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解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若流景 书名:云落
    卯时云某人便被映月叫起了。

    “主子你坐直了,奴婢给你梳妆。”映月两手无力的推着云某人。

    云某人坐在雕花椅上顺手圈住映月,就靠了过去,继续闭着眼。时不时的还撇撇嘴嘟囔着,起这么早干嘛。

    映月无奈,吩咐小丫头来梳妆,自己搁那里当靠枕。

    “把我打扮的漂亮点···”

    管家福伯站在云梦居外,有些焦急,不停的向里探头。终于,里面一片人影晃动,便见云落主仆出来了。俯道:“郡主,王爷让老奴来催催您,他如今在门口等着呢。”

    云某人摆摆手,继续靠在映月上让她拖着走······

    太学院

    夫子正在给众皇子讲解诗词,习惯的抬头,一道人影不打招呼便摸向后面空着的的位子。夫子有些恼,他也算得上德高望重之人,虽在太学院教书,朝堂之中见者都对他礼遇有加的哪里受过这种气。

    云某人猫着腰一步一步的向不足二米的位子移去,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突然觉察到一缕不可忽视的目光看着她,抬头看去。触到对方那微缩的瞳孔,闪烁着怒气。嘴角一呲,白牙闪亮亮的望着,还隔空90度鞠躬行了个标准的礼。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到位子上做下。

    夫子傻眼了,有点不知所措。为啥?遇到熟人了!那人影他认识啊,不久前南风馆赏诗会堂而皇之走的便是她!只能一寸寸收回视线,心想先让她与这些皇子搞好关系吧。

    夫子继续教授功课忽视某炸弹,小胡子有些颤抖。

    四皇子:“夫子,有人在睡觉。”

    夫子:“四皇子还有哪不懂之处,老夫给解惑?”

    六皇子:“夫子,有人打鼾了。”

    夫子“······”忍住,管了就是自己遭殃。

    小皇子指着旁边的云某人,软软糯糯的的:“夫子,有人的口水把我的书浸湿了。”

    夫子瞪着不争气的某人:“各位皇子,夫子有些不舒服···;今天的功课就到这吧。明每人一首诗当作业。”说完就冲了出去···

    “什么!下课了?”云某人惊起,有些激动。说完便冲出去了,心里惦记着昨说的那本小人书。

    太学院衣服都是统一规定的,因着里面都是男子很少有女子上课,男式白色的织锦长袍。云某人个子不及男子,白色衣袍松松垮垮的待在上,双手遮在长袖之中还留着长长的一节,下摆宽大的像鼓了风般,跑起来特别滑稽。

    室内一片哄笑。

    云落跑的很快,加上这体原主人貌似会点武功,跑起来越发轻盈。

    “郡主···主子···”夫子看着前边飞扬的长袍有些郁闷,刚在门外等着云落。结果那人二话不说像见鬼般跑的飞快。

    云某人刹车···望向那人,顿时莹白的牙齿又漏出来了。这夫子很和蔼呀,态度不错值得尊敬。

    夫子一阵冷战,“主子,那墨梅我给你留着一盆养在南风馆呢。”夫子一鞠躬

    “···;”主子?云某人刺毛了,警觉的望向老头,也不说话抬步便要离开。

    那夫子苦笑却也脚上的步子不落下。

    映月看见云落及后的那人,眼睛都瞪直了:“主子?云老头?”

    被称作云老头的人闻言,豁然一笑,找到组织了。

    “映月,这老头一直跟着我!”云某人依然警觉。

    “额···郡主这是云老头呀南风馆的主子。”

    “···”云老头惊愕,用眼神询问映月。

    “主子上次去宫里参加赏诗会被人推进湖里,醒来的时候忘记了一些事。”

    云老头脸色有些沉,以前主子虽然总是冷冰冰的,但是待他们这些下属很好。想来可能是那百里小姐吧,看向云落的眼神有些心疼。

    归云居

    云某人毫无形象的趴在桌上,怎么也掩饰不住那高高勾起的嘴角。

    “这么说南风馆是我的,这归云居也是我的?你入宫教书也是我让的?”云落有些不敢想,将士出征图,朝堂下属,还有这庞大的产业。

    对面的云老头郑重的点头;“是的,还有玄凤楼的新一批杀人已受训完了。”

    云落赫然一抖,沉默不语,这人连暗处的杀人工具都在培养,究竟在想什么?还是有潜在的危险不得不这样?

    “玄凤楼主护主不周,等候主子处罚。”云老头眼中杀气一片。护主不周,让主子险遭残害,该杀!

    云落心下一暖这人是衷心的。清楚他的意思,毕竟这子原主人已经香消玉殒。黯然道:“摘了职务,留在玄凤楼看着吧。杀了有些不忍心。”

    云老头与映月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诧异。以前主子亲自在玄凤楼磨练时,几乎可以说是冷酷无,如今心有些转变不知是好是坏。

    “以后南风馆和归云居还是照常经营,酒楼龙神混杂有利于收集消息,你们着手建个报组织吧。”云落也慎重起来,敛下眼眸。这二人虽是忠心,但还是有些怀疑她,这样便存在了间隙。得想办法吧间隙祛除了。

    云老头闻言有些宽慰,吧她的神色看在眼里,轻笑出声:“主子虽说格大变依旧是我等主子。”片刻又道:“把王府里的暗卫换成玄凤楼的人吧,不然老头担心。”

    云落感激的点点头,声音亲昵:“云老头,你也继续去太学院授课吧,我会认真听得。”

    “老头听从主子的安排,不过主子课不许捣乱。”说完别有深意的瞅瞅她。

    “嘿嘿,哪能?”

    映月闻言捂嘴偷笑。

    房内一片祥和,笑意流转。

    “主子,百里少主差人来问你,小人书还来拿不?”门口传来一小厮恭恭敬敬的声音。

    “快回了,要的要的。”云某人着急。

    “云老头,我去拿小人书了,你南风馆吧。还有,记得帮我打探下我父亲这几为什么不去上早朝了。”说着招招手就朝外走去。

    归云居门口,一驾花梨木打造的墨色马车静静的停在那,车辕旁站着云落从未见过的一人。

    那人神色淡漠,周散发着一股让人望而却步的冷气。

    云落后退一步,心想这人就是个天然大冰块。

    “追风。”圆润好听的声音从车厢内传来。

    “···”追风无语,上冷冽的气息有所收敛。

    帘子轻起,便露出了云溪那如玉似画的脸,一只纤长好看的手伸向云落。

    阳光下那手泛着点点莹光,叫人移不开眼。

    云某人呆愣,自觉的把手伸了过去,触到那片温凉忙收了回来,疑问的看着他。

    “早朝刚下,路过归云居便见王府马车停着,就想叫你一路去拿书。”云溪敛下眸中的失望恢复正常,那眸子浅浅的圈着云某人的视线。

    云某人闻言傻傻一笑。便朝自家马车奔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云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