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若流景 书名:云落
    一道惊鸿般的影子挡面前。云某人吞吞口水,看着那人冷硬棱角分明的侧脸,往后挪挪步子躲避骇人的冷气。

    “郡主还是跟主子坐一辆马车吧,王府的马车已经驶回去了。”

    云某人望去,果然王府那马车已扬尘而去了,留了个车影。

    映月坐在马车里无语啊,刚刚不知道哪一股劲气马儿便惊了,径直离开了,拉都拉不住。

    “嘿嘿···”云某人面上一阵尴尬,敲着那车帘紧闭的马车。慢吞吞的磨蹭过去,心想刚才还拒绝人家来着,可别记仇啊···

    云溪听着那脚步声,眼中划过一丝轻笑。

    云某人拽开那帘子望里看去,对上云溪清凉的眸子心虚的低头,小手紧紧的蹂躏着手中的扯帘。

    “那个,百里公子搭我一程吧。”某人眉眼灿烂,微微紧张。

    云溪闻言朝车厢里边退去,让出来地方,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说。

    云某人这才看清车厢里面,不大的车厢里摆着一盏小方桌亦是上好的花梨木,做工精致,桌腿上雕刻着繁复的祥云纹理。桌上青玉制的一茶具晶莹剔亮,袅袅的茶雾飘满了整个车厢让人心旷神怡。靠里的一角上放着一摞书册,有些泛黄,估计是古典籍。

    动动鼻子深吸一口那好闻的茶香和花梨木特有的清香,云某人有些昏昏睡,不雅的打个哈欠。

    云溪看了眼她,复又低头遮住眸子中一闪而逝的流光。

    “诶,冰块快走呀。”

    追风嘴角抽搐,瞥了眼主子见他点头便开始驱车。

    马车稳稳的前行,云某人靠着车壁。正值正午车厢里有些,小巧的琼鼻上满是细细的汗珠,云某人把宽松的袖子高高挽起露出两条莹白的手臂,继续与周公厮杀。

    轻轻浅浅的呼吸声传来,云溪抬眼便见云某人靠在车壁上的脑袋摆来摆去,绝美的唇形轻轻勾起。往下看那露出的两截洁白如玉的手臂,微微一怔,墨色的眸子深不见底。只一眼便偏过头去,淡淡的羞色爬上耳朵。君子止乎于礼······但是云溪有些怔怔然,仿佛脑海中全是那惊鸿一瞥的美色。

    车行了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

    “主子,到府上了。”

    “嗯”云溪轻声应道,伸手轻轻的拽了拽云某人袍角。

    “别闹···还要睡。”伸手就要拍开拽她的那手。

    “郡主?到我府上了,醒醒。”云溪离得很近,继续拽丝毫不理云落拍向他的爪子。

    “啪!”一阵清脆的响声,云溪愣在那,白皙的面上一道红色的手印子。

    “主子!”追风一惊,边叫边掀开车帘,只见主子保持着拽云某人的姿势,只是一旁的脸有些红肿。

    “追风,下去领罚。”不容置喙的声音带着冷色。

    追风闻言知道他逾矩了,放下扯帘退到一边。

    或许是追风那冰冷孤傲的眼神吓着云某人了,只见她子颤了颤便睁开眼了。长长的美睫抖动了几下,神色有些无辜。

    云溪捂着一边脸,眸子不退不躲的盯着那人,拽着衣角的一手还未收回。

    云某人一个激灵坐直了子,有些不可思议的张大了眼。尴尬一笑也不解释,作势就要若无其事的下车。

    “追风,拿件衣服给郡主。”云溪继续拽着云某人的衣角。

    “···”云某人汗颜了,人家马车供着,还给她找新衣服穿。而自己干了些啥事···

    “嘿嘿,百里少主你脸没事吧。”说着就要凑过去瞧。

    “百里少主你放开我呀,我给你看看脸。”云某人张牙舞爪。

    “···”云溪制住云某人在空中挥舞的爪子,有些无奈。

    “哎呀!百里少主你不要这貌美如花的脸了么?”

    “···”车外的追风听见差点把手中的衣服扔了。貌美如花,这形容女子的话如今用到了主子上,还不要你的脸···追风此时很想看看主子那一贯风轻云淡的脸色现在是什么表

    “哎···”云溪轻叹口气,放开了云某人,心怕指不定又要说出啥话。

    云某人摸着那光滑的皮肤一时忘记了正事,发出感叹:“手感真好,那子云枫清也比不上。”

    “主子,衣服拿来了。”追风救主子于水火之中。

    “下车吧,先让追风领你去客房把衣服换了。”绯色的唇轻启,修长的手抚上额头。

    云某人乖乖的跟追风换了衣服,那松松垮垮的肥大袍子穿着真心不方便。

    一路追风沉默无言,静静的在前边领路。云某人好整以暇的欣赏着风景,这古人的艺术造诣真高,如此景秀雅致的府宅看着就舒服。

    穿梭在一片竹林中,难得安静的小心翼翼的跟在追风后。在被竹林中的小青蛇爬了鞋子,被一群不知名的昆虫追过之后,某人发现了这竹林暗藏玄机,没有主人带路就是死路一条。

    竹林深处,一院子里云溪姿态闲雅,一竹青色罗衣,发间青绿色的发带束着,上一阵清雅的香味。天边光渐斜,阵阵竹风清爽。

    “百里少主,小人书呢?”云某人仰在一竹制摇椅上眨巴着眼望着云溪。

    云溪看着眼前里烟水百花裙,形姣好,如仙似画。轻阖双眸,追风带她去书库。

    看着所谓的书库,云某人有些傻眼,群书罗列,怕是上千了吧。书库很简洁,四五排长长的书架上书籍依着书名、风格类型,一丝不苟的摆着,纤尘不染。随意抽出一本各国风土人的书,密密麻麻隽秀拔的字体注在页脚。连续翻了两三本,都有注释极其详尽。

    “书呆子···”云落低语。

    耳力极好的追风听着嘴角有些抽搐,冷峻的面上一篇讶异。怕是见过这书库的都会称赞主子博览群书吧,这郡主真怪。

    云某人终于找到小人书了,一个书架上满满的都是妙趣的小人书,装订精致,看起来崭新,没被翻过。话说云某人为啥对这小人书倍感兴趣?都是文盲惹的祸!小人书图画居多,有些常用的句子,只有这个她看得懂&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馋足的踱出书库,眉眼新月般弯着,心不错。后几个小厮吃力的抬着那些书,步幅不稳。

    追风哀怨的看眼主子,又抚首望天。

    云溪看见恍然,看样子是把小人书都搬走了。

    “百里少主,谢谢你哈。这些我就先带回去了,以后看完了再来。”

    “作为一个借书的条件,郡主后便唤我云溪吧。”星眸熠熠生辉,温润出声。

    “好呀,云溪。”云某人说着哈哈一笑就着拱出的手,大大的鞠了个躬。

    听着那清亮珠润的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云溪眸子微微一黯,心中似有把手拽着,无形却那么真实。

    两人就这么坐着,毓秀淡雅的院子时不时传出,清吟悦耳的笑声。

    落垂下,万云渐收,暮色来袭。云某人拖着疲惫的体回到云梦居,胡乱的用了晚膳,趟在上抱着书哈哈大笑。

    映月无言,上前脱下主子的鞋子。

    黑影闪过,“主子,玄凤楼的新进杀手已到秘密据点,还等主子检验。”冰冷的声音从外间传来。

    “知道了,传下去明我便去。”

    黑影一阵扭曲便不见了影。

    “主子,白天一王爷都呆在府中,未曾上早朝也未曾出门。属下们查到,王爷是被皇上免了事物足了。”映月汇报。

    “这么严重?在朝堂上发生啥事了?”云落皱眉,有些想不通。

    “具体事由还在查,帝都中给官员都不轻易谈论此事,皇上把消息封的很严。”

    云落闻言脸色深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来只有得空进宫皇帝探探口风。

重要声明:小说《云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