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侯爷乃脑补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容锦推开阁楼的窗户,看到叶上锦跟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在底下晃来晃去。他有些奇怪,刚要探个究竟,便听到边有人来报:“侯爷,查出来了,您带回来的,确实只是普通的黑泥无异。”

    容锦的脸顿时黑了一半。

    原来他的怀疑都是真的,那个臭小子果然一开始就在欺骗他。

    一向以沉稳著称的锦衣侯也有失了分寸的一天,这让一直在他手下做事的人吃了一惊,但事实又在告诉他,刚才那个眼神可怕气呼呼的冲下楼阁的男人,确实是容锦无疑。

    容锦现在很生气,生气到想抓到小读者,直接打断他的骨头,也让他好好尝一尝那黑泥的滋味。

    叶上锦一眼就看到了容锦,眼睛亮了亮,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挤出两滴眼泪,跑向容锦,小声道:“侯爷,原来你在这里,刚才有个叫碧玉的丫鬟来找我,说您在玲珑阁等我,我还来不及问玲珑阁在哪里那小丫鬟就跑了。侯爷,您也知道的,我刚来侯府,不太认识路,我怕侯爷您等急了,又不知道怎么办,差点急坏了,还好侯爷您来了。”

    靠!这种又嗲又软的调调居然是从自己嘴巴里发出来的,叶上锦自己先在心里狂吐了一遍。

    容锦想要砸在叶上锦头上的拳头始终都没落下来。不得不承认,臭小子红着眼睛在他面前装委屈的样子有够可,让他有点不忍心了。于是,他笑了笑:“哦?是吗?”

    见他没有追问的意思,叶上锦暗中加了一把劲,指着他后的阁楼问:“咦?这里就是玲珑阁吗?原来我跑来跑去真的跑到这里来了。”

    “这里不是玲珑阁,玲珑阁是侯府内的地,擅自闯入是要受罚的。”

    “哈。”少年一副受惊吓的样子,看起来更无辜了,“那碧玉是骗我的?”他再一次强调了碧玉的名字,目的很明显。

    容锦实在看不下去了,指着阁楼上的牌匾:“你不是认识字吗?那里写的雪雨阁没看到?”

    “我、我没注意到。”差点露馅,脸不红心不跳的小读者继续装无辜,“而且,我小时候眼睛受过伤害,看不清楚太远的东西。”

    哼,叶小受是读过书没错,只可惜麒麟庄的人都死绝了,哥不怕你去对质。

    “是吗?可找大夫看过?苏洛的医术不错,有时间让他看看。”容锦漫不经心的接了一句,显然是不太相信叶上锦这番说辞。

    “谢谢侯爷关心。”

    “小叶啊,可还记得当初本侯受伤时你给本侯涂的药膏?”

    叶上锦警惕的看他一眼。这个时候问起药膏的事,必有蹊跷。叶上锦不是傻子,知道撒一个谎必定要圆一个谎,有些谎有些时候撒撒没事,有些时候撒却是要命的。

    他抬起头来很是真诚的看着容锦:“记得,那是我花了十两银子从小虎哥那里买来的。他说那药膏特有效,所以我就给侯爷用了。”渐渐低下头去,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要想不被揭发,最好把所有的事都推给死人。就好比当初容锦肯定会怀疑自己怎么会无无故的中了埋伏,最好的说法就是归远兮暗中查出了孙东是细,并且将计就计设了一个局,唯一的意外就是容锦被人给捡(?)走了。谎虽然是撒的漏洞百出,但关键它得有人信!反正麒麟庄的人都死光光了,他想查也查不出来什么。

    “小虎哥是谁?”

    “麒麟庄的强盗。”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缩着脑袋,十分害怕的样子,“当时我就只存够了十两银子,没钱买好药。”

    十两银子够普通人家用上两年了,麒麟庄上虽然都是强盗,像少年这种地位不高的平时也挣不到什么钱,这个小子居然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拿来替他买药,虽然被无良的骗子坑了,也算是用心良苦。想到此处,容锦顿时对叶上锦又多了几分怜

    真是单纯又善良的傻小子。

    “又在脑补了吧。”暗中笑的得意的叶上锦小小嘀咕了一句。

    不过,此事绝不能这么算了……在心中默默同完叶上锦,容锦又自行补了一句。看向叶上锦的目光幽深的如同一口古井,吓得叶上锦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三天后会有一场狩猎,到时候你也来参加,赢了的人会得到一百两黄金的奖励。”

    听到黄金二字,叶上锦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三天后。

    反正大家都是要出去狩猎的,苏洛打算叫上叶上锦一起,只是在看到小读者在房间忙活后,他很聪明的隐匿了自己的行踪,且迅速的改了决定。

    他还是一个人走比较好。

    神医和二货,他觉得,还是神医听起来比较拉风。

    当然,屋内的小读者不知道已有人给了他一个十分中肯的评价,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也绝不会改变主意!

    笑话,被人当成疯子是小事,被人害死才是大事。

    狩猎是一段很重要的剧。在这段剧里原本没有叶小受的影,原文里叶小受正被关在黑房子里受苦呢,大概是叶上锦改变了剧,所以影响了接下来的剧走向。

    之所以说狩猎的剧重要,是因为在这段剧里,这篇雷文里第一场谋诡计的戏将要拉开序幕。你奇怪这种烂俗的雷文里居然会有谋这么高深的剧?叶上锦挠挠脑袋,大概是因为作者君在凑字数吧。

    狩猎中针对容锦的刺杀将会展开,而容锦也因为刺杀而失踪了一段子,容锦失踪的这段子叶小受在阁楼里吃好睡好,养的白白胖胖的,可以说是叶小受被关进来之后过的最惬意的一段子了。当然,容锦回来后,为了讨欠下来的那么多子,叶小受受的苦肯定是加倍的,这些都是后话,现在不提。

    叶上锦就是打算利用这段剧好好和容锦发展一下感,再救他一次,叫他不好意思虐他!由于叶上锦提前知道剧,倒也好做打算。

    如今的天下由萧氏掌握,针对立太子一事,朝中分成两派,容锦是属于景王一派的,而这次刺杀便是由太子党一手策划出来的,他为景王一派的核心人物,被人刺杀也不算什么。

    在原文里,他掉到一个山谷中躲过一劫,七天后被赶来的苏洛救回。至于那时的他伤口如何如何腐烂,肚皮饿的如何如何前贴后背都是他的事。

    叶上锦所要做的就是带上金疮药、止血药、止疼药、清水、干粮、纱布、厚衣服……等等各种野外生存之物。

    你问叶上锦打算如何救他?叶上锦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咧嘴笑的沉。他这些东西都是为自己备的,以防万一,他可没打算陪容锦一起共患难。反正到时候他找个地方躲起来假装失踪,然后在七天后假装与容锦巧遇,赶在苏洛之前拖着容锦回侯府。

    叶上锦背着大包袱跟只骆驼似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皆是一脸的惨不忍睹。他才不在乎,拽住一人,问道:“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那人诚惶诚恐的答道:“回叶公子的话,那个叫做碧玉的丫头不知是何缘由惹怒了侯爷,被侯爷赏了三十鞭轰出府去了。”

    又是三十鞭啊……容锦你对三十这个数字是有多执着?叶上锦甩掉上的鸡皮疙瘩,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哦?那还真奇怪了。”

    那人低声道:“那宋夫人原是个得宠的,因着这件事也被侯爷罚去冬雪院。”

    冬雪院在侯府里相当于宫里的冷宫,这一去就别想再见到侯爷了,也难怪那人会露出那样同的表来。不过叶上锦不后悔,他若不害她们,她们便会来害他。

    不过,这心里怎么会有点发堵?叶上锦有些无奈的按着小心脏。他居然在同宋夫人!这群人中没一个善茬,绝对不能心软!

    他微微一笑,驮着包袱出门。府外的一条街上皆是高头大马,长长的队伍前头,容锦一黑色劲装,后背着箭囊和雕弓,衬得他俊美如玉,就这样仰头望去,倒真是威风凛凛,恍如天神降世。

    叶上锦扭扭脖子,不在心里吐槽。次奥!本来就长得高,还坐的这么高,哥的脖子都快扭断了。

    容锦似是对他笑了一下,吩咐手下:“牵上来。”

    叶上锦期待的等着下人将容锦为他准备的马匹牵来。

    骑马啊,骑马呵,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他比较喜欢枣红色的。

    叶上锦看着童子给他牵上来的“马”,脸色渐渐黑了。

    “我去!怎么是头驴子?!”许是气急了,连脏话都骂出口了(⊙o⊙)……

    叶上锦骂完才缩了缩脖子,目光对上容锦的视线,发现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摸摸鼻子,跑上前,摸着驴头,呵呵笑道:“驴子好,驴子好,侯爷的眼光就是不一样,就是一头驴它也是这样的……威风凛凛英武不凡!”

    咦,节君呢?节君正在一脸血的看着小读者。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