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暗杀不成遭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聆音阁主 书名:无虐不欢
    晚宴大概持续了一个时辰终于结束,容锦已有些醉醺醺的。叶上锦立马站的老远,他才没有忘记酒后乱这句话。

    容锦有些挫败。他都已经将七星宝刀赏给他了,他这时不是应该殷勤的凑上来嘘寒问暖吗?难道他看错他了,其实他并不是贪财之人?他揉揉自己的额角,刚要唤他,却见少年两眼放光的跟着苏洛走了。

    容锦瞬间斯巴达了。难道少年看上的其实是苏洛!可是少年看他时的目光明明充满着的!(侯爷,您没看错,他这是在想着怎么虐您呢!)少年不可能对自己没企图!(嗯,他对虐您很有企图。)

    夜风将长廊上的灯笼吹得摇摇晃晃的,连带着苏洛的影都晃来晃去。叶上锦眯着眼睛跟在他后,突然,苏洛停下脚步,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叶上锦梗了梗脖子道:“看什么?”

    “为何跟着我?”

    “谁跟着你?我们只是同路好不好?”少年理直气壮的反驳。

    苏洛倒是没再说话,转继续走。

    叶上锦放轻了脚步,依旧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苏洛很快就到了自己的房间,叶上锦不慌不忙的在长廊中的凳子上坐下,看着他进屋。

    苏洛醉得很厉害,连门都忘记关了。叶上锦在外面赏了会月亮,见苏洛依旧没有起关门,不轻手轻脚的踱到门外。门内飘来轻微的呼吸声,他探头望去,见苏洛不知何时已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叶上锦立刻露出一个“小人得志”的笑容,猫着腰偷偷的进入屋内。

    “苏洛?”他沉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趴在桌子上的男子没有回应。

    少年的眼中划过一缕狠的光芒,从袖中摸出容锦赏赐的七星宝刀,微微用力握紧刀柄,将刀从鞘中抽了出来。

    他本来就打算在麒麟庄上除了苏洛的,苏洛的存在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块哽在喉中的鱼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刺穿自己的咽喉。而且苏洛此人实在令人捉摸不透,说他有恶意吧,他明明知道他的小把戏却偏偏装着跟个没事人似的,说苏洛没恶意,叶上锦打死都不相信,他滴溜溜的目光可是经常在他上转来转去的!(小锦,你说的那个人好像是你自己吧?!)

    杀一个存在于小说中的酱油君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叶上锦这样安慰自己,可是手还是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他一个祖国文明浇灌出来的花朵如今却要干这种杀人放火的勾当,搁谁谁不紧张啊?

    叶上锦觉得自己真是紧张的过头了,否则他也不会在刀锋贴到苏洛脖子的时候一跤摔了出去。

    “啊——”不要怀疑,这是小读者的惨叫声。

    叶上锦这一跤摔得可谓是惨不忍睹。右手的刀划上左手的手腕,拉出长长的一道血痕。他惨兮兮的趴在地上,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苏洛不动声色的收回藏在袖中的手,悠悠的转醒,嘤咛一声,转头看他。

    叶上锦狼狈的爬起来,将七星宝刀藏好,捂着伤口嘿嘿的对他笑了两声。苏洛眉眼舒展开,淡淡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啊,路过!纯属路过!”叶上锦茫然了片刻大声道。

    “你这是……”苏洛的目光落在他受伤的手腕上。

    他惨白着一张脸挤出一丝笑容:“没、没什么……就是今侯爷赏了我宝刀,想拿来和苏大夫一起欣赏。苏大夫别误会,我绝对没有炫耀的意思!”叶上锦拔高了声调,生怕他误会了自己的来意。

    “哦?倒是荣幸了。”苏洛笑了笑,又道:“你的手不要紧吧?我这里有上好的伤药,过来我给你瞧瞧。”

    “不用!不用了!”叶上锦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猫,立刻跳了起来,将手腕背在后,虽然疼得牙齿直打颤,却只能硬着头皮拒绝苏洛的“好意”。

    但苏洛的“好意”岂是那么容易拒绝的,他立刻板起了脸道:“医者父母心,你伤成这样也要我坐视不管吗?”

    原来叶小受每次都快死了也是你的医者父母心救回来的啊!叶上锦在心里默默接了一句。

    苏洛取了药箱过来,朝叶上锦招招手:“过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叶上锦在原地踌躇了很久才蹭过去,小心翼翼看他一眼,确定他确实对自己没什么恶意之后,才不不愿的将自己的手腕伸了出去,却不小心疼得抽了一口气。

    苏洛笑意满脸,先用清水将他的伤口清理一下,最后才涂上药粉。他这药粉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涂在伤口上火辣辣的疼,叶上锦怀疑他根本就是在整自己,但苏洛认真的神分明又在告诉他,这神医是真的只是在替他疗伤。

    苏洛洗好手回来看见叶上锦甩着两条腿坐在上一副心不在焉的表,像只等待着主人抚摸的宠物。他纤细的手腕上缠着白纱,看上去分明柔弱的很,可就是这样柔弱的人居然拿着一把刀想杀了他。

    苏洛摇摇头,暗笑自己想得太多。

    叶上锦见他过来,马上跳了下来,道:“谢谢你替我包扎,我先走了。”

    苏洛点点头。

    叶上锦跳下就往外走,走的门边的时候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他微微一愣,俯拾起一枚铜板,在手中摩挲好久才出门去。

    苏洛看着他将自己急之下打出去的铜板捡走,脸上也不知是什么表

    叶上锦对着那枚铜板看了大半夜也没揣测出苏洛到底想干什么,想到最后想的头疼,索去会周公了。

    一早起来经过苏洛的房间,发现苏洛已经不在房中。熟门熟路的用完早餐后,便远远看见一个侍女朝自己走来。

    除了打boss,叶上锦对其他的事实在提不起兴趣,便打算绕开。没想到那侍女反应比他更快,一路小跑过来,拦在他面前,气呼呼道:“叶公子,您怎么见奴婢就跑了呢?可把奴婢追的累死了。”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叶上锦装小白兔,心里却在冷笑。无事不登三宝,你这姑娘跑得这么急,大概是怕错过了害哥的机会没办法去主子那里邀功请赏吧。着实不是叶上锦得了被害妄想症,这篇文的设定实在是有问题,所有人都不能用正常眼光去看待,否则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试着想一想生活在一群疯子里的正常人,没错,现在叶上锦就是这种感受。说不定哪天一不留神,他就被这篇文里的一群疯子给瓜分而食了。

    “奴婢叫碧玉,是侯爷吩咐奴婢过来的,侯爷在玲珑阁那里,请叶公子您过去,说有要事相商。”

    “哦,玲珑阁啊……”叶上锦点点头,接着又一副苦恼的表,“可是我不知道玲珑阁在哪里啊?”

    “沿着这条路走到尽头就是了,叶公子您快去,让侯爷等太久侯爷会怪罪下来的。”

    “嗯,好吧。”

    等侍女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叶上锦才冷冷的笑了两声。

    欺负哥没常识吧?!玲珑阁是个什么地方,那是个催命的地方。没错,又开始走剧了。

    在原文里,叶小受虽然是被容锦给掳回来的,但他不知道麒麟庄是被容锦带兵灭的,加上容锦对他又还不错,是以前期两人相处的好,久而久之,倒真有点的味道。

    就是因为这个名叫碧玉的欺骗,叶小受傻傻的闯进了玲珑阁内,结果惹得容锦大发脾气。叶小受委屈的不得了,就和盘托出碧玉的话,没想到去碧玉那里质问的时候,碧玉非但不承认,反而因为有宋夫人的帮助倒打一耙,害叶小受被容锦罚了三十鞭。

    三十鞭啊……对看小说的人来说,这只是个数字,对叶小受来说,这三十鞭可是活生生的打在血之躯的。叶上锦还记得自己曾和朋友去公园里游玩,看到一个大妈在甩鞭子,那鞭子砸在地上的声音可是森森的震撼到了叶上锦,若是那一鞭打在上,只怕疼也疼个半死。

    碧玉在宋夫人手下做事,宋夫人是容锦众姬妾中最得宠的一个,骗叶小受去玲珑阁的毒计便是宋夫人和碧玉一起想出来的。用现代的话来说,容锦是双恋,又是位高权重的贵族,养姬妾和娈童也无可厚非。

    叶小受因为糟了容锦的毒打,小脑袋一下子清明许多,认识到他和容锦之间根本不存在,他只是容锦的玩具而已,便打算不知不觉的离开,没想到却遭到容锦的报复,被关在玲珑阁内三年。

    前面说过,容锦是个很记仇的人,且又刚愎自用,实在小气的很,这样报复叶小受倒也在理之中。所有温被撕破,便只剩下残酷的对待。只是,叶上锦不是叶小受,他不会坐以待毙,别人能用谋诡计害他,他自然也能不动声色的还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虐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