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出谷

    “哈哈,这件好玩。”苍玉霜正御着风飞到苍溟边,看到苍溟手上那件衣服,就忍不住笑了。

    “哼。我就不信我做不好衣服了,这件不算。”苍溟说着,同时一团火苗窜出来,那件半成品衣服就成了灰烬。这几天这一幕几乎每一天都要上演一两回。那天苍溟一高兴,就答应了苍玉霜过生时给她做新衣服,可是等他做的时候才发现,衣服这东西,穿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想他苍溟以前也是一名门公子,富家子弟,什么时候做过衣服了,可是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不是,想他一天才人物,怎么能让做衣服这种小事给难住了呢。好在小魔女给他的空间戒指里除了衣服居然连面料和针线都有,苍玉霜真怀疑当天那个小镇是不是会认为遭贼了,那个小魔女肯定是把衣服店,饭店一锅给端了,还有其它的东西,以她的格肯定不能是买的,应该顺手就给人家顺走了(小魔女:“哈哈,聪明。想我拿他们东西已经给他们面子了,怎么可能给钱!”)。

    可是就算工具齐全,苍溟做起衣服来也是漏洞百出,真的是漏洞哦。要么袖子长短不一,要么缝错了地方,要么裁都裁错了。最后还是苍玉霜在一旁边出主意,两人才合伙做了一小衣服出来,月牙白的料子,有点像唐装,上对襟衣服下裤子,不过扣子就通通用带子给代替了。本来苍溟是要给她下半做裙子的,多省事啊。可是苍玉霜不同意,死活要他做成裤子,没办法,穿裙子太容易暴光啦,虽然这里就他们两个人,可是苍玉霜还是不能接受。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等苍溟把衣服做好的时候,苍玉霜已经能熟练的御风飞行了,只是飞的时间和高度不能坚持很久。而她的生,也马上就要到了,说到这个苍玉霜还奇怪,苍溟在不悔塔里的时候不辨夜,但是他后来是怎么知道时间的?原来小魔女顺的东西里还有一个类似地球上电子表的月仪,只不过电池改成了五级兽晶。苍溟从塔里出来后才发现的,只是或许小魔女都没发现吧,杂在一堆炼药工具里,估计是人家炼药计时用的。

    生这天终于来了,苍玉霜一大早就起来了,兴奋的换上新衣服,又用两根类似丝绸的布条把头发绑成两根小辫子才兴冲冲得跑去找苍溟。

    “怎么样怎么样,师傅,我现在看着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儿美女的兆头了啊?好看吧。”苍玉霜臭美得转了两个圈圈。

    “嗯,我做的衣服,能不好看嘛。”

    “哼,那也是我穿着这衣服,才显得这衣服好看的。”可能是体变小了,苍玉霜连脾气也变得更像小孩了,没听苍溟夸她好看,忍不住嘟着嘴瞪苍溟。

    “哈哈。都好看,都好看!娃娃快去洗脸哦,今天你生,师傅我可是特意给你做了好吃的,吃完我们去杀猛犸去,今天师傅多杀几只,给你这小财迷当礼物。”苍溟看苍玉霜生气了,连忙说到。不过在苍玉霜出去以后却偷偷的嘀咕:“还是我做的衣服好看,果然不愧为我苍溟做的衣服!”而苍玉霜则跑到湖边洗脸时特意照了照湖水,看着水中那个倒影——大大的眼睛,白嫩的皮肤,乌黑的头发泛着紫光。苍玉霜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长得不是特别出色,但是也很可不是,等长大了就算混不成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小家碧玉那级别还是够的吧,师傅做的衣服果然是穿在我上才显得好看的!”

    臭美的师徒两高高兴兴的吃过早饭就朝猛犸的地盘走去。猛犸一般是三五一群生活在一起的,以前苍溟带着苍玉霜杀猛犸时不放心苍玉霜,所以都不去杀那些成群结队的。不过现在苍玉霜已经是魔导师中阶了,打猛犸是打不过,不过飞到半空逃跑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因为猛犸虽然厉害却对空中的敌人没有办法。所以找到一群猛犸后,苍玉霜就升到半空,然后看苍溟用华丽丽的“流星火雨”群杀。而苍玉霜则在一边注意让苍溟的炎浆砸中起火的地方,用冰封灭火。两人配合默契,杀得不亦乐乎。眼看着才半天的功夫,兽晶都弄了近三十个了。不过他们两虽然体没什么损伤,魔法却所剩无几了,于是决定回木屋休息。

    苍溟抱着苍玉霜没走多远,突然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苍溟连忙抱着苍玉霜御风飞到半空,而同时苍玉霜也用出了风墙和水障。可是还没等师徒两回过神来,空中气流开始飞速和旋转,快速形成一个旋涡。他们没来得及做任何反抗就被吸进了旋涡中央。只感觉体被挤压扭曲着,苍玉霜难受的晕了过去。

    而这时候,在一处古老的城堡里,一个尖利的女声又响起了,惊起堡外乌黑的怪鸟。如果苍溟在这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当年的小魔女。而她此时正在对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发出第N次的怨念。

    “啊啊啊!当年我就不该出堡历练,如果我不出堡历练就不会认识你父亲,如果我不认识你父亲,我就不会上他;如果不上他,我就不会为所伤;如果不为所伤,我就不会给你喝诅咒药水;如果不给你喝诅咒药水,我的生命就不会和你连在一起;如果我的生命不和你连在一起,我就不用把你带在边;如果不把你带在边,我就不会这么倒霉;如果不这么倒霉,当年我就不会把不悔塔踢翻打碎;如果不把不悔塔踢翻打碎,我的魔幻水晶就不会掉进不悔塔里;如果魔幻水晶没掉进不悔塔里,我就不用弄个这么复杂的阵法来取出它;如果不弄这么复杂的阵法,我就不会失败;如果不失败,我的不悔塔就不会彻底毁掉;如果…你要做什么?”声音的主人还没说完,就看到不悔塔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阵法,那个小男孩本来是站在一边的,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摔了一下掉到阵法里,然后瞬间和阵法一起消失。

    “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啊不,是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死小子,你最好别给我死在外面,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呆了呆,小魔女对着阵法消失的地方更大声的喊到,而回应她的只有那空空的地板。

    “应该不会死吧,我现在都还活着呢。”依然无人回应。

重要声明:小说《当魔法遇到倒霉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