空气里传来异样的气息。

    不对,有人!

    他出掌很快,撞上了一个温的物体,似乎是人的膛。对方闷哼一声,消失在影中。

    跑不掉的。他冷笑一声,没有人能从他手下逃走,因为他不会给别人任何机会。

    出了玲珑阁,开始往回走。经过锦绣园的时候,隐隐闻到一丝香气。容锦心下好奇,便忍不住走了进去,然后看到一个少年正蹲在地上……烤鸡翅。

    叶上锦看到他,脸上立刻露出被人抓包后的羞愧表,胡乱的解释着:“我、我只是太饿了,这个时候厨子都歇了,我、我就……你放心,我不会烧掉侯府的!”

    脸憋得通红,手脚根本没地方放,一副惊慌失措又十分天真的模样,标准的小弱受!

    容锦的目光落在了不停跳跃的火光上,表变得有些微妙。叶上锦自然注意到了,眼神微微闪了一下,继续做手足无措状。

    “放心,不会怪你的。”终于看不下去的侯爷发话,“下次再觉得饿就吩咐下人送宵夜过来。”

    “你真好。”卧槽!这语气,先恶心哥自己了。

    容锦离开后,苏洛的房门开了。

    叶上锦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抬头看他。

    苏洛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面无表的往回走:“你的鸡翅……貌似糊了。”

    尼玛!哥是真的想烤鸡翅啊啊啊!

    玲珑阁被烧了。

    清理的时候,侍卫从里面抬出了一具烧焦的尸体,据目测,那具尸体是个男人。于是府里纷纷传言,上次偷袭侯爷的那个刺客被烧死在玲珑阁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叶上锦的眼泪唰的就流下来了。

    叶上锦:“……”不是哥想哭,哥实在控制不住啊啊啊!这到底是神马回事啊!!

    叶小受,对了,是叶小受残留在他脑海中的意识!

    归远兮是叶小受的大哥,是这个世上唯一对他好的人。归远兮死了,叶小受当然会伤心。

    叶上锦默默的将头埋在怀里。

    尼玛,眼泪跟河流似的,还没见过这么能哭的人!他真不想承认介货就是他自己!

    卷起袖子使劲的抹眼泪,然后,他发现眼帘中多了一只手,手中握着的是一块锦帕。他顺着那只手往上望,就看见了苏洛那张面无表的脸。

    好像这几天苏洛又恢复面瘫了。

    反正已经被他发现,也没必要隐藏下去了。叶上锦接过锦帕胡乱的擦掉泪痕,很是狐疑的看向苏洛的后。

    苏洛摇摇头:“没人跟来。”

    “侯爷呢?”

    “宫里有事,急招侯爷进宫。”

    好机会。刚才还哭得乱七八糟的小读者立刻换上一张笑脸往外走。

    “你去哪里?”

    “逛青楼。”叶上锦背对着苏洛朝他摆摆手。终于碰到一回容锦不在家,不去传说中的温柔乡逛一次,实在对不起自己为男人的事实。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不再做点别的事转移注意力的话,他会哭死的!

    叶小受,哥服了你!

    “该死的,这都是你自找的。”苏洛黑着脸低咒一声,然后快步的跟上了那个快要消失的背影。

    叶上锦忘记了,这是一篇虐狗血文,为文中唯一的小弱受的属不是人为就能更改的。

    面对着青楼中的一众如花美眷,他发现——他完全硬不起来!

    坑爹不是你在坑爹,而是爹在坑你!尼玛啊,不带这样欺负哥的。

    深受打击的小读者默默对月流泪中……

    “公子,是不是奴伺候的不好呀?”艳的女子贴过来,在她耳边吹着气。她已经很努力了,可就是提不起眼前这个貌美的小公子的兴致,莫非是自己人老珠黄了?

    “爷今天想吃素,你先下去吧。”咳了两声,叶上锦吩咐道。

    女子嗔的看他一眼,见他依旧毫无所动,终于意识到他不是开玩笑的。吃素还来院,原本看他衣饰华贵,以为是个金主,没想到是个疯子!女子满脸不高兴的走了出去。

    叶上锦看着面前的白玉酒壶,愁容满面。

    他的福啊!!!不会一直这样子吧!他不是gay!他真的不是gay!尼玛,都是刷分惹的祸!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发誓,打死也不去刷什么负分了,嘤嘤嘤……坑爹的人生就是刷出来的。

    自斟自酌,自言自语,酒没了,香尽了,昏昏沉沉,不知今昔何年……

    于是,白衣神医出现了,就在小读者倒下去的前一秒,神医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他(众人:你敢说你不是策划好的?!苏洛【微笑】:没错,我就是策划好的。)

    空气中有催香,是院为客人提供的,当然,黑心的苏洛还趁着小读者不注意的时候扮作下人进来偷偷加了一味料,于是,很普通的催香现在已经变成很厉害的媚药了,还是男子专用的。

    看着小读者含妩媚的样子,苏洛低低的笑了。

    这是块香喷喷的,在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就注定被众人争抢。但是现在他后悔了,他想吃独食了!

    不过他也明白,依着叶上锦的子,是遇强则弱,遇弱则强,你只有狠狠的压制他,打击他,直到他怕了,他才会真正的服你。

    所以,对他一开始就不能用什么光明正大温柔的手段。

    “都是你自找的。”一句话说完,迅速的将眼前的少年剥了个精光。

    少年的体还是很有欣赏之处的,只是,他更喜欢的是他的灵魂,就算他的本来面目丑不可言,他想,他也是不会介意的。

    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他,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苏洛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抚上少年的脸颊,然后在他眼睛上快速印上一吻。越吻越深,少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苏洛笑的更加开心。手摸上头的瓷瓶,挖了一手指软膏,朝少年下探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