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不会是想恩将仇报

    当天寻和赫迦王子找到花如玉和花如月姐妹时险些都认不出来她们了,后来苍溟想起来那个三皇子是叫赫迦来了。不得不说这人还真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平时这花氏姐妹哪次出现在人前时不是风光霁月光彩照人的,就算是前来魔兽森林历练,在遇到苍溟他们的时候,姐妹俩还是一妆容妥帖得跟出外踏青一样。可是现在,那两人哪还有半分平时高高在上的优雅大小姐影子,一的狼狈,披头散发,头发上还沾着枯枝败叶,还隐隐有烧焦的痕迹;脸上脏兮兮的还有划伤的痕迹,上更是惨不忍睹,衣服破破烂烂,上面有火烧过的痕迹也有一团团灰不溜秋的污渍,都快看不出来原来的面料颜色了。此刻她们正在几只魔兽的尸体边上直接坐在地上,跟乞丐没什么两样,哪还有平时的高贵优雅仪态万千。她们两还算好了,再看边上其它的人,一个个个或坐或卧,混血污,显然都受伤不轻,就连罗长老,那肩上的一大片包扎的痕迹也昭示着他受了不轻的伤。

    “不是说就几只六级的猩猩在追你们吗,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咦!是八级的大嘴怪。怪不得你们这么狼狈。”天寻走过去问罗长老,而走近了才发现地上那几只魔兽尸体是大嘴怪而不是什么猩猩。而赫迦王子早已跑去花氏姐妹那边表示关心了。

    “见过左护法。不知是谁跟护法说我们遇到了六级猩猩的?”看到护法大人过来了,罗长老几个不顾上的伤和疲累,连忙站起来恭候在一旁。听见天寻的问话,罗长老奇怪的问,同时脑海里不自觉得出现了那对父女的影。

    “是一个带着小女孩的男人,那人实力我都看不透。”天寻说着,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居然连护法都看不透?”这时候在一旁休息的姐妹俩也凑过来了,她们虽然骄纵,但是对团里的这位护法也不敢太放肆。要知道,这左护法不仅实力和她们的父亲——团长大人实力相当,而且和她们父亲相交甚笃,他要是想教训她们,父亲是肯定不会说半个字的。特别是左护法天寻,主管刑罚,可谓铁面无私,教训起人来从来不会手软。

    “没想到那个人这么厉害,我本来以为他是魔导师高阶已经就了不起了。这么看来,他难道有可能已经突破圣阶啦?可是神魔大陆上从没听说过有这么年轻就突破圣阶的高手呀?”罗长老疑惑了,同时心中也有些庆幸那天没有任二小姐对那小女孩出手,要不然出了什么事,他可就罪过大了。

    “哼,我看他未必要这么厉害,说不定要隐阶装备呢。要不然怎么昨天对我们见死不救。”那个刁蛮女花如月说道,心中愤然,她倒是不想想,人家凭什么要救她。

    “见死不救?怎么回事,把你们这些天发生的事都说一遍吧,顺便你们再休息一下,过会儿就先回湖边,有什么事再作计较。”

    “是,左护法。”

    然后调色盘众人就开始讲他们遇到苍溟师徒发生的事。当然,那是经过加工的,比如说,姐妹两怎么上前去献媚则成了上去问候一下,而小女孩不识好歹没有教养,对花如月大骂不止,花如月又如何如何大方的不跟她计较,只是自己去一边散心,不小心遇到火猿,而且那火猿还很有可能就是父女两带来的。然后他们怎么逃跑,并在途中把连络水晶给弄丢了这才和外界失去联系。后来花如月自找麻烦惹上大嘴怪则不提,只说不小心逃跑时又遇到大嘴怪,他们狼狈逃跑,遇到苍溟父女,苍溟竟然听见她们求救还见死不救,直接从他们面前飞过……总而言之,调色盘众人特别是花痴姐妹是将颠倒是非,添油加醋发挥得淋漓尽致。只听得天寻脸色越来越沉,而赫迦王子则义愤填膺,说如果自己在则如何如何,一定会拼死也保护美人……

    等风云佣兵团众人回到湖边时,就发现众人盯着他们看的眼神很诡异,不过他们现在没时间去深究,当务之急是先安顿好,罗长老一群人都奔逃了好几天,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特别是修为稍低些的两个魔法师(棕发和黄发的魔武双修的),还有两个武者(灰白头发的)都受了很重的伤,需要好好调养。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充满自信的花如月又发威了,她也不想想自己现在的尊容,居然还以为人家是因为她的美色才看他们的。不过众人听了她的话倒是没有再盯着他们看了,只是各自围成团窃窃私语。

    而花痴姐妹在人堆中一眼就看到了苍溟他们所在的位置,直接就想过去的,后来又想起什么,生生顿住脚步,跟着众人在湖边一处人家让出来的好地方好好休息收拾了一番才跟着护法和罗长老袅袅婷婷得朝苍溟他们走去。而姐妹俩都去了,那赫迦王子当然也得跟着。于是一行人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走到了苍溟他们面前。

    “霍少主。”看到霍天清也在这,天寻先跟他打了招呼。当初苍溟失踪,霍家遍寻不找,后来霍家家主也就是苍溟父亲就立了霍天清为下一任家主,是为少主。

    “左护法客气了。”虽然不知道怎么风云佣兵团的人一来,苍玉霜和苍溟都明显不爽,但他还是礼貌回应了。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多谢公子上午的时候给我们指路,我们才能这么早找到小姐。如果二位不嫌弃,还希望能赏脸到我们风云佣兵团总部做客,让我们聊表谢意。”天寻不顾苍溟师徒冷冰冰的脸色,自顾自说到。

    “我们姐妹在此,多谢公子。”这时候花痴姐妹又上前一步,弯腰行了一礼,然后站在一旁,故作羞怯。刚才在林中休息时,左护法已经说了,面前这人实力高深,如能化为已用,自是再好不过。言下之意就是,姐妹俩如果有心思,相信团长也不会反对这样出色的乘龙快婿的。只听得赫迦王子心中郁郁,更是对苍溟恨得牙痒痒。而对于苍溟见死不救的事,花痴姐妹则自欺欺人的认为,肯定是他没看清,先他不是也跟左护法说她们遇到的是六级的猩猩么。苍溟这么高级的魔法师,肯定是不愿意为那种小魔兽出手了。不过天寻是怎么认为的,则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用谢了,随口一说而已,当不得你们如此相谢,做客就算了,娃娃这些天受了惊吓,我想早点带她回家了。”苍溟面上冷淡,一口回绝了。

    “这是一定要谢的,不知公子家住在哪,我们总部在国都云中城,如果顺路的话,我们一起走也行呀。”花如月赶紧插话,开玩笑,到现在为止,这个帅哥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呢,如果就这么让他们回去了,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都是个问题,打听到他家在哪也行呀。至于他已经娶妻,休了就好,反正她看上的人,非得到不可。

    “如果真要谢我爸爸,给我们钱就好了,跟你们一起走,谢恩?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呀,说不定就想在半路上把我给杀了好抢我爸爸。”苍玉霜顿了顿,然后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会是想恩将仇报,以相许吧!”

    “娃娃不要乱说,像花家小姐这样的绝色人物怎么可能看上爸爸这样的有妇之夫呢,再说了,爸爸不是说了,只会娶你妈妈一个的。”这次苍溟没有等周围的人笑出声就先开口说苍玉霜了,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明里是叫苍玉霜不要乱说,暗里则是把花氏姐妹堵得死死的。而花氏姐妹,特别是妹妹花如月那个脸色呀。尴尬愤怒又难堪,就算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了,上次还是只有风云佣兵团的人,谅他们也不敢乱说,但今天周围可有好多人呀,而且多是一些有点势力的人,以后她在贵族圈里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那些平时被她奚落的小姐们还不抓着机会打击她。想她花如月有哪点不好,要长相有长相,要份有份,要才华有才华(魔法导师初阶,算天才,前面说过)。自己都不嫌弃他是娶过妻的人了,这个男人居然还不识好歹,不仅拒绝自己,更纵容这个小女孩对自己冷嘲讽。越想越气,花如月看着苍玉霜的眼神不变得怨毒,显然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她的上,连带看苍溟的眼神也变得幽怨,似乎苍溟是个负心人一样。而花如玉呢,没人能看清她低垂的眼眸下那暗的眼神和狠毒的心思。看不上她是吧,她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后悔,要让他求自己都来不及,还有那讨厌的小孩,她一定要找着机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们太过分了,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等出了这魔兽森林,风云佣兵团以后见着你们就是敌人。”花如月见苍溟一点也不管她的幽怨,冷眼看她被人嘲笑,更是愤怒,狠话冲口而出,连左护法都拦不及。

    昨天没来得及更,晚上再更一章,这周争取把上周五欠的一章也补上

重要声明:小说《当魔法遇到倒霉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