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同生死共患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容锦弯了弯唇角:“你喜欢就好,出发吧。”

    马鞭落下,神驹驮着容锦疾驰而去,扬起一路尘灰。

    叶上锦憋屈的将自己的包袱放到驴子的背上,驴子很高傲的扬了扬头,不理他。

    叶上锦抱着驴子的脖子,感伤的叹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驴子从鼻子发出轻蔑的声音,叶上锦放开它的脖子,狠狠瞪它一眼:“回头再收拾你。”好不容易爬上驴背,转头看见苏洛骑着一匹白马朝这边奔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经过叶上锦边的时候,苏洛狠狠一鞭落在马的股上,马蹄声狂乱的响起,带起的灰尘扑了叶上锦一脸。

    “靠!你这死面瘫脸,你以为骑个白马就是唐僧了?最好别落到哥手上!”叶上锦低咒一声,拍拍驴子,“喂,驴哥,该走了。”

    驴子突然撒蹄狂奔,叶上锦没反应过来,差点一头扎在地上。

    到了围场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已各就各位。叶上锦牵着一头驴子边走边憋屈的道:“驴哥,这里没咱们的事,咱们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驴子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叶上锦瞅好容锦离开的方向,然后很坚定的往……反方向走!

    笑话,容锦今天可是走到人死到哪里的体质,他才没那么笨给他去当炮灰。

    确定自己走的够远,地方够僻静,叶上锦才放心的停下来,从包袱里掏出一块芝麻饼,边吃边和驴子聊天:“我说,驴哥,咱们还真是一对难兄难弟。”

    “虽然你不说话,我也能看得出来你就是一头犟驴,要不然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句你怎么一句都不回呢。”

    “喂,你腿肚子抖什么?我长得很凶残吗?我要是长得凶残还是被虐的命吗?看到我的脸没有,无虐不欢四个大字金光闪闪,都快闪瞎哥的狗眼了,唉,这命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喂喂,我在谈哲理,你跪什么?莫非你也认为我说得对?唉,可是我还没说完……”

    一声狂吼吓得叶上锦直接扔了手里的饼,小读者趴在地上惨兮兮的看着某只朝自己走来的巨物:“喂喂,谁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进来的?驴哥啊驴哥,你太不厚道了,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不会吧,哥的一世英名不会要毁在这个东西手里吧?小读者瞬间碉堡了,这只老虎两眼放精光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饿极了的那种。不是吧,哥还没来得及大展抱负就要葬虎腹中。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只老虎,这还真是应了那句人算不如天算。小读者在心里怒吼,作者君,跪求开挂!

    风中凌乱中,叶上锦摸出容锦送的那把七星宝刀,指着老虎道:“不、不要过来,哥很厉害的。”

    老虎看都不看他一眼,长啸一声,直接朝叶上锦扑来。叶上锦大呼救命,绝望的闭上眼睛。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嗖嗖的利器破风声,而虎牙始终都未落到自己上。叶上锦掀开一条眼缝,看着躺在自己边血泊里的老虎,老虎的上插着一支羽箭。

    容锦皱了皱眉头,冷声道:“起来。”

    叶上锦这时才反应过来,心惊胆战的看着容锦。容锦就坐在那匹高大的黑色神驹上,手中握着弓箭,一脸的冷酷。

    容锦朝叶上锦伸出自己的手。

    “小心!”叶上锦惊呼。

    冷箭裹着疾风从后破空而来,容锦歪了歪体,从马上跃了下来,一把将叶上锦抱在怀里,二人在地上滚了几滚,回头,后的地上插满箭支。几个穿着黑衣人骑在马上飞驰而来,每人手中都握着一张弓,弓上搭着羽箭对准了容锦。

    容锦夺走叶上锦手里的七星宝刀,刷刷几下砍断来的箭支。

    “你去哪里?”转头却看到叶上锦正像一条虫子在地上蠕动着前进,容锦皱了皱眉头,将他拉了回来锢在自己的怀中。

    “我的包袱……”叶上锦哭无泪。哥不要你救,你放开哥,哥就安全了!

    “命都没了还管什么包袱?”

    “呀,你流血了。”叶上锦摸到一片湿,不讶然出声,再看容锦,却是一脸的面不改色,从容的砍断不断来的箭支,用力抱住叶上锦,一跃而上落在自己的骏马上,扬鞭落下,马嘶鸣一声撒蹄狂奔。

    马带着容锦和叶上锦跑了很久才慢悠悠的停下来,叶上锦缩在容锦的怀里,低声唤道:“侯爷?”

    容锦放开他,无力的看了他一眼,竟一头栽下马去。

    “喂!”叶上锦跳下马,扶起他,只见容锦双目紧闭,脸色白的跟纸似的。他吓了一跳,伸手探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活着,这才松了一口气。三两下扒了容锦的外衣,又迅速扒了自己的外衣,找来一根蓬松的树枝,将衣服撑在树枝上,再将树枝牢牢绑在马背上。

    “马啊马,我们的小命就靠你了。”叶上锦一巴掌拍在马上,马立刻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发足狂奔。

    叶上锦转蹲在地上皱着眉头看容锦。

    容锦上一共中了三箭,他用七星宝刀将箭支砍断,箭簇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轻易拔的。

    早知道自己背着包袱就好了。

    叶上锦懊恼了一阵,只好认命的拖着容锦走。虽然今天这场灾祸是因容锦而起,但人家好歹在危险关头没有放弃自己,还不顾命的为自己挡了好几箭,叶上锦虽是小人,却也不是恩将仇报之人,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一向分的很清楚。

    叶上锦就不明白了,明明自己是朝着容锦反方向走的,怎么容锦还能出现在自己边?莫非作者君这样安排是为了证明地球是圆的?!【喂……

    他们跑得太远,也不知道跑到哪个旮旯里去了,虽然叶上锦看过原文,但作者君也只是交待了一下容锦是掉到一个山谷里去的,至于这山谷是何模样在何处名叫什么,作者君可是一句话都没有交待。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来,此文的作者君十分的懒,懒的给山谷取名字,更别说描写山谷的样子了。不过,叶上锦拖着昏迷的容锦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山谷,且在山谷里找到了一个传说中藏着秘籍或者高人遗骨的非常之恶俗的山洞。

    无论叶上锦之前如何吐槽山洞这种随便一找就能找到的存在,在看到这个山洞的时候,叶上锦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了。

    因为他实在太累了。

    别看容锦不胖,体却沉得要命,更何况叶上锦现在的体是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弱受,能拖着容锦走这么多路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将容锦放在地上,从四周找来一些干树枝,掏出出门前偷偷藏在怀里的火折子,不费吹灰之力便点燃了树枝。

    这还得多亏了他的先见之明,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将什么金疮药、止血药、止疼药、吃的、喝的……通通都揣在怀里。(小锦,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叶上锦用树枝无聊的挑着火堆,一边看容锦的脸色。

    容锦这副模样几乎和死人无异。

    叶上锦忽然有些怀疑,依他们这副模样是否能活着等到苏洛他们来营救?

    轻微的咳嗽声传入耳中,叶上锦面色一喜,回头道:“你、你醒了?”

    容锦狐疑的目光落在二人上仅剩的中衣上,叶上锦赶忙解释:“你别误会,我这是拿咱们的衣服去混淆敌人的视听了。”

    容锦沉默了一会儿,闭上眼睛,哑着声音道:“替我将箭头挖出来。”

    “啥?”叶上锦以为自己听错,吓得将手中的树枝扔了出去。

    容锦重新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地上的七星宝刀上:“就用那把刀。”

    “大哥,你不是开玩笑吧,你当自己是猪啊,这刀子说往自己上招呼就往上招呼,就是猪,它也会惨嚎几声。”或许是容锦的提议太过惊人,叶上锦一时间竟忘记了装无辜扮可

    容锦的眼睛里微光一闪,深吸一口气:“你无需害怕,箭头留在体里伤口会腐烂。”

    叶上锦考虑了一会儿,凑过去,认真的道:“你真的决定好了?”

    容锦虚弱的点点头。

    叶上锦将宝刀在火上消毒完,蹲在容锦面前:“喏,我现在要取箭头了,你若实在痛得厉害就咬住自己的袖子。”

    容锦闭眼。叶上锦三两下将他伤口附近的衣服都撕开,拿着刀的手抖了抖。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连炸死人的事他都干过了,这有什么害怕的?反正割的又不是他的

    说干就干!

    刀口割上腐的瞬间,叶上锦明显的听见容锦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没想到他这种名门贵族里养出来的公子哥也会有这样硬气的一面,叶上锦佩服的同时却不忘手中的动作,血水染湿了手掌,眼睛似被血雾所迷,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停滞,因为他知道多耽误一刻容锦的痛苦便会多一分。

    大约半个时辰后,三支箭头全被取出,叶上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满头冷汗,上的衣服也黏糊糊的贴在背上。转头看容锦,容锦不知何时已昏迷过去。

    他草草的将容锦的伤口处理了下,发现伤口没有再流血,果断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主角不想死就一定不会死的定律是真的。

    庆幸的同时又有点嘲笑自己的妇人之仁,叶上锦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念头中迅速摘了些野果回来,又将衣服弄湿,拧出些许清水润湿容锦的嘴唇。

    幸而时下正是季,夜晚天气并不算太冷,除了遭受一些蚊虫的干扰,一夜倒也凑合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