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入学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若流景 书名:云落
    云落收了那万两黄金乐得合不拢嘴,趴在桌子上浮想翩翩。映月进院门便看见主子穿一黄色的浅纱,头上插着一个鎏金步摇,在那笑的“猥琐”只让人头皮发麻。

    “主子,王爷让你去书房。”

    “有没有说找我啥事?”云落用手活动下笑的发困的脸颊,懒懒的问道。

    映月忙上前给云某人边按摩肩膀边道:“没说呢,奴婢不知道。”

    云某人笑的越发惬意了,满意的拍拍映月的手,“真滑啊”

    “······”主子就知道欺负她,不理。

    外面冲进来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的给云落请安:“郡主安好。王爷让奴婢来催你快点去书房。”

    书房内,雍亲王有些拘谨有些着急的盯着门口,都叫人催了好几次了云落还没来,不安的瞥瞥坐在上首的明黄锦袍的人。

    云落不紧不慢的磨蹭在路上,跟在后的小丫鬟焦急的跺着脚但又不敢开口催人。

    雍亲王瞥见门口那抹浅黄,立马冲向门口。又惊觉,忙向上首的人鞠躬,方才看向已到门口的云落。

    “你这丫头催了好几次怎的这么慢?”雍亲王有点小怒,不提高了音调,还不时的向云落使眼色。

    云落还没看见坐在书桌前的人,见门口的雍亲王眼睛抽搐,便有些好奇的问道:“父亲眼睛怎么了?”

    雍亲王那个恨啊,这丫头不知深浅,脸色都不会看。

    苍曜一阵朗笑:“表妹真是好。”说完一双明亮的眸子瞅着门口的父女二人。看见云落一浅黄的纱衣微微一怔,嘴角的弧度更甚。

    “皇上恕罪,臣没有管教好云儿,臣之过。”雍亲王似受到了惊吓,忙向皇帝颔首。

    云落这才看见书桌前那人,一时忘了见礼。只见那人一袭明黄的精致长袍,头发用一嵌着珍珠的金冠束着,剑眉星眸,瞳孔里盛着满满的笑意。手中一柄山水锦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苍曜见云落打量他有些发愣,不自觉的支起体。

    雍亲王半天不见云落见礼,拉了一把,又要拜下去。

    云落有些失神,心想这人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忙就着拉她的手乖乖的行礼,垂着的眸子片刻慌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复又恢复正常。规规矩矩的站在雍亲王旁,眼睛直视着地面。

    “不必过于拘束,今天来不是为了朝事。”

    雍亲王暗自吐了口气,云落却呼吸一紧,不是为了朝事难道真来算账的?

    “明天开始表妹便去太学府读书吧,待会郑差人把功课送来。”苍曜边说边观察云落神色。

    云落一阵抽搐,小脸有些发白。这么说来自己这种逍遥快活的生活到头了?想到这,有些委屈的撇撇嘴,可怜兮兮的看向苍曜。

    苍曜一阵好笑,这表妹似乎有些不同了,有趣有趣。

    “既然这样,郑就回宫了。”苍曜对云落的委屈视而不见,说完便起向外走去。

    “哎···哎···皇兄,不对,皇帝表哥先别走啊,咱们再商量商量。”云某人抬脚就要追上去,雍亲王手快赶紧拽住她,有些生气的瞪着她。

    苍曜别有深意的看了眼云落,朝外走去,道:“云落表妹可不要旷课,郑有空就会过去查功课的。”

    “恭送圣驾。”雍亲王对着那背影高呼一声。直到那影不见了,便瞪向云落:“胡闹!。”

    云落有些委屈,“我胡闹什么了,太学府谁想去谁去。”

    雍亲王体一抖一抖的,似乎真气得不轻。

    云落不以为然,多大的事就气成这样了。但还是服软,低语:“去就是了,生这么大气,气坏了谁管你。”说着上前抚着雍亲王后背,讨好的笑笑。

    “哎···”雍亲王深叹一口气摸摸云落头顶,“云儿不要任了,你母亲去的早,我又老了。你不学点东西傍,将来父亲没法护你了可怎么办。”

    云某人一阵郁闷,说来她这具体最多也就十四五岁,雍亲王虽人到中年,仍旧看得出来年轻时也是俊朗潇洒、玉树凌风的,现在居然说他老了,云落不可置否。不久后,云落想起今天雍亲王说的话,后悔的要死。

    雍亲王似乎陷入了回忆,眉眼有些湿润。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各自想着事,一个时辰过去了,有小厮上来通告说皇上派人来给郡主送书。

    见到来人云某人嘴角又有些抽抽。那人银冠束发,绛紫的朝服,腰间扎一条暗金的祥云锦带,丝丝金线莹莹生辉。风清云淡的喝着茶,一双墨眸隐在熏熏的茶雾中,遮住一闪而逝的流光。

    雍亲王朗笑出声迎了上去,“百里公子光临,王府蓬荜生辉呀!”

    “云溪受宠若惊,王爷近来可安好。”百里云溪起对着雍亲王温润一笑,鞠躬见礼。

    雍亲王见他不骄不躁,不卑不亢越发满意。瞪了眼云落,“本王过的很好,不用上朝倒是乐的轻松自在,有劳百里公子记挂了。”

    云落暗惊,她竟对父亲不去早朝没有丝毫惊觉。怪不得这几天父亲几乎都呆在府中。有些难受,毕竟雍亲王对自己很好。

    百里云溪见她神色有异,思忖可能是因为王爷的事,慢慢敛下眸子。

    “百里公子用晚膳没?”

    “云溪刚从宫中出来奉命来给郡主送书,还不曾用饭。”百里语气恭谨,神色淡然答道。

    “百里公子留下用过晚膳在回去吧,就当感谢你跑一趟。”

    “那云溪叨扰了。”百里云溪点头,没有拒绝。

    “来人,快将晚膳端来。”雍亲王朝外道。

    “······”云某人不停的翻着白眼着两人似把她撇一边了,不过她乐的自在。抽出了衣中的小人书仰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百里云溪与雍亲王说着最近朝中发生的事,眼角余光瞥见云落憨态可掬的样子,唇边弯起一弧清浅的笑意。

    雍亲王察觉到转头看见云落姿势不端的仰在椅子上,脸色不善的扯去她手中的小人书扔在桌上。

    云某人正看得精彩呢,冷不防被拿了书忙向前扑去,椅子与桌子距离隔的有点远,登时扑倒在地。

    雍亲王心惊忙扶起她,看见这丫头额头淡淡的血丝,眼圈红红的,眸子中噙着泪要落不落,一阵心疼。

    “没事吧,伤到没?”

    云某人神色委屈,泪眼模糊,看着桌上离她有段距离的小人书一阵难受。噙在眼中的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雍亲王心痛早就出去叫大夫了。百里云溪见云落连哭都盯着那小人书不放,顿觉一阵好笑,笑出声来。清朗温润的笑音在屋子中,好听极了。

    云某人恼了,这人什么毛病看着人哭还笑的一片清淡,就着泪眼瞪向百里云溪。

    (百里云溪,打四个字太麻烦了以后简称云溪)

    云溪看着那控诉的眼神,暮得一怔。

    雍亲王招呼着一群大夫就进了门,神色慌张,忙叫人上前去检查。后一群大夫战战兢兢的,也是神色慌张。

    云某人被一大群人围在中间又是把脉又是包扎,白眼翻了一个又一个。

    雍亲王也是着急的在旁边走来走去。

    云溪回过神便见满屋子乱成一锅粥,心中有丝黯然,出声道:“王爷不必担心,郡主只是擦破皮了,无碍的。”

    闻言,雍亲王才安定下来,恍然大悟:“哎,真是急糊涂了,百里公子也是医术超群的。”

    云某人闻言有些惊讶,伸手摸到脑袋上一层一层厚厚的纱布,满脸黑线,有些哀怨的瞪着云溪,丫的这话你说早点我就不用背包成这样了。

    云溪望着她滑稽的样子失笑,眨眨眼表示歉意。

    云某人不雅的朝他翻个白眼,臭男人,绝对故意的。

    云溪拿过桌上的小人书,翻看起来。

    “哎···哎···你别动我书呀。”云某人慌张怕书被抢去。

    云溪闻言一笑,好看的眉也舒展开来,嘴角一丝不明意味的笑看着云落。

    云某人后背发凉,总觉得要被算计。

    “你这本小人书也快看到底了,我那边正好有后半部分。”

    云某人狼眼一亮,讨好的看着云溪,牙齿白花花的。“真的?我正好没有下部,借我啊。”

    “嗯。借你可以,明天修完功课来我府上取吧。”云溪眸子一片明亮

    云某人圆满了,像个餍足的猫儿般窝回椅子中。

    雍亲王有些生气,幸亏云落是小伤,这次是有百里公子在,若是哪次生命攸关的时候在被这群庸医瞎诊,那后果想都不敢想。想着脸色沉,冷气嗖嗖的外放,一群大夫瑟瑟缩缩,体抖得跟筛子似的。

    云某人心中袭过暖流,心不错,决定大发善心。“父亲,我没事呀,你就别生气了。大夫们也是怕怠慢了您生气,所以才这般。”说完还比了比头上的纱布。

    雍亲王脸色终于缓和了些,摆了摆手坐在椅子上。折腾了半天正好晚膳也上来了。

    那群大夫感激的看看云某人,便行了礼退出去了。

    不得不说像百里云溪这种风华绝代的人吃起饭来肯定也不会差?云某人暗想。

    云溪仿佛为了满足她心中所想,吃饭行云流水,优雅不做作。云某人想美人果然就是美人啊。

    云某人学不来慢吞吞的吃饭,不动声色的扒着饭,雍亲王抚额叹息,这丫头将来可怎么嫁的出去。

    晚膳毕,云溪便辞行了。云某人今天斗智斗勇也回小窝养精蓄锐了。

    雍亲王府又恢复了平静,料不准以后鸡飞狗跳的子。

重要声明:小说《云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